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8章 因果缘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75
  第0838章 因果缘由

    厥草惟夭,厥木惟乔。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形夭,夭,其少壮也,草木茂盛,之子于归,这确实是一个,符合最初的诗人文官的名字,唯独他死后,方才真正被加之以刑天之位,当年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刑天,蚩尤,轩辕,神农,这些是战友?

    是……姬轩辕将刑天葬在了常羊山下,尊蚩尤为兵主,历代祭祀,如果真的是敌人,不可能会有这样的待遇,而最重要的,如果不是故交战友,不可能自刑天的记忆当中,重现了蚩尤,神农,轩辕的战魂。

    卫渊看向面前的嫘祖。

    后者端着茶,似乎是在回忆着遥远,其实也并不遥远的过去,回答道:“你应该也知道,那是最大的一战,可是当初无论是九黎,还是说有熊,都有大量的神族参战,一方是大荒诸神,一方是昆仑诸神。”

    “但是可有什么人族的英雄涌现出来,作为主力吗?”

    卫渊神色微怔。

    察觉到了这微妙的问题所在——那个时代是人族英雄井喷式出现的时代,但是,最终角逐人皇之战的主力,居然全部都是诸神,这边靠着诸神进攻,那边拉来诸神战斗。

    “那是一个约定,是一个计策。”

    白发红瞳的女子看着那边大醉的轩辕,轻声道:“诸神不可能允许人族迅速地崛起,而人族当时的底蕴,和诸神硬拼无异于自杀,而那个时候,人族的各大部族刚刚有聚合的趋势,这个进程,绝不可打断。”

    “所以轩辕和阿尤做了一个约定。”

    ……

    那是一个风起云涌却又已经弥漫着刀剑和血腥味道的时代。

    八十一个部族汇聚在了蚩尤的麾下,名为九黎部族,而在大江大河耕种狩猎的炎族和黄族,在神农氏和轩辕的一场比武后,选择汇聚于轩辕帝的有熊部下。

    原本四下散乱的人族,在这个时代终于开始汇聚起来。

    但是这样迅速的成长速度,也带来了神灵们的注视。

    “决裂吧,开战。”

    高大的九黎之主神色平静,姬轩辕饮酒。

    “就如同诸神所希望的那样,但是,我们把人族的主力全部收敛起来,引那些诸神进来,我引大荒那边的,你引昆仑那边的,哼,帝俊和西王母不提,这两边的势力,可是太大了。”

    神灵太多,势力范围太大,就会有充斥着勃勃野心的神,会有未雨绸缪觉得人族不可控的神,会有利益的交锋和其余各类的谋算,会有征伐,而这样的事情其实已经开始了。

    红绳束发,英姿勃勃的姬轩辕伸出手:

    “双方开战,引诸神入局,保留我人族的有生力量,消耗诸神……”

    “他们要战争,我们就给他们这一战!”

    炎黄之主噙着微笑:“胜者,为人皇。”

    九黎之尊神色豪迈:“败者,也不过是一死。”

    “但是无论是谁,都要照顾好对面的部族。”

    “……好!”

    于是九黎兵主饮尽了好友最后的酒,离开了轩辕丘,他们率领九黎的精锐席卷了天下,而炎黄的部族也握紧了刀剑,上古的英雄们纵横于彼此相杀的战场,刀剑都斩向曾经把酒高歌的朋友。

    最初的英雄们以自己的骨血和刀剑铸造了向上的阶梯,彼此的刀剑指向了诸神,九黎八十一部族的族长全部死在战场上,人族炎黄的力牧,一人以力放牧天下的豪杰也战死,风后同样付出足够的代价。

    而与此同时,大荒和昆仑,有更多的尸骸坠落,那些渴求着鲜血和战场的部分战神凶神们都凋零在此地。

    踏过诸神的尸首,大荒的势力向后退出了人间的范畴。

    那一年的冬天,轩辕的剑刺穿了蚩尤的心脏。

    再然后,神农失踪。

    他杀死了忿怒的刑天。

    放逐了疯狂的女魃。

    埋葬了风后,力牧。

    驱逐了痛苦于两族立场的庚辰。

    第七年的春日,有熊部的桃花再次盛开,灿烂的如同火焰。

    可是曾在花树下席地而坐纵酒唱和的年轻人们都已经离去,英雄的豪气和壮志如燃烧之后的残灰般飞散在历史的书页间,炎黄的气焰,九黎的兵锋,淬炼出的火焰般的花树下,也只剩下了姬轩辕独自饮酒。

    能陪着他的那些人,最终由他自己一个一个亲手送走。

    而他转过身,握着剑,仍旧必须要以炎黄黎民的人皇之姿态,强硬地对抗着诸神,将杯中的烈酒倒入了火焰当中,安静看着有熊部族的桃花。

    姬轩辕将蚩尤的尸骸葬在了涂山青丘,将刑天的身躯埋入了常羊山下,将神农氏的传说播撒向了人间。

    而他提起剑,平静注视着诸神,麾下神农炎族,轩辕有熊部,九黎八十一位豪迈部族首领的子民们汇聚在他的背后,沉默无声将兵刃对准天地,这是他被称呼为黄帝的时候。

    历史和神话,对于某些人来说已经结束,而对于某些人来说,只是开始,死者奔赴自己的终局,而那沉重的职责,最终全部都将由活下来的人,一力承担。

    ……

    “最后,胜利者亲自斩下好友的首级……为这一次荒唐的大战画下结局,而无论是谁的胜利,都将彻底将对方的部族也融入自己的势力之中,所以是炎黄黎民。”

    嫘祖安静看着那边的姬轩辕。

    卫渊端着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以人族的争斗引动天下的大势,极大地消耗了神灵的内耗,所以,那位风后,也是因为算计诸神而早早死去了……

    在巨大的争斗之后,诸神退去,形成了如今的势力格局,而久战的人心,也渴望着大治之世的出现,炎黄黎民的概念也第一次地被创造出来,卫渊道:“那神农氏……”

    “姜叔他,我也不知道他是去了哪里。”

    “但是,刑天的原因,是因为神农一旦去世,他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掀起反叛的旗帜,和平下来的人间不能再如此了,让人族再度发生一次分裂的大战,这或许是神灵一方的选择。”

    嫘祖回答:“所以轩辕把神农之死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邀战形夭,以秘法和神通封住他的神魂,忿怒之下死去的话,反倒是能够长久地活下去……或许这也是一种自私,他们死在这个时代,却终究会在遥远的未来复苏,成为另一个时代的人族助力。”

    “……是吗?”

    卫渊手中的茶冷了下来。

    嫘祖看着轩辕,曾经的少年英雄,意气风发的青年人皇,此刻浑身的酒气,鬓角白发苍苍,失去了原本的坦然,失去了帝王的雍容,女子眼中复杂,道:“只是,人终究是需要其他人的。”

    “当知道他过去的那些人都离去,熟悉的风景再也看不到,熟悉的朋友一个个消失,其实属于我们的那个时代就已经过去了,而无论有如何的苦衷,亲手杀死战友,放逐同伴,背负恶名,这些都是事实。”

    “倒是难得能够和旁人说说这些事情。”

    “只是不知道为何,看着你,就觉得有些投缘的感觉。”

    嫘祖噙着微笑,道:“就当做,是我这个老婆婆的闲言碎语了。”

    “不……”

    卫渊摇了摇头,想了想,道:“我其实也懂得一些医术,如果不介意的话,能让我看看吗?”

    “嗯?好啊……”

    卫渊给嫘祖把脉通气,神色略有沉郁下来,脸上的神色一点一点的压抑下来,反倒是嫘祖神色温和,道:“是不是到了寿数将近的时候了?倒是也不必觉得难以开口,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明白。”

    “鬼臾区去世之后,我很久没有见过运气之术了。”

    “难道他留下了什么传承弟子吗?”

    鬼臾区,大鸿氏,《黄帝内经》当中教导轩辕运气之说的老者。

    发明五行,详论脉经,究其义理,以为经论。

    是神州五行的起源,是医家的始祖,无论道门炼气术,还是说各家各派的运气之法,天地五行,根源全部都是记述他言行的《黄帝内经》。

    而嫘祖的伤势,远比卫渊想象的更为严重,而他很快就明白了缘由——上古时代,连《黄帝内经》记录的鬼臾区都才刚刚去世,五行之术,脉络运气之法,全部都是草创,根本没有什么修行。

    这个时代,是和天地相争,同万物求存的时代。

    元气充沛,灵气浓度高,让那些意志坚定的英雄们迅速提升实力,但是那些浓郁的元气和暴虐的灵气也会冲击他们的身体,损伤他们的根基,让他们寿命其实并不长久,而能解决这个问题的神农氏也失踪。

    ……是因为这个原因,神农才被害了吗?

    “呵……看来是吓到你了吧。”

    “无妨的,我这一生,也曾经和诸神争锋,见识过天高海阔,也看到过神灵陨落如雨的模样,寿命长短,倒是无妨的。”

    嫘祖噙着微笑,只是感慨道:“够快意了啊……”

    卫渊沉默着为嫘祖温养过伤势之处,又根据山海经的记忆,写下了许多对她伤势可能会有效果的药物,嫘祖微笑着点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道:“对了,你对阿尤和形夭的事情这么有兴趣。”

    “这里有对应的解除封禁的方法。”

    “呵……多传一人,也能保证这样的法门不至于消亡,阿尤和形夭,若是一直沉睡着,也是要怨恨我们的。”

    嫘祖取出了两枚玉符,交给了卫渊。

    卫渊郑重接过,沉默了下,道:

    “鬼臾区他是……”

    那可是神州先秦诸子炼气术,神州医学,内家武学,五行轮转的源头。

    嫘祖回答:

    “涿鹿之战,为救百姓,力竭而死。”

    “葬于雍。”

    白发道人沉默无言,拱手一礼。

    ……

    卫渊缓步走出,背后阴影能听到了嫘祖和轩辕的声音,姬轩辕的实力,在这个时代似乎尤其强大,但是,连时代对于人皇的作用都彰显而出,这真的只是倒映出的小世界吗?

    卫渊伸出手,手指上有两枚玉符流转。

    那代表着,彻底解封蚩尤和刑天的方法。

    是后世已经失传的密咒。

    上古时代啊……真的是,最初的英雄们奔走于大地之上的时代,卫渊无法想象当初的那一场大战,把玉符收起来,回到了屋子里,献已经醒过来了,卫渊把东西提了下,道:“我去外面找了点东西。”

    “今天给你整个大的。”

    少女献好奇,卫渊在忙活的时候,靠着这些动作来放空心绪。

    蚩尤,共工,轩辕,嫘祖。

    祝融,不周山,一个个原本因为了解的角色又多出了新的部分。

    现在当初的主角,也就还剩下颛顼了,难道是颛顼出了问题……才导致了后来一系列的变故?可是,这绝无可能,那可是禹王的偶像,在禹王时代数百年前一力支撑人族的人皇。

    “咕呜——!!”

    背后传来一声呜咽,卫渊一惊,下意识转头,看到身穿白衣的少女吐出舌头,满眼的怒意,死死盯着那一个果篮子里的红色果实,白发道人放声大笑:“啊哈哈哈哈,告诉你这东西很酸的,还偷吃?!”

    “这么酸……谁会买?”

    献被酸得咧嘴咕哝。

    卫渊得意洋洋:“哎呀,山人自有妙计,所以说钦原的祖先,真的是对不住了哈……”他用上古时代的灵蜜,加上类似于山楂的灵果,成功炮制出了上古的糖葫芦。

    嗯哼,共工那边一大堆孩子。

    那家伙又是个有钱豪气的冤大头,咳咳,好主顾。

    仅限于这个小世界里,就请让我赚你一笔狠的吧,水正共工!

    因先欠下,果就不还了哈哈!

    卫渊递给少女献一根加了多量糖的糖葫芦,气势汹汹的摆摊,想着今日给祝融的妻子看病之后,也要去拜访一下颛顼了,而这一次,卫馆主的摊位再度得到了热烈的反响,似乎已经有传言说涂山氏的族人特别擅长做各种饭菜了。

    所以队伍排得老长。

    少女献坐在后面的青石上,咬着糖葫芦,踏着鹿皮小靴的双脚搭在一起晃啊晃,铃铛叮当叮当响,前面队伍排得极长,从最后面排到前面少说半个时辰,一个身影斟酌了好一会儿,突然一声大喊——“姬轩辕大人出来了!!!”

    嗯?!!

    姬轩辕?!

    卫渊讶异,抬眸看去,却完全没有见到姬轩辕的人影,而之前排队的那些人没有他的神识和修为,都哗啦一下就都涌过去寻找黄帝的身影,这队伍一下就空空荡荡的,卫渊嘴角抽了抽,明白这估计是有人不想排队搞事情。

    好屑啊……这手段。

    太屑了!

    卫渊心中吐槽。

    罪魁祸首很快出现,袖袍翻卷的声音,一个身影在他面前蹲下来,自然卷曲的黑发垂落,蓝色的发带,白色长袍,嘴角一颗美人痣,却偏偏是个男性,手掌撑着下巴,一双紫色的瞳孔好奇看着前面的点心。

    “这是什么?味道似乎不错……”

    卫馆主思绪凝固,看着那一双通透的紫色眸子。

    嗯?开明?

    开明!!!

    当你摆摊位做小吃摊的时候遇到敌人来买东西,你要做什么?!

    卫渊下意识握紧了手里的糖葫芦棍子,盯着开明的眼睛。

    爷要在你的眼里撒点糖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