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1章 劫难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307
  第0851章 劫难

    今日的轩辕丘,外面下着似乎不会停歇的雨,天空压抑地很,高大的水神共工站在窗前,看着天空,许久后道:“未曾想到,那道人如此看重这人皇更迭之位,今日这么重要的时候,他居然没有来?”

    “真是稀奇。”

    共工一身庄重的华服,而这里汇聚了人族各个部族的长老,每一位都穿着极为古朴庄重的服饰,让此地的氛围尤其地肃穆而庄严,隐隐然有着让人下意识屏住呼吸安静下来的神秘力量。

    而这种庄重,肃穆的感觉却被一个男子给打破了。

    姬轩辕坐在主位上,轩辕剑就吊儿郎当的搭在一旁,捂着额头的大包倒抽冷气,口中不断地咕哝着什么话,偶尔还要咬牙切齿地说上几句,而其余诸多部族的族长全部都眼观鼻鼻观心,装作看不到。

    事实上,今天又双叒叕有人看到了轩辕帝和嫘祖族长吵了一架。

    虽然说往日里这两位也常常争吵。

    这一次却是尤其厉害,好像都稍微动了手。

    共工回过头,看到了颛顼同样是一身庄重服饰,正在满脸疑惑着和一位娇俏少女解释,而后一连的呆滞疑惑:“嗯??没有吗?那应该是一位涂山氏的前辈啊,好像叫希渊啊,说是涂山女希氏的嫡传。”

    那少女沉思:“可是,哪怕是我也不属于娲皇创造的真正嫡传。”

    “我们的血脉没有彰显出来的时候,是不会自称是女希氏嫡传的啊……这个时代,根本没有真正的女娲氏的传人啊,可能再后来会有,反正现在是没有啊。”

    “颛顼你肯定被人骗了!”

    “唉?是吗?可是那位渊先生看上去很诚恳……”

    “哼哼,这就不懂了吧?”涂山氏少女得意洋洋道:

    “在我们涂山,那些最能骗人的千年狐狸都是一副诚恳温和的样子,反倒是那些小狐狸们,才是一脸的我要骗人的样子,我看啊,那家伙就算不是女希氏的嫡传,也肯定是一只上了年份有道行的白狐狸精。”

    “从这一点上,我倒是觉得他真的是涂山的了。”

    共工看向那边懊恼着今天上午吵架的时候,该用这一句,就不会输了的姬轩辕,看到后者心里准备了好多好多回去反击的话。

    看向被未婚妻提醒越是诚恳的男人越容易骗人,就和越漂亮的女人越容易骗人一样,然后反问一句你觉得我会不会骗人绝杀的颛顼。

    说容易骗人,就是觉得我是骗子。

    说不容易骗人,那就代表你觉得我不好看。

    这样的绝杀让颛顼头皮冒汗。

    “不愧是涂山氏的小公主……”

    共工揉了揉眉心,觉得这一老一少没有一个是靠谱放心的,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道:“轩辕陛下,是时候开始人皇更迭仪典了。”

    咬牙切齿,又仿佛看到自己终于【击败】嫘祖而浮现微笑的姬轩辕恍然梦醒,咳嗽了声,道:“啊对对对,开始了开始了,颛顼,你坐回来,坐回来!”

    “嗯?祝融呢?”

    轩辕帝看到那边的火正不在,只留下了个稻草人顶包,嘴角抽了抽。

    颛顼道:“啊,祝融他的妻子被那位道长治好了,现在应该正在带着她在轩辕丘里散步?还是说已经回去部族了?嗯对了,祝融还说今日要亲自下厨,就不来了。”

    姬轩辕揉了揉眉心:“真的是……给妻子下厨比起人族典仪都重要吗?算了算了……他的妻子也是久病多年,就不等待他了,反正,他的选择,我等都知道了。”

    他声音顿了顿,看着旁边收入鞘中的轩辕剑,心中终于有种放松下俩的感觉,无论如何,他已经成功地,将这一条艰难的道路走到了终点,黄帝不再,最后也只是姬水旁边长大的轩辕,到时候,就能把和嫘祖的误会一一解开了……

    轩辕帝看了一眼端正做好的颛顼,神色微敛,道:

    “人道气运,交于谁之手中,今日就该决断。”

    “共工,颛顼,你二人可以畅所欲言了……”

    ……

    与此同时,天柱之处。

    不周山神屏退左右诸多山神,遗憾那背负河图洛书的老友似乎出于某种原因无法前来,于是也只好独自去看着所谓的大事情,“哼,大事情,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个大事情!”

    不周山神想到当时那白发道人所说的话,冷笑数声。

    “本座撑天拄地。”

    “倒是要看看,怎么来得血光之灾。”

    “不过这大事倒是不假……”老不周抬眸,靠着撑天拄地周游六虚之位格,虽然说不擅长天机,却也隐隐感觉到了所谓的劫气,唯独在轩辕丘内,因为人道气运流转,怕是无所察觉。

    “大劫啊……大劫?”

    “不知道是谁要倒霉了啊。”

    老者长叹息数声,就自盘坐于不周山上一平平伸出的断崖上,远远看着人族轩辕丘地界。

    “待我看看!”

    “若是熟人,伸手援助之时,也可大肆嘲笑一翻。”

    ……

    轩辕丘之上,人族气运,翻腾不休,最终在一翻争论之后,姬轩辕揉着眉心,视线扫过了人族诸多的族长们,缓声道:“那么,看来诸事皆有定论,从今往后,我不再是黄帝,也不是人皇。”

    “而下一代的人皇。”

    姬轩辕的声音顿了顿,道:“颛顼。”

    他看向旁边的孙子,等到气氛压抑下来的时候,方才露出微笑,道:“你要好好辅佐共工啊……”

    “欸?啊,好!好的!”

    颛顼先是呆滞住,而后才反应过来,大喜起身,深深一拱手。

    看向旁边镇定自若的水正共工,道:“那以后就要共工大哥你多关照了,啊,是不是现在就应该叫是人皇了?!”

    共工道:“无妨,一如既往即可。”

    “哎哎呀,放松了放松了。”

    姬轩辕长长呼了口气,伸了个懒腰,轩辕剑随手提在手中,道:

    “那我老头子就走了啊,你们自个儿干吧。”

    共工道:“是该回去陪着嫘祖阁下了。”

    “之前您二位的矛盾有一部分无法解决,就是因为人皇之位牵制住了您的经历以及这个位置的责任,而现在,这个责任我将会承担起来,你也可以去解开那些误会了……”

    “你!!”

    姬轩辕脸色一滞,最后无奈笑道:“是啊,是时候了……”

    “是时候了啊。”

    “对了,现在你是人皇了,就不能够以我们的纪法了,我以云为纪年,而臣子都用云为名,比如缙云他们啊;而神农当年是以火为纪法,臣子以火名,你要用什么纪年?臣子又该要以何为名?”

    共工毫不犹豫地道:“水,水纪,以水为纪年的基本,以水为臣子之名。”

    轩辕颔首大笑道:“好!”

    ‘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

    ‘炎帝氏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

    ‘共工氏以水纪,故为水师而水名。’

    ——《左传·昭公十七年》

    共工端茶相敬,却发现茶盏也有涟漪,一时只觉得是自己心中也有紧张,也有忐忑,连自己握着水都有些许的不稳,而后突然察觉到不对,因为这水面之上的涟漪突然变化巨大。

    连带着脚下大地都开始剧烈震颤。

    共工瞳孔收缩,猛地握拳,横砸,磅礴的水流自然爆发,混合着人道气运横拦,直接将突然出现的攻势阻拦住,这用于选拔人皇的轩辕丘大殿崩碎,露出了天空和立于苍穹之下的敌人。

    “……果然来了。”

    共工神色不变,冷声道:“……是归墟的刺客,还是当年涿鹿之战野望受挫的诸神邪逆,还是说,那些藏匿于不知之处,见不得人的污浊之事?”

    这个时代的人族在天地之中争斗,仇敌绝对不少。

    人族人皇的更迭其实是气运的转移,提前确定了时间是无法改变的。

    对方并不开口,只是身上爆发出了极为强悍的气势,浩瀚磅礴,而后猛地一扫,无边的气浪,有一道道身影从其手中飞出,重重落在地上,正是在之前得知于有敌人暗中刺杀共工颛顼后,在人族周围布下的人族强者。

    与此同时,周围大地不断崩裂,巨大震颤,引来了一阵阵的人族慌乱声音,而因为暗杀者这事,提前的预备布置此刻发挥了效果,没有让这第一次的攻势奏效。

    颛顼面色煞白。

    共工神色冰冷:“好……早有预谋,准备了多少年?”

    “你不需要知道……”沙哑的声音回答。

    共工反手拉下了身上的披风,随手扔在地上,道:“他们的目的是人族气运和大地之脉,我去和他们交手,拦下他们!颛顼,你守在这里,你的阵法足够强,维持住人族轩辕丘的安定!”

    “这是我作为人皇的第一个命令。”

    颛顼镇定下来,道:“是!”

    共工看向旁边的姬轩辕:“那么,高规格战力的话,就摆脱您了。”

    “人族气运和地脉若是被破坏粉碎的话……”

    人类是行走于大地上的种族,若是连气运和地脉一齐被破坏,基本上就会彻底走向灭亡,失去了立足之地,轩辕颔首,共工郑重点头,而后迈步走出,放声大笑:“来啊!逆神!”

    “人族水正共工,做你的对手!!”

    磅礴的水流流转升腾而起,仿佛一条条水龙长啸,将巨大的人族范围全部庇护起来,惊慌失措的人们一瞬间就安静下来,而后欢呼雀跃起来,看到蓝色的水罩将自己保护起来,而高大的青年站在外面,英姿勃发。

    “共工大人!!”

    挺身而出的战神垂眸,看到了高大的防风氏少年肩膀上坐着一个个孩子,朝着祂用力挥手,笑容灿烂,共工神色温柔了些,微微颔首,抬起头来,剑眉星目,冰冷地注视着前面的敌人。

    “来吧……”

    猛地出拳,对手似乎完全没有打算和共工硬拼,交手数合,落入下风之后,只是迅速后撤,但是在共工准备停手的时候,看到那身上散发出浓郁浊气的身影只是五指握合,一座山脉登时崩溃!

    大地崩裂,地脉开始疯狂地衰亡。

    共工神色骤变。

    !!!

    这根本不是准备了一年两年的事情,这是——百年,乃至于数百年的筹划,直接针对的就是大地气运,若是地脉崩碎,人族必亡,水神共工长啸,以自身已经具备有人族其余的本源爆发。

    分出一部分本源,化作了一条江河,瞬间填充了被撕裂的大地。

    于是震动的大地恢复平静。

    共工面色苍白了些。

    那身影停下,放声大笑:“分出本源,实力必然受损,现在的你,居然如此愚蠢了吗?水神啊,你这样可不是我的对手!”

    “哼!不过是分出些许的本源而已!”

    高大青年手中长枪凌厉,听到风中传来的呼喊声音,冷笑道:

    “杀你,足够!”

    “是么……那你,就来试试看!”

    那散发浊气的身影飞速后退,根本不去,也不敢和共工交锋,但是付出了足够的代价,却拥有了急速,更重要的是,每当共工要杀他的时候,就会爆发一次地脉的崩裂。

    于是大地出现了一条一条的裂隙,不断地崩溃,地脉衰亡。

    水神面不改色,步步行前。

    右手直接击在胸腹,自残身形,以鲜血洒落大地之上,化作了一条条江河波涛汹涌,分出自身孕育人族气运的本源,分入其中,于是被撕裂的大地重新恢复了正常的模样,水流滋润了死亡的地脉,孕育了新的生机。

    如此人族不至于因为大地地脉的死亡而崩。

    于是大地之上,出现了一条一条地江河,出现了一片一片的绿洲,两人交手的余波让天地变色,让山峦都崩溃,而最终对方似乎终于没有了令地脉再度崩溃的本领和布置,而分出了太多本源的共工面色已然煞白,神色逐渐开始恍惚。

    唯独诛杀前方之敌的心念,越发坚决。

    不杀祂,不杀了祂们,人族有大祸……

    ‘共工大人……’

    ‘共工大哥。’

    ‘共工!’

    水神心神恍惚失神,知道自己的底蕴已经消耗太多,却足够决然,不惜自身重伤,也激荡起了自身全部的力量,猛然向前攻击,霸道的长枪,诸水流转的蓄势,猛地刺穿了那敌人。

    共工松了口气。

    而后看到那敌人被自己杀死之后,看到了敌人之后的【不周山】。

    “你……中计了……”

    被杀得神魂俱灭的神低语。

    而此刻,决死一击的共工,已经无法改变自己的招式。

    ……

    老不周山硬生生看热闹的时候,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被牵扯进去,也硬生生没有想到,那散发浊气,极大可能来头不小的家伙,会愿意以一死来设计共工,老者下意识抬手,神话概念引动。

    撑天拄地!

    可是看着那浑身鲜血,一己之力维持住了地脉不碎的水神。

    这一招硬生生是砸不下去。

    若是不耗费底蕴维系地脉的话,祂必然不可能会被这样的计策骗了的吧?

    老者叹息,若是没有这水神的维系地脉,那大地崩裂,万物皆死啊,这样一招他如何能砸下去,而作为撑天拄地的不周山,这一刹那做出了另一个选择。

    算计老夫?!!

    身材高大的老者漠然,无视了共工的一击,握拳。

    天之道撕裂,而后一道正在旁观局势发展的身影被老者一张直接攥在掌心,后者面色骤变,咳出大口的鲜血,刚刚还在以【幕后下棋人】的高傲俯瞰这些棋子,下一刻竟然落入此等的境地,不敢置信:

    “你……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不周山神漠然,撑天拄地,身形在对方眼中越发地高大,越发地恐怖,仿佛天之横摧,而后老者用力握住,这引导了一切的幕后者浑身筋骨崩碎,鲜血几乎是爆出来,连真灵都几乎彻底粉碎,惨叫出声。

    这便是不周的选择。

    下一刻,不周山被水神撞击,轰然倒下。

    因为地脉被干扰,不周山的大地根基受到了影响。

    那幕后者被重重抛飞,砸在地上,功体崩碎,气机萎靡不振,看着第一次的天之碎片四下崩裂,万法寂灭,却自放声大笑:“咳咳咳,啊哈哈哈,你,不管如何,你们都中计了啊,哈哈,咳咳咳……居然愿意分出自己的底蕴弥补地脉,哈哈,找死。”

    “真的是,取死之道,取死之道啊,这样的蠢货,太容易算计了!”

    祂踉踉跄跄地爬起来,捂着胸口,吞服宝药,恢复伤势:

    “……归墟之主,怎么还没有来。”

    “算了,接下来,我独自也可完成。”

    “他来不了了……”

    “而你,也完不成你所谓的计划……”

    压抑着怒意的声音回答。

    男子抬眸,看到白发道人持剑而来,对面功体似乎同样崩碎,但是却决然无比,当不周山倒下的时候,天崩地裂,自有道人单手撑天拄地,木簪白发,勉强维持住了天地不倒,而后左手持剑,剑气如霜。

    昆吾长鸣。

    不周山功体,再现人间!

    “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