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0章 所谓神的雍容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728
  第0860章 所谓神的雍容

    “水沟子?”

    “噗呲……这算是个什么名字?”

    青衫少女的面容变得生动起来,捧腹大笑着,连带着那出身于寻常部族的孩子都面容涨红,心底里伸出一种莫名的羞惭,还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怅然悲怆。

    这悲怆不是来源于他,而是来源于眼前的少女。

    但是,这样召唤雷霆,如同神仙一般的人物,也会有如常人的悲伤吗?孩子心底浮现这样的念头,看向那笑意盈盈的少女,不敢开口,只是拱手再度道谢道:

    “还,还没有感谢过您的救命之恩。”

    “嗯?为何始终低着头?”

    少女不知为何,很想要逗逗他,道:

    “是我很丑,所以不愿意看吗?”

    “不不不,您,我,我……”

    这出身于贫苦部族的孩子何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时间语塞,面容涨红,说不出话。

    只觉得眼前的青衫神灵,性格莫名有些喜欢捉弄人的感觉。

    “不逗你啦,一路逃命,肚子饿了吗?”

    “啊……嗯。”

    青衫少女以打杀来的凶兽,采取比较适合烤制的部分肉类,烤制了些肉串之类的食物,递给眼前的孩童,因为部族里流传着‘贱名好养活’的传说,所以就被称之为水沟子的孩子看上去也只是十一二岁,狼吞虎咽。

    只是毕竟是妖兽的肉,韧性十足,哪怕是被雷火烤制过。

    孩子还是非常用力地咬着,咬得牙齿发酸,咬得把肉串都拉扯出了一个很夸张的弧度,那边少女只是漫不经心地看着远处的流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孩子吃完。

    青衫少女喊道:“水沟子?”

    “啊?嗯。”孩子老老实实地应答。

    青衫少女还是忍不住地捧腹大笑:

    “噗呲……水沟子,水沟子,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好笑了。”

    她笑得肚子都要疼了,最后看着那孩子,似乎是笑得太厉害,眼角有泪,抬手擦着眼角的泪,道:“好,水沟子,你的部族在哪里?”

    “在……西北那边山下……”

    “好吧。”

    少女拍了拍衣摆站起来,笑着伸出手,嗓音温和:“你家离这里是有一段距离的,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样来到这里,这一路上,多有洪荒猛兽,十分危险,我送你回家。”

    孩子伸出手,想了想,收回手在衣服上擦了擦。

    然后才小心翼翼地伸过去。

    被少女一把抓过去,拉着跌跌撞撞往前面走去,脚下忽而变轻,似乎是踩上云气和流风,速度一下变快,周围的山脉都往后飞快地退去,孩子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风景,瞪大眼睛,沿途那位青衫少女颇有兴致地给他介绍着周围的风景。

    时而停下来,伸出手从树上捡拾下来许多的果实。

    “这,这个果子不能吃的。”

    那孩子结结巴巴地指着她摘下来的果子,道:“这东西很酸的。”

    “就连鸟都不喜欢。”

    “酸吗?不哦,其实很甜的。”

    青衫少女噙着笑意递过来一枚果实,孩子疑惑地看了看仿佛神仙一般的女子,还是选择了相信,然后一口咬下去,那一瞬间,像是要把牙齿都酸掉的感觉哗啦一下侵袭了他。

    “哇啊啊,好酸!”

    孩子的脸一下子皱起来。

    青衫少女噗呲一下笑起来:“啊,抱歉抱歉,还是酸的吗?”

    “是酸的,大概是还没能熟了。”

    孩子的脸都皱起来,道:“所以还不能吃呢……”

    青衫少女安静看着穿着灰扑扑衣服的孩子,轻声道:“是啊,酸的,我第一次吃这个果子的时候,也是很酸,和你现在一样……”

    “不说这个了,来,带着这些东西。”

    “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啊?”

    孩子茫然不解的时候,眼前一花,几乎是才没有走了多少步,就看到了一座远比他见过的,最大的部族都要大很多很多倍的,无比热闹的大城,里面人来人往,甚至于还有传说中的海外诸国之民,有着异族。

    “这,这是……”

    青衫少女回答:“人族现在的王城,当年是轩辕丘,后来,轩辕丘因为一件大战而损毁,颛顼带着人族腹地迁移搬迁,这段时间,这里正好有遍及百族的大商会,很热闹!”

    “啊?可,可是……”

    孩子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一眨眼,自己就已经从距离部族应该不会太远的地方,一下子来到了这里,可是眼前的繁华,一下就攥住了这从小几乎都没有怎么离开过部族的孩子的心思,让他看得流连忘返。

    最后那青衫少女脚步顿住,他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

    “额,这里是?”

    少女看着旁边的大商会,道:“西陵部族,嗯,也叫做嫘祖部。”

    “嫘祖养蚕织丝,嫘祖部也是人族最厉害的服饰匠宗。”

    孩子愣住,看了看自己身上灰扑扑的衣服,连头发里都有杂草,和这人族王城巍峨雄壮的风格截然不同,像是突然落在一个精美艺术品上的糟粕,那样地格格不入。

    少女随手抛出一枚美玉,道:“我去里面选一下衣服。”

    孩子安静在外面等待着,很快的,似乎是因为那样的秉性,自身衣物的破旧并没有让这个孩子局促多久,他只是安静且充满欣喜的看着这蒸蒸日上的人族城池,看着这来往宾客,汇聚于人族的王城。

    耳畔听到了银铃的声音。

    孩子回过头来,看到先前的少女踏出,脚上的浅色鞋子换成了娇俏的小鹿皮皮靴,穿着一件白色的衣物,上面有着上古部族的纹路,看上去端庄典雅,黑发垂落在后面,用朴素的发绳中间收束一次。

    腰间挂着一串铃铛,行走之时,铃铛响动。

    “如何?”

    少女旋身一转,裙装微微扬起,而后落下,如同日暮垂落美不胜收的夕光。

    那孩童挠了挠头,道:“很好看。”

    少女很是满意,指了指那边一身窘迫的孩子,看向嫘祖部族的商户女子,道:“也给他来一套。”孩子愣住,指了指自己,道:“我也要换吗?”

    “当然。”

    少女嗓音柔和:

    “就当做是陪我来一趟的酬劳。”

    孩子迟疑了下,还是被带去了里面,少女双手背负身后,看着前面的街道,片刻后,听得了后面的脚步声,才转身回眸,看到了那孩子原本灰扑扑的破旧衣裳已经换了,变成了一身青衫,墨色的木簪,洗净了脸庞。

    仿佛看到了当年青衫白发的道人含笑。

    直到那幻象终究散去,喧嚣的人身嘈杂地入耳。

    “这孩子看着可比方才好多了,叫什么名字?”

    嫘祖部的女子笑着询问。

    孩子还要开口,那边腰悬铃铛的少女回答:“渊。”

    “回水为渊,鲵桓之审为渊,止水之审为渊,流水之审,为渊。”

    嫘祖部讶异,道:“好名字……”

    身穿青衫的孩子拉了拉少女的袖口,压低了声音问道:“可是,我的名字,不是渊啊,我是水沟子……”换成了白衣的少女噙着温和的微笑解释了一翻这个名字的缘由,道:

    “所以,渊的意思,和你名字的含义一样。”

    她看着懵懂的孩子,眼眸忧伤,只是如同寻常的笑着道:

    “你就是渊啊……”

    “嗯,不过,你现在只要这一套衣服就足够了吗?”

    少女促狭地看着他。

    孩子认真点头,开心道:“有这一套,就已经很好啦!”

    “没有再喜欢的了吗?里面的衣服,不喜欢吗?”少女指着嫘祖部里面的各类衣着,比起数百年前,在解决天柱之事里面,居功甚伟,人族人皇诛杀共工人身的功绩,得到了各族的承认,人族也有很大发展。

    现在的衣服品类和风格都更好许多。

    孩童挠了挠头,还是很诚实地回答:“都喜欢。”

    于是少女献看着那些衣服,伸出手指,如同当年那样连连地点着,一套一套地数下来,道:“这些,都要了!”然后在那孩子被震得手足无措的时候,面露遗憾之色,道:“可惜啊,手里的钱不够了。”

    “不过还好还好,还有些果子。”

    “有换钱的法子。”

    “走,渊,我们去摆摊吧,去摆摊,去摆摊!”

    “啊?!”

    孩子愣了下,被拉着往前,而嫘祖部那位商队主管怔住,就只是刚刚少女扔出来的那一枚宝玉,就足以将所有衣服全部买下来,都有许多的盈余,刚刚要开口说话,就被传音止住,心中只是觉得好奇。

    将这样的事情并报给了西陵部,也即嫘祖部的族长。

    “她似乎不像是来买东西的。”

    “更像是看重【和那个孩子一同买东西】这件事本身。”

    嫘祖部的族长讶异:“是这样吗?”

    “那孩子叫什么?”

    “……叫做渊。”

    “渊吗……”嫘祖部的族长没有当做一回事,只是远远地看到,那少女拉着孩子,去了为外来游商们准备的屋舍那里,用了最后的钱财,租下来了一个屋子。

    然后有些生疏地准备摊位。

    穿着青衫的孩子坐在石头上,看着眉目如画,如血做胭脂的少女准备着摊位,明明是这样身份地位都显而易见地很高的神女,却似乎很擅长做这些事情,但是这样不常见的一幕还是引来了人们的好奇。

    出身贫苦,就只是在小部族里的孩子伸出手拉了拉少女的袖口,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道:

    “是买我这一身衣服,花费太多钱了吗?”

    “我们退掉吧……”

    “退?”

    “为什么要退掉呢?”少女噙着笑道:“你不是很喜欢吗?”

    孩子局促道:“可是能够来到城里已经是很好了啊,真的不用为了礼物就,就要你都来摆摊啊……”

    少女的眼眸垂落,微笑着轻声道:

    “无妨,你喜欢这东西,那就是有价值的。”

    “我倒是也……曾经习惯这些事情。”

    “曾经想着,这些事情会永远持续下去。”

    一日落幕,天色夕阳西下,在王城里面,少女摆摊也算是得了一部分的钱,只是可惜,她的厨艺似乎并不是极为地突出,只能算是寻常,最后带着孩子回到了赤水河畔。

    踩着河边的鹅卵石,沿着赤水河往下走,就仿佛能追上夕阳。

    “好啦,前面就是你的部族了,距离不远,可以自己回去吧?”

    少女噙着笑意。

    “嗯!”

    孩子重重地,用力地点头,往前跑了几步,回过头来重重地摆手,迟疑了下,还是问道:“神仙姐姐,你好像一直都有点难受……是有什么心事吗?”

    “你感觉到啦?”

    少女轻声道:“只是在等一个人。”

    孩子问道:“他去了很远的地方吗?”

    “是啊……很远很远。”

    孩童给她打气道:“不过,他应该是会回来的吧。”

    “我也会帮助你找他的!”

    “我们的部族会四处迁移,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他的!”

    而少女看着信誓旦旦的孩子,只是笑着催促让他回去,最后指了指这赤水河,道:“这里的河流里生长着一种虾,无法用火焰烹饪,但是生吃的话,味道很是鲜美,有机会的话,你可以试试哦。”

    “嗯!”

    孩子重重点头,朝着自己的部族那里跑去。

    而少女只是安静目送。

    “就这么让他走了?”

    冷不防的声音,因为某个原因,自大荒赶回来的白泽冷静看着那跑远了的孩子,道:“……真灵虽然稚嫩,虽然弱小,但是最内核的部分竟是一模一样,这就是他。”

    “你不把他留在身边?”

    少女献没有回答,只是问:“你怎么从大荒回来了?”

    白泽揉着乱糟糟的头发,道:“人族有个叫做姒文命的家伙成年了,轩辕剑似乎对他有所感应,所以我从大荒那边赶回来看看……是不是有资格作为人族中兴之主。”

    “毕竟舜和共工的事情,终究还是把人族的元气又伤了一遍。”

    “不对啊,你怎么拿问题回答我?我是说,你真的要让他走?”

    少女献沉默很久,只是道:“可他不是他。”

    白泽安静了一会儿,强调道:“从真灵内核来说,那就是他。”

    “不,不是……”

    “我要等待的,岂是区区的真灵?”

    献回答:“我和他的相遇,是他绑架了月亮和天柱,在大荒上奔跑,是我突然地出现,那是在遥远的未来……经历的事情塑造了人的话,那么现在的他,根本不是我要等的他。”

    少女看着夕阳,看着走向部族的孩子:

    “我要等的是他,只是他。”

    “不是他的前世,不是他的转世,只能是他。”

    “差一丝一毫,差一件事,一句话,都不是他。”

    白泽张了张口:“那要等很久很久……”

    “是啊,但是我可以等。”

    少女灿烂微笑,让白泽都失神。

    从他的死亡开始,至于世界归于寂灭,时间失去其意义,天地万象归于苍白,他都将彻底属于我,属于青衫献。而岁月漫长,死亡永恒寂静,一切皆是命定于此,我自然当安静等待,无需着急,

    这便是神的雍容,不是吗?

    少女安静微笑,一步步后退,转身,银铃轻响,身上的白衣裙装褪去了色泽,化作了一身青衫,而后她有些落寞地笑了笑,背对着夕阳,踩着自己的影子步入了永夜。

    一步一步,步入了孤独的五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