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8章 大荒彼端,辰宿列张;千秋万古,大道长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71
  第0848章 大荒彼端,辰宿列张;千秋万古,大道长存

    原本强大且霸道的归墟之主,首级被硬生生拍碎,真灵彻底湮灭,直接重重坠地,白发道人敛眸,虽然明白这样距离十大巅峰只差那么短短半步的强者,必然有锁定未来现在,在时间长河中归来的手段。

    但是他却无法制止。

    能杀,但是没法子一口气彻底碾死……

    道人感觉到了自己现在的情况。

    一身伤势其实不必归墟之主好得了多少,只是强行运转不周山功体,维持住了最基础的生机,一旦这神话概念散开,就会像是当时被共工一头创在腰子上的老不周一样,直接重创昏死。

    再加上自己的实力根本比不得老不周山。

    这一下当场死了都有可能。

    “归墟之主……”

    “真是厉害啊。”

    道人强行镇住了自己的气机,转眸看去,先前他和归墟之主交锋极为激烈,四凶早已经按照归墟之主原本的吩咐逃离,似是用了归墟秘术,一口气不知转移到了哪里的小世界。

    卫渊看着归墟之主的尸体,神魂一扫。

    嘴角抽了抽。

    没了……

    都没了……

    这家伙身上,所有的灵宝,法宝,异物,全都没了。

    全都被打碎了。

    可恶啊……穷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捡一个大爆的尸体的机会啊,就这么没了?!到底是谁把这宝贝都打碎的?

    是我,是我啊呜呜呜!

    白发道人嘴角掀了下,最后也只是无可奈何,笑叹一声。

    没法再大笑着自嘲了,再笑五脏六腑都要碎裂了,道人看向那边的少年噎鸣,看到他一身朴素的衣物,神色担忧,招了招手让孩子过来,道人伸手在他头发上揉了揉:“噎鸣?”

    “嗯……”

    “你的母亲,后土娘娘,是什么时候失踪的?”

    噎鸣道:“就只是前几年……”

    前几年……

    娲皇失踪已经许久,看来后土是终于找到了踪迹,去了那所谓的玉虚秘境,又迟迟不见道人归来,故而决心自己走上了相救娲皇的道路,道人神色黯然,道:“……这样啊。”

    “您认识后土娘娘,能不能带着我去找她?”

    道人无奈微笑:“呵……我也想要找到她啊。”

    眼前少年突然一咬牙,一下拜倒在下,叩首道:“那,您能不能收我为徒,传我剑术和修行的法门?”

    道人微怔,而后抬手扶他起来,嗓音温和道:“你的先天体质,已经胜过了天下九成九的修行法术,按部就班,自己便能够走到足够强大的地方,至于剑术……”

    他笑了下,道:“你的缘法,不在贫道这里。”

    “而贫道,也无法在你这里久留。”

    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到未来,也不知道这伤势什么时候爆发。

    少年噎鸣神色黯然。

    白发道人洒脱笑道:“不过,贫道还有些事情要做,你若是不觉得无趣,也可以随着我一起,你未来的剑术境界绝不会比我差,我若是把我的剑术传给你,只是会影响到你自己的天赋。”

    “虽然如此。”

    “可剑术的基本功,我还是可以教给你的。”

    少年噎鸣微怔,旋即大喜。

    欲要拜师,却被那道人抬手扶起来,摇头婉拒,噎鸣搀扶着道人走到归墟之主的尸身前,道人看着这位上古至尊的尸体,原本的豪情壮志,鲸吞四海,比拟大荒和昆仑的意气风发,死后也只是一具尸体。

    “从岁月中归来……?”

    白发道人平淡自语,拂袖,五指猛地握合。

    少年噎鸣突然听到了巨大如同雷霆般的轰鸣声,大地震颤,让他站都有些站不稳当,正当面色慌乱,下意识伸手拉住了道人衣摆的时候,突然神色一变,看到天边一座巨大无比的山朝着此地飞来。

    一位高大无比的神人慌乱高呼:

    “不知道是何妨大能,为何掠我来此?!”

    道人语气温和平淡:“贫道玉虚,借你一山。”

    “可,可是这山……”

    那高大神朗的神人不敢反抗,白发道人语气温和:“且放心,贫道有借有还,今日与你结下因果,他年,必将为三界八荒诸多山神,定下祭祀之规格,算是与人族共存,如何?”

    区区一山神,又不是昆仑之长,哪里能有人族的祭祀?

    山神微惊,而后大喜再拜。

    “这,尊下且随意。”

    “请,请!”

    白发道人一只手拉着那年少的噎鸣,反手五指握合,眼眸平淡,未来归来?我让你就算是归来,也休想要如此轻易地拿回你原本的修为底蕴,那一座座沉重的山脉直接砸落,将归墟之主的肉身封禁其下。

    五行相生,变化流转,这一座座山脉上出现了诸多的大树,直接是抽取了归墟之主身躯之中残留的力量所成,故而磅礴至极,冲天而起,最高一棵树,不过是芥子的种子,吸收了归墟之主的力量,竟有足足三百里之高,如同巨柱,几乎是要摸到天穹上了似的。

    “这,这是……”噎鸣和众多山神目眩神迷。

    道人并指落笔,在这山下写下一行字。

    每一个笔都写得极为沉重缓慢,将自身之道孕育其中。

    “贫道镇归墟于此。”

    最后收回手掌,道人嘴中又感觉到有血腥气出现,眼底漠然平静。

    归来?

    给贫道,耗费数千年,一步一步,重新修炼一次吧。

    白发道人转身,对那边的诸多山神们微微拱手一礼,嗓音温和:“那么,这些年,有劳诸位了,不必在此,只是偶尔前来看顾一次便好了,这里也是大荒地界,应该无人敢于乱来。”

    “不敢,不敢。”

    山神们齐齐散开。

    目送着那白发道人并着俊秀少年漫步离开,白发墨簪,少年捧剑。

    许久后,诸多山神们回过头来,看着这绵延千里的山脉,一时间犯愁,不知道该要怎么办,其中一位山神叹息道:“现在咱们这儿,怕是没法用原本的名号,这样,重新取一个名字吧。”

    “大家伙儿名字凑一下将就将就。”

    上古之时的名号,一个个都繁琐的很,最后的山神挑选了个差不多点没那么离谱的名字,排板决定:“摇頵羝山!”

    “嗯,对了,这边既然是那位镇压什么什么余孽的,就再加个孽字号了。”

    另一位老迈山神道:

    “既然是那位的意思,这孽自是不是要放在第一位?”

    “也是啊……”

    “有问题吗?没问题!”

    一众其实没有什么文化比较莽夫的山神们当即做好了决定,一阵欢欣鼓舞,颇为得意,大醉一场之后,各自离去了,直到非常遥远的后来,此名也逐渐流传开来。

    ……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孽摇頵羝。

    上有扶木,柱三百里,其叶如芥。

    ——《山海经·大荒东经》

    ……

    之后三日,道人带着噎鸣一路朝着人族方向回去,沿途教导少年剑术的基础,也就是后世随意都能找到的,剑器的基本用法,而其他时候,道人则是会寻找那些灵材宝药。

    手中托举着的,是药性比起当年珏给自己服用下的不死花更强的药。

    可卫渊吞服下去之后,却只是感觉到那磅礴温暖的药性如同滴水入河一般,基本没能泛起些许的涟漪,道人看着这一株花草,无奈地扔到嘴里,感受到那种微微泛苦的味道。

    当年果然还是因为,自己只是个凡人之躯。

    所以不死花的效果才特别明显吧……

    道人想着,好比当年自己的基数只有【一】,不死花这种能量值破千的东西效果好得不得了,而现在的自己,不死花也只是杯水车薪了,归墟之主以万法归墟之力打出来的伤势,恐怕只逊色于十大巅峰的全力。

    甚至于比起娲皇,后土这种不擅长战斗的十大巅峰。

    这家伙的攻击力更强大。

    若非是当时在雷火淬炼,后来又跨越岁月,把不周山功体的万劫不坏初步掌握,当时倒在那里的,搞不好就不只是归墟之主一个尸体了,剑光停下来,道人抬眸,看到那边的少年噎鸣。

    那一身的衣服,道人随手以道法重新给换了一套整洁的。

    而少年也把原本披散下来的头发学着道人整理起来。

    木簪束发,鬓角两缕长发垂落。

    少年俊秀,持剑演武,倒是也还不错,卫渊撑着下巴,指点着噎鸣剑术基础上的问题,他不传高深的部分,只是如同当年夫子教导他那样,把剑术最基础的部分教导给眼前的噎鸣。

    看着周围的长河,神色安宁。

    再找不到遏制自身伤势快速崩溃的药物,哪怕是不周山功体能够锁住气机,他也会陷入重伤昏迷当中,可能再一转眼,已经到了现代也说不定,可卫渊虽然不知原理,却有种本能,这样会直接把踏足十大巅峰的门堵死。

    十大巅峰是过去现在未来恒久存在,不是以其他法门穿梭到过去。

    然后老老实实等着时间流淌。

    这结果上似乎类似,但是位格上是云泥之别。

    “前辈,我们在这里做什么?”噎鸣把剑收好,生火准备做些简单的饭菜,道人盘坐青石之上,道:“找一个朋友。”

    “朋友?”

    少年噎鸣不解。

    “呵……老夫,可没有资格做阁下的朋友啊。”

    突然有苍茫浑厚的声音传来,在这大荒内部,一只老龟缓缓踏出了河流,其身材巨大无比,将噎鸣都吓住了,但是眼神却温和慈祥,像是一位老者,白发道人道:“贫道见过老先生了。”

    “老先生?”噎鸣不解。

    白发道人介绍道:“当年背负河图洛书,和伏羲相遇的便是这位。”

    “哈哈,委实是被那河图洛书繁得受不住,只好找到能治得住他的。”那苍老大龟笑着回答,老龟注视着温和的白发道人,双目苍茫,最终也只是感慨叹息:“您的来意,我也知道了。”

    “可是,对于阁下的伤势,我也实在是无能为力。”

    这是背负河图洛书的神龟,现在的情况是,连他都似乎无法找到让道人的伤势彻底恢复,不必昏睡过去的法子,白发道人敛了敛眸,道:“老先生知道贫道从何而来?”

    “不知……只是知道阁下来意而已。”

    这位老迈的智者摇了摇头:“只是觉得,老夫须得来这里一趟。”

    “否则会错过谁似的。”

    “这样啊……”道人无奈叹息,邀请老龟齐来落座饮茶,神色仍旧安宁,起身去取钓鱼竿,脚步突然微顿,抬眸看到白日星辰隐隐浮现,那老龟瞳孔收缩,只有此刻的少年还没有反应过来。

    老龟化作人形,神色数次变化,最终苦笑道:

    “看来,有资格做阁下朋友的已经来了。”

    而后深深拱手一礼。

    白发道人微微抬眸,看到星辰之光流转,袖袍微摆。

    星光下,有带着些许淡漠的声音落下:“归墟之主呢?”

    “杀了。”

    “……你和他有仇?”

    白发道人道:

    “无仇无怨,只是试剑罢了。”

    深深拱手行礼的老龟头皮发麻,身躯颤栗,星光垂落,黑发袍服的青年天帝立于彼端,白发道人,手持竹竿,神态温和,气机的交错,让那老迈的智者心中疯狂跳动,而噎鸣已经被气机封锁。

    最后白发道人微微一笑,打破了这针锋相对,几乎要让老者站立不稳的气氛,稍一拱手: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要来共饮一杯吗?”

    “贫道,玉虚。”

    平淡的声音沉默,回答:

    “大荒,帝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