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7章 上古隐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25
  第0837章 上古隐秘

    龙虎山。

    “祀羽姑娘,你准备了这么多吃的啊。”

    “这,能带走吗?”

    眉心火焰痕迹的少年道人看着凤祀羽一边哼着歌一边愉快地把好多好多的美食都搜罗起来,然后都塞进了袖口里面,金红色的袖口其实也不大,但是偏偏能够塞得进去如此多的小零嘴。

    少女马尾一晃一晃地,道:“卫馆主说了要带我们去南海啊。”

    “哼哼,我可要给那里的祭祀们看看我在人间可拿到了这么多!这么多!的好吃的,当然要多带点啦。”

    “而且卫馆主说的没错,袖里乾坤真的是最好用的神通了。”

    阿玄看着凤祀羽一件件地把东西放进去。

    很想要提醒一下少女,袖里乾坤是唯独卫馆主这样修行到极致的手段,几乎升格为天罡级别的无量大神通,袖袍里直接容纳一个世界,而寻常的手段,应该是叫做七十二地煞神通的【壶天】。

    但是看着少女兴致昂扬的模样,却也把话咽了回去,毕竟道门无数神通,这位小姑娘只有对壶天充满了热情,在短时间内就学会,并且精通到了整个道门都罕有敌手的级别。

    或许就如同师兄说的那句话。

    这是饥饿的力量。

    阿玄噙着温和微笑,反倒是蹲下来,帮着少女收拾着美食,凤祀羽嘴里咬着一根棒棒糖,嘟囔着道:“你不是不乐意我收拾这么多吗?”

    小道士挠了挠头,道:

    “我是会劝说一下啦,祀羽姑娘你喜欢的话,我还是会帮你的。”

    “哎呀小道士你可真乖!”

    凤祀羽伸出手揉了揉阿玄的头发,最后摸了摸那个温热的火焰烙印,道:“跟你那师兄可不一样啊,唔唔,说起来,你不是说,你是小时候被你师兄救回来的吗?”

    “那时候你就拜师了?”

    “啊……这,没有。”

    阿玄摇了摇头,道:“师兄的师父,为了帮助师兄斩去死劫,寿数大减,在师兄回山之前就已经去世了,道门元气大伤,那时候不轻收人入门,当时的我……为何会成为道门弟子,似乎记不大清了,只是师兄说……”

    他把一包点心收拾好,道:

    “我昏迷醒来,忘了很多事情,但是在三清殿里,却指着最中间的元始天尊,说是要拜他为师,所以……当时的龙虎山便觉得,我有道门缘法,既然找不到亲人,便留在了道门当中,索性给了个不低的辈分。”

    “嗯,大概就是这样。”

    “或许,我真的和道门有缘分呢……”

    小道士拍了拍手,站起来,看着外面的天空,道:

    “神代南海啊……不知道怎么的,总觉得有些熟悉的感觉……”

    ……

    “艳阳天那个风光好,红的花是绿的草。”

    “我乐乐呵呵往前跑……啊往前跑……”

    白发道人嘴里哼着不成曲调的音乐,愉快地前行。

    辞别水神共工,火神祝融,卫渊在远离轩辕丘的地方,把元始之印分离,面具也拿了下来,而后把自己的天机线直接强行掰断,虽然说有浑天气息的遮掩,但是还是要小心谨慎些的比较好。

    然后摘了些果子,沿途找到了不少类似于山楂的果实。

    又打了些猎物,找到了蜂蜜。

    似乎是钦原鸟的祖先,被卫渊一个脑瓜崩弹出去三五里地。

    然后卫馆主无情冷酷地强行把钦原的老窝蜂蜜都带走了。

    古有所谓背井离乡,全乡渴死,今日有我拖家带口,直接把家带走。

    而后装作外出连夜加班的努力打工人模样,回到了轩辕丘的时候,得到了看门护卫们的一致赞赏,说是难得涂山氏居然如此勤奋,没有摸鱼云云。

    卫渊回去的时候,又听到了些许的争吵声音,本来是不欲理会的,可是偏偏能听得清楚,其中有一个声音比较耳熟。

    我不想惹麻烦……

    卫渊本来都要进门了,可是听着那熟悉的声音,还是揉了揉眉心。

    叹了口气,不想惹麻烦这句话,简直就跟flag一样离谱。

    说不想惹麻烦就一定撞到麻烦。

    要回来结婚的一般都回不来。

    想了想,还是收敛气息,以涂山部的身份凑过去看热闹。

    事情发生的地方是在嫘祖部。

    似乎是因为天色还早,这一带的区域基本没有什么人。

    远远一看,却见到了之前在嫘祖部,那个同意他们退货的白发红瞳女子似乎正在跟人争吵,双方都压低了声音,双目因为气恼委屈,似乎变红了,像是灿烂的宝石,而争吵的那个人似乎是个……

    嗯,流氓?

    卫馆主以一种直觉般的本能做出了判断。

    满身的酒气。

    行为邋遢。

    “你让开!”白发红瞳女子低语呵斥。

    “再不让开,我便喊人了,让他们看看你……”

    那男子浑不在意,缓声道:“你便喊了,我只是觉得此事,我们应该说清楚了……”他浑身酒气,伸手便要去抓那女子手腕,那女子当真开口喊,而男子不在意,道:“不会有谁来的,你我夫……”

    哐当!!!

    一声巨响。

    卫渊手中一根木棍直接砸在这上古街溜子酒蒙子的后脑勺上。

    不会有人来?!

    你特么的臭流氓,给爷死。

    啪!

    男子直接趴在地上。

    SUPRISE!MOTHER FUCKER!

    “谁说没有人的?”

    白发狐狸崽挑了挑眉,棍子扛在肩膀上,非常地潇洒,这位嫘祖部的女子今日同意他们退换货,态度还很好,卫渊本也看不惯这男子的所作所为,只是那白发红瞳的女子反倒是惊愕,而后哭笑不得,嗓音温柔。

    “啊,是你啊,涂山部的孩子。”

    卫渊点了点头道:

    “嗯,今日还没有道谢,毕竟我还有献那家伙给添了不少麻烦。”

    “再加上,路见不平,本就该挺身而出。”

    “哼!只是未曾想到,黄帝姬轩辕的部族,居然也会出现这样的败类,我倒是要看看,轩辕帝会怎么判你!”卫渊反手把这个醉醺醺倒地的男子拎起来,打算看看这家伙到底长什么样。

    而后陷入沉默。

    这脸……

    这气机……

    为什么那么眼熟?

    僵硬抬起头,看向前面的女子,嗯,面容年轻,但是气息已经不复朝气,想来岁数不小,白发,红瞳,身材不高,面容温柔美好……嗯?白发红瞳……白发红瞳?!!!

    卧槽!

    嗯,不应当,不应当。

    某白毛狐狸背后出一身冷汗。

    那女子噙着无奈的温和微笑,道:“还未曾介绍,我是嫘祖。”

    “他就是……”

    那醉酒的中年大叔迷迷糊糊道:“我就是姬轩……”卫渊身体比脑子快,得益于无数次的和上古五大流氓天团互殴的经验,他在清醒之梦中和上古老流氓交战的本能发挥效果。

    啪!

    抬手五指张开,直接扣住了大叔的头顶。

    反手,拧身,用力。

    爆发于一点,势破千钧!

    给爷死!

    轰!!!

    姬轩辕的头以蚩尤嫡传·九黎种竹笋的法子埋入地里,大地崩裂出一道道裂隙,连旁边作为招牌的部族旗帜都偏移了下。

    烟尘飞扬如沙,一片死寂。

    姬轩辕的头被埋在土里面,腿脚抽搐了下。

    姬轩辕——不知为何,以诡异的熟悉方式,扑街。

    一片沉默。

    所以,这里其实是轩辕和嫘祖在争吵,夫妻间的事情。

    所以,他们才压低了声音,不欲人知道。

    所以,这里才会空无一人,因为姬轩辕肯定早有安排……

    所以,来到了倒影的小世界,第一天就在人族腹地高手云集的轩辕丘反手把姬轩辕给创晕了过去这种破事情该怎么办?

    想一想啊,我的大脑,一定,一定还有破局的方法!

    一定有!

    白发道人沉思,沉默。

    放弃思考。

    挠头爽朗大笑:

    “啊,啊哈哈哈哈……”

    “真的是,我好像听错了呢?什么姬轩辕,哎呀,真的是大误会。”

    “那么,今天我还要去摆摊呢,再见了啊。”

    他拎着作案工具一边挠头单纯爽朗无害笑着一边往一侧快速平移。

    溜了溜了。

    嫘祖莞尔一笑,将他拦下,道:“又非人皇盛典,轩辕也不至于计较这些,再说,本来就是他做错了,你也只是帮了我而已,无妨的,我自可以保你无事,只觉得你打得还不够用力。”

    “嗯,你先把他扛过来……”

    白发道人沉默了下,还是反手拎着姬轩辕的脚腕。

    以一种极富熟练度的方式。

    噗呲一声把鼻青脸肿的姬轩辕拔出来。

    九黎嫡传对轩辕特攻型武技——摧千竹!

    嗯,原名·食铁摧千竹。

    还有九黎秘传,拔山!

    原名是拔山笋。

    招式威力不说,只能说,这取名字的法子,实在是太过于淳朴……

    卫渊收回思绪,看着手里面晕眩的中年版本姬轩辕,嘴角抽了抽。

    打习惯了,也被打习惯了。

    都习惯成本能了。

    可恶啊,来到轩辕丘,没有解决了不周山,也没有解决了水神共工,但是把举行人皇典仪的轩辕黄帝创晕过去了,该怎么办?嗯……

    白发道人思维突然顿开。

    缓缓低头看向手里拎着的上古莽夫。

    若有所思,若有所悟。

    等等,姬轩辕昏迷七天,事情似乎也能解决?

    直接延期。

    你两个就都别选举了,不选自然不会出现头撞不周山的事情。

    不过这样的念头也就只是想想而已,这个难度可是比起其他的都来得巨大,卫渊老老实实把大概率其实是因为喝酒喝大了才懵了的姬轩辕送到了床铺上,后者昏迷之际,还在咬牙切齿:

    “……蚩尤……?”

    “你个混蛋……”

    蚩尤?

    不愧是姬轩辕,从揍自己的力道上就能辨别出来这功夫来自于谁吗?

    卫渊嘴角抽了抽,叹气一声,那边的嫘祖给他倒了一杯茶。

    是神农氏当年寻找到的,单纯的煎茶,里面有几片灵花的花瓣,味道清甜,卫渊喝了口这在后世无法重现的茶,道:“今日真的是……冒昧了……”

    嫘祖摇头道:“无妨的,若你没有出手的话,事情可能会变得更为不可测……呵,喝醉酒之后,他更是倔强,往日也就只有阿尤和形夭可以拦得住他……”

    “阿尤,形夭?”

    卫渊怔住。

    嫘祖敛了敛眸子,道:“也是啊……你们这一代,可能更熟悉他们的其他名号吧,兵主蚩尤,战神刑天,当年也是,只有蚩尤和刑天更让轩辕冷静。”

    白发道人看向那边沉睡着呢喃着那两个名字的轩辕,突然道:

    “当年之事,应该不是简单的争斗相杀吧?”

    嫘祖微怔,道:“之前就有感觉了,你这个孩子,似乎……似乎说话都很直接。”白发红瞳的女子想了好一会儿才想到了这个形容词,而后噙着微笑叹息:“一点都不像是涂山氏。”

    “嗯,只是你猜测的,确实不错……”

    “他们曾经是战友。”

    女子温和一笑,看出了卫渊眼底的好奇,道:

    “当年的事情……若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慢慢说给你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