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3章 故友,你很虚啊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23
  第0863章 故友,你很虚啊

    命运,时间,因果,无数的可能性化作了汹涌长河。

    而神色平淡温和的中年男子就盘坐在这一条【长河】旁边,垂钓大千,白发道人像是沉睡了许久,又像是只是刹那而已,在他的自我认知当中,自己只是在替失忆的献抵挡了一招,而后就失去了意识。

    看着眼前的汹涌长河,看到那熟悉而又带着些陌生的中年男子。

    “……浑天?”

    “你没死?”

    白发道人本来该惊愕地,但是此刻心中情绪却如同一片清冷的寒泉。

    映照大千,不带有丝毫的涟漪。

    中年男子放下鱼竿,回过头看着他,笑着回答:“呵……浑天自然是已经死去了,踏出了绝无可能的一步,而后死去,至于我,我虽然来源于他,并非是【他】。”

    白发道人迈步走到了这苍茫长河之前,也盘坐下来。

    看到这每一滴水就代表着一个画面,代表着爱恨情仇,汹涌澎湃,仿佛大道,运转不休,道:“什么意思?”中年男子看着他,无奈笑道:“你心中应该已经有所猜测了不是吗?”

    “都已经猜出了点,还要我亲自说吗?”

    一尾鱼儿跃出河流。

    而后又翻砸而下。

    水面上浮现出一道道的涟漪,中年男子嗓音温和而平淡:“我也不过只是【浑天】残留下来的一道影子,无所谓生,无所谓死,他既然看到了在无可能的风景,也在这十大才能涉足的领域,留下了自己的倒影,解决一些事情。”

    “我和祂的关系,大致如此。”

    卫渊的神色没有太大的起伏。

    只是一个影子啊。

    如同是普通人在镜子里倒映出的那个级别的残留……

    是祂,却也终究不再是他。

    白发道人好一会儿后,道:“那你至少也算是在那一刹那的浑天。”

    中年男子想了想,温和颔首:“若是不看根基,不去观存在的基石,只看表面上的话,确实是如此的。”

    毒舌和不留情这一点也很像。

    白发道人揉了揉眉心,道:“所以,我遇到了什么事情?”

    “你刚刚说这里是十大才能涉足的命运之外,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还有,你留下的那封信,还有这天之碎片,到底又是什么?”

    卫渊一口气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浑天的影子沉吟了下,道:

    “你的问题太多了,吾也只能够一个一个地来回答,首先,那封信……正如他当时留下的口信,那是【礼物】,是祂对于你的【礼物】……”

    白发道人敛了敛眸:“十大境界的契机?”

    中年男子点头,温和道:“是,朋友里只有你不是这个境界。”

    “有点丢人。”

    白发道人额角抽了抽。

    你TM!

    “我现在相信了……你绝对不是【浑天】……”

    这家伙虽然毒舌,可也没有这么毒舌,这舌头是被伏羲打过吧?

    都成精了!

    再说了,倏帝和忽帝也不是十大巅峰啊,你怎么不说他们?!

    中年男子仿佛能看得到道人心里的想法,温和道:

    “因为他们现在不在这里。”

    “……”

    淦!

    道人心底升起涟漪,从那种心境映照大千的状态里挣脱出来,环顾周围这玄奇万分的感觉,道:“也就是说,我现在是所谓十大巅峰这个境界了吗?”

    【浑天】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是,却也不是。”

    “毕竟,当初祂给你留下来的,只是一个契机,这个契机,可以给你一番感悟的可能,可以让你看到十大巅峰的那一扇门,若是有缘法的话,或可叩门一观。”

    “如此便可以找到前行之道路。”

    “之后,或者千年,或者三千年,终有一日,你将会自己抵达此境,可惜啊,可惜……”

    中年男子带着温和而遗憾的神色,道:“祂却没能想到。”

    “你会如此地能没事儿找事儿啊。”

    白毛道人的额头青筋贲起,带着客气礼貌且威胁的微笑道:

    “我请你重新整理一下你的语言,道友。”

    “唔……”

    中年男子,浑天残留之影沉吟许久,终究也是抚掌长叹,笑道:

    “卫渊此人,从来使人讶异,如何?!”

    他温和道:“原本只是打算给你一契机,一个可能性,一个方向和道标,谁能想到,你竟然在过去参与大劫之中,想方设法地留下来了自己的传承,又偏偏撑天拄地之后,死于大劫。”

    “那是你的结局。”

    “而撑天拄地,短暂将周游六虚之法变更为了域中四大,引导元气。”

    “这样的变化,自然不可能是永久的,在不周山神漫长岁月撑天拄地,以周游六虚之法镇压天地的惯性下,你短暂撑天拄地残留下来的【域中四大】秩序,很快就会消散,回到原本的状态。”

    “而偏偏在这个时候,白泽又能将代表着你终结的【玉书】,让代表着你的开始的【第一世】碰撞在了一起,结果就导致了一场超脱,毕竟,这一场相遇,原本的历史当中,是不存在的。”

    卫渊揉着眉心:“开始和过去相闭合,也借此契机踏出一步。”

    “是机缘巧合,得要感谢一下白泽了……”

    中年男子长笑数声,却也只是道:“这世界的万物万法,哪里有什么巧合呢?这天下万物,终究那一条道路而已,在这时间之外看去,当时所谓的机缘巧合,不过是一次次选择之后的必然而已。”

    白发道人也看着这波涛汹涌的岁月之河,道:“那是,也不是。”

    “作何解释?”

    中年男子温和反问道:“你应该知道,十大巅峰的不同吧?”

    卫渊沉吟回忆伏羲曾经说过的那些东西,隐隐有所明悟,缓声回答道:“踏足于十方之外,未来,过去,现在,皆有其烙印;并且寻常神灵级别高手掌握的神话概念和权能,是基于某位十大巅峰的道路而成的。”

    “十大的道路是大树的枝干,是大道的基石。”

    “而神话概念,只是这一棵树上某一根枝丫上长出来的果实。”

    中年男子颔首道:“确实,十大巅峰和十大巅峰之外的差距不是战力的差距,而是境界上的彻底区别,施展火焰一系的神灵概念太多了,但是这些神话概念全部都基于火神祝融的力量。”

    “换句话说,祂们所谓的神话概念,只是祝融力量的一部分。”

    “而其余诸神开辟出的神话概念越多,火这一道,寂灭这一条大道分散出的神话概念越强,就代表着祝融本身的力量也会更强,所有神话概念,都会被其轻易地掌握和运用。”

    “至于道友的情况,是这个境界,却又不是这个境界……”

    浑天之影叹了一声,伸出手指了指道人,温和道:

    “大概就是你窜太快了,境界爬上来了,底蕴没跟上。”

    窜?

    你当我猴子王吗?

    道人额头抽了抽,伸出手抓住浑天之影的手指咔吧一声掰上去,脸上浮现出温和礼貌的微笑,一点一点道:

    “道友,我觉得你应该注意下语言修饰问题。”

    浑天沉吟了下,道:“那么就是道友你天资纵横,修为提升太快。”

    “短短五千余年就踏足了这个境界。”

    “导致积累严重不足,营养不良,先天发虚,外强中干,烂泥糊……”

    白发道人笑容绷不住。

    不懂得人类的语言修辞你就不要用啊。

    我现在开始怀念你当年没有嘴巴,只能以心印心交流的时候了。

    不对,这是浑天留下来的影子,浑天没有这样离谱……

    吾友啊,我和你说……

    你把你的影子扔到这个地方这么久,好像是憋出什么问题了。

    道人闭着眼睛,向记忆里不苟言笑的中年男子说,你看看你自己留下的倒影,你自己是一本正经,结果他现在变成了一本正经说冷笑话和毒舌的家伙了啊,这就是不教导‘孩子’的后果,这个惨剧连你都避不开啊。

    哈哈哈哈,真的好想要当面大肆嘲笑你一场。

    看看你是什么反应。

    应该很有趣吧……

    白发道人嘴角勾了勾,却也不发一言。

    浑天之影看着白发道人,道:“真是奇怪啊。”

    他道:“我明明感觉到,你似乎,是将我当做了祂的替代之身。”

    白发道人眼眸温和道:“大概吧……难免的,但是你终究不是他。”

    “他也不是你,至少,不只是你。”

    浑天之影想了想,温和而儒雅道:“嗯……单单心境之上,历劫转世五千年磨砺,值得称道,道友此刻的情况,以人间的话说,大概是先偷偷生米煮成熟饭,再去提亲一样,所以只能够‘先上车后补票’。”

    “但是无论如何,踏足此境,终究是踏足此境了。”

    “再如何虚弱的十大巅峰,终究也是十大巅峰……”

    浑天之影指了指那奔涌不息的,由岁月,命格,万古的诸多法则汇聚而成,绝非是伏羲所击溃的,万法终末之地天道那个层次,而是三界八荒,诸天万界之基,是一切之核心的【存在】,道:

    “若是按照你的风格,此为【道】。”

    “诸天万界,一切的可能,不过只是这一条江河的一条分支,乃至于平行于时间的时代也是存在的。”

    “一切映照于此,一切存在于此,道友,请吧。”

    中年男子温和道:“在此,留下你的名号。”

    他的气质上终于有了那位老友的模样:

    “这就是我留在这里的意义了。”

    中年男子拱了拱手,温和道:“以大道宣告诸天万界,一切生灵。”

    “天地至尊,十大巅峰。”

    “今日,再添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