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6章 何所谓渊,何所谓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94
  第0836章 何所谓渊,何所谓缘

    明月在天,夜色宁静而神秘,卫渊辞别共工。

    回过头的时候,看到了共工在和他收养的那些人族孩子们闲谈,此刻的道人完全无法想象,这个志存高远,气焰如虹的人族水正,究竟为何在数百年后,悍然决绝地和人族诀别。

    有问题……

    卫渊揉了揉眉心。

    在自己第一世所知道的【历史】,应该并不真实,不详细,也是,那个时候也就是一个寻常的凡人,一个陶匠,哪怕是被女娇加入了涂山的族谱里面,但是本身基本没有什么修为在的,那些上古涉及诸神的隐秘,自己也无从得知。

    到底发生了什么……

    因为,哪怕是在卫渊所知道的历史里,也只是提及了共工和人族的决裂,以及,卫渊此刻心中不可遏制地浮现出一种疑惑不解——

    此刻的共工,冷静而富有判断力。

    身边也汇聚了大量的支持者。

    这样的性格,会只是单纯因为未曾得到轩辕帝的认可,便愤怒发狂到抛下了自己的追溯者,一头撞击在了天柱之上,令天柱崩殂,天地翻覆吗?

    这上古时代,还真的是,问题重重……

    原本以为直接从当事人双方下手就好,但是此刻的不周山老伯身边,少说围绕了上百尊的上古山神,毫无疑问的一方势力之主,性格比起卫渊认识的老伯,可能本质没有区别,但是表现地强势很多。

    水神共工也并非是高傲傲慢到毫无理智,反手一棍子敲翻了事的货色。

    卫渊坐在轩辕丘的青石上,看着远处的星辰闪烁,思绪翻飞,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白袍都沾染晨露,卫渊伸出手拍了拍脸颊,打算回去石屋里面,时候不早了,距离最后一日还有六天。

    六天之内,得想办法找到翻盘的法子。

    可恶,如果不是烛九阴把献弄得失去记忆了,也不至于如此被动,什么都不清楚,必须什么事情都去了解一下……道人叹气,恨不得去和老不周山联手,把伏羲揍得鼻青脸肿。

    我要拎着你的尾巴把你抡圆了砸在地上一百遍啊一百遍!

    卫渊拍了拍衣服,站起来,隐隐约约听到了风中传来的争吵声,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卫渊没有在意那边的事情,收敛了自己的好奇心,迈步于这小世界的人族轩辕丘。

    可是刚刚走到了石屋那边,突然听到了一声剧烈无比仿佛怒吼的声音,道人猛地转头,而后便有灼热无比的烈焰劲气扑面而来,让他的鬓发都隐隐被灼烧出扭曲,让他的眼前一阵红亮,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

    “这,这是……”

    “好强的火属元气。”

    卫渊凌空而起,看到人族南方驻地的地方,一道烈焰光柱冲天而起,几乎将整个南方天穹都给照亮,而后耳畔传来了声音,道:“哼,祝融这个蠢货,还是如此,优柔寡断!”

    是共工的声音。

    而下一刻,这个语气傲慢不屑的水神抬手,空气中的水元之力汇聚。

    直接将整个人族腹地边缘保护起来。

    冲天而起的烈焰巨柱,隐隐约约有无数的丝线正在盘旋,再仔细一看,那丝线是一条条通体赤色的火龙,只是因为距离太远,所以远远看去仿佛密密麻麻的丝线,此刻这些火龙盘旋汇聚,并非攻击。

    而是尝试将这火焰巨柱封锁起来。

    卫渊略作沉吟,隐隐感觉这其中还有隐情,想到这反正也只是小世界,想要堪破这小世界的谜题,这远古之谜,在失去指引者的情况下,也只好自己尽可能多探索些了。

    再加上自己和祝融也算是有过一场善缘。

    当即化作遁光,直朝着那边而去。

    靠近才发现,祝融似乎将驻地远离了轩辕丘,靠近了才发现,这火焰巨柱的大小远远超过卫渊的预料,就连那数百条乃至于上千条火龙,都只能算是捆缚在这巨柱上的绳索。

    灼热的温度,若非是被人道气运,水神之力压制。

    以及祝融的强行控制,恐怕会彻底爆发。

    这威力,将方圆千里稍作焦土都没有丝毫的问题。

    千里焦土,人形天灾?

    卫渊瞳孔收缩,看到这火焰巨柱的核心,竟然是一个不过五六岁的孩童,浑身散发出暴虐的力量,身着红衣的火神祝融本来刻意轻易压制,却又有种束手无策,下不了手的感觉。

    “哼!优柔寡断,再这样下去,他只会耗尽潜力,燃烧寿命。”

    “往后再也难成大器。”

    “若是我的话,还不如当场杀了他。”

    隐隐傲慢的声音,却又堂皇正大,碧色的水波荡开,卫渊抬眸,看到水神共工出现在一侧,周围的温度已经全部恢复正常,人族腹地完全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嗯……表面上冷嘲热讽,高傲不屑。

    但是实际上还是出手援助了。

    不过,卫渊突然想到了之前所知的上古隐秘——火神祝融,曾经和一位人族女子相恋,最终生下来了孩子,名为太子长琴,半人半神,却因为早产,力量未曾容纳完全,对生母的身体造成巨大影响,寿数大减。

    就连不死花不死药都没有效果。

    而最终,这似乎和共工击破不周山一起,化作了祝融的心魔。

    导致其之后不断地尝试涉及新的权能范围,想要借此突破,终究是中了开明仔的后手,陷入沉睡当中。

    “这是……”

    “长琴。”共工皱眉道:

    “祝融的儿子,先天体魄不稳,看来是又爆发了……”

    “你要帮忙?”

    “自然。”卫渊颔首,一时也没有多想,袖袍一扫,袖里乾坤,回风返火两门神通随心而动,那巨大无比,焚天灭地的金红色火柱登时崩碎出一个裂隙,火神祝融也早已经看到了来者,知道是来帮忙的,未曾阻拦。

    “长琴此刻功体暴动,阁下小心了。”

    “无妨。”

    卫渊出现在炎热无比的火柱当中,外界有水神火神两尊大神在,这一股暴虐的火焰之力被压制得很惨,卫渊自身通晓道门的手段,一眼看出此刻长琴的状态,是本身火焰功体正在焚烧人族的血脉。

    须得要阴阳流转,取得一个平衡。

    卫渊长声道:“共工冕下,还请帮忙,压制此地的烈焰之气,火正冕下,有劳尝试分走长琴的天火功体。”他将自己的要求简短说出,水神火神同时出手,巨大的金红色火柱从中间裂开,如同一道道花瓣撕裂。

    化作了一条条狰狞恐怖的火龙。

    这些全部都是长琴自身的潜力,某种程度上,不愧是代表着寂灭的祝融唯一的孩子,是绝对有资格进入山海界,某某一出,千里焦土的灾祸凶神的资质。

    在周围气机被两位神灵压制到均衡状态的时候。

    白发道人吐出一口气,双眸微敛,右手食指中指并起,以剑诀之势猛地刺出,域中四大之道流转不惜,火神祝融在外,眼底担忧,旁边的水神共工神色平淡,天空中如同有一道苍茫剑气扫过。

    那巨大的金红色巨柱同时从上下两层分散。

    溢散在空中,逐渐收敛,消失。

    一条条火龙本来要飞走,这是散功之相,却被那道人反手拉扯回来,越来越小,直到最后彻底没入了那孩子身体当中,如此数十个呼吸之后,方才毫无异状。

    祝融担心地迎上前去,看到身穿白色道袍的道人抱着孩子缓步走出。

    先前浑身赤红,爆发出狰狞烈焰之气的孩子已经恢复平静。

    似乎是因为被强行稳定了阴阳二气。

    那种先前生来便有的暴虐攻击性都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安然平静和那种温柔清明的感觉,祝融心中一口气松了下来,拱手深深一礼,被一惊的卫渊伸手阻止住。

    “火正冕下,不必如此大礼。”

    “也是贫道和这孩子有缘……”

    祝融心绪波动,似难以自抑,道:“这,这孩子的身体,亦是在下多年夙愿……如今才算是有所恢复……对了,阁下是否,精通岐黄之术?”

    卫渊微微颔首。

    祝融其实和颛顼是朋友,两个人不断斗琴。

    最古音游发烧友。

    最后逼得温柔的少昊直接把颛顼的琴当着面儿扔到悬崖下头,这事情还被记录于了山海经里,是所谓——‘东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国。少昊孺帝颛顼于此,弃其琴瑟。’

    祝融也是在颛顼来中原的时候,随着其一同来的。

    算算的话,长琴的母亲应该还在世……

    “没有问题。”

    “今日天色太晚了,明日在下会早些前来拜访。”

    火神祝融神色悲喜交加:“当真,多谢!”

    看了看怀中的孩子,年少稚嫩,面容已经看得出安静俊美,和他母亲的气质更像,那一条条鳞甲晶莹金红的巨大火龙异象,被这道人生生封入神魂当中,不至于暴走,眉心便也多出一道火焰般的烙印,看去越发俊美。

    祝融思来想去,道:

    “不如,阁下做我这孩儿的义父?”

    义父?还是算了……

    我可不想要应下这个因果。

    白发道人摇头,却又想起来,这只是小世界,哪里有什么因果呢?

    而且,长琴之后曾转世,就是龙虎山的小道士阿玄,道人接过了那稚嫩的孩子,伸手抚摸着长琴的眉心,那一道火焰纹路,是他以域中四大之道封印火神底蕴所成,但是这只是小世界。

    看起来,在真正的过去,是火神和水神联手做到的。

    白发道人看着火神祝融似乎一定要报答的模样,索性抱着稚嫩的长琴,洒脱笑道:

    “不如这样,他日若是有缘的话,入我门来如何?”

    反正是小世界,不担因果。

    就是这么自信!

    孩童伸出手抓住他的手指,白发道人微微低下头,鬓角白发垂落,眉宇温柔,噙着笑意,轻声在那半睡半醒的孩子耳畔玩笑低语:

    “贫道,元始……”

    “可勿要记错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