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2章 承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67
  第0872章 承诺

    “那就是我……”

    “那就是我……”

    再度消瘦下来的忽帝喃喃自语,隐隐有种如在梦中的错觉和茫然,隐隐然无言,不敢置信却又感觉到真实不虚,看着那种通过天庭符箓烙印联系的画面缓缓消散,有种对面的已经不再是初次相见时候的小辈。

    不再是被自己当做有趣而能随意跟着看乐子的晚辈。

    而是实力冠绝当代,不周山玉虚宫讲法传道之后,这个名字也将会和天帝帝俊,后土娲皇,伏羲圣人,水神共工,南海祝融一样,成为单纯名号就足以搅动三界八荒大势的存在。

    “那是……卫馆主?”

    圆觉惊愕。

    刚刚卫渊已经不再遮掩自己,和他打了个招呼才离开的。

    “是啊……”

    “是你认识的卫馆主,是玉虚宫天尊,也是即将威压天下,整个时代数得上数的绝世,哪怕是数来数去,天下也就是十一二,十二三个的巅峰境界,反手镇压天下,也可庇护一界的大道之主。”

    忽帝长叹息,将自己的遗憾感慨齐齐道出。

    难得有了这么长的时间放纵自流的懊悔和不甘。

    觉得自己不曾珍惜当年境界和天赋,足足万年时间,竟然还在原地踏步,不曾真正走出那一步实在是不像话,被后土,被祝融,他们这些后辈一个个地超过去,现在连一个真灵年岁几千岁的家伙也超过自己了。

    而后心底重新燃起了火焰,有重新修行,大步进取的锐气锋芒。

    嗯,以现在这样剔除驳杂之念的功体和底蕴。

    再步步踏前,收敛心神,全心全意投身于修行当中。

    未必没有可能后来居上,重新超过他们,也触及到十大巅峰这样的境界!

    老者心中又是感慨又是激昂,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去闭关。

    我人生的目标,人生的意义,难道就只是乐子吗?!

    不!

    当然不!

    难道不是持勇猛精进意,行如履薄冰心,步步踏前,直至于巅峰吗!

    僧人双手合十道:“善哉善哉,前辈看来是恢复了。”

    “那么要去吃顿好的庆祝一下吗?”

    “当然!”

    忽帝即答。

    “找点乐子,放松一下!”

    僧人摇头失笑,在下一座城池的坊市集会上,老者要了各类美食大快朵颐,僧人只是一杯清茶,忽帝看着僧人,道:“你和渊小子应该也认识不短时间了,看着他境界攀升,也要放开,不要执着,以免出现心魔。”

    僧人摇头道:“卫馆主就是卫馆主。”

    这样反倒是让忽帝心中觉得古怪,因为没能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画面,挠了挠头,道:“面临巅峰之人,难道光头仔你就没有什么不甘心的吗?或者说,这小子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譬如因果,命运?”

    僧人沉思,摇了摇头,认真道:

    “贫僧还是没有感觉到馆主有何等变化。”

    “倒不如说,如果博物馆日子可以不要那么拮据的话就更好了。”

    “之前好几个月没有收入的时候,还要阿水去打工,需要伏特加娘娘画漫画补贴家用,兵魂老大哥偶尔还得出去给人当保安。”

    大和尚碎碎念:“穷得厉害,贫僧手头上还有三个月工资没给。”

    “每个月收入都是赤字。”

    “之前为了稍微赚点利息还梭哈了基金。”

    “结果那个月吃了半个月的白菜炖菜花。”

    “还得珏姑娘补贴博物馆开销,昆仑山神们都暗地里说馆主是个吃软饭的,馆主也只好临时没事儿外出给龙虎山道门打打零工,去昆仑界挖点药草当当二道贩子……”

    忽帝嘴巴越张越大:“……”

    玉虚元始的黑历史。

    他下意识伸出手,下意识具现出了从道人表层意识知道的录音笔。

    下意识开口道:

    “光头仔,再说一遍?”

    ……

    卫渊结束了和忽帝的联系之后,突然隐隐感觉到自身命运的涟漪,‘看到了’忽帝准备记录下自己黑历史的一幕,嘴角抽了抽,然后面不改色伸出手掌,五指缓缓握合。

    下一秒,忽帝的录音笔一下崩掉,并且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画面,及时地将老者的注意力引开。

    嗯,黑历史也算是和元始相关的因果,属于间接指向元始的讨论。

    绝不是我小心眼。

    穷怎么了。

    谁不想有钱一样。

    道人吐槽一句,按了按眉心,其实现在凡俗的金钱对于他来说并不是问题,但是相对于他这个实力层次,乃至于比他弱一个层次的存在相比,元始天尊简直可以说一句穷得只剩下一身道袍。

    想想之前帝俊轻描淡写那句这竹林是我的。

    想到后土买各种灵材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

    甚至于还有之前蓐收和句芒那奢华而巨大的行宫类巨大法宝。

    都衬托出浑身上下没有几件宝物的道人,这行事风格,就突出一个朴素,卫渊唤醒了这个时代沉睡着的甲一,而后打起精神,袖袍只是一扫,就直接将整个玉虚宫,相当于极大范围的世界罩入袖袍当中。

    而后身形聚散,转眼之间出现在了不周山附近,看到断裂的不周山天柱,以及不周山附近,哪怕历经了数千年的岁月,仍旧清晰可见的,当年交锋留下来的痕迹,卫渊眼中颇为复杂。

    这里是天柱。

    是支撑着【天】和【地】这个概念,维系【秩序】的地方。

    是诸天万界真正意义上围绕环绕着的中心,位格极高。

    卫渊打算在这里完成讲述道法,完成玉虚在天地留下名号的第一步,其中还有一个原因,是只有在这里,才有可能完成过去,现在,乃至于未来的有缘之人,纷至沓来的妙景。

    还是要蹭一蹭老不周的根基和道标。

    只是卫渊挑了挑眉,没有立刻将玉虚宫放出,没有立刻将玉虚宫的因果和这不周山残留天柱一截联系起来,因为他看到不周山巅峰之上站着一位老人,身穿寻常的灰袍,白发苍苍,气势沉重而巍峨。

    站在这里,不周山那种苍茫浑厚之感,居然被这一位老者压下。

    不周山神!

    真正的【天柱】

    名列超脱之境,十大巅峰里毫无疑问的前三。

    不周山老伯负手而立,咬牙切齿,打定主意打算之后看看谁赶来不周山抢自己的场子,淦啊,都当了多少年的乐子了,这自个儿都醒过来了,还有人敢过来撩拨?

    真当老夫是乐子了是吧?

    真当老夫没有脾气了是吧?

    不管你是谁,但凡是你过来,高低得给你整个一巴掌清醒清醒。

    不·为了不再当乐子·周山神负手而立,把牌面拉得高高的,把气氛烘托得狠狠的,而后他感知到了一股极为熟悉而有带着些许疏离的气息,微微一怔,稍微辨别一下,便从记忆深处寻找到了这气息的来源,眼睛瞪大,脱口而出道:

    “是你!!!”

    嗯??

    老伯没有认出我?

    卫渊怔住,而后意识到自己不周山功体都碎成渣了,再加上岁月时光的冲刷洗礼,和原本的自己气息有所变化,反倒是更倾向于老不周记忆里的道人。

    想了想,借助当年的缘法先把事情解决了也好。

    嗯,在十大当中隐瞒身份,还可以顺手坑一波伏羲。

    而且借道标这事情,还是要算清一点,不能用自己之前继承过不周山功体的事情占便宜,那样的话,便宜是占了,但是因果却也无形背负,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避开因果,亦或者主动沾染因果,都是修行。

    这是道人自身开始涉猎因果命运,逐渐具备放大概率,一定程度干涉命运之后的感悟,是一种践行大道,得到反馈的尝试,这是主要的目标,而伏羲的事情,只不过是稍微顺带。

    白发道人玉虚元始出现,不周山神那种戒备之感顿时降低,道:

    “……果然是你,当年就是你提醒老头子有血光之灾。”

    白发道人颔首,道:“不必多谢。”

    “谢个屁啊谢!”

    不周山神气得牙痒痒,指着那青衫道人,忍不住长叹息道:“要不是你小子说了一声有麻烦,老头子我也不可能会好奇,我不好奇那天就不会去看,我不去看,哪儿还能撞见这么个事情?!”

    当年不就是你个小子说有大事情要发生。

    我就寻思着看看是有谁要倒霉了。

    好嘛,看到最后,倒霉的是我,倒霉的是我啊!

    当然,这样的事情他是不可能说出来,岂能自己把自己变成乐子?当即咳嗽一声,压下了心中那种仰天长叹的冲动,道:“你就是玉虚?是你说不周山玉虚宫?”

    这是要算清楚了。

    道人颔首道:“传道扬名,暂且借用道友道场。”

    不周山神神色缓和,想了想,道:“借给你,也不是完全不可以,毕竟当年你终究是好心提醒,而老夫被撞……咳咳,老夫一着不慎遭人暗算之后,也是你支撑着了天地,避免了情况的进一步恶化。”

    “有此缘法在,本当退让一步,但是道标事大,这些,却还不够。”

    老头子很直白,也说的是实话。

    卫渊双瞳神韵暗藏,‘看着’周围涌动的因果,微微颔首:

    “确实是,还不够。”

    “贫道已有想法。”

    “哦?说说看,平常的些宝贝,老头子我也是见得多了,你可未必能够满足得了我的眼光,防御类法宝优先,镇压气运的也成,保命的更是多多益善。”不周山神掏了掏耳朵,本意其实是打算给自己那半个穷酸徒弟要点伴生法宝,毕竟之后似乎要去南海。

    不过看了看眼前一身青衫,白发木簪的素净道人。

    冥冥之中感觉到一股和自家徒弟八分相似的穷酸味,疑惑道:

    “而且,你这样子都快比我徒弟都穷了。”

    “能拿出什么好东西?”

    “法宝确实是没有,不过,贫道有一个承诺。”

    白发青衫的道人伸手指了指遥远的极西之处,平淡道:“此事完成,贫道可以将不周负子山,重新带回此处。”

    “重修因果,再立天柱撑天拄地之局。”

    “如何?”

    懒散的老头子神色骤变,而后只是摇头道:

    “哈哈哈,又在开玩笑,这件事情要是真的有那么简单的话,老头子早就把不周负子山给搬过来了,这玩意儿涉及到命运,涉及到【覆水重收】这样违逆原本因果的问题,你还是……”

    老者嗓音戛然而止。

    看到前面的道人只是屈指轻弹,本已经断裂的命格,因果重新聚拢,重新维系,有逆转因果,重续命运之可能,面色一点一点凝固,一点一点抬头,看着眼前的白发道人:“……干涉命运?”

    道人负手而立,维持住平淡神色,没有让嘴角上翘。

    反问:“如何?”

    ……

    人间界。

    博物馆。

    白泽懒洋洋地顶着一头卷毛,打着哈欠往出走,嘴里咬着草莓牛奶,心中满足,看了一眼博物馆,看了一眼在那边安静看书的少女,心中愉快满足——哎呀哎呀,卫渊那个小子不在实在是太好了,那家伙不在,博物馆是由天女珏看顾着的,那帮昆仑山神都会来帮忙,他就能够偷懒。

    要是那家伙回来的话,昆仑山神们不甩脸子已经算是好的了。

    还帮忙?

    不可能!

    完全不可能!

    至于山神们帮忙有什么用?那当然是让他白泽大人过得更轻松,过得更愉快,能够理所当然地摸鱼了,白泽把嘴里的牛奶喝完,把垃圾揉成一团投了个三分球,懒洋洋地往出走。

    “艳阳天那个春光好,红的花是绿的草。”

    “我乐乐呵呵往前跑。”

    懒洋洋哼着歌,想到这个小曲儿的来源,忍不住心中笑,这歌可算是死亡flag,不过嘛,对他没用,有本事也出来个蛇精之类的?要不然是个大能?要不然召出来寻常的可没法收了他,电影里那种表现力,他白泽大人一巴掌打十个。

    白泽哗啦一下,爽朗开门。

    看到门外天空低垂。

    看到身穿灰袍,神色淡漠,气质悠远,双瞳赤金竖瞳,不带半点情绪的男子。

    笑容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