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3章 君莫悲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75
  第0853章 君莫悲

    围绕着人族轩辕丘的战斗,几乎是在瞬间就已经抵达了最为惨烈的级别,来自于涿鹿之战被算计入局的残留神系,来自于【清者为诸神,浊者为封禁】的浊气化形,来自于被人族崛起而击溃的部族。

    “狂风,骤雨!!!”

    披散长发的雨师妾长呼,天地雷霆和暴雨砸落。

    姬轩辕踏足古朴的战车之上,双手拉紧轩辕之弓,灿烂的金色箭矢冲天而起,洞穿了那位柔美的女神,让其彻底倒下,鲜血洒落长空,白泽右手拉紧了战车,左手拎着姬轩辕的黄钺,以【诸兽尊长】之身暴戾的劈斩。

    白泽·天生通晓万物。

    附属权能·万法精通,诸武所擅。

    每一门兵刃,每一类术法,都在漫长的神代战争中磨砺至极高水准。

    铠甲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道裂隙,白泽斩了一头仿佛山峦般巨大的推山兽,五脏六腑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嘴角流出鲜血,气质清秀俊美的卷发文士吐了口血,骂骂咧咧道:“可恶……我果然不擅长这种战法。”

    “硬碰硬,还是力牧刑天他们更擅长。”

    “老爷子,给我回……”

    死战当中的白泽下意识地喊出声。

    然后记忆起来,那位神农炎帝已经死在了外域,再不会有关照着他们伤势的朋友,正如再不会有左右并行丝毫不肯落入下风的其他战车,白泽的手掌微垂了下。

    九黎,炎族……

    白泽突然怒吼:“杀!!!”

    姬轩辕身上的庄重华服已经被鲜血染湿,有他的,也有诸神的,他撕开繁琐的上衣,一手持剑,一手以弓为兵器,在敌阵当中凿穿着,就连白泽身上的铠甲都出现了一道道的裂隙。

    突然,轩辕丘的方向传来了一阵阵的轰鸣声。

    白泽和姬轩辕同时回头。

    看到共工之前留下的防御层也已经被破坏掉,而颛顼的阵法流转不休,浊气生灵不断地靠近,赴死般地冲击阵法,而阵法正在不断地收缩,不断地崩溃。

    颛顼,还是缺乏经验。

    而敌人,太多了……

    ……

    “外面,是发生什么了吗……”

    祝融部·核心区。

    精神明显已经恢复很多的温柔女子听到声音,手掌抚着已经睡去的长琴,看向旁边的夫君,后者看着外面许久,收回视线,道:“你应该是,听错了……是有些吵而已。”

    “嗯,不提这个了。”

    祝融维持着对于妻子的元气输送,端来了一碗刚刚熬好的药粥。

    里面按照了那道人给的法子,抓了药材,俊朗的男子噙着笑意,半跪在床边,好让自己和妻子的视线齐平着,道:“试试看吧……看看我的手艺有没有变差?”

    女子点头,端起来喝了口,而后发现里面有放了自己最喜欢的那种果子的果肉,药粥的苦涩味道被压下来,反倒是有清甜的感觉,她看着旁边祝融嘴角的得意笑意。

    后者身着寻常人家的衣服,黑发只是寻常扎起来,相比起水正共工的堂皇正大,颛顼的执政宽厚,眼前的火正祝融似乎实在是太过于平庸了,平庸到了过于擅长厨艺,平素也只是抚琴,会带着妻子四处求医旅行。

    ‘一点都不像是火正。’

    “味道好吗?”

    “嗯……比起我做的要好多了。”

    祝融笑着道:“这还是你当年教给我的……不,也不是,是你做给我喝的,之后我回去找到了厨师,好不容易才学会了的。”那道人的医术似乎极为厉害,留下的药方服用下来之后,眼前女子的气息已然转好。

    但是祝融还记得那道人说的话。

    只是维持住了比较好的状态,而核心其实是祝融强行传输的力量。

    “那位道长说的没有错,你的身子慢慢好起来了。”

    “嗯。”

    “等到之后,我可以带着你去你想要去的那些地方,我们一起抚养着长琴长大,我教他抚琴,你教他文字……我带你去少昊之国那里,我和颛顼就是在那里相遇的。”

    “嗯。”

    柔美女子听着祝融温和的碎语,扶着孩子的脊背,带着满足的笑意。

    听着祝融告诉她说往后要去昆仑之巅看万里的玉龙雪莽。

    看东海波涛尽数都涌入了那无尽的大壑。

    去大荒看群星起落,十日十月,流转不休,再去南海泛舟,看海外诸国的风物人情,往日的神是不会有这样的念头的,而这个时候,祂心里有了无数的想法,数不清的愿望。

    那女子噙着温和而满是眷恋的目光看着笑容灿烂的祝融。

    伸出手抚摸他的眉心,柔声道:“嗯,我都陪你去……”

    “可是,你真的不会后悔吗?”

    青年的面容有一瞬间的迟滞。

    女子轻声道:“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后悔和我相遇啊,只是,你真的不会后悔今日这样吗?”她看着夫君握着自己的手,感觉到之前只是凌空传输的元气底蕴从手掌之间传输。

    “去吧……”

    她温柔安静道:“做你应该做的事情。”

    “……不,不是,哪里有什么必须要做的事情?”

    祝融摇头呢喃,那道人的话语还在他耳中盘旋‘不可接触暴烈的火焰元气’,可是,可是他离开妻子,就相当于断绝了元气,如果他全力出手,那必然将会是天下无双的炽热烈焰。

    “不!”

    柔美的女子看着看上去温和没脾气的青年,伸出手按着他的手掌,让他的手掌抚在自己的脸颊上,眯着眼睛舒舒服服地蹭了蹭那张大手,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说要做你的妻子,要你娶我。”

    “你该是顶天立地的盖世英雄啊……”

    “我怎么能让你痛苦到连自己都做不了的?”

    她松开了他的手掌,环住祝融的脖子,呢喃道:“放心吧。”

    “我不会离开你的。”

    “真是个胆小鬼啊,英雄……”

    ……

    遥远的地方,能够看到和共工疯狂交战的敌人身影,看得到他们的交手余波撞碎了山峦,看到那男子似乎以某种手段,或者提前的布置,让大地开裂,让地脉湮灭,于是浊气不断地自下方升起,涌现出了无穷无尽的敌人。

    已经有敌人冲入了人族的腹地,和轩辕丘,有熊部的战士开始了接锋。

    鏖战当中的姬轩辕怒道:“阿泽!”

    “好!”

    白泽咬牙控制着异兽战车,那五头声如雷震的猛兽转过身,却突然一个腿软,再加上伤势爆发,直接嘶鸣着倒下去,高速移动的白泽和姬轩辕直接被抛飞砸入到了敌群当中。

    白泽一个翻身而起,以狂暴的方式砸碎大地,砸出一道道狰狞裂隙。

    “呸呸呸!”

    “该死,这个时候腿软?!”

    他红着眼睛盯着那边的流波山异兽,看到它们身上的伤势,最后也只能狠狠得一骂:“百兽逢之,骇胆栗魄,这该死的权能有个屁用,迟早要把这东西分出去!”

    “姬轩辕!”

    他抬起头,看到姬轩辕步战的时候,仍旧如同疯了一般地阻止住了大批次的敌人,轩辕剑的剑锋在疯狂地嘶鸣咆哮着,但是紧随其后,天空突然压低,变得昏沉无边,有肉眼难以看穿,神识无法辨认的浊气化形嘶吼着出现。

    “白泽,在哪儿?”

    姬轩辕怒吼。

    白泽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迟滞和一丝丝煞白和绝境的无力:“全部!”

    “全部?”

    “是……整个天空,全部都是。”

    白泽咬紧牙关,拔下了被刺穿身躯的兵器,道:“覆压天穹,四处都死……该死,这是把整个大荒昆仑的地脉都打碎掉了吗?该死,大荒和昆仑恐怕都被瞒过去了,甚至于是拦住了,否则面对【浊】不会束手。”

    “姬轩辕你要做什么?!”

    白泽看到姬轩辕握紧轩辕剑,身上散发出特殊的波动,面色骤变。

    突然有长吟声传来,那浑浊着的,压覆而下的黑暗长空,已经不再是人族之敌,而是【浊】这个存在本身的力量突然发出了一声声怒吼,出现了狰狞的裂隙,而后温暖的光芒流转而出。

    “这是……火?!!”

    祝融部,那位眉宇温柔的女子坐在床上,安静看着窗外,看到了那昏沉的天穹被灼热烈焰刺穿的一幕,旁边眉心有火焰痕迹的孩子醒过来,他的母亲抱着他,看着那烈焰自黑暗中诞生的光。

    “看到了吗?”

    “那是你的父亲,是我的夫君啊。”

    女子呢喃:“我的意中人不只是一个喜欢抚琴的文人,不是那些人口中,只围绕在妻子旁边的温和,他是天下最厉害,最厉害的大英雄……”那孩子瞪大眼睛看着,看着那灼热的,刺破黑暗所向无敌的烈焰,仿佛焚尽一切的光芒。

    深深地看着。

    然后感觉背后的手掌松开了。

    “嗯?娘亲,娘亲……”

    “你怎么了?”

    “你困了吗?”

    孩子乖巧地蜷缩在母亲的旁边,道:

    “那长琴会乖乖的,不会吵醒母亲的,要不然父亲回来会生气……”

    刺穿黑暗的烈焰,无穷的黑色浊气散落于长空,威严霸道的长吟,一片片龙鳞仿佛最为纯粹的火玉髓,大如山峦,仿佛千里的火龙盘旋在空中,衣摆震动的声音仿佛宣告着最为霸道之力的出现。

    青烟烈焰相缠绕,比大日更为耀眼的火光。

    背对着祝融部的青年震袖,眼角的泪化作了烟气,在烈焰的簇拥之下,仿佛一如当年那无可匹敌,执掌寂灭的神灵,意气风发:

    “炎黄,火正。”

    “祝融!”

    ‘喂!你叫祝融吗?!’

    ‘我要你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