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0章 后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62
  第0880章 后手

    “你再怎么打我,我也不会给你把灵力吐出来的……”

    “你有本事杀了我啊。”

    归墟阵法里,抱着抱枕的瑶姬龇牙咧嘴地怒视着阵法外面的青年苍龙,后者额头青筋贲起:“你不要以为我不敢。”

    瑶姬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神色变得平淡悠远,如同山川大地般温和道:“当年你历劫突破,化龙重修,我诛杀十二条妖龙救你性命。”

    “此身却是因你而死,被抽取了清气和浊气,差一点魂飞魄散。”

    “若非王母娘娘当年的后手,几乎真灵湮灭。”

    “苍龙你若是愿意的话,便一刀将我杀了,也省得你还要每一年都犯下错误,故意在这里看守阵法,以免旁人发现我真灵未散……下手吧,苍龙……”

    “亦或者,四灵之首,东方青龙?”

    “还是说,你要我唤你穆王。”

    女子神色微有悲凉:

    “穆王啊穆王,你现在用刀了呢,穆王啊穆王,昆吾剑,碎了吗?”

    “你!!!”

    苍龙咬紧牙关,却始终无法下手,最后无能为力颓唐后退。

    柔美丰腴,睡衣领口打开了两枚扣子,露出一抹白腻的女子伸出手轻轻砍了下苍龙的头,刚刚吃过点心,连说话都带着一种含含糊糊的娇软,甜津津软乎乎的挠着人心尖儿痒痒,像是抱怨,又像是撒娇:

    “真的是一个胆小鬼……”

    “当年就跑了,现在还是要跑。”

    ……

    曾经被归墟之主压制收复的四灵之一,东方青龙,龙类三大天神之一,逊色于烛龙,和应龙齐名,四大佐使之首,也曾经历劫转世,和人族王者龙气相合。

    第一次转世穆王,结果跑了。

    第二次转世楚王,结果又跑了,只能在梦中过了一世巫山云雨。

    那个还是靠着西王母娘娘的宝物,能够推演变化出一段虚假岁月的镜子。

    怂包到极限的怂包。

    少女偷偷看了一眼颓唐自责陷入痛苦的苍龙,脸上的凄美变成了愉悦,而后在后者抬眸的时候,再度双眸迷蒙如同雨雾,为了足够地真实,足够地有效,甚至于运用某个武道世界的观想之法。

    心神勾勒,映照武道意志,幻化出苍龙不顾一切把自己关了小黑屋。

    从此不能再偷用天机大阵的底蕴和灵力,无法去看诸天万界发生的事情,相当于人间界直接断网一辈子,连涩图都看不了,一时间心中悲苦,那一双眼神越发地悲凉。

    周穆王·青龙,被击穿。

    “你!”

    “下不为例!”

    苍龙深吸了口气,转身便走。

    苍龙才走,瑶姬立刻精神起来,神采奕奕一点都没有伤心。

    吐了吐舌头,重新回到了天机阵法。

    准备慢慢挑选归墟里的好东西给珏作为任务奖励,当然,最好的话给那个渊也附带一份,咳咳,毕竟十大巅峰和十大巅峰之下的层次差距有点大,归墟之主想要斩断敌人的因果,结果反倒是成全了对方。

    而且对方的那种奇特权能让瑶姬觉得有点诡异恐怖。

    相比起直接杀伐无双的王母娘娘,五厉五残。

    这种直接干涉因果的手段虽然没有那么擅长攻杀,却又带着极端的难以测度的恐怖感,她伸出手揉了揉眉心,整合感知这些东西:“嗯……干涉命运,自身即是代表着【无序因果】,【颠倒因果】的概念。”

    “甚至于本身就代表着【悖论】,这样子的……”

    “他难道说是创造出了因果的一次闭环,然后直接踏出闭环,令这种闭合的因果特性直接开始逐步蔓延,充斥到过去,现在,未来吗?等到这一特点弥漫到整个时空,就相当于本身十大巅峰的道果彻底成熟。”

    “而他的特性……”

    瑶姬沉吟,回忆之前所见,只觉得诡异莫测。

    想想自己靠着东海大壑之阵都被察觉,再联系到归墟霸主的苦心经营和倒霉遭遇,瑶姬还是隐隐把握住了新晋十大的特性……

    “不可想,不可测,不可干涉。”

    “一想便是错。”

    “一算便被察觉。”

    “一旦干涉便会化作其本身的因果一环。”

    “而如同祝融的权能提升到极限,是万物的热量都散发到外界,世界毁灭一切焚尽。”

    “而理论上,这渊的权能提高到极限,就会如同容纳归墟之主的因果一样,最终将一切万物的因果都容纳到自己的命运和因果当中。”

    “这,这是……诸果之因?一切之始!”

    瑶姬按揉眉心稳住思绪,稳住心中的波涛骇浪。

    在不遇到特殊人的时候,天女之中她最思绪冷静,炎帝之女,聪慧安宁,并指在虚空落笔,并凭借自身对于概念的感知和对于之前经历的所见所感,双目闭合,落笔构思,心中自语。

    诸果之因,乃最初之物,元者,源也。

    一切之始,为演化万物,始者,初也。

    天女瑶姬缓缓睁开双眸:“是为源初,当名元始……”

    “并非尊号,而是本身权能的直观描述,元始,最初的开始。”

    “最强的那一批存在里……帝俊武力第一,不周山力量第一,共工蓄势第一,娲皇创生第一,伏羲是天机第一,而这位新的元始,恐怕真的当得上一句,诸天万界,莫测第一了。”

    “当然,这需要祂彻底完善底蕴,彻底地将自身的根基补满。”

    “到时候靠着不可想不可测的能力,恐怕一旦补足根基,立刻凌驾于后土娘娘,娲皇,乃至于祝融和共工之上,直指十大巅峰第一阶梯……”

    瑶姬按着眉心,若有所思。

    “而现在,归墟之主就是完成这个过程的冤种工具人?”

    “十大巅峰之下和十大巅峰本来就是两个层次,偏偏要去搞十大巅峰之一,还是这样最诡异最擅长因果的那种,这不是在找死吗?对于这样的人来说,你就算做好了九成九的准备,最后那零点一成,就是百分百。”

    “不过这种因果的拼合,玄妙诡异的悖论感,为什么会给我一种其实这位元始不擅长天机,所以只是粗暴地把因果命运拼接在一起的副作用?”

    炎帝之女,昆仑天女瑶姬沉思,而后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道:“不应当,不应当,这个可是天克伏羲圣人的权能啊。”

    “天机第一,对上莫测第一。”

    “一个要算尽苍生,一个一算就错。”

    “总感觉这两个要打很多架而且彼此看不顺眼。”

    “不管怎么样,之前偷窥了祂一眼,还是想办法让珏间接送点东西过去吧,以其因果权能,肯定能够知道是我送的,嗯嗯,这样就当做是赔礼道歉了。”

    瑶姬愉快地打开了归墟宝库名单,又打开了归墟霸主的秘密小金库。

    看到里面有一桩桩的宝物。

    有镇压因果的镇海紫金尺。

    有隐蔽气数的先天一炁混元罩。

    有游走徘徊的金龙藏锋剑匣。

    边缘处则是一些星辰陨落爆炸时候诞生的贵金属,黄金,白银。

    以及某位归墟行走大能捞回来的,一整个的宝石小行星。

    若是放在俗世,价值不可估量。

    瑶姬理所当然地避开了这些东西,嗯,毕竟是未来有机会得证诸果之因的诡异存在,这样的人不可能缺钱的,倒不如说金玉之物反倒是对于对方最为没有价值的东西。

    “还是顶尖功法最为宝贵,嗯,就,就这个归墟之主最宝贵的天级感悟好了……他应该会原谅我了。”

    瑶姬拍了拍手,做出决定。

    忽而微有迟滞。

    “啊……等等,珏和这个元始是什么关系啊……”

    “珏也看到那个假的命格了……”

    为了让归墟之主相信珏真的改变了那位的因果,瑶姬当时故意在那个假的命格里面增加了常规锚点里会有的豪杰好友,岁月传说,外加妻儿子嗣,这样归墟之主才会相信。

    “啊这……应该没什么吧?”瑶姬突然一阵心虚:

    “是不是应该把这件事情和珏说一声……”

    “那个妻妾成群,放情自任。”

    “每天都努力生孩子的历史其实是我编的啊……额,没必要吧?嗯,这事情要不要说……”

    瑶姬下发了奖励,心里下不了决心。

    而后想了想,珏已经踏入了归墟,可以靠着归墟大阵去联络过去现在未来,寻找西王母娘娘,那么也需要有外力拖住归墟霸主,让祂来不及察觉,需要有存在尽可能抹去历史上的痕迹。

    “……开明。”

    瑶姬突而丧气,能做到这一点的开明都没有找过自己。

    自己都这么惨了,也找不到这个家伙。

    “糖葫芦也钓不上祂来。”

    可恶,开明洞察万法,一般来说,自己念叨他,他肯定有所感应,会循着过来,之所以没有过来,看起来是不在意,不乐意来。

    也有可能在九天门那里看着自己的乐子。

    平时无所谓,但是现在不行,事关王母娘娘的安危,以瑶姬的认知,开明绝对不可能对王母娘娘下黑手。

    “我找不到他,只能让他来找我了……”

    瑶姬沉吟,而后打开天机阵法,联通诸天万界的画师。

    以不同世界的风格和方式,下发了悬赏——

    ‘征求原稿彩绘’

    ‘主体是黑色卷发,紫色双瞳喜欢笑,并且喜欢糖葫芦的……咳嗯,色气大姐姐……可以和另外之前发布的白发红瞳颓废风大姐姐一起组合出道。’

    ‘要求……’

    瑶姬沉思。

    ‘一个黑丝一个白丝。’

    ‘一个清纯腹黑一个颓废天然呆’

    ‘一个中古洛丽塔喝红茶,一个神州古风拎烟杆’

    ‘怎么涩怎么来!’

    ‘涩地爆掉!!’

    然后把开明的脸发过去。

    留出一个高价。

    天女瑶姬面无表情:

    到时候准备下发到归墟行走人手一本,看你来不来阻止。

    坐见十方不干正事,看我被归墟抓来当阵灵的乐子。

    我就让你的黑历史传遍诸天万界。

    被坑过的诸神们都来看啊。

    走一走瞧一瞧。

    上古双奇,明幽见远,隔垣洞见组合出道!

    ……

    “阿嚏!”

    人间,白泽感知到蚩尤的气息终于远去,这才溜回来,不知为何,觉得后脊骨一凉,浑身上下凉飕飕的,喝了口牛奶压压惊,进了门,没有见到天女珏,好奇不已。

    忽而听到那边新刊被强行物理腰斩,穷得要死的伏特加娘娘突然欢呼,穿着拖鞋,背着画板冲出来,想了想,握住白泽的手重重一摇晃,满脸的感谢:“谢谢你!”

    “天下第一美人!”

    “哈?!”

    白泽茫然,看着那边少女蹬蹬蹬上楼。

    隐隐约约听到什么接单子之类的话。

    然后躺尸的水鬼突然间也打了个寒颤,俊美的面容凝滞,抬头左右乱看,呆滞茫然:“等一等……什么鬼,为什么感觉后背一凉,嘶,简直像是背后有基佬拉我裤链一样……”

    “卧槽等下,娘娘你去哪儿?!”

    “博物馆里禁止涩涩!”

    没有回答。

    白泽水鬼彼此对视。

    一片沉默。

    不知为何慵懒颓废的俊朗青年,和虽然很好看但是实在是太屑了的水鬼侍应生都打了几个寒颤,仿佛有某个存在同时暗地里诅咒了他们两个一样,面面相觑,然后很默契地转移开视线。

    “是不是空调开太足了。”

    “有点冷……”

    “是,是啊……”

    ……

    龙虎山,卫渊端着茶,微微皱眉,抬眸感觉到自己的因果有一次流转,只是几乎转眼之间,就被烙印于世界本源之上的痕迹反向抹去,这一缕感应旋即消散,如同拍飞落在手上的一只苍蝇。

    “嗯,女魃……”

    道人在龙虎山等待了片刻,出现的不是老道士。

    而是身着白色道袍,神色温和的天女·魃。

    “庚辰的话,不在此处。”道人误以为女魃的来意,误以为那位庚辰又因为本能地拈花惹草惹来了这位天女的追杀,心中无奈,温和地提醒了一句。

    女魃不置可否,只是端坐于道人对面,嗓音温和道:

    “不,我就是来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