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4章 地崩山摧壮士死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43
  第0854章 地崩山摧壮士死

    炙热无匹的焰光在长空当中翻腾着,将敌人尽数地点燃,连带着魂魄一并燃烧成灰烬,祝融双手倒持长刀,疯狂地往前劈斩,苍穹之上,尽数都是烈焰般的长龙。

    最终的浊气承受不住此刻暴怒的祝融大面积的攻击。

    在直接代表着【寂灭】这个概念的烈焰之下,不得不选择朝着内侧自我汇聚,浓缩,以躲避蔓延在长空之上的无尽金色流焰,无数的焰光汇聚在一起,仿佛流淌着的万里长河,却极端诡异地没有丝毫的温度散发出来。

    唯独进入其中的人,才能感知到这种极端内敛的恐怖高温。

    足以焚烧时空,劫灭万物的力量。

    姬轩辕把自己从之前交手被打飞出去的废墟里拔出来,捂着老腰,看着那灿烂的流光,道:“……被逼到了汇聚成了实体?好啊……之前分散为气的时候不大好抓,现在聚气为形,倒是好杀了。”

    “你以为,我会让你过去?”

    手持长刃的神拦在姬轩辕的前面。

    突然这浑身染血的前代人皇古怪一笑,歪了下头,纯白的流光,像是没有丝毫的杀伤力,连破空的声音都没有,却带着极端恐怖的破坏力,刺穿了前面神灵的铠甲,凿穿了他的腹部,带出了大片的血肉。

    那神灵惨嚎出声,捂着伤势蹬蹬蹬地后退,兵器拄着地面半跪下去。

    额头渗出大片大片的冷汗。

    “嫘祖。”

    姬轩辕的背后,在人族的轩辕丘高处,将柔软长裙化作戎装的女子手中一张古朴而沉重的战弓,左手持弓,白发被扎成高马尾,一双瞳孔仿佛血色的宝石,拈起一根箭矢,猛地再度拉开战弓。

    姬轩辕在同时身躯伏低迈步狂奔,右手持剑,轩辕剑剑锋抵着地面。

    剑气凌厉,脚步变化,旋即猛然旋身横斩。

    “做梦!!!”

    高大的犬戎巨人手中持盾抵抗着轩辕剑,巨大权能的碰撞让大地震颤,周围一座高山直接崩塌,无数碎石被粉碎,而犬戎巨人成功将姬轩辕的这一剑引导偏。

    双臂筋骨贲起,猛地往左重重一挥。

    剑气溢散没入地面。

    犬戎巨人松了口气。

    下一瞬,无声流光自他刚刚防御姬轩辕而出的破绽,腋下一处要害刺入,直接斜着洞穿心口飞出,姬轩辕在同时挥剑右斩。

    剑气斩断了犬戎巨人的脚筋。

    让他的右腿一瞬间失去力量,让他惨叫声中,下意识跪倒。

    而下一刻,恰到好处的箭矢从祂的眼眶射入。

    犬戎巨人之神双臂展开,朝着后面重重倒下,就此死去,神灵之力溃散,肉身失去了神的权能,飞快地变化,飞快地膨胀,化作了一座长达数百里的高山,双眼都化作了两汪灵泉。

    姬轩辕吐出口气,没有回头,只顾一个劲儿地往前冲。

    剑术凌厉,直指前方,完全不顾防御。

    因为他的每一招,那大开大合却又有破绽的剑术。

    一定会有无声无息的箭矢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填补他的破绽。

    让他的破绽变成了最致命的杀机。

    姬轩辕手中的轩辕剑直接抡起来横砸出去,让一名高大的巨人类神灵手中的兵器被震开,后者脸上的表情狰狞而迟滞,似乎完全不敢相信这个渺小的人类居然会选择和自己硬碰硬,而更重点的是——

    自己在单纯的力量上,居然落入下风。

    而对手同样陷入了被反震地手掌发麻的状态。

    空门大开。

    这样不顾代价的攻击,对面那家伙,这该死的人皇,是莽夫吗?!

    然而下一刻,便有特殊材质打造的箭矢旋转着洞穿虚空,直接钉杀了那被轩辕震开防御的神灵,箭矢不断地飞射落下,战况太过于严酷,嫘祖也无法再继续于后方驻守,给献留下了足够的气运防御后就赶来支援。

    颛顼气喘吁吁地将特质的箭矢一捆一捆搬上来,倒插在周围嫘祖方便取用的地方,顺便掌控住整个阵法的局势,嫘祖看着那边鲜血淋漓却仍旧放声大笑的男子,咬了咬唇,伸手射出一道道流光。

    姬轩辕手持轩辕剑冲天而起。

    火龙长吟,流火万里,没有了其余敌人的阻拦,两条狰狞的苍龙将那化作实体的浊气捆缚起来,祝融已经用尽了全力,连周围的空间都因为极致的高温而开始出现了波动,视线余光看到那边的姬轩辕,祝融右手一松。

    火龙稍微卸去力道。

    被其捆缚着的浊气汇聚体魄怒啸着起身,抬眸看到眼前的姬轩辕。

    看到后者浑身鲜血淋漓,嘴角掀起,露出一个嘲讽而危险的微笑,而后那柄代表着人道极致的轩辕剑爆发出极端恐怖的威能,直接洞穿了这浊气,祝融旋身,右手一握,那蔓延万里的金色流火瞬间汇聚。

    化作了一柄长枪,在同时爆发全力抛出,一气将浊气的头颅贯穿。

    足以焚烧时空的高温直接将其比一座城市都大的浊气化形头颅刹那间被蒸腾干净,刹那间就消散无形,再不复存在,真灵掌控着整个战场局势和阵法,早已经筋疲力尽的颛顼长呼口气,坐倒在地。

    “赢,赢了?”

    他看着那边正在继续清扫战场的姬轩辕,看着那灼热万里的流火,在姬轩辕和祝融的联手之下,浊气所化的强敌终究还是死在了这轩辕丘之外,嫘祖仍旧紧紧握着战弓,道:“……是共工。”

    “啊?”

    “这些浊气的力量来源被封锁在地脉之下。”

    “共工恐怕是想办法封锁住了这些被打破的地脉,把所有的浊气全部都压制住了……浊的力量大减,所以才会被镇压消灭……”嫘祖的神色缓和了些,看着那边右手拄着剑的姬轩辕,道:“赢了终究是赢了。”

    “无论如何,浊已经被击杀。”

    白泽坐在那些尸体当中,剧烈咳嗽着,当年经历过许多次大战的铠甲上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缝,浑身伤势不轻,痛得龇牙咧嘴,“下一次,我可不会再这么打了啊……”

    白泽松了口气,看着那边傲然挺立的姬轩辕,脸上浮现出笑意。

    忽然,白泽的瞳孔剧烈收缩,心脏突然地加快跳动,来自于天生神圣的本能预感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杀机和死亡气息,连带着天地万物都瞬间昏沉,失去了颜色,天空,大地,眼前的姬轩辕,前方的人族驻地。

    全部都化作了代表着死亡的【黑】。

    “!!!”

    白泽迟滞了下,而后猛地抬起头,看向了遥远的方向,其实其他人的速度也只是比白泽迟了那么一点,因为这动静过于巨大而恐怖,伴随着世界毁灭般的剧烈震颤,所有人都有死到临头的感觉。

    原本在三界八荒,乃至于诸天万界都可以观测到的,撑起这大荒和山海,也让无数世界围绕此地而流转的【天柱】,在无数众生的观测中,缓缓地朝着一侧坍塌。

    之前的地脉湮灭化行动,让本不至于出现的天柱崩倒,就这样眼睁睁地出现在众生眼中,几乎是瞬间,就看到无数的星辰朝着一侧轰然砸落,连带着【天】这个概念和力量都在砸下来。

    “天……塌了?!”

    “天塌了!!!”

    几乎是瞬间,所有生灵都感觉到了那种自心底升起的绝望,无力,以及恐惧,这不是小世界的天穹,而是力量等级最高的大荒和山海的天地,是支撑着【天】,维系着【地】,确定【六虚】和【秩序】的世界基石。

    这是【世界的基石】崩塌了。

    代表着的是重新回到无秩序的状态,代表着弱者绝无可能幸免。

    白泽瞳孔收缩,瞬间察觉到了那种死劫的感觉由何而来——对方是从轩辕丘一路设置的打破地脉的顺序,哪怕之后有共工尝试恢复这些被破坏的地脉,但是仍旧也会比其余地方的地脉若三分。

    这导致了此地是最为容易崩溃的方向,导致了……

    天崩之后的直接目标就是人族轩辕丘。

    而在这天崩的瞬间出现的那些四散的流光,将会彻底笼罩住轩辕丘之外的其余所有的人族腹地,哪怕轩辕丘有姬轩辕,有祝融拦住了部分的天崩之劫,其余中原区域,炎族,九黎各部,以及其余的人族都会被波及。

    那里,没有这样级别的强者。

    “阿泽。”

    天崩地裂,姬轩辕突然开口,白泽看向姬轩辕,道:

    “你!!!”

    轩辕剑长鸣,姬轩辕背对着轩辕丘,倒持神兵,视线顺着长剑看向那天地崩灭的一幕,右手按在剑锋,缓缓滑落,鲜血落在轩辕剑的剑锋之上,长剑灵性被最大强度的激发出来。

    姬轩辕双手抵着轩辕剑。

    而后,真灵毫不犹豫,离开肉身,混着神兵的威能冲天而起,同时感知和把握到了包括轩辕丘在内的所有人族驻地,直面那天崩地裂的一幕,以及最正面的威胁。

    白泽的双目一下红了:“轩辕!”

    “阿泽。”

    白泽挣扎着站起来,喘着粗气,一只手握持黄钺,一只手握着轩辕剑的剑鞘,长啸出声,其背后的空间突然扭曲,显化出了巨大的白色异兽,虎首朱发而有角,龙身,睥睨万法的气息溢散出来。

    白泽不顾自身的伤势,强行撬动了自身的本源。

    长啸声中,已经崩碎的天空强行的短暂稳定住,因为知万法,故而可以以一法而撬动万法,用最为禁忌的方法,创造出短暂的万法齐鸣,右手重重叩击在心口,白泽吐出一口金色鲜血,双目决然。

    彻底以一类法则撬动万法的齐齐涌动。

    天空之中出现了绵延万里由于的黄色流光,如同黄龙腾空。

    而姬轩辕的神魂立于黄龙之首。

    所有人都看到了人族最为伟大的英雄,看到他神色仍旧坚决,就像他杀死蚩尤,斩杀形夭,就向他放逐女魃,驱逐应龙,而后他手持轩辕剑,直接冲向了那天崩的第一次冲击,也是最为剧烈的一次。

    而后,巨大的余波横扫了整座大荒和昆仑,让四海之水掀起。

    白泽力竭被抛飞,完全没有半点的抵抗,直接昏迷。

    祝融的力量太倾向于寂灭和毁灭,只能庇护住祝融部。

    颛顼被直接震得眼前花白,半跪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踉踉跄跄爬起来,【世界之基】崩裂的巨大冲击,让大地出现了一道道裂隙,水流疯狂地蔓延,烈焰和雷霆从天空不断坠落,但是最大的冲击却依然消失。

    所有人族的部族所在的地方,都看到了姬轩辕的剑气残留。

    颛顼看到祝融防御住了一部分,看到白泽浑身染血,铠甲尽碎地倒在一旁,看到在天穹之上,仿佛驾驭黄龙的祖父轩辕,听到了一声声的欢呼。

    “还好,还好……”

    颛顼的嘴唇哆嗦着,还好,祖父的真灵直接面对了那种级别的冲击,没有崩碎,所以还有救的,还有救……

    这时候,姬轩辕那驾驭‘黄龙’的真灵侧了侧眸,黑发微微扬起。

    那张脸庞上神色平静而温和,看向每一处人族的部族,看向孩子,老人,看向那一个个熟悉的脸庞,带着轻松的语调自语:“还好……大家都没事,嗯,足以称之为大胜!”

    他看向那身躯颤抖的白发女子,就像是当年闯入西陵的少年英雄一样,灿烂微笑地,颇为顽皮的眨了下右眼,身躯开始从手掌开始崩碎。

    颛顼的身躯因为剧烈的情绪而软倒。

    看到那白泽最大权能释放创造的,以【一法撬动万法】的黄龙消散,看到那所向无敌的轩辕帝魂魄也伴随着这黄龙而缓缓消散,化作了笼罩在所有人类部族之上的,灿烂的流光。

    一个个人们下意识伸出手。

    而战场之上的姬轩辕肉身晃了晃,在人们向上伸出手的时候倒下去。

    先是双膝重重跪倒在战场上,然后朝着一侧摔倒,就像是之前被他杀的每一个敌人一样,倒在了污浊肮脏的战场上,前方是轩辕丘,是笼罩在人族气运下完好的城市。

    黑发被鲜血污浊沾染,脸庞浸泡在雨水里,而姬轩辕的黑色双瞳失去一切神采。

    周围是人族生还的欢呼,而人皇微笑着,不再言语。

    足以庆贺,也足以高呼且自傲,天崩地裂,世界的基石和支柱倒塌,元气混乱无比,这样恐怖至极,三界八荒前所未有的巨大劫难当中,人族竟然得以保全,还能够如常地繁衍生息。

    而哪怕是后世的传说之中,说天地崩裂,说天柱崩溃,天倾西北,地陷东南,往往只是说女娲的仁慈,说共工的暴虐,却也没有说过,此刻在中原的人族百族,黎民百姓,有因天崩而死伤惨重的记录。

    毕竟因为天崩而战死者。

    说到底也不过只有区区一个人而已啊。

    轩辕剑坠在血污里,最后停止了鸣啸。

    黄帝一号帝鸿氏。

    在位百年而【崩】,年一百一十岁。

    ——《太平御览·第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