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9章 诸果之因,‘前世’宿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17
  第0839章 诸果之因,‘前世’宿缘

    一根木头签子,握在剑术巅峰之人的手中,也足以撕裂妖兽的鳞甲,斩开涌动的汪洋,但是眼前这俊朗到妖艳的青年,眼皮子搞不好比那种裂山兽后心上最硬的鳞甲都要硬。

    会不会被折断。

    开明默默往后挪移,笑容灿烂道:“啊呀呀,这位没见过的涂山氏的七尾白狐狸兄,在下承认在下的眼角很好看的,但是能请您把你手里的竹签子往后挪一挪吗?”

    “你不会想要用这个东西戳我吧?”

    “不会吧不会吧?”

    “不会真的忍心对如此俊美的我下手吧?”

    阿献皱了皱眉。

    “这家伙好讨厌……”

    卫渊嘴角抽了抽,果不其然,哪怕只是小世界里倒映出的开明,都极为地——欠抽啊,好想抽他,但是卫渊看了看周围的轩辕丘,还是收了手,毕竟是人族腹地,哪怕是小世界,也是人族的地方。

    在这样的地方,一个涂山部的家伙,把昆仑三神之一的开明仔给戳爆了,卫渊可不想要在这个小世界里再对上西王母了,他嘴角勾起,一点一点露出了爽朗扭曲的微笑,道:“当然,不会了。”

    “尽管你把我的客人都赶跑了,我也不会因为这么一点点【小事】,就把你按在地上爆锤一顿啊,哈哈哈哈。”

    开明仔大笑起来,非常熟络地用力拍着卫渊的肩膀,道:

    “你果然很有趣!”

    “嗯,这个东西,给我来几串,我试试口味!”

    开明把糖葫芦咬在嘴里,眼睛微微亮起,然后以一种愉快的,和店主唠嗑儿的姿态,蹲在那里不断地吃,等到那边的众人发现,蹲在摊位前面的贵公子打了个饱嗝儿,地上满满的竹签子。

    “都吃完了!!!”

    “你你你!”

    “哎呀哎呀,呜呼哀哉,没了,都没了!”

    一众人懊恼着离开,开明视线看向最后的几串,伸出手去拿,身穿白衣的少女献直接拦住,金色龙瞳怒视着开明:“这是我的!”

    而开明坐见十方轻而易举地绕开了少女的封锁,拿到了想要的东西。

    愉快地道:“分什么你的我的,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这十方内……”

    啪!

    一击标准的不周山手刀重重砸在了开明的头顶,砸得他眼前金星乱冒,脑壳儿发昏,一头卷毛直接炸开,脚到膝盖直接被巨大的力量砸入了地面里,气浪轰然炸开,直接横扫了一整条街道。

    卫渊面无表情地把糖葫芦从昆仑三神的手里抢出来。

    “连小孩子的东西都抢,脸都不要了?”

    “小孩子……?”

    开明怔住,而后眼睛慢慢瞪大,最终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小孩子,小孩子!”

    “啊,对对对!”

    “你说的对!”

    “是我的错,我居然和一个【小孩子】【小姑娘】这么一般见识!我该罚,打得好啊,打得好!”

    开明的脸上浮现出无比愉悦的神色。

    然后噙着微笑,笑眯眯地道:“啊呀,实在是太好吃了,所以小妹妹,你一定要原谅大哥哥我啊……”献的头发都炸开成蓬蓬的,露出虎牙:“你……你这个家伙,好讨厌。”

    “啊,怎么能这样说,大哥哥我会伤……”

    轰!!!

    第二发不周山葬送手刀直接砸在开明仔的头顶。

    巨大的气浪狂风第二次横扫了整条街道,开明眼泪都差一点被打的飙出来,半个身子像是钉子一样被直接钉到了上古的石材里头,整个身子都像是被埋起来。

    “……”

    习惯性眯眼笑着的开明沉默着看了看黑着脸俯瞰自己的白毛,看到后者围着围裙,半张脸都黑着,收回右手,那右手掌刀因为超速度破开空气,挤压出的空气压强堪称巨型重锤,此刻散去,白色的气浪烟气溢散开。

    看了看自己的处境。

    沉思,顿悟。

    老老实实道:“抱歉,是我太嚣张了。”

    “你不是小妹妹。”

    “你是大妹子哟。”

    开明露出愉悦的笑容。

    轰!!!

    人族大唐斩马剑泰山十八式为基。

    撑天拄地为核心。

    不周山葬送手刀·十八连斩!!!

    ……

    “这个家伙,实在是太讨厌了。”

    少女献难得在那张脸上出现了这样鲜明的恼怒和不喜欢,卫渊看着少女,只是感慨,看来就算是失忆了,烛九阴和献讨厌开明的本能还在嘛。

    少女手里左手右手都握着糖葫芦,用开明最喜欢的点心出气。

    而在摊位那边,开明仔已经只剩下个脑袋在外面了,噗呲伸出两只手。

    “嘿咻!”

    开明用力,把自己直接从土地里拔出来。

    身上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揉着额头,噙着微笑道:“献?啊呀,原来是叫这么个名字吗?烛龙啊烛龙,你居然会天真到相信了伏羲那渣滓的话,乱练什么无上大神通,真是天真啊。”

    “伏羲那家伙,可是我都觉得是渣滓的程度啊。”

    “结果把自己的底蕴分裂出了这么个小家伙,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妹妹,小妹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玩了!”

    “值得去找你好好地嘲笑一翻!”

    “这就去!”

    开明仔愉快地决定了接下来的职责。

    青年黑色略带着些许紫的卷发垂落在背后,一只手把玩着玉石,嘴角一颗美人痣,微笑着自语道:“气机命格并无不妥,却绝不存在于这个时代所有生命名录当中的涂山氏,自称是七尾白狐精,却是人族之身。”

    “烛龙自我分裂的三分之一底蕴,乃如初生之灵。”

    “哎呀,这一对组合,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以及……”

    手指把玩,玉石流转,其中一缕奇异清气,流转不休,开明紫色的瞳孔注视着这一枚玉石里的清气,坐见十方,十大巅峰,而且是本体,正是那身份奇异的白发之人肩膀上,那一缕昆仑气息引得他主动上前。

    而后在第一时间拍肩膀的时候,掠了一缕出来。

    “哎呀,居然是肩膀上的吻痕,啧啧啧,不愧是涂山氏。”

    “玩得真花……”

    “不过,有些奇怪……”

    开明若有所思,尝试以自身权能去探查的时候,却遇到了屏障,他侧过眸子,看到那背影,看到其周身缠绕着苍茫的【浑沌天道】,青年屈指,将这一枚玉石抛起,接在手中:

    “浑沌无形,先天地生,鸿蒙未开,而我独行。”

    “凌驾于一切之上的道,看来你真的走到这一步了啊……”

    开明一时间有些寂寥落寞。

    就此离开了人族的腹地。

    卫渊用开明给的货物,交换了许多自己需要的灵材,其中有一部分是——‘解开蚩尤和刑天封印,让他们转醒过来的法咒所必须,而后世,已经彻底消失灭绝的珍惜灵材’

    卫渊这段时间所作的,就是将这个时代那些即将在数日后灭绝的灵材都买下来一种,虽然说是小世界罢了,但是卫渊也想要试试看,若是这些灵材能够带出去,老不周撑天拄地,镇压六虚,那么或许又会出现能让这些灵物延续下去的区域。

    这个工作很难,选出对应的灵草也极富有挑战性。

    但是对于卫渊来说,不是问题。

    “你为什么要买这些东西……”

    献看着卫渊连一些很寻常的灵草都买下来,有些疑惑。

    白发道人道:“因为它们或许就会灭绝啊……很快……”

    “灭绝?”

    少女不是很明白,道人转眸看了看那边的不周山,共工撞击不周山,将会导致整个世界的秩序巨大变化,很多灵草灭绝,其实卫渊更注意的是,那些很容易生长,也很容易受到外界影响的灵物。

    就像是摊位上这个,是以一种灵兽的血诞生。

    只要人族在成年之前服用以这药物灵材创造的丹药,就可以有三成概率自然而然地掌握这灵兽的七种类法术能力之一,控火,浴火,驭火,以及四种破坏性的攻击力,并且洗练筋骨,提升肉体的素质。

    重点是,在这个时代里,这玩意儿是最普及的药材。

    是那位鬼臾区发现创造的。

    基本是相当于后世的疫苗一样,每个孩子都会服用的东西。

    就算是没有顿悟法术能力,也会强化肉体,而没有领悟法术的话,肉体的强化程度就会更强一些,总得来说不算是亏,卫渊把灵草收起来,松了口气。

    也幸亏是他,懂得山海经以及很多没有记录在山海经里的东西,也幸亏这里是百年一次的有熊部盛会,基本上除去了那些生长环境极端苛刻,极端珍贵的灵材,这里都齐活儿了。

    卫渊看着手中的灵材,上古《黄帝内经》记录的贤人,和神农氏一起找到的,十七种锻体丹,三十一种淬魂之物,以及对应五行的,五类能够刺激神魂,领悟天生法术的秘药。

    虽然概率不大。

    但是,上古之时,神话的力量。

    再加上后世精妙到了分子原子的科技,应该足以大幅度推进觉醒概率,不说让炎黄和那些天生强大的种族比,但是,至少也是一个比较合格的上古族裔了。

    献看着出神的卫渊,疑惑道:“……灭绝,是什么?”

    道人回过神来,道:“大概是,再也不会有这些东西了吧。”

    他看到似乎有些黯然的献,微笑安慰道:“不过,很多东西都是在不断变化的,这些东西消失了,会诞生出新的灵物,新的族群,比如……嗯,就是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地方。”

    “其实当时我出去想要找虾,没有找到来着,你还记得吗?”

    “因为之后,那里可能会出现一条河,里面的鱼肉味道很好。”

    “还生长着一种足以抵御上乘火焰神通高温的虾。”

    “嗯???那岂不是,没法做熟了?”献下意识询问。

    道人大笑着,道:“是啊,但是没关系,生吃的话,味道鲜美至极,能够提纯血脉……不过,我倒是希望,这一条河流,最好不要出现。”

    “什么?”

    “无妨,自言自语罢了。”

    白发道人广袖长袍,看着这遥远时代的倒影,周围一切,呼喊的声音,言语的声音,孩子的笑声,天空的风声,烟火的味道,一切都真实,而道人踱步其中。

    ……

    “注,给过去的我。”

    “有一种钦原鸟,虽然是鸟,却会产蜜,你千万记住,把这一族拖家带口都搬到昆仑山上,以便于能方面取蜜糖,做点心。”

    轩辕丘外的山上,卷发紫瞳的青年认真写完信。

    然后屈指一弹,这信笺直接刺破空间和时空的长河,出现在了过去的开明手边,所谓本体最佳的摸鱼术,就是把该做的事情全部都一股脑抛给其他时间线的‘自己’就可以了。

    “唉,还有西皇那个家伙……可恶啊,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

    “实在是没空做她的委托。”

    “可是就这么放着不管,会被她揍死的吧……那暴力的女人。”

    至于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当然是万里迢迢赶去,嘲笑烛龙啊!

    开明左思右想,终于有了想法,手掌一拍额头,取出了那带着自白发道人肩膀上烙印偷窃来了一缕昆仑气息,将玉石放上去,道:“你不是让我寻找,最后一位天女的点灵之物吗?”

    “这是我偷,咳咳,是我机缘巧合得来的昆仑之气,长风若清,千年不息,不如就以千年不止的昆仑长风,作为你最后一位天女的灵性,如何?嗯,此物已随信笺寄出……”

    “嗯,虽然说里面莫名有了和那个不在现在不在未来的家伙一缕缘。”

    “不过……此人恐怕是浑天后手,当是无碍。”

    “总之,这因结下就结下了,大不了让那最小的天女和这家伙有一桩缘法,多了个看顾她的前辈,也好蹭一蹭浑沌天道的好处,那好处,大大地有哦。”

    “那个可是浑沌天道!”

    开明摸鱼成功,愉快离开,未曾多想。

    昆仑山上,此刻的西皇收到了开明的信笺,取出了那一枚玉佩,感受到了上面的清气,看完信笺,也觉得无妨,既然是连开明都觉得略有些莫测之辈,那么结下善缘,也是好事。

    “就当做,是一场生来宿缘,无来因果罢了。”

    西王母打碎了玉佩,以那一缕清气和昆仑的长风为核心。

    点化了昆仑早已孕育的,最后一位天女,看着那眉眼化生的孩子,西王母的脸上也浮现出温柔之态,手指轻轻摸索着孩子的眉心,温和笑着道:

    “如此,恰好。”

    “嗯,再过数百年,女希娇女也该转世了……应该会转世到涂山。”

    “到时候,你应该也长大到,嗯,至少看上去四五岁的样子了。”

    “到时候,我带你去看看人间。”

    “去一次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