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9章 天帝三约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07
  第0849章 天帝三约

    少年噎鸣端正盘坐,一会儿看看这边,一会儿又看看那边,看到一侧是白发道人,那边是神色漠然平淡的青年帝君,出于天然的预感,此刻他心中虽然有许许多多的话想要说,却也老老实实地闭嘴。

    “初次见面,天帝降临于此,贫道惶恐。”

    嘴上说着惶恐的白发道人脸上根本没有一丝一毫惶恐的意思。

    帝俊平淡注视着他,道:“初次?”

    “当然。”

    道人理所当然地颔首,我涂山渊说的每句话都出自真心,以诚待人!

    从时间顺序上来说,这个时代当然属于是初次见面,再说了,后世两人相见那一次的根本原因是禹王被抓,卫渊去找,可是现在这个时代,连禹王的爷爷都还没找落呢。

    哪儿来的禹王?

    嗯……这个时候找到禹王的祖先,然后和他拜把子的话。

    后世不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大女娇几个辈分了?!

    唔唔,很有操作性啊。

    禹王?不不不……辈分压禹王几个完全没有成就感的好吗?那家伙最多也就哈哈大笑着然后不要脸的凑上来要压岁钱之类的,哎呀,只要想想看到女娇那种想要发怒却又得蹦着笑的脸,心情就变得愉快起来了啊。

    道人思绪乱飞。

    那边的老乌龟看得头皮冒汗。

    这白毛道士走神的事情,一眼就能看出来,也就是那位大荒天帝的脾气似乎超越寻常人地好,至少是在这一类事情上很不在意,否则的话,换一个脾气爆炸的强者,怕是得要当场掀桌子。

    道人用之前嫘祖所赠的茶沏茶,看着茶汤煮沸,加入了上古奇花。

    花瓣在茶汤当中流转,增加了更多的风味,随意道:

    “不知道,大荒天帝来此,是来赏玩风景的吗?”

    卫渊只是随意一说,打开话题,未曾想帝俊微微颔首,平淡道:

    “是,此地是吾竹林,闲时来此游玩而已。”

    是你的……

    道人思绪微凝,缓缓转眸,看到周围漫无边际的竹林,每一根竹子都是上古异种,大可为舟,人坐其中,只觉得万物苍茫,心境清幽,属于是蚩尤看了能把眼珠子瞪出来直接把九黎秘传扒山竹之类的武功耍一遍的。

    白发道人笑容微微凝固,道:“你的?”

    帝俊端茶慢饮,淡淡道:“是,我的。”

    “只是别院之一。”

    “稍小了些。”

    道人:“……”

    僵硬看着周围那浩瀚无边的竹海。

    稍,稍小了些?

    可恶啊啊啊!

    为什么刚宰了一个狗大户,就出来了一个天下最富的?

    帝俊啊,大荒天帝啊,群星列宿啊,这家伙搞不好比西王母都富,白发道人感觉到自己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帝俊把茶盏放下,平淡道:“顺便,也领教一下归墟之主的万法归墟。”

    “看来,没有这个机会了。”

    旁边的老龟叹息,为那位归墟之主,从这句话来看,那位归墟霸主,就算是不死在这白发道人手上,也会被大荒天帝拦截,到时候诸天万界对上群星列宿,归墟之主怕也是讨不了好。

    卫渊却知道,帝俊之所以能来,是因为之前归墟之主和自己交手的时候,不顾一切爆发出了全部的力量,否则的话,以归墟这种极端擅长遮掩气息的大道风格,再加上帝俊没有留心,十大巅峰之下半步,想要有心算无心安然离开,并不是难事。

    帝俊一双眸子落在了道人身上。

    此刻的大荒天帝,似乎并不是数千年后那种平淡从容的模样,仍旧还有着锐气,有着那三界八荒,诸天万界最强的自傲,白发道人煮茶,笑起来,道:“天帝是想要和贫道交手吗?”

    帝俊安静注视着他。

    道人想了想,道:“天帝依然是三界八荒的最强,却还要邀战归墟之主,邀战贫道,恐怕是不甘吧……”

    “不甘?”

    天帝抬眸,“有何不甘?”

    道人笑着道:“因为你最强的对手,【浑天】,不是败在你的手上,而是踏足更高之道而死,你的最强,是浑天不在而得到的,却不是你堂堂正正击溃他得到的,所以你不甘。”

    “你要败尽天下群雄,踏足最高,向自己证明,不比浑天弱。”

    !!!

    少年噎鸣头皮发麻。

    那边隐隐有所感悟,觉得若是不来,必然错过大事的老者更是手掌一颤,身躯僵硬,心中隐隐懊悔,觉得离谱,这种三言两句之后,就在祥和之中,隐藏针锋相对的感觉,让他有种转头就走的冲动。

    不行不行,这大事不能凑热闹啊。

    这白发道人,看上去温和……

    难道说,很擅长激怒别人?

    天帝反而轻笑,道:“错了,不是如此。”

    白发道人抬眸:“哦?”

    天帝从容漠然:“只是遗憾。”

    “所以,要在值得交手的对手死之前,都将他们战败。”

    “你杀了归墟,证明你是更好的对手。”

    “只是可惜……伤势太重。”

    卫渊慢慢喝茶,等待着帝俊的后文,此刻的天帝先前以大荒制衡诸界,锐气凌厉,尚未完全散去,不复后世六千余年时期,真正天下无双,毫无破绽的心境,天帝伸出手指着道人:

    “但是交锋,却未必要以交手。”

    “有的是法子。”

    道人笑着道:“啊是是是,做饭天下第一也是最强,吃饭天下第一还是最强,不知道天帝比什么?比第一个的话贫道奉陪,第二个的话,贫道给你一个方向,那边有个小家伙,长大以后应该算是天下最能吃的。”

    “现在的胃口估摸着还差一点。”

    天帝微微颔首,道:“吾记下了,会找天下做饭倒数第一和你比。”

    俊朗天帝一本正经的说出这样的冷笑话。

    道人忍不住放声大笑,牵动伤口,却又连连咳嗽,摆手道:“算啦,不玩笑了,天帝想要比些什么?贫道这伤势,你也看得到了,若是出手交锋的事情,怕是不行了。”

    天帝平淡道:“比文斗,不以力争。”

    “三局,如何?”

    道人满不在意地点头,帝俊拂袖道:

    “你若是胜了,我自会答应你一个条件,胜一局,算一次。”

    卫渊点头道:“彩头嘛,我知道。”

    白发道人把玩茶盏,看向旁边那位老龟,笑着道:“那么记录此事的事情,就要有劳老先生了。”

    !!!

    老乌龟心潮涌动,拱手一礼,道:“这……那老头子就不推辞了。”

    老者正襟危坐,取出玉石,并指为刃,微微吐出一口浊气,要记录这一桩大事,看着那青石两侧,一者白发垂落,一者黑袍雍容,隐隐对应了阴阳二势,老者心潮澎湃,刻刀入石。

    第一论道,天帝微微颔首,道:“以大道之争,演化万法,可。”

    手中杯盏微微一泼。

    杯盏当中的茶水飞出,旁观的少年噎鸣只看到了一滴滴水流忽而变大,其中折射出灿烂星光,仿佛一滴水,就蕴含了森罗万象,群星列宿,少年神色恍惚,仿佛神游万里星河,无边浩瀚。

    噎鸣心神失守,许久后才强行控制住自己的真灵。

    固守自身,以剑心斩断了周围的干扰,将自己的视线从那一滴水上移开,而后瞳孔收缩,心神俱震,却见周围群星环绕,已然是在亿万里星河之中,真实不虚。

    可所见那一滴水中,却又有星河流转不休,又有一个自己。

    少年第一次见到如此单纯展示自身之道,第一次见到如此浩瀚磅礴,天下第一所见的风景,下意识看向那边的白发道人,却见到气机流转,道人垂眸饮茶,有一滴茶低落。

    而后这一滴水,便化作了浩荡磅礴的河流。

    河流环绕着道人,自天穹而下,往幽深处去,其中出现了大地,白发垂落,身侧却又似乎有红尘万丈,人世烟火,星辰列宿旋转,人间大地长存。

    忽而天星坠落,道人手腕翻转,屈指弹出一滴水。

    水流幻化为江河,波涛汹涌,冲天而起,抵御住了天星万里。

    星光转瞬流淌而落,坠入红尘,于是人间烟火,抬头可见星河璀璨,四方流转,却生生被灿烂星河洞穿,道人闷哼一声,气机出现迟滞,而帝俊已然收手,淡淡道:“域中四大,流转不休,可惜,若是故步自封,永远走不出最后一步。”

    白发道人看着裂开的杯盏,感慨叹息,道:“……不愧是天帝。”

    少年噎鸣目眩神迷,呢喃道:“这就是……不以力争锋?”

    道人理所当然颔首:“是啊。”

    低下头看着手中的杯盏,道:“可惜了,是从轩辕丘买来的啊。”

    “就这么碎了。”

    随手放下,杯盏登时化作了齑粉,少年噎鸣心潮澎湃,许久后才坐下,诸多论道争斗时候的异象已经消失不见,少年心里想着,这应该也就是所谓的幻觉幻境之类吧。

    怎么可能以烟火红尘为阵,还要拉下群星列宿……

    他视线垂落,看到白发道人背后,一条新的河流安静流淌,静水流深,寂然无声,一如方才,而起蜿蜒流转,隐隐和道人杯盏上出现的裂隙一模一样,少年的神色方才缓缓凝固——

    刚刚的那些。

    都是真的?

    噎鸣怔怔失神。

    天帝平淡道:“修为很好,但是第一局算是我胜了。”

    这什么该死的好胜心啊。

    道人无奈揉了揉眉心,本来就穷,现在更是穷上加穷了,道:“所以,天帝是要我做些什么吗?还是说看上了我手中这柄剑?”

    帝俊摇头:“胜者所得之物,等会儿再说,第二局比什么?”

    卫渊想了想,道:“既已论道,那么二局,就该比术了。”

    看到那边老者以和河图洛书一样的材质刻录下,玉虚对天帝论道,第一局负云云的记录,想到这东西必然流传后世,道人心中也升起了些许的好胜之心,于是右手持剑,屈指轻叩,洒脱道:

    “不如比剑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