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6章 尝试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35
  第0866章 尝试

    九幽。

    天之碎片旁,如同烛九阴那样的灰袍,黑发垂落,眉眼明朗大气的女子一只手撑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看着眼前流转变化的天之碎片,手中把玩着鬓角黑发。

    “……原来是这样啊。”

    她看着那流转莫测的天之碎片。

    原本是真的想要帮助他掌握此物,炼化天之碎片,以此为宝物,涉足祝融南海的事情,但是可惜啊,可惜她自己竟然未曾踏入其中,或者说,她是进入了真正的【天之碎片】。

    却没能找到卫渊。

    后来方才明白,自己年少之时所遇到的那个白发道人,恐怕就是自这天之碎片回到过去的,浑天果然已经踏出了那绝无仅有的一步,只是自己本来好意带他来此,这一步走出,却是不同的命运啊。

    因果循环,不过如此。

    只是究竟是因还是果……身处其间,就连自己都说不清楚啊。

    献看着那天之碎片,神色安静,不知是在想些什么,许久后,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有身穿华服的女子恭恭敬敬道:“尊神,外面有客人来了,想要见您。”

    献语气平淡:“不见。”

    那位女子神官恭敬退了出去。

    片刻后,又神色为难地道:“尊神,那位客人……”

    女子的神色平淡:“不见。”

    当神官第三次无可奈何来到这里的时候,献终于有了一丝丝不喜,抬眸,转身,背后的天之碎片突然流转出了一层一层的涟漪,像是年少时候看到轩辕丘上流动的云海。

    “排场可真是够大啊,三顾茅庐,我喊了三次,都不见面。”

    熟悉的声音响起。

    天之碎片散发出光芒。

    身着灰袍的献转身的时候,看到墨簪白发的青衫道人站在了门口。

    手指抬起,天之碎片流转与掌心,鬓角白发微微扬起,青衫磊落,一切仿佛当年,道人视线看向身着灰袍的献,道:“没事吧?”一模一样的询问,仿佛当年那浑身染血的道人和眼前身着青衫的道人合在一起。

    许久许久的时间在这里似乎画上了终点。

    献嘴角微微勾起,安静而温和道:“欢迎回来。”

    而后意识到了自己的些许失态,嘴角笑意一点一点扩散,身躯微微前倾,手指拉住道人鬓角的长发,笑意盈盈,道:“哟,怎么,还学会担心我了?难得啊大天尊……”

    好的,是原版。

    道人嘴角抽了抽,后退了半步道:“没事就好。”

    “我还以为……”

    “嗯,你怎么比我回来得更早?”

    他故意设下了套子询问,而献只是皱眉道:“我也不知道,我一踏入里面,就好像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来到这里了,你又不在,我还以为你是不是被丢在这碎片里了。”

    “定然是伏羲那老蛇渣当年故意给本座留下了后遗症。”

    “这个仇,我迟早要报!”

    女子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笑吟吟道:“啊呀,看你的样子,莫非是这一趟收复天之碎片的旅行很辛苦咯?我就不一样了,实在是太轻松了……”

    献嘴角勾起,轻声道:“我只是睡了一觉。”

    “就等到你啦。”

    “太轻松了啊……”

    道人数次按照试探,皆无所得,最后只是看着手中的天之碎片,似乎是因为浑天信笺的存在,既然是高于一切的浑天,这当年的天之碎片,自然不会对他有什么反抗。

    而卫渊还有所猜测。

    在当年天崩之后,他曾经在【不周山崩】和【女娲补天】之间的时间里,支撑住了天地,天之碎片对他的排斥不强,或许是和这件事情也有关联。

    献询问道:“所以,你要把这东西炼化成什么?”

    “比如刀剑之类的?”

    “……这个还没有想好,说实话,单纯这么用其实也是可以的。”

    道人手指抬起,那一缕足以演化出一个小世界的天之碎片散开,化作了流转的清气,变化不休,随意道:

    “过去的神话传说,还有坊间小说里面,什么宝物都是刀剑,佛珠,幡,瓶,只是因为这些都是那些创作者认知里的东西。”

    “既然说过去的传说里,有长剑化成了剑灵。”

    “也就是说兵器化作了人形,成了精怪。”

    “那为什么不可以是军舰?或者说现代的枪械火器?”

    “总之都是一个外形,靠得是材质本身的灵性,是自然而然化作的符箓,也没说就必须是刀剑才能发挥出效果……”

    道人摸索着下巴,道:“比如说吧,在过去的传说里面,或者说在过去的时代里,唯独猛士可以用斧钺为兵器,所以在晋代传说里,盘古开天辟地用的是斧头。”

    “那现在最猛的是大蘑菇。”

    “那为什么不可以说是【盘古蘑菇弹】?”

    “比如还可以是,阿姆斯特朗回旋式阿莫斯特朗炮之类的……”

    献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那随心而叹的道人,他似乎并不拘泥于所谓的高人风度,或者说很长时间里,是没有这个东西的,哪里有神灵级别的高手会在闹市摆摊的?

    而道人最后看着手中的天之碎片,心中畅想许多,最后也没有下定决心,正如他所说的,这个级别的法宝,需要靠的是本身的材质,蕴含的法则,而不是单纯的外形,变化外表,几乎是这个级别宝物的通常特性。

    “算了……之后去一趟南海。”

    卫渊心中自语:“祝融火道最强,铸造一途也是上古前三,这样好的材料,不能够就这样砸在我的手里啊……当年和祂也算是有一番缘法,他妻子的病灶,也是我当年留下的法门维系住。”

    只是,祝融为何要故意隐瞒自身的情况?

    当年虽然在上古参与了某些事情,但是很多事情其实仍旧不够明朗,仍旧是残缺的,这一部分的话,需要想办法重新搜集情报,想办法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祝融的事情。

    伏羲的事情。

    以及娲皇的事情……补天的事情不可能让娲皇耗尽底蕴到彻底分化成了现在的样子,娲皇曾经失踪过两次,补天之后是第二次失踪,这一次失踪导致了伏羲也外出寻找她。

    途中,定然是发生了某些事。

    不过,在做这些,探寻上古隐秘之前,还需要把自己的底蕴提升上来,再度进境,十大这一个层次上的存在,实力差距也很巨大,譬如最为强大的帝俊和不擅长战斗的后土,娲皇单打独斗。

    大概率是是碾压压制的。

    更不用说卫渊现在是浑天口中的玉【虚】。

    烙印不全,根基不稳,窜得太快,也就只有这境界上爬上来。

    他反手将那一缕天之碎片收入了袖袍当中,他本身已经在过去死去,现在只是汇聚而成的自我化身,尤其是不周山功体在上古崩碎,卫渊不打算继续重新不周功体。

    一则没有了老不周的引导,失去了当时那种濒临绝境,在雷火交汇之地的特殊情况,不周山功体并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修行出来的;二来,不周山功体这一条道路已经有了终点。

    老不周站在那里,他就算是修行到了极致,也只是掌握类似的神话权能,撑天拄地,却无法真正地臻至巅峰,除非再来一头把老不周给创晕过去,否则的话,最极限也是逊色于老不周。

    需要汇聚自我之道,开辟自身的功体了。

    道人心中油然而生这样的念头。

    无宗无上,而独能为万物之始,故名元始。

    运道一切为极尊,而常处二清,出诸天上,故称天尊。

    元始功体么……

    白发道人心中已经有所感应,有所想法,他已经在天地万物之道留下了自己的烙印,接下来只需要在以此法创造功体,凝聚神话于自身,使得自身本体和先天大道相互呼应,便可以自然而然开辟功体和道路。

    不过在这之前,还得要去不周山玉虚宫,做一次讲道。

    也见一见那些十大巅峰。

    卫渊心中念头起伏,看向旁边的献,嗓音温和道:“天之碎片这件事情,多谢你了。”献笑道:“看来,这是要请辞了?”

    白发道人无奈一笑,指了指外面,道:“大话都说出来了。”

    “又岂能言而无信。”

    献笑意玩味道:“你这算是又要为自己背锅了?”

    道人笑道:“背锅,倒也算不上……只是当时想到了人间封神演义的说辞,随心地说了一句;二来,也是想要看看,是否真的可以在这里留下些传承……”

    “有缘者来,缘法是因果,算是以苍生因果反向溯源,看看自己现在能够做到什么……我说有缘者来,却从来没有说过,有缘者是这个时代,是这个时间,是在大荒和昆仑。”

    之所以说不周山。

    是因为哪个时代,三界八荒,四海归墟,何处都可以看得到天柱。

    献微怔。

    道人一身青衫,袖袍微动,看着远处,不知道这一次,会牵引出谁来,也正好询问想要知道的事情,而三界八荒,四海归墟,乃至于诸天万界,他也已是第一流人物,是寥寥无几的大能。

    献笑道:“不过,这一次,你要如何谢我?”

    道人道:“你说便是。”

    献想了想,笑吟吟道:“一直说是要你做个厨子,却始终没有这个机会,现在有这么一个级别的厨子亲自下厨的话,往后见到烛九阴,我也有机会嘲讽一下他了。”

    “不过,你现在既然有事要去做,这约定,就定在往后吧。”

    道人点了点头:“好。”

    献伸出白皙手掌,笑道:“口头说话可不能当真,击掌为誓如何?”

    白发道人无奈一笑,伸出手和献击掌一次,以为约定。

    献笑言道:“那么便说好了,一百年,一千年,五千年都不许变。”

    道人只当是寻常,含笑点头:

    “好。”

    而后看着远方,青袍微震随流风,无声无息,便已经消失不见,域中四大,幽深极玄,聚则成形,散则成炁,其境界早已经不再拘泥于金乌化虹,纵地金光之类的遁术。

    一念之间,便可来去。

    献笑吟吟地看着远处,许久后才回眸,青丝垂落眼前,抬手拈起。

    转眼之间已是白发。

    “开始了吗……”

    她随意将那一缕突兀刺目的白发拈起,白发消散。

    灰袍女子转身,腰畔褪色银铃轻响,灰袍化作青衫,双手背负身后,脚步轻快往前走去,轻轻哼唱着:“元始天尊,幽深极玄,域中四大,诸果之因。”

    “欢迎回来啊。”

    “希渊。”

    ……

    白发道人出现在世界边陲的玉虚宫。

    出现在那经历过万载,已然比较破败的宫殿,伸出手,手中托着甲一的机关核心,双眸微敛,身上气质幽深清冷。

    他要做一个尝试。

    扭转岁月,踏足过往,将和天地众生并无太多交汇的甲一。

    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