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5章 水神共工之宏愿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114
  第0835章 水神共工之宏愿

    “咳咳……没想到,老伯年轻时候的脾气还挺暴躁的。”

    某白发道人捂着胸口,已经远离了不周山的界域,刚刚他对着那位老伯气定神闲地说出你有血光之灾的时候,本来打算开篇一鸣惊人,然后再好好讲述。

    说实话这已经是他努力卜算之后,得到的成功率最高的结果。

    而收获到的是,上古不周山神的大逼兜一个。

    然后乘以10086。

    要不是卫馆主本身的不周山功体在和浑天,后土论道的时候,至少是初窥门径到登堂入室这个级别,并且走出了自己的风格,从老不周的专长于血条上限,变成了撑天拄地,然后直接拿着天砸人这种攻击特化型。

    对于老不周的攻击有极大的了解程度。

    怕不是当场就被把马甲都拍掉了。

    也就是靠着袖里乾坤外加翻天逆用,才硬生生接下来几招。

    这也差一点吐血。

    劝说失败,只好离开,但是卫渊突然想到了老不周山和伏羲的赌约,想到了那个硬接多少招然后就不用神话概念的约定,还是提醒了一句,说见到伏羲就把那家伙打到半身不遂。

    接?接个屁,直接打昏。

    白发道人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胸腹震痛。

    真的,差一点连昨天晚上的饭都吐出来,不周山的大逼兜,果然是上古第一大杀器,不愧是,灵宝天尊没有灵宝……卫渊突然被自己逗笑了一下,呼出一口气,觉得胸口那种被冲击的疼痛稍微缓解了些。

    而且正在不断被缓解。

    不周山的回血能力慢是慢了点,但是基本是恒定的。

    哪怕昏死了都在回血。

    没法子了,不周山这边,戒心太重,这已经是卫渊经过多次卜算后,最有可能成功的方式了,哎呀,早知道就问问老不周,要怎么样才能够让过去的祂老老实实不要看热闹,老老实实地开神话概念。

    ……

    不周山身穿灰色内搭,外罩白袍,以彰显天地。

    灰白色的长发束好,大半则是垂落在腰部这个高度,面容方正,一双白眉扬起,隐隐有些许的把握不住,而周围的其余诸神更是震动不已,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居然有谁能够如此轻描淡写接下不周山攻势。

    将那霸道无比的不周山力兜入袖袍,飘然而退的存在。

    什么时候,居然出现了这样的恐怖修者?

    正在这个时候,老不周耳畔传来了声音,听到了那离去之人的告诫,要他对伏羲下手狠一点,留一条命,不周山神冷笑几声,看来是和伏羲有关联之人,再一算天机,果然如此。

    虽然其周身笼罩有磅礴的浑沌气机,看不真切,连诸多命格都不加于身,可还是能看得出和伏羲的关系。

    莫不是前来挑衅?留一条命?

    可笑可笑!

    本座偏不如你的愿。

    早看那条蛇不顺眼了。

    打!

    往死里打!

    还说什么不能看热闹,本座倒是要看看,究竟那一天会发生什么大事情,居然连你这样的隐修之辈都被惊动,看来,那定然是天下,不,甚至于千古以来,最大的变故之一了。

    如此大事,岂能错过!

    自要旁观。

    待我好好看看,到底是谁出事了。

    ……

    卫渊的伤势,在抵达了人族之地的时候,已经恢复了不少。

    似乎是因为浑天气息的残留,让他周身被笼罩,不受这个小世界的干扰,却能汲取磅礴的灵气,卫渊也只能够说,天之碎片,果然玄妙万分,是连烛九阴都要镇压于九幽之下的至宝。

    代表着上古残留的力量。

    居然连不周山支撑天地,万物规则有序时代的灵气浓度和纯粹都模拟出来,又因为浑天之念和不周功体的缘故,卫渊感觉自身的功体在这个不周山支撑天地的时代里得到了极大的加持。

    大概就是,这边儿的灵气状态都是被修整过的。

    完全是不周山功体喜欢的模样。

    卫渊测试过,力量,速度这些本身的能力没有变化,但是搅动灵气的能力,恢复力,都基于自身功体和不周山神功体的差距,得到了相当程度的buff增幅。

    大概可以认为是按照老不周的功体水平,四维属性同比例加持。

    不过,这个时代,本来只有不周山神一个不周山功体,所以这样的好处也就只有卫渊自己能够感知到,对于其余修者神灵来说,只是灵气有序,环境什么的都很好而已,说不出其它的不同。

    卫渊捏了一个屏息敛气之术,踏入了人族的轩辕丘。

    想了想,没有去此刻的住处,而是找到了水神共工的住处。

    既然老不周山不听话。

    那没法子,只好解决这个小世界里的问题核心。

    在共工把老不周撞了之前,提前把共工给撞了。

    共工,你不要怪我。

    反正这也是小世界,对于真实没有什么影响。

    撞人者,人恒撞击之。

    上吧,卫渊!

    这是为了正道!

    是为了老不周报仇!

    卫渊五指握合,刚刚下定了决心,走到了门口,气息收敛,突然听得了脚步声,哗啦一声,门突然被拉开,身材高大匀称的青年水神打算出来散散心,却神色一变,抬眸看去,瞳孔收缩。

    看到天地幽深,月色高悬,一名白袍道人无声无息站在门外。

    右手背负身后,墨色发簪,白发垂落。

    幽深极玄,深不可测,仿佛亘古长存,让周围空间变得隐隐扭曲,色彩对比,空间,前后,乃至于岁月都有一刹那的剧烈对比。

    一股说不出的杀机让此刻的水正共工脊背汗毛炸开,让他的瞳孔微微收缩,右手垂落,缠绕四海之水,而那白发道人平静注视着他,那股煞气仿佛只是共工自己的错觉。

    道人微微拱手,嗓音平淡:

    “见过道友。”

    共工看着那看不清面容,只觉得气息幽深玄极的白发道人,突然笑道:“……尊下突然来访,想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某说,若有兴趣的话,不如,入内一叙。”

    ……

    问,当你准备对某个家伙出手的时候,那家伙正好开门和你正好撞上这件尴尬事情该怎么破?

    还有,共工这家伙就这么把我邀请进来了?

    这一点的性格上,倒是和外面那个共工没有什么区别。

    卫渊端起酒喝了口,前面盘坐的共工挥手让属下将一盘盘的美食松了上来,噙着微笑道:“虽然是有些凉了,但是这些食物,是有熊部今日一位奇人所制,滋味鲜美,不可不尝,请……”

    卫渊低下头。

    看到正是自己摆摊卖的那些烤肉,炒菜。

    嗯,请问,我【暗杀】的对象,请我吃我在白天摆摊卖的菜这件事情,该怎么办?白发道人浅尝辄止,微微颔首,道:“不错。”

    共工放声大笑:“哈哈哈,看来阁下的口味刁钻,也曾经尝过诸多美食,对于某来说,这可是难得的美味,似乎还没能满足尊下的胃口啊,哈哈哈。”

    “不知何时,可以让本座也尝尝?”

    卫渊想到之前在外面,曾经也和共工共饮同食,道:“会有的。”

    共工洒脱大笑:“那么我就好好等着了。”

    “不知道,阁下深夜来访,是有什么问题?”

    卫渊端茶,沉思了女娇会怎么做,复盘了阿亮的诸多战略方式。

    此刻,涂山氏九尾狐和他同在!

    此刻,人间顶尖的谋士站在他的身旁,他不是一个人!

    最后沉默,还是选择单刀直入,语气平淡道:“只是好奇。”

    “堂堂水神,为何会来竞争人皇之位?”

    ?!!!

    屋子里的氛围一瞬间凝滞下来。

    沉默了好几秒种。

    共工的笑容微怔,似乎有不可思议,而屋子里其余的侍者,战士都下意识起身,握住兵器,这气氛的凝重程度到了卫渊都微有些惊讶,而后突然意识到了一点问题——自己知道和颛顼竞争的人是水神共工,这是因为后世传说和神话,是因为记载直接把真身写出来了。

    可是,当时的人,大概率完全不知道这一点……

    要知道的话也不可能让共工来参选人皇。

    啊这,这是不可以说的吗?

    卧槽我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啊。

    信息差?

    白发道人嘴角抽了抽,很想要直接穿越回过去,把自己的嘴给堵上,而水神共工面色的变化,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摆手让警惕的战士把刀收起来,放声大笑道:“果然是卧虎藏龙,难怪深夜来访。”

    “看来,阁下是觉得,并非人族,则不可以作为领袖?”

    “那么在下询问,若是娲皇,若是伏羲来帮,你们是否还是会拒绝呢?我想,大概率是不会的对吗?因为人族也将这两位视作是自身的来源之一。”

    “可是,娲皇,伏羲也是神灵。”

    “那么这位阁下,我倒是想要问一问了,区分可以帮助人族的是什么?是否是出身于人族便绝对可信,但是人族之中也不乏叛徒逆贼,是否并非人族就绝不可信?但是风后乃是伏羲血裔,亦是半人半神之躯。”

    水神共工,神色飞扬而自信,语气从容。

    白发道人并不回答。

    而共工抬手道:“人皇之力,体合天地,已经算是神灵之威。”

    “出生为人,而后踏足神域,他们是人?还是神?”

    “在下以神之真灵转世为人,封印记忆长大,于去岁,方才解开了记忆,那么我也有人族的记忆出身,也有神灵的过去,又该被认定为什么?”

    道人沉吟道:“当由心定。”

    水神微怔,放声大笑,道:“好一句由心定,阁下来此,应该是比较赞同颛顼的方法?觉得人族要自己去掌握自己的道路,不应该倚靠着其他的力量,但是,阁下可曾见过外面?”

    俊美但是五官柔和的青年起身,端着酒盏,道:

    “大鹏金翅,可以洞穿苍穹。”

    “可是羽翼未丰的猛禽,不过只是寻常野兽的食物。”

    “你可曾经见到过,四下的部族战乱,每日在和妖族和凶兽交锋的时候,会有多少的死亡,而当能够战斗狩猎,得到猎物收获的战士死去之后,他的家人又会是多么的脆弱?”

    “你难道要让十岁的孩子踏上战场,还是要断腿的伤员挣扎向前?”

    “本座自然认可颛顼那家伙的幻梦,但是梦想太高却没有根基,只是一场悲剧,没有积蓄足够的力量,却要妄图独立于三界八荒……他可曾经想过,从现在开始,要完成那样宏大的理想,需要埋下多少的尸骸?!”

    “理想宏大,那么眼下黎民生灵,就不够沉重吗?”

    卫渊本欲回答,却突然微怔。

    突然就仿佛回到了过去,回到当年,在那三国的末年,那个质问大儒明明有百姓饿死却还要修建石碑刻录文献的少年道人,难道说这些东西比生命更重要,难道说这些死去的人,就不配活着吗?

    人看到了遥远的未来。

    而神却看到了死去的生命,所以驻足于现在吗?

    道人突然感觉自己能够明白此刻共工的目标,外面突然传来了嘈杂的声音,道人抬眸的时候,门已经被撞开了,好几个孩子冲进来,有护卫苦笑着拱手,道:“水正大人,这些孩子似乎做噩梦了,想要见您。”

    还没落下,这些做噩梦的孩子已经飞扑到那边。

    “共工大人!”

    “好可怕啊!”

    “哈哈哈,有什么可怕的?小事,今日若不想要回去,就在这里睡下。”水神共工并不在意,大笑着把一个孩子抱起来,而外面一位高大的少年憨厚的挠了挠头。

    卫渊注意到对方的身高足有三米,但是面容稚嫩,似乎只有七八岁。

    防风氏……

    最后的,忠诚于共工的巨人血脉。

    其族长,数百年后被禹王所斩。

    被这些孩子抱住的共工抬眸,看向前面的白发道人,双眸璨若晨星,笑容灿烂:“这便是本座的意义所在……颛顼驻足于遥远的未来,但是本座不认可,每一个生命,都有存续的价值。”

    “你既知道本座的真身,应该知道,世上本来没有什么共工部族。”

    水神共工嘴角勾了勾,语气温和而笃定:

    “共工部族,便是我这些年收养的,这些战死者的孩子。”

    “他们,就是共工之部族!”

    “唉?这个大哥哥是共工大人的客人吗?”

    “啊,我饿了!”

    “喂,这个是给客人的,阿凤你不要偷吃!”

    “欸?客人大哥哥我可以吃肉吗?”

    嘈嘈杂杂的声音,战争的遗孤脸上却没有悲伤的神色,围绕在那位高大的神灵身边,白发道人从袖口里掏出糖果递过去,被非常认真地道谢,只是道人的眼中不可遏制地浮现出了悲怆,脑海中有文字记录浮现。

    【共工率百族为祸……】

    【诛……】

    【神怒,发狂】

    【兴水为灾,淹覆天下……】

    这是禹王诞生之前的历史,白发道人明明身处于这个喧嚣的环境里,却莫名感觉到了一种剥离感的萧瑟,命运已然定下,过去无法更改,时间却又代表着什么?

    百代为过客,千秋一悲鸿。

    共工抬眸,看到那道人坐在那里,白发垂落,任由孩子们好奇把玩。

    似乎坐在这里。

    却又似乎不在此地。

    这样的错觉只是刹那之间。

    片刻后,道人告辞,仍旧有着朝气的神灵带着卫渊走出。

    “本座其实,明白颛顼和阁下的担忧,但是,却也不能操之过急。”

    “看到那楼宇了吗?”

    祂指了指一座高大的建筑,平静道:“现在,距离人族足以自立,不需要付出惨烈牺牲的时代,还有一段时间,本座认可颛顼渴望的未来,但是,唯独这一段时代,应当由本座,亲自背负。”

    “那些弱小者的生命,不比你人族尊严,稍轻半分!”

    “彼时,我自当放手人间。”

    “孩子长大,便也要有自己的道路啊。”

    “当然这样的话是不是太过于嚣张了,哈哈哈,只是不知道,道友你相信吗?”

    水神,亦或者说,炎黄水正共工笑着看向旁边的道人,白发道人敛了敛眸,看着那边的门后面藏着的一堆小脑袋,看到他们因为被发现了急急忙忙地回去,传来一阵欢笑的声音,白发道人脑海中回忆冰冷无情的文献记录,带着复杂和一丝难言的悲怆,微笑着颔首:“嗯……”

    “贫道,相信。”

    然而,

    命运无常,总是将所有人的未来,放在了刀剑相向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