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6章 鲸吞四海志未遂,白发道人来,剑气已横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84
  第0846章 鲸吞四海志未遂,白发道人来,剑气已横秋

    南海——

    原本是为上古之帝倏忽之一所有的道场,但是三千余年前,也不知为何,倏帝突然独自离开了这浩瀚的南海之地,消失不见,再也不曾有人见到他,偶尔有消息传来,说当年的显明之帝,此刻和一位形容邋遢的矮胖老者纵酒狂歌,其速极烈,转瞬便已消失不见。

    这些都已经是,上一个时代的传说。

    暴戾霸道的战神西皇已经化作了端庄的西王母。

    娲皇失踪不见,伏羲也时隐时现,大荒三界八荒诸天万界之志向,为人族以涿鹿之战化解,而当年的人族英雄们也早已经死去,埋葬入泥土,唯独他们的英魂,似乎还在这九天之上,盘旋嘶吼,不肯休憩。

    而南海北海失去了倏忽二帝之后,气运自然选择了新的神帝。

    浩瀚磅礴的气机冲天而起,引动了南海之力,化作了一柄长枪,旋即猛地横扫,持拿长枪的高大男子神色沉静,令亿万里的整座南海都要似乎猛地翻覆,冲天而起,化作了直达天阙的恐怖气象。

    北海玄冥神色漠然,掌中一柄长剑气机流转。

    而北海幽深之处,四灵之一的玄武睁开双瞳,缓缓上浮。

    西海攻杀绝世的蓐收持剑,神话概念早已经催动到了极致,他这一生至此,暴烈刚猛,只败于西皇一次,此刻志向意志,远不是未来那颓唐的自己所能比拟。

    而在三海之帝的背后,木神句芒以不逊于神农鞭的疗愈权能维持。

    四海之帝,外加一位四灵当中最擅防御的。

    这全部都属于十大巅峰之下第一阶梯的强者全部联手,而对手只有一个,在几乎相当于整个神代外海全部气运的恐怖围杀之下,一名高大黑衣男子负手而立,漠然俯瞰着这四位大帝,语气平淡道:

    “东海,西海……四海之帝都在这里了。”

    “阿饕,你觉得他们如何?”

    “啊?问我啊……”

    一名盘坐在虚空的少年挠了挠头,擦了擦手,掏出一个果子大口咬了一口,道:“很强啊……我们四个可能在一转眼就会被杀了吧,不行不行不行,这四个太大块头了,我吃不下。”

    “哼!只知道吃的蠢货!”

    一名身穿黑衣的少年刀客冷酷回应,怀中抱着一柄刀。

    那是铸造轩辕剑残留的器物飞出,盘旋之后,为他所得。

    “好好好,你爹是轩辕,你爹比我爹大,听你的听你的。”

    被称之为阿饕的少年满脸‘啊对对对’,‘你说的对就完事儿了’的表情,接着往嘴里塞吃的,简直是一刻都不停下来,那名少年刀客冷哼一声,虽然说是少年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也不愿意搭理他。

    旁边还有一位穿着白袍的少年枪客,英姿飒爽。

    一侧依偎着面容绝美的少女。

    少女的眼神始终都注视着那少年枪客,似乎再也容不得半点其他。

    正是梼杌,穷奇。

    少年饕餮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这一男一女,总觉得叫他不对劲,那梼杌钟情于穷奇,可这么灼热的,火焰般的感情,叫他总觉得,这往后穷奇稍微对不起梼杌,就会被梼杌给活活剥皮给吞了。

    这娘们儿邪性啊……

    少年饕餮盘坐在虚空,屁股用力,悄无声息把自己挪远了一些。

    那边的轩辕子混沌皱眉道:“尊主在问你们话,为何不答?”

    梼杌抬眸,眼神落向混沌身上却满是寒意冰冷,混沌右手按在了刀柄上,直到那位英姿勃勃的穷奇开口道:“以我之见,他们强大,无比地强大,却又无比地弱小。”

    “哦?弱小……”

    黑袍男子饶有兴趣。

    “威压四海,气焰滔天,是弱小吗?”

    穷奇点头道:“是!”

    他自信道:“因为他们在恐惧。”

    “心有畏惧,徒有力量,也只是弱小之辈!”

    黑袍男子放声大笑:“好好好,说的好,心有畏惧,则是弱者,唯独心中没有恐惧,才是强大者的基础,那么,穷奇,告诉我,他们为什么会如此恐惧?”

    穷奇回答:“因为您比祂们,更强!”

    身材高大的黑袍男子缓步上前,道:“不错,你们四个,好好睁大眼睛看着,将这些人的样子看着,然后,记住,永远不要变成他们这样的废物。”

    “你们四个,是我归墟一手培养出来,未来,要闯出超过这四个神的名号!”

    混沌,穷奇,梼杌都正色应是。

    他们之所以在人族时候能够脱颖而出,就是因为有了某种奇遇,得到了前往归墟小世界历练的资格,四人一组,闯荡出了四凶的名号,当然这个名号就像是刚刚诞生的虎犊,奶声奶气地张牙舞爪,在真正强者眼中,不值一提。

    直到漫长岁月之后,才终于成为了震慑一方的绝世强者。

    蓐收被激怒,道:“放肆!”

    庚金之道猛地爆发,西海之水每一滴水都仿佛化作了无量剑气锐气,铺天盖地的爆发,其余三位大帝也不曾退缩半分,磅礴无匹的力量,令天地震颤,朝着那黑袍男子砸落。

    后者负手而立,神色漠然。

    一人面对着四海之帝,猛地出拳。

    万法归墟!

    ……

    战斗在短暂的时间就已经结束。

    震天撼地的灵气波动消散无形,规则的交锋,概念的碰撞,带来的残留影响却让这神代外海出现了诸多规则无序碰撞的乱流,永远的改变了这里的环境。

    导致会有无数的法则规则汇聚在这里,碰撞出一个个小世界雏形。

    后世的外海特性,由此战而诞生。

    以一敌五。

    玄冥嘴角鲜血留下,概念防御虽然未曾被破去,但是整个气机大幅度降低,显而易见出现了巨大的损伤,蓐收剑断,仍旧怒发冲冠,欲要一战,四海之帝都极为狼狈,连玄武都被击沉入了海底。

    而那黑袍男子神色漠然,一只手掐着南海之帝的脖子,道:

    “服吗?”

    那位高大的古帝冷笑着一口血水吐向归墟之主,而后消散无形,黑袍男子道:“负隅顽抗,看不清形式。”

    “是觉得本座不会杀了你吗?”

    归墟之主五指用力,法则变化,万物归墟之力爆发。

    蓐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好友,南海之帝化作了齑粉,直接斩杀于此。

    南海天道猛地泛起剧烈的反噬。

    黑袍男子冷笑道:“不过是无意识的规则,也敢放肆!”

    一拳砸出,本能反噬而来的南海天道直接被击碎击沉,再度重组之后,陷入了死寂暗沉的状态,哗啦一声,归墟之主衣摆震动,道:“不过如同猪狗一般的东西,也敢反噬于我?”

    “现在,他不从我,你们呢?”

    男子一双瞳孔注视着剩下的三海之帝,玄冥闭目许久,缓缓收手,句芒同样如此,而最为凌厉刚强的蓐收怒目注视着眼前站在那里,就如同要让天地都暗沉下来的高大男子,他本该拔剑而起,不惜一死!

    但是此刻,之前好友在面前被杀的一幕幕浮现。

    蓐收最终听到自己说出的话——

    “……好。”

    黑袍男子放声大笑,而蓐收手中的残剑最终崩碎,其心境停滞,不复原本的锐不可挡,更在往后的岁月里,一点一点地沉迷于享乐,失去了曾经的庚金之正真正的气魄。

    等到抬起头的时候,归墟之主已经消失不见。

    ……

    三个覆盖着面具的身影出现在归墟之主面前。

    黑袍男子掠空而去。

    于现在,四灵除了玄武之外,皆已经被他强行收服,此刻征服四海,执掌万法劫灭之地的东海大壑归墟,于未来,以无数小世界,挑选诸多世界的英杰入死亡试炼,最终选拔出了【四凶】。

    那诸多小世界,便如同是帝俊的周天星辰烙印。

    是祂的印记。

    黑袍男子闭目沉思布置。

    等到再度出现新的南海之帝,到时候,四海在握,四灵四凶尽入麾下,便可以汇聚四海之权,打开了浑天密藏,浑天之路,乃是先万物而生,而祂的方向,则是东海大壑,吞灭万法,自有参考的方式。

    他正是要汇聚,四灵,四凶,四海,浑沌这四类力量。

    方才一脚踏破这十大巅峰的屏障。

    便可以一气呵成,一步登天,直逼帝俊的底蕴。

    也是为了如此,方才始终压着自己的境界,没有踏出最后一步。

    能忍大苦者,可得大道。

    方为枭雄。

    “尊主,那个孩子被带来了……”

    一名身材高大的归墟强者出现在他身侧,气机幽深至极,乃是归墟一脉的嫡传,而他胳膊下,夹着一个俊秀的少年,那少年紧紧闭着双目,似乎是老实下来。

    归墟始终在以一种极端霸道的方式,搜掠各族精锐。

    有不服从的部族,就会被归墟尊主夺魂令,令麾下大军将其全部剿灭,而难得有需要祂亲自下令的孩子,此刻黑袍男子俯瞰着那俊秀少年,感知其功体,放声大笑。

    “好!好!不错!”

    伸出手,打算仔细查探功体,却不妨一碰触,那俊秀少年猛地睁开眼睛,一瞬间爆发出了原本数百倍的气机,哪怕只是白驹过隙一般,仍旧极端地难得,趁着对方没有防备,强行挣脱开那归墟强者,化作了流光前掠。

    少年时期的四凶齐齐出手。

    可那俊秀少年身法却极古怪,时而迅捷如电,时而缓慢从容。

    竟然生生绕开了混沌,穷奇,梼杌。

    而到了饕餮的时候,虽然避开了饕餮,但是却也力竭,后面那穿着青衫的少年饕餮只要一出手就能把他杀了,俊秀少年眼底也浮现出绝望,可是出乎预料,那饕餮居然没有再出手,任由他离开。

    “……多谢。”

    “若是未来,你我为敌,只要你能冲破我的封锁,那么我就不会继续追杀你,还你此恩……”

    这一身狼狈不堪,像是小乞丐的俊秀少年低语,嗓音温和却带着一股天然的自傲清冷。

    可是其转瞬换气,神速之力再度爆发,转眼飞掠出去,眼见要出去,却突然感觉空间凝固,连时间都缓慢下来,少年神色微凝,已经被归墟之主拎起来,黑袍男子如同得到了某种至宝一般,道:“神速岁月!”

    “南海之帝为显明之方,北海之帝为幽暗之域,二者合一,便是岁月之能,哈哈哈哈,【后土】果然将这一股力量汇聚在了你的身上啊,你叫什么名字!”

    那倔强少年根本不欲回答。

    可是这黑袍男子询问之后,竟然控制不住地回答:

    “噎鸣!”

    “哦?奇怪的名字,为何而来?”

    少年控制不住地按照那位温柔女子曾说的话回答:

    “天为最高,从一大,取壹为字,以口道出,言天道为噎。”

    “四方混沌暗沉,有剑鸣之音,自域中四大而起,清越为鸣!”

    “哦,原来如此,看来是纪念浑天和另一个人而取的名字……”黑袍男子颔首,而后不容置喙的道:“那就不再给你另外起名字了,仍旧留着后土给你的名字,闯荡诸天万界,你以后,便追随着我,你将会是四凶的领袖!”

    “你!”俊秀少年怒道:“做梦!”

    “谁知道呢?”

    黑袍男子平淡道:“浑天已死,后土失踪,这天地虽大,你也无所依靠,我这里,也已经是一个归处了,无论如何,我可以给予你变强的机会,生存的可能,以及……”

    “寻找到后土踪迹的方式。”

    “无论她在何处,当你已经拥有声震三界八荒的名号的时候,她也一定会知道你的所在。”

    “而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

    少年噎鸣张了张口,反抗之心变弱。

    黑袍男子带着这俊秀少年离去,此刻大势已成,四灵四凶四海尽在掌握,只剩最后一步,踏破关隘,哪怕是如此霸道的枭雄,也忍不住胸怀壮志,且以长啸,化作遁光而去。

    四方震动,海域波涛升腾而起。

    周天小世界生灭起伏。

    而万法寂灭,归于大墟的气象也已造就,无可比拟,也无法阻止了!

    正在遁光之中,归墟之主突然感觉到了一缕气机锁定了自己,微微抬眸,此地乃是极西之地,外海波涛汹涌,天地茫茫,一袭白袍的剑客迈步而来,不疾不徐,不知为何一种压迫的感觉沉沉地落下,仿佛有种窒息之感充塞于这个世界上。

    不知道该如何选择的噎鸣下意识抬起头。

    看到身穿素净白袍,木簪束发的道人身影,看到他腰侧悬剑,双眸闭着,白袍之上饰以金纹,双鬓白发微扬,而后,听到了——

    一声清越无比,洞穿四域的剑鸣!

    旋即有漠然的声音落下。

    “此路,人族地界。”

    “诸邪,退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