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7章 上古一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6179
  第0847章 上古一战

    “人族?”

    归墟之主身旁的四名少年微微怔了下,神色都略有微妙的变化,归墟之主放声大笑,道:“我看看,这里继续往前,确实是会遇到一个人族的城池,不过,既是人族,你们自己解决。”

    持刀的英气少年看着眼前的白发道人,道:“你是哪个部族的?”

    没有回答。

    混沌皱眉,语气冷傲道:

    “我乃是人皇黄帝轩辕之子,你且退下,勿要阻拦。”

    “否则,当受刑罚之责!”

    白发道人想到那位独力支撑人族的轩辕帝,沉默许久,神色终究还是缓和了些,道:“……你是轩辕和嫘祖的小儿子……你的父亲和母亲都很想你,我和他们关系也不错。”

    “现在还没有酿成大祸,随我回去的话,还有转机。”

    混沌勃然色变,怒道:“哼!不要提他们!”

    “他们根本不理解我!”

    “只知道人族,人族!”

    白发道人道:“……我可以再问你一次,回去吗?”

    混沌猛然拔刀,杀机真实无比,道:“再说,死!”

    “这样啊……”

    白发道人颔首,道:“那么,你去死吧。”

    ???!

    混沌的脸上出现了明显的惊愕,而下一刻,那白发道人仿佛直接踏破空间,瞬间出现在了年少混沌之前,白发微扬,少年已经在诸多世界历练多年,掌中神兵更是只逊色于轩辕剑的绝世兵刃,本能反应,横击。

    下一刻,这只手臂直接化作齑粉。

    “言掩义事,阴为贼害,而好凶恶。”

    道人语气平静。

    瞬间出招,霸道的剑气,直接废去这少年四肢。

    最后并指为剑,直接抵在那怀抱着汹涌未来的少年心口。

    少年的眼睛瞪大,眼底流露出了恐惧,不甘,和软弱。

    这个时候的道人却想起来,自己这一世第一次接触的【画皮案】,当时的卧虎留下的问题,问这女子化为妖魔,尚未作恶,你杀是不杀?当时的道人还无法做出回答。

    此刻的心境却已经平静。

    杀!

    诛!

    对于恶人的怜悯,和对于善者的杀戮无异。

    霸道无比的剑气直接洞穿撕扯,搅碎了这少年的心口,将其五脏六腑,奇经八脉全部击穿,道人震袖,嗓音漠然:“既不回头,为了防止未来必然发生的恶事,只有,将你击杀。”

    “这因果,贫道接下了。”

    “至于你有什么苦衷,贫道没有兴趣,也不想要知道。”

    生怕死得不干脆,道人反手五指握合,朝着这少年天灵砸下。

    这一系列的变化几乎转瞬,在旁人眼中,那道人踏出一步,出现在了混沌身前的同时,混沌就已经功体被废掉,四肢破断,心脏都被洞穿,归墟之主大怒,霸道无比的拳风猛地砸落。

    “你,放肆!!!”

    铮然的鸣啸声,昆吾横拦。

    足以将四海之帝击退的招式被拦截。

    霸道的劲风撕扯地面,留下了超过百里的巨大沟壑。

    道人左手五指已拍在了那英武少年的天灵,将其天灵拍碎,面目一片浑沌,气机散去,直接坠下,右手持剑,一双漠然黑瞳和归墟之主对视,淡淡道:“贫道要杀谁。”

    “你拦不住。”

    “……你!”

    归墟之主心中震怒,从人族核心成员里选择的四凶,是他为了反噬斩断人族气运,乃至于诛杀人皇为目的创造的,现在只是不注意,就被直接被废了一个,哪怕是靠着无上宝药救回来,也绝无法抵达最初【斩断人族气运】的目的。

    三大谋划之一,直接被废了一条。

    “你们去把混沌的尸体带回来!”

    黑袍男子浑身气机暴起,道:“此人,本座亲自杀。”

    抬手出招,天地仿佛瞬间压低,那种天地唯我,压覆苍生的霸道气焰令道人心底都警惕起来,旋即一拳砸出,仿佛陨星天降,浩瀚磅礴,道人反手出剑。

    一剑·故里!

    ……

    剩下的少年三凶化作遁光,远远绕开了交战的双方。

    饕餮抬起头,远远看到了天地都仿佛化作了一片黑暗,每一次拳锋的落下,都让大地都发生剧烈震颤,森林翻覆,山脉倒塌,有一个个内部是各类暴戾自然险境的小世界当做武器砸落。

    那相当于极为广袤的空间。

    内部则是如同雷霆风暴,烈焰潮汐一样的暴虐元气。

    此刻直接当做了兵器,被拳风引动着砸落。

    世界的生灭,直接扭曲了天地法则。

    空间,时间,雷霆,烈焰,诸多的法则交错交锋,作为归墟之主,也可以吞噬万物的归墟之力执掌万法,反向用出,而对面无论面对何等的招式,都只是一剑斩出,凌厉霸道。

    剑灭万法。

    “……嘶……太霸道了。”

    饕餮头皮发麻。

    以后要和这样的怪物做敌人吗?

    不不不……还,还是混着点吧……要不然肯定得被杀。

    穿着青衫的少年饕餮心中暗暗下了决心,尤其是眼前自小一起长大的那家伙,被打得跟一坨肉泥似的,好像上锅煮一煮味道就能吃了,阿不不不,不行不行,这个家伙也算是人呢,不能吃不能吃。

    饕餮从怀里摸出了几颗香甜的水煮豆子,塞到嘴里吧唧吧唧地吃起来。

    穷奇取出了归墟之主刚刚直接撕裂空间送来的宝药。

    这是即便子啊三界八荒也属于最高等级的药物,乃是一棵天地诞生之时就有的宝树,以其精华淬炼,能真正意义上的肉白骨,生死人,哪怕是神灵都有效果。

    这原本是那位归墟之主给自己准备的,

    可是为了斩断人族气运的目标,极为果决地分出来。

    只是原本俊朗英武的少年刀客,哪怕是复活,都只能永远的‘混沌无面目’,五脏六腑都空了,面容也是被拍成一坨泥似的,当穷奇看到那死去的混沌一个颤抖,气机恢复,却已在也睁不开眼睛。

    那柄神兵坠在地上,而混沌则是陷入了控制不住的极端恐惧。

    整个人蜷缩成一团,之前的霸道,豪迈,鲸吞轩辕丘的志向。

    全部都被那眼神冰冷漠然的道人生生击碎,再也没能留下,而即便是被天下第一级别的宝药强行汇聚了真灵复苏,连气运都汇聚起来,那一双漠然冰冷的瞳孔,却仍旧如同梦魔一般在心底盘旋不休了足足数千年。

    哪怕在遥远地未来。

    在人间烽烟过后的大地上,为了擒拿尚且弱小的天女珏,混沌化作了晋国的官员进入了蜀地,却在另一个老迈的道人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目光,漠然而平静。

    明明面对的只是彼时年迈的人间道人。

    强大四凶之一的混沌,却不自觉地选择了退避。

    放弃了捉拿那屋子里的天女。

    ……

    剑气撕扯,被万法归墟之力压制。

    道人眼瞳微转,看到了刚刚被自己杀死的混沌此刻居然又复苏了,之前穷奇手中多出了一株极为难得的宝药,其位格和级别远远凌驾于卫渊自己曾经吞服过的不死花。

    ……这个时代的归墟之主,某种程度上,还真是富有。

    绝世的招式碰撞,撕裂山海大地的霸道力量。

    这样的战场就在噎鸣的眼前上演。

    让他恍惚失神。

    忽然道人剑气猛地凝聚,高远,红尘两种截然不同的气韵凝聚为一,一剑昆仑,猛地刺出,归墟之主双目亮起,道一声好,一瞬分化,仿佛遁入了三千世界,以其广阔,对应于此剑的封锁。

    而就在一瞬,道人身形变化,出现在了那持抱噎鸣的归墟强者身前。

    后者正看得目眩神迷,尝试领悟两位强者的招式,却不妨那神色冰冷的道人只是瞬间就出现在自己眼前,心中大惊怖,下意识想要退避,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撕裂空间。

    不周功体·撑天拄地。

    下一刻,剑气霸道凌厉,直接钉穿了这归墟强者眉心。

    噎鸣被抛飞出去,而后被那道人一手拉住。

    俊秀少年因为恐惧心中情绪剧烈起伏,抬起头,还没有道谢,就面色一变,惊呼道:“小心!”归墟之主霸道的攻势,毫不留情,重重砸在了这道人背后,同级别的交锋,哪怕是一个失误,都会被对手抓住。

    轰然暴响,四海波涛猛地震起。

    归墟之主放声大笑:“居然狂妄到以后背对着我,看来,你很看重这小子……嗯?!!”黑袍男子面色骤变,突然感觉到自己那霸道无匹的招式,竟然无法如自己所料,直接重创对手。

    一种极端特殊的神话权能覆盖。

    这是……

    “不周……”

    归墟之主神色微沉,下意识看向那边,在浑天去后,只逊色于大荒帝俊的,强大无比的古代神灵,下一刻,锐气扑面,黑袍男子皱眉后退,噎鸣隐隐惊慌。

    那道人伸出手按在他头顶揉了揉,说出一句他自始至终无法理解的话语。

    “我迟了很多次……这一次,还好赶上了……”

    道人脸上带着温和笑意,眼里却带着少年看不明白的悲怆。

    确实是受伤,但是伤势还在可控之内。

    或者说,归墟之主不知道不周山功体的存在,用的力量不够突破。

    在此地,不周山撑天拄地的时代里,卫渊的不周山功体,有着极大的增幅,转身拂袖,剑气化作风暴,和归墟之主的拳风碰撞,湮灭,道人转身,一手持剑,一手拉着年少的噎鸣。

    归墟之主审视着眼前的道人,道:“……你是为了救人?”

    “是,也不是。”

    白发道人以剑气布下了层层封禁,将噎鸣庇护起来,而后踏步走向了归墟之主:“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你必须要死在这里。”归墟之主放声大笑:“好,现在你我的后辈,都已经安全了,那么,全力出手罢!”

    “想要我性命的人,太多了!”

    “但是他们,全部都埋葬在了归墟大壑之下,你……”

    “会是下一个!”

    道人并指一敲,昆吾剑剑锋鸣啸,清越无比,顺势持剑而前,一生至此剑术感悟,催化而出的第一招,就是曾经的杀招故里,剑气磅礴,剑势更是精纯,归墟之主以双掌相对,猛地砸落。

    剑与拳毫无丝毫顾虑地疯狂碰撞。

    第二剑,红尘!

    人间红尘万丈,皆入此剑。

    归墟之主猛地出拳,以拳化掌,吞拿万法术,红尘入大壑,东海之壑,天下之水皆入而不涨一寸,红尘湮灭,神兵昆吾被五指扣住剑锋,一时竟然挣脱不开,黑袍男子五指握合,归墟吞万物之力逆转。

    无比霸道浑厚的气机砸出。

    落在道人胸腹。

    而同时,道人左手演化撑天拄地,而后周游六虚之法。

    同样横砸。

    天空出现了一道道空间裂隙,道人面色一白,归墟是世界法则湮灭之地,沉重无比,这一击,连不周山功体都被打出裂隙,嘴角鲜血咳出,闷哼一声,而归墟之主胸腹竟然浮现出了一件神兵,挡住了道人这霸道一击。

    “哼,我归墟执掌诸天万界,富有天下!”

    “你能打的碎几件?”

    黑袍男子放声大笑,身上神兵甲胄浮现,其上勾连无数世界的自己,可以同时分化一切攻势,令一切霸道的攻击无效化,分化给不同世界的【自己】去消散。

    虽然没有踏足十大巅峰,但是也只差半步而已。

    是曾经和帝俊,后土,乃至于是不周昆仑论道的霸道强者。

    追求一步登天的最大底蕴。

    “本座执掌万界,四灵破昆仑,四凶压人道,万界流转,不逊星辰灿烂,四海在我,脚踏浑沌,你,又拿什么来拼?!”黑袍男子气焰滔天,步步踏虚空,再度出招。

    道人身形变化,剑术凌厉霸道,再出一剑。

    第三剑·昆仑!

    这一剑气势浩荡磅礴,是当年开明所修,归墟之主双臂交错,强行拦住这一招,那甲胄浮现游走,生生把这霸道的剑气化去,而后猛地双拳交错砸出,道人掌中长剑一格,架住双拳。

    左手袖里乾坤逆转,猛地按在归墟之主头顶。

    五指猛地握合。

    先天五雷法!!!

    霸道的雷霆几乎引动方圆五百里天象变化,归墟之主闷哼一声,怒声咆哮,长剑昆吾被震开,双拳携带击穿山河的力量,猛地砸在道人胸腹,连续数招,道人不周山功体被破。

    当年老不周被撞腰昏厥……就是这个感觉?

    卫渊心底闪过一个念头,被这力量霸道的男子以双拳交错连击,不同的神话概念限制,被压着往后推,右脚踏足虚空空间,强行运转,或许是因为和伏羲的无数次玩笑般的交锋,他不懂先天八卦的原理。

    但是会用。

    几乎本能一样,脚踏八卦,风火流转,脱离了归墟之主的招式。

    可是下一刻,归墟之主反手一抓,八卦崩碎,展现出了另一种卫渊熟悉的特性——万法终末之地,连八卦流转都不会存在,道人瞳孔收缩,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始终只是神魂前去的万法终末之地在哪里。

    那里,正是归墟之内。

    “哈哈哈哈,根基不错,不周功体,周游六虚,先天八卦,剑术通神,但是,还不够,还不够啊哈哈哈哈!”归墟之主放声大笑,不顾可能找引来大荒和昆仑的强敌,展现出了绝对全盛的姿态。

    道人咽下喉中鲜血,一剑再起:

    ‘剑术·炎黄’!

    赤炎如火的剑道气机再度凌冽地腾起。

    归墟之主反手握合,万法归墟劫灭,何况于人世乎?

    炎黄之光湮灭消散。

    道人吐出一口浊气,白袍已经染上鲜红之色,但是心中剑心不灭,归墟之主越是强大,越是根基恐怖,越是有鲸吞四海天下的枭雄壮志,他将对方留在这里的心念,就越是强盛。

    剑术的霸道,仿佛永不熄灭的流光,哪怕是归墟之主再如何地根基强盛,强行用霸道的招式连番轰击,竟也有些感觉体力隐隐消耗,而他终于也意识到,这样耗下去不行,不周功体,万劫不灭……

    可恶……万劫不灭,似乎也不是如此的表现形式。

    黑袍男子引动自身权能,出手便是全力,打算一次解决。

    【万法归墟】!

    白发道人抬手,猛地向上——撑天拄地!

    这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了,原本应该要以此对抗这归墟之主的霸道法则,但是此刻,道人只剩下了杀死对方的强烈意志,心中一横,未曾完成撑天拄地,剑气爆发流转。

    域中四大!

    先撑天拄地,而后域中四大流转,再转化,变为周游六虚。

    先天八卦之术应运而转,之前曾见到过的绝地天通之阵纹路浮现眼前,白发道人踏前半步,嗓音缓和。

    【绝地天通】!

    要吞灭万法的法则似乎凝滞住,无法进一步影响前方,倾尽全力的归墟之主怔住,下一刻,一只手不顾那万法归墟之力的干扰破坏,冲破了两类法则的对撞,直接抓住了全力之后,短暂未能恢复的归墟之主。

    昆吾剑早已经被击飞,出现一道道裂隙。

    白发道人眼眸冰冷,右手撑天拄地,而后以在【域中四大】【周游六虚】【先天八卦】的加持之下,以最强状态的翻天猛地砸落,直接狠狠得砸在了归墟之主的天灵上。

    巨大的法则碰撞,搅动天地,归墟之主再度强行将伤势分给自己的烙印,似乎完全没有受到一丝的伤势,放声大笑道:“早已经说了,本座有诸天万界一切烙印,你的攻势,对我无用。”

    “竟还做如此无用之举!”

    “给本座松开!”

    双拳连番重击。

    道人嘴角咳出鲜血,动作不变,左手拉住归墟之主。

    右手再度抬起,撑天拄地,而后翻天。

    第二次重重砸在了归墟之主的额头。

    仍旧是霸道绝代的最强攻击,归墟之主眼前恍惚,而后眼底出现一丝丝恐惧之色,疯狂反击,怒道:“死!给我死!”

    “松开啊!”

    “松开!”

    第三次撑天拄地,翻天轰击!

    伤势沉重的道人道:“诸天万界的烙印……总是有极限的是吗?”

    “分担贫道的攻势……”

    “呵……他们有什么资格,又能扛多少次?”

    他语气温和平淡:

    “你有一千个烙印,贫道砸一千次。”

    “你有十万个分神,贫道,就杀十万个!”

    夫子亲自教导而出,南山之竹,不懂取巧,却拥有最坚韧的意志和无视一切痛苦的心境。

    归墟之主面色隐隐扭曲,全力出手,不断轰击在道人的胸腹,怒道:

    “死!!!”

    “为什么还不松开!”

    “为什么还不死!”

    “为什么,松开,你给我松开?!”

    道人神色平淡,身上伤势越来越重,却仿佛无所察觉,不周山功体的神话概念始终维持最后的坚韧,而后不顾一切代价,一次又一次霸道恐怖的翻天砸在归墟之主身上,归墟的诸多宝物也被砸成齑粉,而归墟之主身上那连通万界的烙印全部生生砸碎。

    不再有防御的法子,不再有将伤势传递出去的手段。

    黑袍男子此刻反倒平静下来,咬牙注视着那注定兵解自己的一掌,缓声道:

    “本座有无数世界的烙印,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仍旧会从历史和岁月里归来,你……”

    “到时候,贫道不过再杀一次。”

    道人平淡回答,白皙手掌托起苍天,手腕翻转。

    最后一招翻天砸落。

    怀揣壮志的归墟之主眼睁睁看着那道人五指按在自己头顶。

    听到了最后的淡漠声音——

    “所以……”

    “你最好藏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