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4章 相约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23
  第0884章 相约

    玉虚宫……

    嗯,这似乎在渊那里听说过。

    似乎是他在人间符箓天庭里面领受的位置,还有倏忽两位古代大帝的事情……珏若有所思,这究竟是真的渊,还是说只是大荒也同样存在有具备玉虚之名的强者。

    不,不可能是后者。

    清冷少女随意想着。

    大荒昆仑,诸界山海,一切神灵名号,皆在她心中所载。

    昆仑西皇亲自教导千年时间,力量无法造就,这些杂学知道的很多。

    也就是,渊?

    嗯……不能暴露出问题,否则的话,可能会被察觉到。

    清冷少女保持着面瘫淡漠,点了点头。

    一副忠心可靠,为求财富而来的归墟行走的模样。

    把玉符收起来。

    归墟之主心满意足,递过去一枚令牌,缓声道:“这是你的行走御令,上一个任务颇为不错,算是正式行走了,若是此番能够拿得到玉虚的跟脚,法门,战斗风格,大道方向,便是最好。”

    少女点了点头。

    摸索着玉符,想了想,道:“可以。”

    声音微顿:“但是,得加钱。”

    ……

    人间界·龙虎山。

    扭曲的因果将周围的一切毁灭,女魃的瞳孔收缩,心中骇然,发丝的尾端隐隐沾染了些许足以焚尽魂魄的烈焰,眼前只是泄露出的些许气机,就造成了这样恐怖的画面。

    不是剑气毁灭,不是力量摧毁。

    而是因为因果的混乱,万物承受不住因果叠加闭环的分量自行崩解。

    这……这力量……

    道人闭了闭眼。

    背后那双瞳幽深,映照岁月和因果,一只手托着玉珠,一只手握着长剑的幻象消失,周围的因果随心而动,重新连接,崩解湮灭的万物自齑粉当中归来,以因果倒流之法,演化出了仿佛岁月长河就此凝固而后向后逆流的异象。

    于是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石桌,座椅,旁边的花草,以及道人手中那一杯还散发出袅袅雾气的热茶,清亮的茶汤上也不过是泛起了些微的涟漪,还能在窗外听闻鸟雀清脆的声音,一如寻常的午后。

    连刚刚被因果波及,血肉消解的鸟雀都复苏了……

    女魃怔怔看着前面的道人。

    白发道人放下杯盏,伸出手指,那只鸟雀仿佛完全不知道先前经历的事情,只是落在他手指上,鸟雀只当他是一截草木,啄着道人鬓角白发,道人抬眸,嗓音温和道:“……只是生死因果极端清晰的情况下,逆转因果,可以做到类似于生死逆转的事情,其实限制颇多。”

    伸手一送,鸟雀入空:“之前心绪嘈杂了下,我根基和境界都不够稳定,偶尔会有些收放不够自如的情况,勿怪。”

    女魃沉默了下,道:“你现在……”

    道人想了想,回答:“只是稍有突破而已。”

    “珏的情况是……”

    女魃揉了揉眉心,道:“……浊气压过清气的话,初步表现也只是会出现如同我当年那样的力量外泄,控制不住的爆发;再继续下去的话,则是会出现其余的种种变化……”

    “直至最后,化作浊气一世的灵。”

    卫渊手中握着玉簪,道:“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珏不会有事。”

    【言出法随】。

    除了不能搞钱以外,用起来还是很方便的。

    这一项手段,也就只是在捡钱上不管用。

    “我的神话权能虽然不擅长杀伐,但是在其余方面还是很有用的。”

    道人补充了一句。

    女魃挑了挑眉锋,回忆刚刚那万物因果颠倒崩解的画面,没有多说什么,对于‘不擅杀伐’这个自我评价持保留态度,喝了口茶,道:“大概就是这样,是为了将这玉簪交给你。”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

    “我曾经在昆仑用昆仑镜看到了你和珏的过去,至少是一部分过去,春秋之时你跟着夫子,三国的时候又历经乱世,这些都不提了,我只是有些好奇,为什么,你在秦国的时候,军爵极高,却又终身不娶?”

    “而且,你那个时候似乎和珏有了约定是吧……”

    “那时候珏才只有……嗯,虽然说实际年龄数千岁有余,但是因为特殊原因,她成长缓慢,心性冷淡,而外貌看上去就十一二岁,你不要告诉我……你那时候就对珏心有所属了……”

    白发道人面容一滞,抬起头。

    看到了眉宇温和的女魃笑着看着他。

    总觉得下一秒钟自己要是点头,那一副温和的脸色就会变成一副看垃圾的表情,满脸你个垃圾的眼神然后踩在脚下的画风,道人下意识就要否认,那时候的珏还是个三无小萝莉,自己怎么可能在那个时代就有感情的。

    可是刚要否认。

    道人声音一顿,回忆起眼前的女子是天女中最为性烈如火的。

    而且极为讨厌庚辰的过分温柔带来的感情问题。

    极度专一。

    道人想了想,还是决定坦白,保留自己的名誉和清白:“是……那个时代我和珏只是,她救过我的命,然后给了我去完成必须完成的事情的机会,仅此而已……”

    “而为何不娶。”

    白发道人拈起鬓角长发,哂笑一声:“是因为我当年……着实曾经有过暗恋之人。”

    女魃的眉头微微抬了抬。

    “那算是我的老师,如果没有她,我可能无法踏入黑冰台,也是她传授给我十年剑术功法,去各处寻找了灵药和凶兽乃至于凶神的精血煞气,洗练我的根基。”

    女魃的眉头皱起来。

    道人道:“故而,当时也曾暗中眷恋于她。”

    “只是,这毕竟已经是两千多年前的事情了……说起来可笑,过去这么久时间不曾再见过,我几乎忘记了她长什么样子,忘记了她的声音……”

    女魃端着茶,眼底有红色焰光流转。

    心中既又有作为珏的姐姐而不喜欢,但是却又觉得这样的行为也着实是合情合理,若是苛求其在不记得过去的情况下不准对他人动心也是很过分的事情,只好吐出一口气来,道:

    “那么,你的剑术老师叫什么名字?”

    青衫道人伸出手按了按眉心,吐出两个字:“姑射……”

    女魃怔住。

    而后那般心中的别扭感觉忽而散去了。

    只是喃喃自语数声,而后带着些笑,点了点头:“是个好名字。”

    ……

    “哎呀,抱歉抱歉,老道士来得迟了来得迟了。”

    “呵……之前吃东西吃坏了肚子,去了一趟茅房,勿怪勿怪啊。”

    片刻后,女魃飘然离去,而张若素几乎是在女魃离开没多久就恰到好处地来了这里,说是没有掐好了时间卫渊都不相信,古怪地看了一眼这位人族第一真修,道:“你是不是还有点怕她……”

    老道人脸色一滞。

    爽朗笑着把件事情打了马虎眼糊弄过去,道:“哈哈,这事情,道士的事情,怎么能说是怕呢?修道者的事情,这个叫做趋吉避凶,趋吉避凶。”

    “说起来,卫渊你来找我做什么?”

    “哦,我之后打算在一个山头开个派别,传授点道法之类的。”

    “就看你有没有兴趣去。”

    张若素长舒了口气,松开了袖里乾坤里面握着的‘天王护心丹’,现在那些寻常的救心丹连安慰剂的效果都没有了,老道人脸上浮现出了笑意,抚了抚须,道:“既有道行,自然该广开方便法门,传授众生。”

    “你愿意开山门,这是好事情啊。”

    “老道自然该要去捧场捧场。”

    “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卫渊语气随意道:“玉虚。”

    张若素不以为意,抚须疑惑道:“玉虚观?”

    “不错是不错。”

    “可是这名字是不是有点太随大流了?在这历史上,玉虚观没有一百个也有八十个,哪怕是流传到现在这个时代的玉虚观数字恐怕都不属于十座。”

    “打算收多少弟子?”

    “大概只有两个……”卫渊想了想,回答。

    噎鸣估计要来。

    还有阿玄。

    老道人遗憾道:“两个啊,小派别。”

    卫渊道:“另外,这两个里面,其中有一个得向你要了。”

    “我记得,阿玄他虽然在龙虎山上呆了几十年的时间,但是外貌不变,也不曾授箓是吗?龙虎山正一府,没有授箓的弟子基本还不能算是真正入了门墙,如何,让他跟着我怎么样?”

    张若素抬眸看着卫渊,许久后咕哝着道:“阿玄啊,你若是愿意收下他,他若是愿意拜你,那就随意了,道门弟子,随缘而来随缘而去,也算是逍遥啊,平生求逍遥,岂可因门户而限制住?”

    “老道也懒得管了。”

    “记得让他没事儿回来龙虎山坐坐就行。”

    他掏出茶壶,里面是浓郁的烈酒,喝了口,带着些微醉意道:

    “说起来。”

    “你这次开山门,还有些谁要去吗?要是有同道的话,老道士不至于太过无聊,多少还能和人聊天解解闷。”

    卫渊想了想,道:

    “有一位老朋友了,勉强算是道家,但是不是道士。”

    他在勉强这两个字上着重强调了下。

    张若素大笑:“遵循大道,却不入道家,在野修行,竟是连野道士都不算,哈哈哈,何其豪气何其地嚣张狂妄啊!又是何等的气魄!”

    “老道士有兴趣了,到时候定要和他好生论道一翻!”

    “还有呢?”

    卫渊噙着笑意,想了想,道:“其他人你估计没有是没兴趣。”

    “对了,我这位老朋友会来,但是来与来是不同的。”

    “至于他是一个人来。”

    “还是会带着一个十四岁的小和尚一起过来,我就不知道了。”

    “小和尚?”

    “嗯。”

    张若素喝了口酒,皱眉道:“大乘佛法还是小乘佛法,是禅宗?天台宗?还是什么流派的?总不是净土宗的吧,你和他们的关系可没有好到这个程度。”

    卫渊接住一枚落叶,想了想,道:“小和尚也不能叫做小和尚。”

    “不是大乘佛法,不是小乘佛法,不是原始佛法,更不是密宗之类偏激的手段。”

    “不是和尚,不是沙弥,不是僧人,最多算是个年少的修行者。”

    “云里雾里的,扯什么啊?”

    老道人点了点头,撇了撇嘴,道:“总之老夫对和尚没有太大好感,到时候少不得也看看那小和尚的道行了,好好得见识见识,能够去你那玉虚观里面的和尚是个什么成色。”

    卫渊看着摩拳擦掌准备把那一个老道家和一个小和尚一块挑战。

    然后一块儿收拾,包圆了的张若素,嘴角一点一点勾起。

    是道家,不是道士的老先生。

    是修行者,非僧非佛的少年。

    白发道人噙着笑意,道:“……我很期待。”

    闲聊许久,卫渊告辞离开,临走的时候,站在龙虎山的山崖边,听到了有其他的道人碎语交谈,道:“似乎是卫馆主打算要收小师叔祖为弟子……”

    “唉?小师叔祖么?不过他一直没有授箓,倒是也可以。”

    “是,据说当年小师叔祖指着三清殿说是元始大天尊的弟子,这才是和我道门有缘留在了龙虎山,不过,虽然够不着元始天尊,但是能找到卫馆主也是很好的后路了啊。”

    “确实是啊……道门弟子,况且,当年前代天师卜算,最后也只是得到了【随缘而来随缘而去】八字箴言而已,也或许这才是老天师他不强留的原因吧……也始终不授箓。”

    “喵呜呜!你们在做什么!”

    “还不给我摸鱼去!”

    黑猫类的声音传来,然后两位年纪不小的道人哭笑不得地去真摸鱼。

    去后山的鱼塘里帮着摸两尾鱼儿上来。

    风吹而过,松树的枝丫伸出,轻轻晃动,白发青衫的道人负手而立,脚尖踩着松树,自言自语道:“随缘而来随缘而去……”

    他笑叹一声,道:“错了。”

    “是随渊而来,随渊而去。”

    刚刚离开的道人疑惑道:“奇怪,师兄你刚刚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声音?什么声音?”

    年长些的道人已经挽起袖口,疑惑不解,回过头来,也只见得长空白云,黄鹤振翅,唯独一棵老松伸出树枝直指云端,有山间清风,天上明月。

    如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