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1章 潜藏于历史之中的阴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67
  第0841章 潜藏于历史之中的阴影

    绝地天通。

    颛顼的最大功业之一。

    而从他现在就已经开始构思的阵法来看,他走上绝地天通的方向只是或早或晚的事情罢了,卫渊认为自己也不过是将这一个必然发生的事情提前了而已。

    颛顼呢喃自语,苦恼不已:

    “可是,要怎么做呢……”

    “失去了【支柱】,这个阵盘的效果会直接下跌。”

    白发道人伸出手指拨动玉符,道:“那么想想看,如何才能够让这个【支柱】是人族自己就有的,或者说和人族的气运相联系起来,想一想,即便是不周山还在,但是是否有不去依靠不周山之力的法子呢?”

    绝地天通,是上古绝阵。

    远比什么后来小说杜撰的颠倒两仪阵,九曲黄河,诛仙阵之流霸道恐怖,分开人神,绝地天通,这样的阵法,在数百年后的禹王时期,也绝不是卫渊当初的身份所能够了解得到的。

    而到了现世,虽然说实力和经历都已经足够接触这个级别的知识。

    但是这些东西也已经消散入了历史的尘烟当中,再也寻不到了。

    所以只能够靠着眼前这位还是年轻时期的未来五帝之一自己去开辟出这人神诀别的时代,后者观天地万物自然之纹,顿悟的阵法造诣,远在卫渊所知任何一人之上,卫渊也只能勉强以后世的些许经验指出些方向。

    而后几乎迅速地被颛顼超越。

    看着那似乎沉浸于自己世界里的青年,卫渊端着茶,心中自语:

    果然不愧是颛顼。

    即便是没有如同轩辕,禹王那样的个人武力,仍旧立下了最显赫的功勋……绝地天通阵吗?可惜了,估计是没有时间看到这一千古绝阵的诞生了,毕竟无论是否阻止了天崩的结局,卫渊到时候应该都回到了外面。

    不过,也不是全无收获。

    卫渊默默扫过玉符,神魂庞大,将这些记录有颛顼帝阵道巅峰之一的阵法排布,全部都记在了心中,这种东西,几乎可以说是以阵入道的一整套传承,颛顼的道路,即便是不如轩辕,但是那也是上古人皇之一。

    庞大无比的阵法啊……

    不是范围性的,直接就是对规则级别阵法。

    这,真的离谱……

    卫渊只是稍微分析,就觉得头皮发麻。

    心中对于颛顼的评价飞速飙升。

    寻常阵法是借助地脉,借助风水之力,对于一个空间内的入阵者进行一部分的干扰,攻击;而颛顼的阵法,核心目的是踏着不周山的权能,直接创造出伪神话概念,于阵法范围内布下【绝地天通】的效果。

    这个效果,在性质上几乎是逼近十大巅峰了。

    创造规则。

    卫渊看了一眼,发现这阵盘过于精妙,完全已经无法再行修改。

    阿亮恐怕都需要耗费漫长时间才能够掌握……

    “嗯??”

    卫渊突然微微一怔。

    那边的颛顼一惊,道:“尊下,怎么了?”

    “无妨……”

    道人颔首,而在他的感知当中,来自于浑天的,那始终包裹着自己的气息突然间出现了剧烈的消耗,而后稳定到了一个新的均衡点上,但是卫渊觉得,按照这个消耗速度,恐怕在人皇之事结束的瞬间就会耗尽。

    ‘那时候,就是自己离开这个小世界的时候了……’

    白发道人心中明悟。

    看着里面的祝融夫妻,看着那温柔女子轻轻逗弄着稚嫩的长琴,凤凰鸟落在肩膀上,灯火明亮,前面的黑发青年几乎把脸都凑到了玉牌上,认认真真地思考着这些阵法的可能性。

    一切都有着真实的感觉,而白发道人却觉得自己疏离于这一切之外。

    “嗯,这个地方的阵法节点,不知道你可有想法?”

    “我觉得可以有三种方式,你觉得哪个更……”

    颛顼抬起头,笑着指着阵法纹路。

    白发道人回过神来,微笑着参与其中。

    尽管这只是【过去的倒影】。

    但是却也一切鲜明。

    ……

    “嗯,有劳阁下了,今日真的是大有收获。”

    颛顼把自己的玉符一打一打地收回来,卫渊给他的袖袍也固化了【壶天】之法,让这个上古音乐技术宅一阵欢欣鼓舞,不断地尝试着拿出来,放进去,再拿出来,再放进去,玩得不亦乐乎。

    最后两人从祝融部的地方告辞离开。

    祝融为了防止之前长琴体内的力量暴走,伤及无辜,这一次来轩辕丘,驻扎的地方距离轩辕丘还有一段距离,白发道人和颛顼迈步同行,颛顼还在一边玩着壶天术,一边琢磨着阵法。

    白发道人却陷入沉思。

    不对劲……

    无论是共工,还是颛顼,双方都有自己的立场,而这个立场,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可以共存的,甚至于……

    颛顼完全可以说是水神共工的迷弟。

    这位未来的人皇完全没有心思和水正共工争斗帝位。

    人生理想是做一个大臣,可以研究乐曲和阵法。

    这样的历史,和卫渊在后世所知道的,颛顼和共工争斗,针锋相对,最终轩辕选择颛顼,共工怒而离开轩辕丘,一头撞击在不周山上的【记载】,完全是相互违背的。

    究竟中间,发生了什么?

    还有五天时间。

    这五天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白发道人步步往前,心中念头不断涌动——

    要么,就是记载本身就是虚假的,真正的历史,完全就是在效仿当年的蚩尤和轩辕,故意去撞击不周山,但是这个对于人族有什么利益吗?失去了撑天拄地,让天地崩殂,出现了天倾西北,地陷东南之局。

    历史上没有记载,但是如此恐怖的灾劫,死伤何其恐怖?

    直接导致出现了九幽这个幽冥之地。

    没有,无论是共工的道路还是颛顼的道路,都不可能出现去撞击不周山的利益动机,要是说去撞了昆仑山或者大荒天帝山倒是还有这个可能性,毕竟把这两边搞乱,对现在的人族也有一定的好处。

    撞不周山,让天地巨变?

    不,这不符合人族的利益……

    这会导致灵气浓度出现波动,导致原本的祥和天地秩序一下子边得混乱,各类天灾层出不穷,会让妖兽疯狂,会让对人族有大用的诸多灵材直接彻底灭绝,短短三百年后就已经再也找不到一株。

    而既然不符合人族利益……

    共工和颛顼之间的关系,按照常理,也不可能出现那种冲突。

    也就代表着……

    白发道人止步,右手虚握,气机流转,化作了一柄利剑,旋身而转,剑气纵横,直接朝着旁边的颛顼斩过,后者现在还处于一种思考的状态,一时间呆愣,未曾反应,没能躲避,而以他的实力,也躲避不开。

    剑气恢弘斩落。

    咔嚓一声。

    颛顼背后,一道雷火交错的掌印被直接斩断。

    崩裂的雷霆火焰落在地上,在大地上留下了巨大狰狞的痕迹,颛顼此刻才反应过来,面色煞白,蹬蹬蹬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上,白发道人持剑拦在他的一侧,袖袍微微翻滚。

    既然按照常理不会出现共工撞不周山的情况。

    既然共工和颛顼直接分裂不符合人族利益……那么就代表着。

    第三方的出手……

    潜藏于历史当中的【漏洞】。

    剑气流转,白发道人抬眸,看向前面,看到前方一名身穿黑衣,覆盖着墨色铁甲面具的男子,看到后者气机幽深苍茫,不可窥测,似乎对于没能一招击破颛顼而感觉到了些许愕然。

    “这,这是……”

    颛顼怔住。

    卫渊看着那男子身上的墨色气息,感觉到了自身的真灵有被勾动,变化得暴躁,易怒,本来不存在的负面气息凭空产生,旋即被一颗通明剑心斩碎。

    足以影响十大巅峰之下最强一批的心境。

    卫渊一瞬间想到了诸多神灵在山海经记录里面的突然暴走。

    譬如……烛九阴创造的那个神灵。

    ……不好,共工!!

    他现在的人族之躯实力被限制了。

    糟,难道说历史上是同时对颛顼和共工出手了?!

    “颛顼,后退!”

    不及细想,真正历史上实力弱小的颛顼如何避开了这绝杀的暗刺。

    卫渊拎着颛顼的衣领,直接把他拉回来,那黑衣男子道:“……有意思,你在突兀出现之后,就似乎做了不少的事情,连我今日的行动多已经预料了,看来,你推测出了什么。”

    白发道人长剑横拦:“……当年涿鹿之战,诸神的余孽?”

    “哼,套话?手段太低劣了。”

    黑衣男子身形一晃,以周游六虚之法,天地雷火,大泽山水。

    卫渊瞳孔收缩。

    这是!!!

    握剑,出招。

    凌厉至极的剑术,霸道无比的锋芒。

    剑诀·故里。

    流转的气息被直接湮灭,长剑的锋芒抵着对方的眉心,却一时难以更进一步,前方似乎有一个个小世界生灭变化,长剑斩碎一个,便在下一刻诞生两个,地水风火,周游六虚,变化不定,卫渊敛了敛眸。

    “……先天八卦,创生之法。”

    “伏羲?”

    还是说……

    那个假货?

    铮!!!

    长剑被一个个小世界阻拦,剑气纵横,终究难以再动,对方沙哑低语:

    “不错的招式……可惜……如何能开天道?”

    一层层小世界的天道直接将这道人困住,封锁。

    超过上百层的天道累加,沉重无比。

    “是吗?”

    白发道人突然松手,在对面惊愕的目光中,直接弃剑,剑气溢散,化作了层层流光。

    右手五指微拢,仿佛支撑天地。

    上百层小世界天道被短暂撑起。

    白发道人神色苍茫,一手撑天,气质幽深洞玄。

    而后手腕翻转,白皙五指翻覆砸落。

    手掌仿佛化作了无边天道,缓慢而沉重地砸落。

    翻天!!!

    ……

    剧烈的冲击,暴虐的水流流转,将天空覆盖。

    “……刺客?!”

    水神共工皱眉,看向那边的孩子们,道:“防风,大家都没事吗?”

    虽然年少,但是已经身材高大的防风氏脚步匆匆跑回去,旋即面色骤变,道:“大人!!!”

    “嗯?!!”

    水波留影,共工直接出现在了部族孩子那边,果然看到了刺客,似乎是直接潜藏在了时空的裂隙当中,难以寻找,共工低喝:“放肆!”

    “退下!!!”

    水流以可怖的速度流转,直接将其卷起,洞穿周身窍穴洗练,瞬间诛杀。

    水神共工微微俯身,检查这些孩子的情况,而在这个时候,背后的防风氏眸子微微睁开。

    稚嫩的面容变化。

    下一刻,庞大的能量,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流转。

    足以短暂干扰十大巅峰之下生灵神智,令其暴躁易怒的顶尖至宝浮现。

    化作了一柄短剑。

    早已消失于历史长河的命运类概念浮现。

    权能——因果·必中。

    朝着先前朝着前方出手,未曾注意后方的共工后心,猛地攒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