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5章 撑天拄地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27
  第0855章 撑天拄地

    天崩地裂,水神共工被引导偏移之后的蓄势一击,纵然是将先天浊气所化的敌人诛杀,却也不顾一切的撞击到了不周山的身上,直接将不周山功体装出巨大的裂隙,巨大无比的不周山断裂,而后上面一部分轰然倒塌。

    ‘糟……这帮家伙……’

    老不周在昏厥之前明白,今日的事情,恐怕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埋下了祸根,对方早就已经有所布置,否则的话,自己哪怕是硬接下了共工那小子的一招,也绝不至于让本体被撞断。

    不至于让天地崩溃。

    最多也只是自己昏迷而已。

    可恶……

    浑天已死,撑天拄地定住六虚的自己要是再出问题的话……

    不周山最后的视线,只看到了那被自己击中重创的浊气化形挣扎着爬起,而后看到似乎有一道白衣拦截,便即重伤昏了过去,在受到第一次冲击的时候,水神和不周山的力量冲击,导致苍穹崩裂。

    最大也最磅礴的一次冲击散出去。

    而就在天穹要继续塌陷下去的时候,白发道人已经撑住了这倒塌的苍穹,巨大无匹的重量,哪怕是在后世,也需要【重】【黎】【地之四极】【天柱】【九幽】一并支撑和分担的众人,卫渊一瞬只是觉得自己的功体都支撑不住。

    但是好在不周山虽然昏厥,但是还有些许力量残留,还能勉强扛住。

    白发道人看向前面那散发出和一切生机一切死亡相悖的,纯粹的浊气化形的神,吞咽鲜血,掌中因为和归墟之主战斗而已经出现过裂隙的神兵昆吾撕扯流光,直接斩向前方。

    那已经收到了不周山正面一击的浊气化形气息早已经十不存一。

    但是卫渊的功体本来就处于无法发挥出超过自身七成实力的状态,此刻又必须要分出相当大的力量去支撑住天穹,不让这天穹再度往下砸落——不周山已经被撞断,也就是代表着,天柱折断了三分之一。

    代表着【天穹】向下砸落三分之一。

    代表着秩序的崩溃混乱,代表着六虚之气的疯狂无序,元气的强行压缩爆破,诸天万界因而崩灭,出现后世典籍记录的,永远不会熄灭的烈焰,永远愤怒奔走的波涛。

    可恶……撑住,撑住!

    卫渊咬紧牙关,左手的长剑或刺或斩,流光灿烂,或者引动狂风,或者刺破空间,和天地相合,连帝俊的周天星辰剑术都已经用上,以低于此刻对手的境界,生生将其压制住。

    “你!!!找死!”

    浊气化形的招式已经彻底疯狂,超过了速度这个概念,卫渊只能以手中的剑防御住自己撑天拄地的右手,不至于让天地彻底坍塌,但是又如何能够彻底地不受到影响?

    他终究也只是一介人族。

    伴随着长剑的鸣啸,剑锋直接刺向对手的面门。

    那重创疯狂的浊气猛地张开口,嘴巴直接裂开到整个面目都分开,一下咬住了昆吾剑,这柄神兵发出一阵阵凄厉剑鸣,裂隙直接布满了整个剑身。

    双方角力。

    道人的右臂嗤的一声崩裂出了一道裂口,巨大的重量,以及在这撑天拄地之时还要疯狂激战,导致他的肉身抵抗不住,鲜血几乎是飞射出来,而这一个伤口的出现似乎只是个开始,身上一道道伤口贲出。

    那浊气化行脚下的空间崩碎。

    撕裂的裂隙如同剑招,直接斩在道人的右腿上,右手支撑苍穹,右腿却又遭遇如此的重创,道人面色煞白,身躯本能地一晃,右边膝盖朝着地面重重跪下去,被他支撑的天穹就朝着一侧偏移下去。

    连带着日月星辰,诸天万象也朝着西北侧倾斜。

    浊气化形疯狂大笑着继续攻击。

    “你拦啊,你拦啊哈哈哈!”

    “区区一介凡人,违逆天机,有胆子接着来,接着来!”

    那本该重重跪倒的道人却猛地用力,右腿重新稳住,哪怕是直接以【空间错位】的方法折断,居然生生挺立,借此避开了致命的一招,令浊气化形面上出现一丝迟滞。

    你!!!

    道人左手握剑,猛然一转。

    昆吾剑疯狂鸣啸,以恐怖的速度急转,直接搅动空间,撕扯六虚之气,让周围的元气诞生出了天然的暴动,雷火滋生,狂风肆虐,而后道人松开长剑,化拳为掌,重重击在剑柄之上。

    长剑嘶鸣,瞬间暴起。

    直接洞穿了那浊气化形的功体,化作一道流光飞射而出,不知去向何处,只见得天边一道灿烂流光,仿若彗星袭月离去,于天边留下一道恢弘痕迹,而如此恐怖的一招,让本就受到不周山神全力一招而功体崩碎状态的浊气化形心神恍惚,一时间思绪都凝滞住。

    踏步上前。

    卫渊的功体全力爆发,左手五指张开,直接扣住那浊气之形。

    不周山功体再度爆发。

    那股似乎要将魂魄,真灵,肉身一口气全部碾作齑粉的恐怖力量重新压制下来,卫渊张口咳出一口鲜血,双目瞪大,单手撑住天穹,踏步,拧腰,对手被掀起。

    后者双手死死扣住卫渊的手臂,破坏了不周功体的防御层,凿穿了雷火淬炼的强大肉身,撕扯出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但是那只手掌却丝毫不为所动。

    “你……这样根本不够!”

    漠然的声音回答:“不够?”

    浊气化形从那种激怒当中冷静下来,因为这声音不是眼前那白发道人所说的,甚至于不来自于前方,而是来自于背后,是另一个充满怒意和澎湃杀机的声音。

    汇聚流水而成就的长枪瞬间洞穿了浊气化形的身躯。

    无量重水自肉眼不可见的窍穴贯穿而入,以疯狂的速度在浊气之体的内部搅动,破坏,撕扯,最后水流暴虐,将浊气化形的神魂都洗刷而过,下一刻,道人左手并指直接点在那浊气之体眉心。

    剑气变得沉厚而温醇,并指竖着一斩。

    浊气化形被直接斩成了两半。

    每一半又被细碎无比的剑气风暴直接湮灭到了神识都无法观测到的粒子状态,最终被水神共工强行放逐,连归来的最后一丝可能性都被直接抹去。

    共工气息霎时间变得萎靡不振,张口咳出鲜血,拄着长枪半跪在地上,剧烈喘息着。

    他抬头看着眼前的白发道人,后者道:“不周山他……”

    共工眼底出现痛苦之色:“我中计了。”

    “不周山祂重伤昏迷了。”

    “天柱崩塌,这大荒昆仑,还有依附于此的大小世界都会被干扰破坏……”祂深深吸了口气,看着眼前支撑着天地的道人,道:“我来帮你,我必须要做点什么……”

    “不必了,共工,你现在立刻带着老伯离开这里。”

    卫渊对抗着那种重担,道:“将祂的真灵带走,妥善安置,否则的话,那些浊气肯定还会来这里,尝试控制他,那样的话,哪怕是有祂那种万劫不坏的功体,也会彻底死去。”

    共工神色沉郁点头,看向那浑身染血的道人:“那你……”

    此刻卫渊能够支撑住天地,是因为不周山真灵尚在这里。

    是因为还有不周山参与的力量。

    如果说共工将不周山的真灵直接带走的话,那么就代表着撑天的重担重重砸下,代表着一切的责任都在这道人身上,他的神色挣扎,卫渊看向共工,道:“快去罢,我不会死的。”

    共工并非是优柔寡断的性格,一咬牙,手中的兵器留在这里,化作了一团水汽,足以为大部分的神灵瞬间痊愈,但是此刻的状态,也只是能够维持住卫渊的伤势不更为严重。

    转身凌空飞御,来到了不周山昏厥的地方。

    其中在三分之二处的位置折断,大部分的不周山山体仍旧联通于大地,无法带走,共工施展神力,将那位老伯的身躯和真灵都汇入了被撞下来的那一部分山体。

    而后长啸声中,以无边伟力,尽管说是重创之躯,还是背负起了那一部分断裂的山体,朝着最为安全的区域飞速离去,那白发道人已经双手撑天,共工道:“……活下来,下次若还能再见的话。”

    “再共饮一杯。”

    “……好。”

    水神共工已然远去。

    以流水之速,哪怕是重创和损失了绝大部分本源的状态,仍旧化作了一道遁光,祂拼尽全力,要远离原本的不周山区域,而毫无疑问的,在这个时代,有足够的器量,也有足够的实力保护此刻的不周山真灵。

    甚至于不会有那些利用不周山的念头的,唯独一位——

    大荒之中,群星共主!

    将这一截山体送到大荒的边陲,极西之地的天境。

    这样的话,想要去这一截不周山,就必须要跨越大荒,必须要面对那位天下第一的大荒天帝,而在西北天境,有着三界八荒,防御第一的神灵存在。

    石夷。

    ……

    而在共工带走了不周山真灵的时候。

    真正的,【天穹】的重量刹那间真实的落在了卫渊的身上,这是代表着三界八荒,诸天万界的天穹概念,是未来需要【重】,【黎】,【九幽】,【地之四极】,【天柱】一起承担的重量。

    卫渊面色煞白,哪怕是概念性的接触,都被压得身躯弯折,伤口不断地被这巨大的压力崩出,道人身上血管和肌肉都贲起,咬牙自笑道:“……好重……难怪不周老伯的一巴掌那么难熬住。”

    “天下第二,只是迅速帝俊的实力……”

    腰在弯折。

    而【天穹】也在以缓慢稳定的速度往下压制。

    众生在仓惶的逃跑,妖族,兽族,蛮荒的种族,甚至于有着神血部族,都在这天崩之劫面前感觉到了恐惧和无助,感知到了绝望和无力,而在这不周山神的区域,卫渊也能够‘看得到’这些东西。

    那种绝望死寂的痛苦。

    “呵……怎么可能,就这么被压死?”

    道人木簪早已经碎裂,白发垂落,咬紧牙关,筋骨贲起。

    是古往今来从没有人做到极致的法门。

    是只存在于传说的神通。

    天罡三十六无上神通——大小如意,大则法天象地,小则隐介藏形,而此刻道人施展的,却依然是彻底凌驾于三十六天罡神通之上的法门,是以浑天之天,以后土之土为基础,是真正意义上的【法天象地】。

    法浑天之道,象后土之象。

    道人听到自身的功体那种崩碎的声音。

    如同春日雪融,碎冰于大日下盘旋着消散。

    帝俊离去时候的警告似乎还在耳畔,道人只是落寞的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而仓惶奔逃的众生,跪倒在地的生灵,听到了长啸之声,下意识抬起头来,看到那沉重下砸的天穹突然停止了下降,暴虐的烈焰,奔走的元气也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一位高大的巨人出现在了天地之间。

    双手支撑着苍穹。

    双脚踏着大地。

    一点一点,将这天地重新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