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3章 卫馆主的选择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872
  第0843章 卫馆主的选择

    有熊部·轩辕丘。

    “……来自于后世,后世……”

    卫渊已经换成了青衫,腰间垂落玉佩,一副涂山青丘国的白狐老板的模样,坐在自己盘下来的商铺前面,陷入了呢喃和茫然,距离之前被白泽一口道破天机,已经过去了一天时间。

    这一天里面,对于白泽的话,卫渊当然是不相信的。

    信你?!

    我脑袋就是被水鬼拿着快乐水砸了我都不可能信你的。

    但是当卫渊以此为核心尝试的时候,纵地金光以金乌化虹之术,狂掠一日,直接去四下游览,北上北海,南抵羽民之国,东方观大壑波涛汹涌,磅礴之力,远非任何小世界可以抵达。

    重点是,他在神代外海看到了涌动的诸多法则,看到了因而诞生的一个个小世界,这是只有真正的大荒神代外海才有的位格,事实摆在眼皮底下,卫渊再不愿意相信,也只能相信这个了。

    当时他盯着那小世界的诞生,整个人都傻掉了。

    戳啊戳。

    一根棍子戳在青衫白发,难得有闲雅风流,名士气质的道人脸上。

    戳出了一个个凹陷。

    而棍子的另一端被穿着火红色裙装的献握在手里。

    上面是浅色的上衣,下着火焰般流淌着的长裙,是祝融的礼物。

    之前的嫘祖部衣服,当然是要隔一天换一次的,唯独腰间的铃铛还挂着,青衫的道人反手抓住棍子的一段,狂翻白眼,看着那边脸上表情很少但是动作一点不少的少女献,更是心中有一百只水鬼拎着快乐水狂奔而过。

    可恶啊,回到了过去。

    还偏偏只有失去记忆的献……

    卫渊还记得当时是献拉着自己的手腕一起走进去的。

    然后自己就在附近找到了献,但是她却失去记忆了,或者说真灵似乎沉睡,完全没有之前那么强大磅礴,连带着记忆都沉睡掉了。

    卫渊思考许久,只能将事情归功于浑天的信笺。

    以及那包裹着自己的浑天之气上。

    伏羲说过,妄图参与到那些磅礴大事之上,改变历史的走向,就会被无数历史众生的命运叠加反噬,所以当卫渊提前说过了【绝地天通】的想法的时候,浑天气息就会被消耗了一部分。

    “但是……违逆时间,参与大事。”

    “这已经远远凌驾于伏羲做到的事情了啊……”

    白发道人伸出手,那一封信笺上的文字已经逐渐开始暗淡,似乎是经历了漫长岁月,而被冲刷,他沉默许久,轻声呢喃道:

    “天者,域中最高,从一大。”

    “凌驾于一切的天道。”

    “自然,也在时间和命运之上,你竟然真的做到了……”

    “什么?!”

    哗啦一下,卫渊的眼前一晃,少女献的脸就凑到前面来,让卫渊吓了一跳,反手屈指一下敲在了少女的额头,让献捂着额头,呜了一声后退,瞪大眼睛怒视着卫渊。

    “做什么?!”

    “……本能反应。”白发道人捂着额头,老老实实道歉。

    然后看着那一双熟悉的金色竖瞳,道:“所以,你真的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

    少女献双臂环抱,斜睨着他。

    “就是我们之前的事情啊。”白发道人张了张口,想到自己在这个时代受到的限制,之前拉着白泽问了四个小时,让白泽差一点都被烦得吐了,并且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加班,要摸鱼至死,卫馆主才弄明白限制。

    一旦说出了未来发生的事情,就会加剧浑天气息的消耗。

    耗尽之后,卫渊就会被这两段时间之间,大约五六千年,无数众生的命格叠加的恐怖反噬之力直接一拳干回原本的时间线里去,至于这威力如何,就要看他到底搞出多大的事情,涉及到了多少生灵。

    严格意义上,要是涉及到这六千余年,三界八荒乃至于诸天万界小世界里众生的大事,这一拳足以把卫馆主淦到老不周第二,直接回去就屁股向后睡个五六千年才能回满血。

    这个还是不周山功体万劫不坏直接锁血,最后一点血给锁了。

    换成其他同级别的神灵,直接干得魂飞魄散。

    这玩意儿叫做干涉命运,嘲弄时间,你就说这两位干不干你就完事儿了。

    淦!他妈的淦爆!

    总之,需要谨慎。

    要解决目前的问题之后,保留足够的浑天气息,安全回到后世。

    卫渊换了个说法,道:“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事情啊。”

    他道:“我当时第一次来大荒,然后呢,我绑架……咳咳,绑了月亮,还有一座山,当时我又被追杀,在大荒上跑啊跑,就想要等烛九阴,嗯,烛照九幽,九幽都无,现在还没有这个名字,总之我打算找到他,然后你……”

    道人指了指疑惑的少女,道:

    “你就强行代替了烛九阴,来到了我的面前。”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有印象吗?”

    少女献沉思。

    铃铛轻响,蹲在道人前面。

    伸出手掌按在道人的额头,认真道:

    “你是不是害了病,烧坏脑子了?”

    “我们第一次见面,明明是我被那几只凶兽围住的时候,你从天而降啊。”

    果然,只是说这些,没有卵用。

    这家伙的记忆沉睡情况比起预料的还要厉害。

    明明是她拉着自己走进来,现在自己失忆也太狡猾了吧?

    道人颓唐地坐回了原本的位置上,继续苦思冥想。

    少女咬着糖葫芦,好奇看着他,心里觉得很好玩,怎么会有人说是要绑架月亮和一座山,在大荒上奔跑这样有趣又浪漫的事情?嗯嗯,还有烛九阴……奇怪的名字。

    绑架月亮之后,从天而降拯救他的神灵?

    这样的相遇……倒也不错。

    她是神灵的身份,神是不会忘记这样的事情的,此事的少女咬着点心,混着那名为甜的味道,把这些故事漫不经心地记在了心里,彼时长风吹拂过轩辕丘的街道,时光未曾老去,她还不知未来的故事。

    双脚踩在池塘里面,靠着大树,听着风吟。

    那边的道人青衫白发,闭着眼睛,似乎可以一直这样。

    嗯,本就是寻常一日而已。

    寻常的故事。

    ……

    下午之时。

    “总之!你!离我远点!”

    白泽藏在大树后面,这个在上古的时候,还算是比较守责的神兽被那白发道人给追着问问问,快要问出应激反应了,此刻发誓一定要摸鱼十年,然后再继续工作。

    虽然说原本也算不上勤奋就是了。

    但是,但是一定要十年不干活。

    白泽心中暗暗发誓。

    十年之后再说。

    “总之,你不要靠近我,我怕我折寿!!!”

    白泽猛地跳下来,仓惶的亡命而去,卫渊嘴角抽了抽,俯身拈起一枚落叶,抬眸看着这有熊部,曾经被最初的英雄们亲手种植的大树,这一棵树已经生长得极高,极大,树木的枝叶蔓延向外,覆盖了大片大片的地方。

    “……时光吗?”

    道人的神色安静下来,他现在出现了迟疑,不知道自己是否要去阻止共工撞击天柱,这毫无疑问,会带来巨大的损伤会带来生灵涂炭的未来,但是……如果他真的阻止了这样的未来呢?

    那么命运就会出现巨大的变化。

    肯定会有许许多多的人在这个时代被他拯救。

    而这些人的后裔繁衍到数千年后,就会是另外一批人,不会有共工撞击天柱,水淹九州,就不会有禹王,不会走向分裂人间的未来,人族很有可能会继续留在这个大荒和昆仑的间隙。

    一切的命运会彻底改写,历史的走向绝对不会和原本他熟知的世界一样,而那代表着不会再有大唐的长安,不会有三国的争锋,不会有他熟悉的那个炎黄。

    但是,炎黄毕竟终究是炎黄。

    可是这样就代表着,大概率不会出现夫子,不会有始皇帝,不会有老子,不会有老师,不会有老道士,甚至于兵魂水鬼,不会有路边遇到的小吃摊老板……

    命运被改变,原本会出现的人就会不复存在。

    那么自己拯救了这个时代之人的生命,是否代表着,直接杀死抹去了在后世未来本来会出现出生的那些人的性命?如果说卫渊只是这个时代的人,那他自然会拼力奋斗。

    但是正因为他已见过了未来,所以才陷入了这样的迟疑。

    改变现在,相当于抹杀了一个未来。

    道人叹气,终于明白,为何连伏羲能够部分干扰命运,落子千古,也不会轻易做出这样的事情了,除非能够直接将未来的命运固定化,否则的话,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带来巨大地无法接受的变化。

    “……还真是个巨大的困境。”

    道人最后扔下了手里的树叶,苦笑数声,也或许,白泽这家伙是猜到了什么,不愿意面对这个问题,才选择了直接溜走了吧?这家伙的实力虽然说简直是堪称文官之耻,但是在这方面的直觉却是惊人无比。

    “不过,想这个也没有价值,按照想法,这么巨大的事件,我要是参与进去的话,浑天的气息会在瞬间就消失不见,估计我上一秒钟打算把共工打晕,下一秒就会被时代的洪流反噬。”

    “不过,我至少还有些事情可以去做。”

    “来到这里,什么都不做,不就是太浪费了?”

    “嗯,不能直接说出未来,不能直接扭曲某个人的命运,那么,我只要不去故意做,不就可以了么……比如,把我的剑术领悟,在人族的几个大族附近,直接斩在山岩上,直接留下武道意志和剑意传承。”

    “呵……这算不算是天下布武?”

    “或者写下某个秘籍,埋在人族哪个地方。”

    “等到被后世挖出来,产生影响的时候,我早就回去了,反噬也没处找……要不要顺便在这些秘籍上留下【玉虚宫】的名号?这样的话,在中古,近古之年的修者挖出来,就会发现,玉虚宫可是远古就存在的云云。”

    卡时间bug!

    直接写后世的历史发生的轨迹,是连文字都无法写下的。

    但是我自己创造的武道典籍,后世也不存在。

    嗯,玉虚宫……这个名号,还是再斟酌一下,要不然忽帝老爷子怕是才瘦下来没两天就得胖死……

    等等,如果玉虚宫真的在过去被留下了烙印和名号。

    那这还算是练假成真吗?

    亦或者说,根本就是真的,才是练假成真的最高境界?

    道人缓缓踱步,缓缓构思心中的想法。

    不知不觉,却又走到了嫘祖部那里,想了想,还是入内拜访,看看嫘祖现在的情况如何,作为有了钱之后真的给少女献把想要的衣服都买了一套的狗大户,啊不,大主顾,卫馆主得到了嫘祖部的热情招待。

    得知眼前的涂山部男子擅长医术,曾经给嫘祖看病之后,这些女子们的笑意都诚挚了几分,等到卫渊喝了三杯花茶之后,嫘祖终于出来,看上去白发似乎更为黯淡几分,而体内气息却尤自壮烈。

    这浩瀚的气机,反倒让伤势无法恢复。

    道人神色黯然,反倒是嫘祖颇为从容坦然,笑着道:“一些老伤了,小家伙也不用太过于如此。”卫渊不知该说什么,在知道这就是真正的历史之后,他看着这些命运既定的人族英雄们,心中就会有忍不住的悲怆。

    无论共工是否撞击天柱,嫘祖和轩辕的命运,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了。

    他们是上一个传说时代最后的光芒。

    而光芒,总会消散的。

    卫渊想到了嫘祖和轩辕的争吵,迟疑了下,还是道:“不知道前辈你和轩辕的争吵是为何,二位相互扶持了一生,此刻……”

    白发女子眼眸敛了敛:“……是我那不成器的孩子。”

    “混沌啊……”

    混沌,四凶。

    轩辕帝之不才子。

    卫渊思绪微顿,嫘祖温和笑道:“这虽然是我们吵起来的原因,却也不是根本,总归有很多事情,但是这一辈子,也就是这样吵吵闹闹,相互扶持地走下来了……当年其实还好,周围有很多很多的朋友,永远也不觉得闷。”

    “现在就只剩下了我们两个,这轩辕丘啊,人虽然越来越多,可我们又是却又觉得自己孤零零的。”

    “若有太长时间不吵几句,反倒觉得无趣。”

    “是吗……”

    道人感觉到自己并不能真正地得到这争吵的答案,也或许,就如同嫘祖所说,这只是他们相处的方式,更或许,这吵闹的原因,来自于那早已经逝去的传说时代,来自于那些在传说,历史之上烙印其名的英雄。

    卫渊道:“混沌是……”

    嫘祖沉默,轻声道:“他被归墟之主蛊惑了。”

    “可惜,我现在并不是那位归墟之主的对手,而轩辕,他不能离开……”

    归墟之主?!

    卫渊眸子微张,忽而心动起来,归墟,一个隐藏的超级势力之主,基本游离于岁月大事件之中,却又是绝对的大敌,以及,归墟万法劫灭的特性,也很有可能和对颛顼共工出手的那两个敌人有关系。

    最重要的,归墟之主游离于命运之外。

    虽然说是体量和昆仑大荒比拟的大势力。

    可其主尊却不知为何,足足数千年都不曾出世,缺席了各大重要事件,只在暗侧活动。

    而实力也没能抵达十大巅峰。

    这和常理似乎不符。

    但是恰好,杀他,不需要承担反噬,收益又极大!

    这或许,是真正有利于人间各大时代,却又不必承担反噬的方式了。

    白发道人暗叹声气,放下茶盏,看向嫘祖:

    “那,前辈是知道归墟之主在哪里了?”

    “嗯?”

    嫘祖微怔,还没反应过来。

    旋即听到一句平淡而让她无言失神的允诺。

    白发青衫的道人平静说出了第二句话:

    “我去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