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2章 白泽,绝境的神!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349
  第0842章 白泽,绝境的神!

    撑天拄地,而后横摧天地,让那磅礴大势沉重雄浑的碾压下来,这是卫渊独有的神通,在这个小世界里,不知为何,长安剑无法出现,单纯以剑气凝聚的剑虽然仍旧足以纵横,却终究弱了几分。

    翻山之手砸落,那疑似是假伏羲之人未曾预料到这一招。

    面色骤变,双臂交错横拦,被这一招重重砸在手臂上,咔嚓两声,手臂骨几乎就被打断,卫渊五指微张,【言出法随】之能施展,对方对于这绝不存在于这个时代的招式未曾预料。

    几乎是数招,卫渊的手掌就扣住了此人的铁甲面具。

    “休想……”

    又是山泽雷火流转。

    想要挣脱卫渊的手掌,防止被他看出自己的真容。

    却发现,眼前这白发道人竟然如同未卜先知一般,招式变化莫测,提前一步做出了对应的反应,再度强行变招,居然还是如此,那边的颛顼终于定了定神,抬眸看到那边黑衣铁甲之人招式恢弘,先天流转。

    而白发道人竟然只是单手对敌,每每出其预料。

    明明看上去飘逸从容,竟然逼迫地对方的先天八卦之术生涩难动。

    忽而右手猛地张开,袖袍一扫,袖里乾坤磅礴吸力爆发,将未曾有所准备的对手拉扯地向前,右手五指恰到好处扣住了那面具,旋即磅礴的力量猛烈爆发。

    撑天拄地之力,扣着对方头颅狠狠得往下砸。

    右脚踏前。

    三十六天罡神通·指地成钢。

    这钢的硬度和自身道行相关,此刻卫渊使来,大概和神话里的那些神兵的硬度不相上下,这一招的组合效果大概率可以认为是神话里面如来佛祖直接开了金身,然后狞笑着用五指山扣着某个家伙的脑袋往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上狠狠地砸下去。

    FUCK YOU,你悟不悟?悟不悟!

    取名为佛克佑,所谓的物理超度。

    禅宗的当头棒喝。

    重重地一招直接把此人砸在地里,似乎要将其首级直接一招压爆。

    先天八类神话概念的力量瞬间爆发。

    颛顼一时不妨,没有预料到刚刚画风飘逸的道人转手就是这暴力莽夫的离谱的招式,被震得朝着后面连连后退,眼前看不真切,担忧等待之时,脚步声中,那白发道人已经迈步走来。

    宽袍广袖,手掌白皙,扣着一个不断往下淌血的面具。

    颛顼瞠目结舌:“这,这是……”

    卫渊回答:“被跑了,先天八卦之术和遁术的结合。”

    “嗯?面具上的血?”

    “贫道刚刚在地面上做了点手脚。”

    实际上是卫渊刚刚指地成钢的时候,直接在地面上弄出了一个圆锥体,奔着给对面头顶开个洞的念头去的,因为和后土的交流,在涉及到大地类的神通时候,卫渊的造诣已经是独步天下。

    “……阁下,实力好强。”

    道人看了看手里的东西,道:“只是手熟罢了。”

    正品的伏羲都互殴了不止一次。

    还怕你一个假货?

    啧,怎么和真的伏羲一样滑溜?

    “……还是我拖累了你啊,要不然,你应该能追上吧。”颛顼面容浮现歉意,从刚刚的交手上看,以卫渊的实力,不说真的直接把对方拿下来,至少是能够拿到更大的战果,不至于如此。

    “总不能被调虎离山。”

    “他们的目标是你,还有共工……”

    “共工?!”颛顼一怔,而后刚刚自己在险地还镇定的脸色一下慌乱起来,道:“快,赶快去看看……”

    白发道人颔首:“好。”

    可是……恐怕已经迟了。

    他直接拎起颛顼的衣领子,一步踏出,天罡神通纵地金光爆发出来,直接化作了一道流光,以不逊于金乌化虹之速瞬间掠到了人族腹地,反手把颛顼扔到姬轩辕门口。

    再一转折,遁光直奔共工。

    颛顼上一秒还觉得自己在外面,再一转眼就已经出现在了姬轩辕的门前,心中震动不已:“好快的速……额?”心里头的念头还没有落下,就听到了屋子里传来的争吵声音。

    “是没法说了是吗?!”

    “哼!”

    “好!你不听解释,那我就不解释!连灵药也不吃,你要做什么!”

    “你爱怎么怎么去!”

    “你死吧,你死了我接着娶妻,我,我一口气娶三千个我!”

    “都白发红瞳!”

    哗啦一声,一只脚直接把大门给踹得飞出去,直接镶嵌在墙壁上,愤怒的姬轩辕大步走出,身穿黑衣,柔软黑发垂落背后,是个技术宅兼音乐宅的阴暗系未来人皇颛顼僵硬地抬头。

    “啊这,那什么……”

    颛顼沉默,道:

    “那什么,爷爷,我,我走错院子了。”

    “您和奶奶的打情骂俏,啊不,吵架的话,我一句话都没有听到。”

    “另外补充一点。”

    “白发红瞳不就是奶奶的样子吗?”

    “还是你要白泽二大爷去变,可变了也……”

    有着跨越古今的宅们说起来就会止不住话题并且不懂得看气氛特点的颛顼声音戛然而止,一只宽厚的手掌扣住了他的天灵盖,有力,温暖,就像是回到了出生之前母亲的身体一样。

    甚至于还看到了早已经去世的母亲的微笑。

    嗯??!

    这一招,怎么那么眼熟,和道长之前的招式似乎是一……

    轰!!!

    ……

    被嫡传人皇的记忆修正术之后。

    颛顼看了看自己的祖父,非常聪明地【遗忘】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最终还是顶着姬轩辕要杀人的目光,老老实实地把原委说了一遍,似乎在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开之后,终究不可遏制变得苍老颓废的姬轩辕双目重新锐利。

    而这个时候,之前的金光又落下,白发道人出现在此。

    颛顼介绍双方身份。

    卫渊看着姬轩辕,微一拱手,嗓音平淡:“贫道见过人皇。”

    虽然岁数不小,但是看上去就像是个颓废中年大叔的姬轩辕扫视着卫渊,道:“哦?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贫道还是第一次见到人皇,陛下,许是记错了。”

    道人语气温和,面不改色,就像是第一次见到这家伙一样。

    总之,之前打你的是涂山氏的狐狸。

    和我道门的元始有什么关系?

    姬轩辕微微颔首,伸出手拍了拍卫渊的肩膀,以表示感谢,然后凑近了大笑道:“是吗?不过,我可是牢牢记住你的气息了,呵……若是让老夫察觉道长欺瞒,下一次见面,必然揍你。”

    前面还文雅,最后一句话就透露出了莽夫气息。

    道人眼角抽了抽。

    如果他没记错,这个纯种的野生莽夫,年少的时候直接就是个野人。

    气息遮蔽和气息搜索都是满级的。

    虽然说是小世界,但是卫馆主还是记起来第一次相见的时候,烛九阴亲自打造的上古莽夫五人训练天团,自己的招式就是在那个时候被磨砺出来的。

    打架什么的,被揍得多了自然就会了。

    姬轩辕这混蛋一只手驱赶马车,一只手拎着黄钺,揍他揍得贼拉欢快,此刻想来,居然还带着一种报复的快感。

    不应当,不应当……

    这只是一个小世界。

    居然被干扰得产生了这样错误的联想,卫渊啊卫渊,你也是稚嫩了。

    道人心中自嘲,而后面不改色:“那么,到时候人皇自可以尽兴。”

    “好!”

    轩辕颔首,道:“共工那边如何?”

    卫渊道:“……他也遭遇到了袭击,但是……”

    另一道声音回答:

    “但是,对面太过于愚蠢。”

    沉静的语言,潜藏的傲气,脚步声中,高大的水神出现,右手一拉,一个扭曲的身影被拉过来,重重砸在地上,无量水流飞快旋转,每一滴水都是一座小世界般沉重,直接将这暗杀者困在其中,生不如死。

    共工扔出匕首,道:“此物似乎能干扰受伤者的神智。”

    “会令受伤者情绪不自觉得暴动,变得偏执。”

    “哼,这种东西的恶臭,早早就能闻到了。”

    他把匕首扔下。

    卫渊道:“就是这样……共工提前察觉到了对手,自我为诱饵,将其生擒……”哪怕是他都无法否认,此刻的共工,和颛顼的对比,无论是谁都会选择支持共工。

    强大,冷静,谋略,无论个人武力还是说领袖魅力都点满。

    而且是和娲皇同源之神,又转世为人。

    四舍五入简直是可以说是女娲的弟弟转世为人。

    比目前的颛顼强大太多。

    嗯,看颛顼满脸的迷弟表情就能看得出来这家伙完全没有嫉妒之心。

    但是,既然共工没有被干扰情绪,当年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卫渊揉着眉心,只觉得眼前的事情越发地奇怪,在了解了情况之后,轩辕持剑,打算去差看情况。

    共工和颛顼随行。

    卫渊看着那位水神从自己旁边大步走过,道:“你怎么察觉到的?”

    俊美冷酷的神灵冷笑回答:“他居然化作了防风的样子。”

    “算是有点脑子。”

    “可是……”共工回答:

    “部族里的每一张脸,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

    “那么,贫道也就先离开了。”

    轩辕三人的行动,似乎涉及到了相当隐秘的东西,卫渊此刻表现出的身份,不适合参与其中,颛顼跑去和轩辕低语了几句话,然后拿来了一个东西,递给卫渊,解释道:“我看你刚刚交手的时候,没有趁手的兵器。”

    “轩辕丘的兵库当中,还有不少的名剑封存。”

    “我向爷爷讨了一道敕令,你拿去那里,看能不能找到趁手的兵器。”

    卫渊颔首倒谢,他的实力一部分在剑术上,能有趁手的器物,自然是好事,道人去了有熊部的兵库,出示了手中的敕令,看管着这兵器库的,是一位老者,似乎在翻看着一些龟甲。

    看着卫渊递过去的敕令,老者驮着背,端着油灯往里走,道:

    “没有想到,还能看到这敕令,呵,看来啊又是有什么风波啊。”

    “否则也不会让你来取兵器。”

    “小伙子用什么兵器?”

    “剑器。”道人回答。

    “呵……剑器啊,好,这里恰好有一柄剑。”老者讶异,笑着道:“看起来,你和这把剑也算是有缘分了。”他慢慢去取兵器,解开兵器上的阵文,卫渊看着桌子上的龟甲,还有石板。

    上面有文字。

    好奇道:“老者是在记录什么吗?”

    “呵……不是记录,是在想一个问题。”

    “问题?”

    “是啊,老夫一生观看了无数生灵的灵纹,只是始终不知道,该要如何形容天,天啊,浩渺在上,永远都不曾发生过改变,但是该如何去记录它呢?该如何去创造它呢?又该要如何描述它呢?”

    老者叹息。

    卫渊想到了【浑天】,想到那看上去温和的中年男子,自语道:

    “天……至高无上。”

    “嗯?”

    “我只是想起了一个老友的事情,他说过的,天为最高,从一大。”

    白发道人将浑天对于天的理解说出来,那位驼背苍颜的老者怔怔失神,道:“……你的朋友,真的很厉害啊,说的很通透。”老者笑着将剑匣递过去,道:“这就是那柄剑了,你看看,是否合适?”

    卫渊道谢,打开剑匣。

    于是浸润了岁月的森冷剑气逸散出来。

    长剑,剑刃却是赤红,剑气则是冰冷无比,一种千秋名剑的气韵流转,老者抚须道:“此剑,乃以昆仑山金玉所铸,剑气不散,炼钢赤刃,用之切玉如泥。”

    “铸造此剑的匠人取名为吾,此剑之名为昆吾。”

    “昆吾剑?!”

    白发道人一时欣喜,那是一种剑客对于喜好之物的天然喜悦,这是记录于《列子》以及神州《名剑记》的神兵,只是不同于其余的剑有主人,哪怕是在《名剑记》和《列子》上,也只是记录,这剑在周穆王的时代,被西戎之国当做天下名剑献上。

    “运气不错……”

    卫渊拔剑,剑气弥散,确实是名剑神兵,道人忍不住噙着微笑。

    “运气不错。”

    “昆吾剑既然能够被西戎当做至宝赠送,以换取周穆王不讨伐他们,此剑名号肯定极大。”

    “现在这剑还在匣子里。”

    “看来我是在这剑还没有出名的时候拿到它了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会夺取了那位不存在于历史记录的昆吾剑主的第一次?”

    卫渊道谢之后,准备离开,却听到了外面传来一阵阵熟悉的嘈杂声音:“仓颉老头儿,怎么样,在这儿枯坐着有什么想……”声音戛然而止,卫渊抬眸,看到了门外一个俊美却气质吊儿郎当的青年。

    看到后者一身古代文士打扮,卷发懒散,不知道多少天没打理过。

    白泽……

    青年看着仓颉,又看了看卫渊。

    伸出手,重重揉了揉眼睛,再度看了看卫渊。

    然后面容一变,直接喊出一声这个时代的人族国骂。

    转身,迈步,跑!

    ???!

    有问题。

    卫渊迈步往前,一瞬间追上去。

    已然老迈的仓颉瞠目结舌,忍不住抚须失笑,把手里的灯放在桌子上,捂着腰,慢慢走到桌子前,慢慢坐下,布满皱纹的手掌抚摸着石板上的刻文,那是一个【大】字。

    这个时代的大,并非是一横,更像是垂下来的两个手。

    ……

    此刻道人一把薅住了白泽的衣领,道:“你跑什么?!”

    白泽气喘吁吁,努力挣扎,道:“你,你追什么?!”

    “你不跑,我会追?!”

    “你不追,我会跑?!”

    白泽和卫渊大眼瞪小眼,最后道人放下了他,道:“但是是你先跑的,你到底怎么了?嗯?要不然我就把你带出去扔到被你记录黑历史的那些天神的地方。”

    “相信他们一定会,好好关照关照你的。”

    卫馆主在关照两个字上咬得语气很重。

    同为背负着【黑历史】之名的存在,卫馆主很清楚白泽的软肋。

    白泽,被击穿!

    连一头卷毛都无精打采。

    “我,我只是第一次发现还有你这样的人……你,你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白泽张了张口,道出一个惊天之秘,卫渊都心中一惊,被骇了一跳,而后反应过来,白泽,虽然说是废物,懒散,空气浪费机。

    但是他是先天具备认知类神话概念的。

    不是十方内外的那类。

    而是只要出现在他面前被他观测到,情报就可能被他探查到。

    会被他直接从这个世界本身得到情报。

    看来,小世界里的白泽,也被倒映出了这样的力量……

    卫渊心中漫不经心地想着。

    毕竟,我是真的来自于外……

    白泽哭丧着脸,大喊道:

    “你是来自于几千年的后世啊!”

    白发道人嘴角笑意凝固。

    ……

    而在兵器库中。

    “从一大么……”

    仓颉呢喃自语,回忆这白发道人转述的,浑天的道路。

    满是皱纹的手掌握紧刻刀,缓缓落下。

    在那个大字上面增加了一个一。

    域中最高,从一大,为【天】。

    于是天这个文字,就此诞生,并且千载万年不再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