第0885章 少女定制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756
  第0885章 少女定制

    龙虎山上,后山的最高处。

    身着白色道袍,长发垂落,神色温和的天女魃看着青衫道人消失不见,若有所思,背后气机微有变化,是来者刻意流露出的气息,而后,应龙庚辰已经站在了女魃身后。

    “在看什么?”

    女魃没有回头,只是温和道:

    “在想,果然有很多事情,是连昆仑镜都照不出来的啊。”

    应龙不解:“嗯??”

    女魃玩味笑道:“比如,嗯,你为什么会对任何异性都保持温柔。”

    庚辰面色一滞,苦笑不得。

    女魃转身,双手背负身后,脚步轻快,自言自语,低声吟道:“仙中姑射接瑶姬,成阵清香拥路岐……”

    庚辰不解,也只是噙着笑意跟在女魃身后,随意道:“这一句诗,是写昆仑第四天女姑射,在玉山之上种满仙草奇花的道路上,下山迎接自己姐姐瑶姬回山时的样子。”

    “怎么会突然念这一首诗的?”

    女魃回忆方才那道人回答,脸上又忍不住浮现微笑,嘴角勾起的弧度越来越大,不住笑着道:

    “你猜?”

    ……

    博物馆外。

    白发道人,玉虚元始站在门口,伸出手按在门上,突然想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自己当时是为了洗刷名誉说自己几千年前曾经的暗恋之人。

    可是,女魃会怎么做?

    她可是性烈如火的那种啊……

    会不会把这事儿告诉珏?

    想到这种事情的发生,道人一时间动作凝滞。

    突然想到了另外听闻过的一个故事,某某人和妻子大吹娶妻娶贤,娶妾娶色的老封建,说得头头是道,蛮有道理,结果妻子星星眼鼓掌之后反问了一句,那你娶我是为了什么?

    当场绝杀暴击。

    为了贤,就是觉得我不好看。

    为了色,就是觉得我很瓜。

    于是那位仁兄抽着烟在门口坐了一晚上思考世界的起源,人类的秘密,以及喂饱了一个族群的蚊子,并认真思考蚊子什么时候能够彻底灭绝的提案。

    而白发道人陷入沉思。

    是说自己当年其实有喜欢之人。

    还是说自己当年就喜欢珏?背一口大锅,总感觉两边都是死。

    元始天尊,停止了思考。

    房门内部,成功糊弄了归墟霸主,并且以【正式归墟行走】身份,回到了博物馆里面,给自己泡了一杯花茶的少女同样陷入沉思。

    渊……原来是可以妻妾成群的吗?

    那是不是我把他‘害’了的?

    不认识我的话,他就可以有自己美满的一生……

    嗯,大概?

    少女思绪微顿,尝试把老年之后努力生孩子和美满一生划等号。

    揉了揉眉心,之前曾经又连续算过好多次命格,可是算因果的话,渊不应该有这些纠葛,算了好多次,都是命定孤星,历劫化煞的命格,她想了想,取出了玉符,微微一呆,看到了玉符上,原本任务总结上。

    秦渊原本命格的右下角默默写着一个字符。

    【伪】。

    “……”

    清冷少女一时间茫然,心中也有诸多的疑惑,不过好好松了口气。

    这样的话,只需要暂且隐瞒归墟的事情就好了。

    要不然的话,被渊发现其实当年是我教导他的剑术基础。

    然后还要他从小到大叫了十年的老师,顺便欺负哭了足足三年多。

    不……不要……

    清冷少女抬手按住眉心,耳廓都红了,总觉得如果这样的事情被发现的话,她恐怕会直接捂着脸跑回昆仑山,一千年,不,两千年都不下来了。

    昆仑王母,停止了思考。

    而在卫渊心中思考着的时候,突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一身黑色执事装扮的水鬼大喊着道:“等一下,伏特加,你给我站住!你说,你到底想要对我做什么?!”

    “我,我只是打算要你做个模特哦。”

    “衣服都我提供了,我,我还给钱!”

    黑发懒散扎起来的水鬼愤怒地拍着桌子,指了指那边的洛丽塔,镂空白丝,以及一长串的汉服,额头青筋贲起:“这是我穿的?!”

    画师心虚地移开视线。

    “都,都是鬼啦,大家不要在意这些嘛,而且,我的画里面需要有两个人,白泽算一个,你,你长得还可以,就帮帮我嘛。”

    “大,大不了你穿女装。”

    “我穿男装咯。”

    “我们扯平!”

    水鬼:“……”

    看了看一身居家运动服的少女画师,额头青筋贲起。

    我信你个鬼!

    水鬼气冲冲走下楼阁,气冲冲地走出去,然后毫无迟疑伸出手来,果断地一下哗啦就把大门给打开,而后愣住,看到了外面的白发道人,看到他站在那里,衣服上沾染了些许露水,不知道站了多久。

    “啊,老大你回来了?!”

    在元始天尊迟滞的目光中,水鬼毫无犹豫地大声招呼。

    然后回过头,朝着正在自我沉思当中的少女高呼道:“珏姑娘,老板娘,老大回来了啊!”

    珏:“……”

    卫渊:“……”

    在水鬼怒气冲冲打算离开的时候,伏特加娘娘终于做出了决定,蹬蹬蹬跑出来,站在阁楼楼梯上,刷一下手里的画笔指向前方,锋芒毕露,震声道:“我加钱!!!”

    那一瞬间,不到一米六,面容精致清秀的少女画师仿佛高大无比。

    水鬼噌一下回到原本位置,双手握住少女的手腕重重晃了晃。

    “合作愉快!”

    ……

    水鬼愉快地前去完成任务。

    而卫渊也不得不面对着眼前的天女,两人一左一右坐在桌子两侧,一时间有些沉默,端着茶,只能看到茶的香气袅袅升起。

    道人在想着女魃的询问和担忧。

    要是珏知道,我当年曾经喜欢过自己的剑术老师这事情怎么办?

    虽然当初我完全没有之前的记忆。

    完全可以当做是失忆。

    可,可是……

    少女捧着茶,脸上维持住了温和模样之外的清冷款面瘫。

    要是渊知道,我不但跑去归墟还做了他小时候的剑术老师怎么办?

    虽然他现在应该已经不记得那么久远的事情了。

    可是要是想起来了呢?

    两人沉默无言,都感觉到了一阵古怪的心虚感。

    而后忽而齐齐道:“啊,对了,我有东西要给你……”

    “我想起来了,我有件礼物给渊你……”

    “你先说。”

    “你先说。”

    卫渊和珏无言相对,而后忽而笑起来,道人叹了口气,道:“那就一起吧……给,这其实算是我从女魃那里得来的,这件衣服的话,是我在上……嗯,在上个星期,从嫘祖部那里买来的。”

    道人把玉簪放在桌子上。

    然后将自己精心挑选的嫘祖部服饰也递过去。

    天女取出一枚玉佩,其实是归墟之主那珍藏玉山的核心。

    其中有天然的山水纹,也递过去,道:“渊你似乎没有玉佩。”

    卫渊随意把玉佩悬挂在腰间,看到少女拈着发簪,捧着茶,双瞳微敛,隐隐感知到少女身上的清浊之气确实是有所变动,有失衡的可能,而这一枚玉簪的存在,恰好可以帮助她压制住浊气。

    “我来帮忙吧。”

    白发道人下意识开口,而后看到珏怔住,指了指簪子,道:

    “我给你簪?”

    因果之道,可以直接将这一件灵宝放在最恰当的地方。

    珏想了想,面容稍微有些泛红,点了点头,伸出手拔下自己原本的发簪,一头青丝柔顺滑落下来,道人拈起发簪,走到少女背后,帮忙挽发,动作轻柔,能隐隐嗅到发香,看到少女白皙的脖颈,以及……

    道人抬眸,未曾让自己的视线滑落。

    青丝从指间流淌而过的感觉,就像是一缕清风缠绕着。

    心神安定平和,挽发簪发,倒是也寻常。

    只是那流转升腾的浊气直接被压制住,清气大涨。

    【言出法随】。

    所谓一举一动都符合因果。

    严格意义上说,应该是,因果主动依附于其一举一动。

    少女扶了抚发簪,帮他把玉佩调整位置,询问道:

    “这一次会在人间待多久?”

    “嗯……大概是五六天?”

    道人揉了揉眉心,笑着道:“之后有些事情要处理,会在大荒不周山,去传道四方,其实是初步尝试将自己的大道烙印向外扩散,并且靠着万物的反馈,踏出凝聚道体的第一步。”

    现在太虚了。

    聚则成形,散则为气。

    这还怎么大婚啊可恶。

    卫渊随意讲述些自己之后的打算,道:“反正大概率会有些归墟的家伙出现,那归墟之主总是用这种凡人的事情,到时候主动截断归墟行走的路子,稍微教训一翻……”

    我就是归墟行走……

    少女略有心虚。

    虽然不是主动想要做的。

    况且,之后还打算从过去的历史当中寻找西王母娘娘的踪迹,所以珏心里是存有继续去冒险的想法的,不过……果然,归墟霸主的目标就是渊吗……

    珏揉了揉眉心,回忆之前离开归墟时候,参与特殊任务的人都可以感悟一次的天级感悟,以及最后看到的,那个显而易见就是某白发道人的残影。

    去暴露卫渊,这是绝无可能的。

    但是就这么断掉归墟之主的线似乎也有些可惜……

    那毕竟是距离十大巅峰只差一步的对手。

    清冷少女想了想,道:“阿渊你的道路是……”

    卫渊随意道:“【因果】。”

    果然。

    “那,阿渊你最希望遇到的对手,或者说,你最喜欢的对手是什么样子的?”少女语气平和温软地询问,道人想了想,稍微有点不确定地道:“大概是……有钱,能够捡尸的那种。”

    ???

    珏忍不住笑出声来,道:“那,要是说你最擅长对付的对手呢?”

    卫渊想了想:“擅长对付的?额,蛮力?”

    白发道人道:“比如说,对面把我当做了只知道蛮力,走以力破法,以力证道的路子,那样的话,就像是面对着重黎这样的神灵,一般都会利用【天机蒙蔽】,【因果重连】之类的手段束缚对吧?”

    “要是真的可以选择的话,我真希望对手觉得我是走这种路子的。”

    “然后主动费尽心思准备天机,因果类概念来对付我。”

    “结果最后发现准备好对付我的手段法宝,全都是我擅长的,纵然是对面实力和我相差不大,在这种权能克制之下,也会被我很快地击溃斩杀吧……”

    白发道人嘴角浮现出涂山氏特有的微笑。

    而后摇了摇头,遗憾道:“不过,世界上哪里有这么笨的对手?”

    “以彼之短攻我之长。”

    清冷少女点了点头:“没准会有的啊。”

    当然,会有。

    道人吐槽道:

    “不,我看清楚了,只有这样的对手和捡钱我是做不到的。”

    清冷少女伸出手拍了拍道人的白发,嗓音温和安慰道:

    “会有的。”

    “都会有的。”

    “这个可是天,咳嗯,是西王母的祝福哦。”

    卫渊只是当做少女在安慰自己,笑了笑,闲聊了一会儿,大声朝着其余人询问想要吃点什么,然后主动系上围裙,走向厨房,想了想,先把玉佩摘下来收好,再系好围裙,开始做饭菜。

    而少女慢慢悠悠地走到自己的花店里。

    关门。

    脱下鞋子,赤着白生生的脚踩在黑色的地毯上,轻巧无声地踱步。

    回忆起来,自己之前的奖励里面也有【天级感悟】。

    重合了。

    归墟霸主的目标就是渊,而这个天级感悟里面也恰好是渊的路数。

    清冷少女关上窗户窗帘,放松得坐在椅子上,嘴里咬着一快薯片,然后手指拨动,天级感悟浮现出来,想了想,直接以自身的法门开始【篡改】气机。

    嗯,抹去大部分画面,只保留有真意。

    然后再稍微加一点点流风啊,雷霆啊。

    再凸显出那种霸道无比,以力破法的苍茫厚重。

    稍微加了一丢丢现在的渊的气息,然后再扭曲一下,连用来卜算都不够资格,只能证明这东西是真货……到时候就拿着个来应付归墟之主,毕竟和对面墟尊曾经体验过的力量一般无二,又有更多的气息。

    墟尊那样霸道却又带着被打败后阴影的性格,一定会相信的。

    清冷少女心满意足点了点头。

    然后看着镜子上的自己,皮肤白皙,五官清冷,伸出手摸了摸发簪,脸上浮现一丝红晕,噙着笑意,赤脚踩着地毯,脚步轻快地旋转,踏步,如同在这有着古朴家具的花店里开一场自己的独舞舞会。

    最后脚步轻转,身躯旋转一周,裙摆摇曳盛放。

    而后哗啦一下躺倒在床上,把身子埋入柔软的被子里嗤嗤地偷偷笑着。

    ……

    难得吃了一次博物馆聚餐,只是可惜,圆觉不在。

    不过卫渊也猜测到了圆觉肯定会去不周山玉虚宫。

    至于为什么?

    因为他跟着忽帝。

    而忽帝是绝不可能放过这么大一个乐子的!

    这就叫做‘乐子人聚合定律’。

    元始天尊心中自语,然后洗完了碗筷,擦干净了手,回到了自己的静室里面,他接下来还有些事情要去做,关于上古隐藏于历史当中的诸多隐秘,女娲的两次失踪,伏羲独自离开人间前往外海的缘故,后土的去向。

    全部都要询问伏羲。

    虽然不知道他会说多少真话,多少假话。

    以及……

    老东西你揍我揍得很愉快啊。

    元始天尊嘴角勾起。

    不好意思,我升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