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3章 众所周知,做坏事的时候要披马甲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24
  第0833章 众所周知,做坏事的时候要披马甲

    水神共工,或者说此刻的人王之一看着白发道人,挑了挑眉:

    “生面孔……你是?”

    “哦,这位是涂山氏的兄弟,这一次是和我们的商队一起回来的。”

    卫渊还没有开口,旁边就有大兄弟非常热情地做了介绍,上古年间,民风淳朴,乃至于此,尤其是还非常热情地介绍过,这位涂山氏的白毛狐狸精来的时候穿着黑衣服,铁定了是支持共工部族的巴拉巴拉。

    白发道人的笑容都有些绷不住。

    共工看着他身上的青衫,道:“黑衣?”

    卫渊微笑回答:“青衣舒服点。”

    俊美的神灵挑了挑眉,没有多说什么,道:“这东西,你要吗?”

    卫渊心里预演了画面,以共工之傲,自己要抢夺他的东西,两边儿肯定起冲突,到时候顺手给他后脑勺上来一下狠的,这家伙绝对反应不过来,轩辕帝也没法对他说有问题。

    简直完美!

    白发道人挑了挑眉,道:“是,我要了。”

    “眼光不错。”

    共工颔首。

    而后随意指了指旁边几个东西,道:“那我就要这些了……”

    准备挑衅之后反手一棍子的白毛呆住。

    等等,等等……

    这不按套路出牌啊。

    共工你现在脾气这么好的吗?

    难道说你之后脾气不好是因为一头创在老不周的腰杆子上。

    老不周倒霉了,你的头也被撞出了脾气暴躁的毛病吗?动不动就水淹天下,覆淹九州的……

    卫渊的计划失误,看到那边的水神共工买了一堆的东西,交给旁边的属下提着,里面有许多甚至于是孩子们会玩的普通小玩具,道人拈着那根水棍,若有所思。

    旁边嫘祖部族的女子叹息道:“共工冕下还是这样啊……”

    “每一次征战回来,都会给孩子们买这些东西。”

    “孩子?”

    卫渊询问。

    “是啊。”

    那位女子回答:“共工冕下对抗着外界的妖魔,是人族部族的战神之一,但是即便是有祂在,也会有很多的族人战死的,有的是共工部族,有的是其他部族,共工冕下会把这些孩子都带回来保护好。”

    “也是好事啊……”

    “否则没了爹娘,不知道会有多少孩子死在外面。”

    白发道人握着水棍,微有诧异,暴虐淹没九州的水神,以及此刻这个人族水正,一方人王的共工,到底中间发生了什么?卫渊把这个棍子买下来,只能说不愧是上古灵材,这好东西,在什么时候都不便宜。

    以物换物,卫渊掏出了一大堆妖兽的材料。

    其中甚至于有逼近山神级别的妖兽尸体,才换来了这一根棍子。

    内部有混元之气流转,这棍子若是在适合的人手中,每一击都可以运用混元之气,一棍之下,极为沉重,简直可以把神的腰杆子都抽断,水属,金材,金水相生,循环无端,更锁住了一道混元之气。

    这离谱玩意儿也就在这上古时代的人族核心区域才会出现。

    等了一会儿,少女献才走出来。

    原本灰扑扑的衣服换成了一件白色的衣物,上面有着上古部族的纹路,看上去端庄典雅,黑发垂落在后面,用朴素的发绳中间收束一次,脚上踏着九黎部产出的小鹿皮靴子,腰间挂着一串铃铛。

    “不错啊……”

    卫渊讶异。

    失忆了审美都在线?倒不如说这和她原本的审美完全不一样吧?

    也是,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整体氛围气质如同燃烧火焰的献,会喜欢朴素清雅的青衣本身就是个离谱的事情,青衣居赤水,真的是,上古的历史绝对有些缺憾,卫渊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所知道的那些历史,恐怕是有所变更的。

    倒不如说,经过文字和口口相传的过去历史,肯定出现主观性偏差。

    会有这样那样的偏离,不过现在他来到了天之碎片倒影的世界里,倒是可以用自己的双眼看看,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卫渊打算离开的时候,却感觉到袖口被拉了拉。

    下意识转过身,换了一副打扮的少女指了指后面。

    “嗯?”

    白发道人疑惑,而后视线下意识偏移,看到那边一位位嫘祖部的女子端出了一套套衣服,足足放慢了一个台子,道人视线凝固,少女道:“你说过的,要我自己选喜欢的……”

    “我是说过……这些,都喜欢?”

    卫馆主嗓音发干。

    “对啊,都喜欢。”

    卫渊揉了揉眉心,稍微清点下自己袖里乾坤里的货物,而后双手按着献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喜欢这些东西是可以的,但是啊,献,你是神灵啊,神灵就应该有神灵的雍容和气度。”

    “神是不能想要什么东西就立刻抢过来的,那太失态了。”

    献疑惑道:

    “不能立刻抢?喜欢的东西为什么不能立刻抢?”

    “嗯……你看,你可是神灵啊。”

    “没有必要一口气拿到手,这些东西虽然现在不是你的,但是你之后慢慢地拿到手里也是可以的,在神灵漫长的寿命之下,你喜欢的东西,哪怕现在不是你的,未来也必然将会属于你。”

    “所以呢,无需争夺,秉持从容和神的雍容。”

    “只需要带着这雍容和矜持,平静地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就可以了……”

    卫馆主绞尽脑汁地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有道理。

    少女点头,似乎接受了这样的说法:“神的雍容和矜持。”

    “属于我的,最终将会属于我吗?”

    “对啊,啊哈哈,哈哈哈,少女你很有悟性啊!”

    道人笑容爽朗,对那边的嫘祖部偷笑的女子摆了个手势,让她们把东西收起来,对面的女子刚刚在屋子里,此刻走出来看看是谁如此地大方,噙着微笑点头,道:“涂山部的?”

    “嗯?很明显吗……”

    “很明显。”白发女子温柔笑着点头。

    “讲述的也有道理。”

    卫渊干笑了两声,无声自语道:“其实只是没钱了。”

    最终卫渊只是买下了献的第一套衣服,然后带着她去找住处,一路上看到的摊位上,看到了诸多只有这个时代才会有的东西,散发出了各色的灵光,诱惑至极,卫渊其实已经明白过来了,这些珍惜的灵材,之所以在几百年之后的禹王时代就全部消失。

    是因为天柱崩塌,规则秩序散乱。

    导致了整体的神代规则变得越发地狂暴混乱。

    这些具有丰富灵韵的材料都比较脆弱,生长的环境也很苛刻,也就伴随着这神代最大劫难的出现而消失了,而只有这些东西的存在,才告知卫渊,此刻他处于的,是天之碎片倒影的小世界,是倒映出的上古年间。

    世界变化,天地规则流转。

    唯独卫馆主的贫穷,贯穿上古和后世。

    卫渊看着那一件件想要买的东西,就像是走到书店,或者美术生走到了那种大型的文具店,什么都想要搬走,购物的欲望在升腾着,让他热血沸腾,仿佛展开双臂,就可以拥有全世界。

    然后看了看自己的‘钱’,一枪热血一下就凉了下来。

    贫穷使我理智。

    而最终,卫馆主发现自己居然连居住在有熊部时候花费的钱都没有了,他自己倒是没什么,但是总不能让这个状态的献和自己一起露宿街头吧……烛九阴会拎着他暴揍一顿的,总觉得祂们两个与其说是半身,倒不如说是兄妹更类似。

    搞钱么……

    卫渊拈了拈最后剩下的一些【货物】,视线看向旁边售卖的果子。

    若有所思。

    因为轩辕丘即将举办人皇的更迭,所以这里现在相当的热闹,人来人往,不同的部族,甚至于有神族,妖族在这里游览,卫渊拈了拈,顿悟,这完全就是一个适合摆摊卖小吃的地方啊。

    卫渊用剩下的货物换取了一个摆摊位的地方。

    然后摆了一个摊位,开始直接卖点心和快炒,只能说感谢当年的石夷比斗,让卫渊明白了小吃摊位要怎么做,哼哼,一帮子上古人,来领悟一下后世炎黄吃货们的经验值吧!

    很快这摊位前面就排满了人。

    卫渊忙得热火朝天,心情愉快。

    其实如果不是轩辕丘附近的妖兽完全被铲除,卫渊都想要外出捕猎,不过摆摊做饭这样的老本行,做起来也是顺手得很,背后的少女献安静坐在石头上,她能够听到周围许多的声音。

    ‘欸,快点,那边有个涂山部的居然在摆摊位……’

    ‘嗯?是灵材吗?’

    ‘不不不,只是个厨子样的摊位……’

    ‘哦?哈哈哈,看来是涂山部的厨子啊,没什么本事咯。’

    ‘也是,强者都是在猎杀凶兽,怎么会屈尊来摆摊?’

    献敛了敛眸,伸出手拉了拉卫渊的袖口。

    “是买我这一身衣服,花费太多钱了吗?”

    “我们退掉吧……”

    “退?”

    “退什么退?”白发道人回头笑道:“你不是很喜欢吗?”

    献整理着其实还不熟悉的人族语言:

    “可是……要你这样,强者,去做这样的事……”

    “无妨,你喜欢这东西,那就是有价值的。”

    “我倒是也习惯这些事情。”

    白发道人转过身,继续招呼着客人。

    看着能剑气恢弘,雷法除妖诛神级别的强者背影,年少龙女张了张口,默默收回了手,把玩着铃铛,一日的辛劳,终究是有其价值的,上古时代的餐饮业,绝对的暴利,无人竞争。

    小区门口炒面大爷的水平就足以暴杀四方。

    卫馆主在最后的时候,带着龙女献住进了一间石头屋子,看着外面星辰流转,时不时地,有着恢弘的元气化作虹光流转不息,灿烂夺目,却又都隐隐然围绕着那边的天柱不周山。

    这是唯独上古才有的气象。

    阻止这个碎片世界里的天崩,要不然就是把水神共工给敲晕了,但是现在不大好下手,另一方面,卫渊是在做饭的时候想到的,只需要提醒一下老不周,你不要看热闹,或者至少,至少你看热闹的时候,把神话概念开了。

    这不就得了?

    不周山的神话概念一开,现在这个时代板上钉钉地前三。

    现在的水正共工,至少人族之躯并非是十大巅峰,也有可能是祂本体是十大巅峰,也有可能,祂是在最终暴走的时候顿悟到了水流蓄势的奥妙踏出这一步,但是不管什么情况,这家伙一头撞在老不周神话概念上,只会把自己撞晕。

    上古排名第一的乐子人就会变成水神共工。

    撞别人把自己的脖子撞崴泥了。

    嗯,先去提醒老不周。

    然后回来的时候再去和水神共工亲切交谈一波。

    卫馆主打算外出,献拉住他的袖袍,道:“你要去哪里?!”

    “外出一趟,很快回来,你先休息,放心,人族这里很安全。”

    “我会留下防御阵法。”

    卫渊并指点出,在此地留下了自己的气息,而后才离开,他的修为本就足够称得上一句绝顶,似乎是浑天气息的包裹,即便是在这小世界当中,也不受限制,不受影响,能够尽情发挥出自身的力量。

    甚至于还带有遮掩气息的能力。

    卫渊想了想,之前已经暴露自己是涂山氏,若是之后搞出来什么事情,牵连了这个小世界里的涂山就不好了,得要改变一下气息,反手自袖里乾坤当中取出了一枚烙印。

    那是代表着【元始】的符印,在构筑三十六天体系的时候,以忽帝【炼假还真】,创造出了的面具,根本没有谁见到过,这个马甲的身份非常地清白,卫渊反手将这面具覆盖在自己的脸上,气机陡然发生了变化。

    而后,浑天信笺的气息加入,让这气息多出了幽深莫测之感,难以看破。

    旋即,直奔天柱所在而去。

    不周山正在神游六虚,忽然感觉到了心血来潮,收敛神魂。

    苍茫浑厚的声音落下。

    “何妨神灵,来此天柱地界?”

    与此同时,一道不周山功体的掌力,似慢实快,霸道无比的打出,打向那不速之客,却见袖袍一罩,天下独步的不周山之力,居然被直接收住,不曾显露丝毫的异状。

    不周山神微皱眉,抬眸看去,却见到一从不曾见到过的身影。

    青衫化作了白色道袍,内里为黑,袖袍之上装饰以犹如天帝的金纹。

    墨色木簪,白发垂落。

    步步踏虚空,高歌朗玉虚。

    正是【元始】!

    “你是谁……”

    “贫道不过是一方外炼气士,来此为告知道友一事。”

    “嗯?!何事?”

    不周山凝眉询问。

    周围尚且还有其余的诸多山神,有着一道道散发出强大气息的存在,簇拥着天之支柱,十大巅峰。

    白发道人语不惊人死不休,语气平淡:

    “我观道友近日。”

    “恐有血光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