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2章 水神共工——年轻版本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36
  第0832章 水神共工——年轻版本

    远古之事的倒影,也就是说,这就是那一块天之碎片在崩裂之前的一段时间所记录下来的东西,而现在,这些过去的经历不断地在这碎片演化出的世界里出现吗?

    是会不断地将这一部分记录的过去循环往复地出现?

    还是说,只是恰好因为他进入这里,因为袖袍当中的【浑天】气息刺激,所以才令这一段被记录的历史激活了,嗯……结合献对此刻的情况没有预料,反倒被反噬到真灵沉睡,很有可能是第二种。

    是【浑天】的气息。

    所以,其实也算是我坑了献?

    是谁坑了她?!

    是我!

    是我啊!

    此刻,恰好有千年流风徘徊,天边的雾气散去,这一简单的事情,居然有一种恢弘之气,而那边的部族之人都虔诚无比地跪在地上祷告,白发道人动作迟了一步,在众生的寂静当中。

    卫渊看到了一座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巍峨无比的山支撑着天地。

    完好的不周山。

    支撑着天和地的界限,定下诸多规则流转秩序的,万界之基。

    白发道人徐徐吐出一口气。

    不周山未崩。

    天也未曾碎裂。

    一切未曾发生。

    一切即将发生。

    这就是,这天之碎片代表着的过去,是这【天之清韵】的核心,也是拥有此物的可能性吗?没法破开天之碎片记录的过去,就没有办法将这一存在收入手中,化作宝物?

    还真是大难题,这种困境要怎么破?

    是要阻止共工,在水神共工撞击到老不周腰子上之前,先提前群殴把共工给放翻了?

    还是说代替老不周被共工撞一下腰子?

    这个大可不必。

    代价太大,还是让老不周抗住吧,反正腰子对祂也没啥用处。

    “怎么了吗?涂山部的狐狸兄弟……”那位队伍的首领抬起头,看到了那边白发道人咬牙切齿,疑惑道:

    “你们难道不是来参与轩辕丘的集会的吗?”

    “不打算去看看共工和颛顼的竞争?”

    白发道人回过神来,慢慢点头。

    神色温和,言简意赅,一语双关回答:

    “我去。”

    ……

    这一个队伍也是有熊氏分出去的,领袖看到那样貌稚嫩的少女献,非常慷慨地分出了一只坐骑,白发道人让失去记忆的天神坐在了巨兽的背上,后者却极为警惕,大有立刻就跑的趋势。

    在第四次逃跑失败之后,卫渊一只手拎着灰袍少女的领口,任由其手舞足蹈,龇牙咧嘴仿佛一只凶悍的小兽,一只手扶着额头,只想要仰天长啸,却无可奈何。

    “你跑什么?!”

    “你要卖掉我?”

    “我……谁说的?”

    灰衣少女不答,只是一双金色的瞳孔看向旁边,看到那边的人族部族带着不少活着的野兽,以及野兽的尸体,其中也不乏有各种各样的蛇类,这个时代的人族,还是轩辕帝在世的时代。

    在十大巅峰不出的情况下,绝对的三界八荒第一流势力。

    尽管当年蚩尤,刑天,神农,风后,力牧这些英雄已然逝去,但是轩辕帝还在,其轩辕剑锋所指之处,便是人族边疆,诸逆神亦是不敢正面掠起锋锐。

    白发道人无可奈何,反手一手刀,道:

    “算了,我就在前面牵着这凶兽,你不要怕。”

    “我也不会跑掉。”

    也不要咬我。

    灰衣少女点了点头:“……嗯。”

    “再说了,你都咬过我一口了,这都相当于烙印了,你会找不到我?”卫渊无力吐槽,古神的接触,被差一点咬出个对穿,留下了足够浓郁的气息接触,这东西基本上跑到那里都会被发现的。

    真灵似乎沉睡的少女有些模糊地重复:

    “咬一次,就是烙印?”

    “是啊,那是你的烙印。”

    白发道人如此回答。

    而后把少女放在了凶兽背上,转过身,牵着巨大的凶兽迈步往前,灰衣的少女眼眸微敛着,手指下意识伸出,拉着道人鬓角一缕白发,长度到了坐下白发便要垂落在地的级别,那一缕鬓角白发被少女拉到后面,缠绕在手指间,终于安静下来。

    卫渊迈步沉思,旁边的凶兽难得不会对他产生恐惧心情,而卫渊思考着,既然是倒影的话,这个小世界里面的存在,无论是共工,不周山,还是说人族那些存在,都属于是投影类的状态。

    本身实力不会像是本体那么离谱,那么恐怖,他应该足以参与到这一场神话中最盛大的事件,而不至于被一头创死。

    但是,既然说这里也算是小世界。

    那么诸多世界和时间的自我唯一的十大巅峰,难道对此没有察觉吗?

    还是说,这一个小世界的祂们被【浑天】的气息遮蔽,未曾察觉到?这样看来的话,浑天最后那一步踏出,还真的是,收获巨大得让人惊叹了啊……

    【天道】,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大道。

    祂,真的抵达那一步了吗?

    卫渊心中复杂至极。

    所以,如何破解此局?

    是要尝试把共工先放翻,还是说提前提醒老不周?

    总之,一定不能让天崩的事件再度发生,只要能够尝试阻止,那这样的话,这一个天之碎片的谜题也该解开了……

    经历过好几天时间的跋涉,卫渊看到了远古时代的轩辕丘。

    这是当年轩辕尚在,虽然说神农氏,蚩尤,刑天,风后等这一批的人族英雄或者失踪或者死去,轩辕丘已经不再是巅峰时期,但是轩辕尚且还在,那这里就仍旧是三界八荒一股无法被忽略的势力。

    十大巅峰寻常不会出世,人族本就是第一流的势力了。

    只可惜,寿数有定,人皇位格也会带来巨大反噬,令历代人皇无法转世,而凶兽,神族的寿命远超于人族,同等实力的境界,一尊妖神就算打不过巅峰期的人族强者,也可以靠着寿命硬生生熬过去。

    “哈哈哈,我就想着你们也该过来了,居然比我想得迟到了。”

    “这一次的收获如何?”

    一位高大健硕的男子大笑着迎面走来,和那位队伍的首领熊抱一下,而后视线看过来,看到了那边的白发道人,看到了灰衣少女,疑惑道:“我不记得你这部族里面还有这两个啊……生面孔。”

    “哦,这是涂山部族的……女希氏,渊。”

    “这个是他的同伴,献。”

    “涂山氏?!”

    看守者有熊部轩辕丘的男子缩了缩脖子,道:“女希氏,白毛?男子,嗯……叫希渊?好吧……涂山部可是女娲大神留下的一支,虽然说因为当年娲皇一日七十化,变了不少的模样,可也是我人族正统。”

    “嗯,还是欢迎了,请进来吧……”

    “之后我们会联系涂山部的。”

    卫渊噙着微笑颔首。

    反正在选拔完之后,自己就闪人了,无所谓。

    这算不算也是涂山部的作风?

    “另外,阁下这一身衣服……”那男子指了指卫渊的黑衣,道:“难道说是支持共工的吗?”

    不,我不但不支持他,我还很想要一头创在祂腰子上。

    卫渊心中回答,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黑色,为水德。

    真倒霉。

    卫馆主无可奈何,然后噙着微笑摇了摇头,道:“不了,这只是路上黑衣比较方便而已,嗯,有熊部是人族最大的聚集商会的地方,应该也有售卖货物的地方吧?”

    “哦?涂山部的兄弟要来交换一下吗?”

    那位有熊部的男子非常热情:

    “请,嫘祖大人的部族也已经来了,有以诸多异兽蚕丝编织的衣物,绝对的物有所值,哈哈哈,请吧!”

    卫渊道谢之后,带着少女状态的献走在有熊部当中。

    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的有熊部不愧是天下的一大核心之所在,无论如何可以算是物产丰富,应有尽有,后世都灭绝了的许多灵物,就跟大白菜一样摆在地上。

    卫渊倒是不需要这些灵草的灵气补充。

    就是馋这东西的口感。

    买了一堆第一辈子没吃过的玩意儿,准备找个地方炖了试试味儿。

    至于钱,这一路上好几天,自然也是遇到了不少的凶兽猛兽,卫渊试了试,自己现在浑身上下都被【浑天】那种高于一切的力量气息所笼罩和覆盖,实力可以完美发挥出来。

    就很赞。

    一路上干翻了不少的敌人。

    剑术都没用,天罡正法就足够强大了。

    攒下来了不少的货物交换,一路交换了许多,全部都塞到了袖里乾坤里,此刻尽情兑换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非常愉快地和上古的老棒菜们砍价,后世历练出来的卫馆主,甚至于一瞬间有自己在欺负这些老帮菜的良心不安感。

    在享受了砍价的快乐后,又按照了原本的价格买了下来。

    灰衣少女疑惑地看着他。

    卫渊咳嗽了下,反思自己刚刚是不是过于屑了,一定是伏羲和女娇的影响,语重心长道:

    “好孩子不要学啊。”

    声音落下才反应过来,这家伙可是青衫献啊,比起屑。

    自己可比不过她。

    也就是现在对方真灵似乎沉睡,要不然的话,自己恐怕会被嘲笑一番吧,卫渊把这个念头收起来,走到了嫘祖部当中,要求换取衣物,一眼看中了一身青衫。

    上古的材料,嫘祖部的手艺,比卫渊穿过的所有衣物都要好。

    而且具备有多种的类法术能力。

    当然,卫渊自己是用不到就是了。

    心满意足地交换完。

    卫渊准备离开,视线看到了那边的灰袍献,想到后者之前说的,故意要换一身烛九阴的衣服,打算吓唬他一次,嘴角抽了抽,这大仇,此时不报,更待何时。

    伸出手指了指安静的少女,道:“给她也来一身。”

    灰衣少女抬眸,怔住。

    白发道人摆了摆手,温和道:“去吧,我在这里等着。”

    “挑你喜欢的就行。”

    看着她和嫘祖部的人进入屋子里,白发道人挑选着摊位上的东西,不得不说,这里的东西有不少都极好,虽然原始,但是具备有相当强大的灵韵,本身不需要多少的炼化就是强大的法宝。

    其中一根棍棒,散发着强大的水流气息。

    卫渊挑了挑眉,伸出手去拿,这东西无支祁应该会喜欢,也不知道那但是他伸出手的时候,恰好和另一只手碰住,以他此刻的修为,竟然没能有提前的预兆,下意识抬眸,看向一侧,那边同样抬眸。

    青年,眉眼凌厉,面容不乏柔美。

    身材足足两米有余,却显得极为匀称,额头有装饰以宝石的绑带。

    贵气雍容,散发出了磅礴浩瀚的水德之力。

    白发道人敛了敛眸。

    共工……

    第二个念头。

    这家伙,好像还不是十大巅峰级别?至少这个人族化身不是。

    要不要现在给他后脑勺一棍子?

    解决不了问题,只需要解决带来问题的家伙就可以了。

    让他直接睡过了那一段时间,自动弃权,事情不就解决了?

    选择和共工战斗?还是说直接代替不周山被撞?

    不不不,老夫直接卡bug!

    他伏羲的,我真是个天才!

    卫渊一时间有些意动,下意识握住了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