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1章 过去的倒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729
  第0831章 过去的倒影

    温暖和煦的阳光落在脸上,甚至于都有些过于干燥了,卫渊晃了晃头,确定了自己所在的地方——一片森林地形,一颗颗上了年份的树木拔地而起,浓郁的灵气在树荫下面流转着。

    地上长满了各类的灵草,这是上古年间,灵气充沛,连杂草都有一缕灵气,远远望去,各类的妖兽,凶兽在这森林当中迈步,残酷的捕杀活动潜藏在这一幅祥和的画面之下。

    天空云气浓郁无比,遮掩了视线。

    “这就是献说的,那个天之碎片里面的情况?”

    “对于过去的倒影?”

    “难怪灵气如此充沛……”

    卫渊环顾周围,这里完全可以当做是一个小世界,只是同样是小世界,这个地方和自己那旮沓玉虚宫比起来,真的是自己那小世界完全可以扔掉了,是过去时代的倒影所化,难怪如此地……奢侈。

    卫渊总觉得这里比禹王时代都来得灵气浓郁,天地祥和地多。

    “献?你在哪儿?”

    白发道人环顾周围,却没能发现那位性格大胆的龙女所在。

    明明刚刚是抓住手腕进来的,但是却出现在了不同的地方吗?也就是说,那一片天之碎片根本不是表面上看起来地那么平静,内部有各类的空间乱流?

    嗯,其实也可以理解。

    毕竟是不周山被撞了一下本能地抓下来的那一片碎片。

    那肯定被抓得死死的。

    卫渊神识扫过,竟然也无法把握住这里和外界的联系通道,连人间天庭的符箓大阵,以及娲皇,不周山的气息都无法确认位置,袖袍当中,一缕特殊的气息浮现出来,混入了卫渊自己的神识。

    而后这一块天之碎片衍化出的小世界便无法阻拦卫渊的神识。

    卫渊清晰地把握住了外界的锚点,能够保证自己在特殊情况下足以破开此地的封锁离开这里,这才稍微安心,伸手取出那一缕特殊气息的东西,正是之前【浑天】所留的信笺。

    此物赋予卫渊能够洞穿【天】之封锁的力量。

    “……不愧是你啊。”

    卫渊手指托着这一封寻常的信笺,“天道恒常,为最高之道。”

    “是当年就算到了我会和【天】再有缘分,所以留下这东西吗?”

    白发道人默然许久,将这来自于过去的帮助握在手中,收入袖袍。

    不过,引动了浑天所留的力量,再加上这东西被创造出来是【娲皇补天】【天柱崩倒】这两件神话事件,这个地方,恐怕远远不只是【天之碎片】这么简单,保留在九幽,恐怕还有其他的目的。

    先找到献再说……

    卫渊五指握合,把握天机,他虽然不擅长天机卜算,但是要找到献的那一条,然后跟着过去,就像是抓到毛线团的一端用力一抓一样,这个还是没问题的。

    虽然说原理简单了一点,但是有用就好。

    卫渊循着天机迅速腾空,途中有一只翼展三百米的凶兽猛地朝着道人袭来,被反手一巴掌拍飞,这地方恐怕早就和大荒昆仑隔离,不晓得我是会做饭的吗?

    你们一直这么勇的吗?

    要不是赶路,高低得给你做成卤鸭肉。

    卫渊御风之速极快,约莫花费了一刻钟的时间,那天机就到了头,卫渊低下头看去,看到一名灰衣少女满脸恐惧,看到周围有一只只凶兽包围,看到她身躯僵硬,眼底有着第一次遭遇危机的茫然失措。

    而这灰衣少女身上有着极为浓郁的献的气息。

    这是……怎么回事?!

    卫渊微微惊愕。

    第一反应是这家伙又在搞什么玩笑,旋即看到了那少女眼底的泪痕,显而易见是被吓哭了,微微皱眉,五指握合,人间五雷法,煌煌辟邪咒,纵然没有了符箓天庭加持,卫渊的五雷咒法仍旧效果足够。

    伴随着暴虐的雷霆光芒,周围的五只凶兽浑身焦黑倒下。

    那灰衣少女松了口气,面色煞白,腿脚一软坐在地上。

    抬起头,看到雷光散去,白发道人御风而落,袖袍拂动。

    “献?你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灰衣少女泪痕还没有散去,手掌不自觉颤抖,这是因为极端的恐惧,卫渊微有惊愕,看得出这绝不是什么伪装的,身子一晃,直接出现在了灰衣少女之前,并指伸出,点在对方眉心。

    ‘真灵……自我保护性沉睡?!’

    卫渊嘴角抽了抽。

    迅速找到了问题的关键节点。

    ‘这是,颠倒阴阳的副作用?被这天之碎片的效果干扰到了?’

    ‘这里残留了浑天的力量,而献又是被伏羲那蛇渣干扰了根基,相当于自身根基虽然是十大巅峰的级别,但是却不稳定,被这一冲击,进入了短暂睡眠……’

    外在表现,就是短暂的失忆……

    和当年的西王母类似。

    也就是说,换是烛九阴自己进来也是这个问题,等等,所以烛九阴故意闭关让献来倒霉?

    可恶啊,伏羲你个蛇渣,居然隔了这么多年还能搞事情?!

    你是不是故意的?!

    卫渊嘴角抽了抽,深深地感觉到了,和烛九阴,和伏羲相比,献简直是太单纯了点,伏羲,强大,神秘莫测,天机之主,遗毒万年的蛇渣,等我出去了,给你看一百年的NTR本子,我让你看到应激!

    白发道人朝着天空比划了一个中指。

    而他的动作让失忆状态下的少女警惕,然后后者下意识张开嘴,下意识狠狠地一咬,哪怕是真灵短暂沉睡,外在的表现性格也充满了献的特性,在具备攻击性的同时,有一点很重要。

    烛照九幽之龙,牙口很好。

    咔嚓。

    不周山功体的皮肤就跟脆皮雪糕一样被咬破。

    卫渊额头青筋贲起,低下头,看着咬住自己手臂的失忆版本的献,失忆的这家伙连形体都化作了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死死咬住手臂不松口,白发道人抬起手,这家伙直接挂住卫渊的手臂,像是一条被晾干的咸鱼。

    死死不松口,满眼的倔强。

    “松口。”

    “呜呜呜!”

    “我叫你松口啊魂淡!”

    卫渊用力挥舞手臂,另一只手直接扣住这家伙的头想要让她松口,但是蛇类咬住猎物是绝对不会松口的,卫馆主额头青筋贲起,有幸体验了一次烛照九幽之龙的咬合力,不周山功体都差一点被咬穿。

    这还是献失去记忆,处于本能状态,要是这家伙暴走的话,不可想象,卫渊总算是明白烛九阴说他的防御太弱是什么意思了,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阵肚子响的声音。

    卫渊思绪微顿,视线往下。

    咬着他的灰衣少女视线往一侧偏移下去,面容通红。

    难得啊,献居然会脸红?

    白发道人伸出手指,道:“我给你做饭,你,松口。”

    “懂?!”

    灰衣少女沉默了下,似乎是在斟酌考虑,最后还是乖乖松了口,老老实实,抱着膝盖坐在那边的石头上发呆,卫渊看到自己的手臂上出现的咬痕,而后不周山功体的万劫不灭体发挥效果,哪怕只是初步掌握,卫渊的伤口也在慢慢恢复。

    只要我的血条足够高,那么再大的伤害都没问题。

    就是回血实在是太慢了。

    周围就有凶兽,而且尤其是一点,这个天之碎片的世界里面,那些妖兽居然不害怕卫渊,甚至于会把收敛气息的他当做猎物主动攻击,这种待遇让卫渊几乎有种喜极而泣的感觉。

    终于,终于不用再经历找猎物那么困难的生活了……

    这里的条件限制比较简单,卫渊只是简单烤制了几头肉质比较合适的妖兽,凡火甚至于没法烧熟这些东西,必须以温度更高的灵火,相对而言,口感确实是更好,可是也过于坚韧,没有修为的人根本咬不下来。

    当然,这样的问题在那灰衣少女的牙口面前不是问题。

    烤得表皮金黄酥脆的鹿腿,往下滴落油脂,落在火焰当中,更是激发出香气,卫渊以剑气切割这些食材,那边的少女献狼吞虎咽,像是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一样。

    “你慢点吃……我去找找水。”

    卫渊摇了摇头,确定了这里的地形大概是哪里。

    在现在的修为之下,哪怕是几千年前的旅行记忆也会无比清晰,卫渊大概认出了这里到底是在哪里,或者说,是对应人间哪一部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附近有一条大河,是共工当年搞出来的。

    里面的鱼肉味道很好。

    生长着一种足以抵御上乘火焰神通高温的虾。

    但是生吃的话,味道鲜美至极,能够提纯血脉。

    只是想起来,卫渊就觉得口舌生津,有点嘴馋了,说是找水,其实是为了找到美食而已,只是卫渊驾驭流风,在这附近来来回回也不知道找了多少次,就是没能找到,神识扫到那边的少女吃饱了,也只好遗憾回来。

    看来,毕竟只是天之碎片演化出的世界。

    和现实终究还是不太一样的。

    也是,这碎片是被共工撞塌了的,那时候未必有这一条河,这碎片自然也不会有所映照,这样想起来的话,倒是也算是正常,卫渊若有所思,看着那边吃饱喝足的灰衣少女,道:“如何?”

    “……好。”

    少女献语气简单,很不淑女地拍了拍肚子,沉思。

    “要怎么样,才能让你给我做饭,一直做下去?”

    你还真是够执着的啊魂淡……

    卫渊嘴角抽了抽,而后反手一下拍在她额头,理所当然地吐槽道:

    “等到我死了,就给你一直做。”

    可你什么时候才能真灵清醒过来啊可恶……卫渊咬牙切齿,可恶的伏羲啊,你把我的向导搞得失忆了啊魂淡,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通过这个天之碎片小世界,得到此物的所有权。

    简直像是一个游戏直接把通关目标都给拿掉了。

    不管怎么样,先探索一下这个世界吧。

    顺便把她带上,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恢复记忆了呢……

    卫渊尝试捕捉野生的失忆献。

    失忆献警惕,龇牙。

    卫馆主使用了三串美味的烤肉串。

    效果拔群。

    诱捕成功!

    ……

    卫渊看着旁边的献,看着她用力咬着因为温度降低变得有韧劲,有点难咬的肉串,若有所思,看来虽然因为真灵短暂沉睡,记忆在这个天之碎片里处于封禁状态,但是感应气息的本能还在。

    所以才会对自己这么信任。

    恐怕遇到什么危险的话,会立刻冲破封印,嗯,要不要尝试把她丢到什么山海裂隙,神代熔岩地心之类的地方?

    白发道人摸着下巴,看着旁边的少女献,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

    会被恢复记忆的献揍一顿吧……

    之后可能还会被共享记忆的烛九阴再揍一顿。

    “嗯?”

    外貌十四五岁的少女抬眸,眼底好奇澄澈。

    白发道人揉了揉眉心,道:“没什么。”

    下不了手。

    一路前行,卫渊神识不断往外放,只是不知道为何,这天之碎片当中,充斥着连他的神魂都无法外放太远的,极为奇异的浓雾,似乎是浑天力量的残留,具备有【高于一切】的特性。

    也就是说,具备一切概念当中的最高优先度。

    还是一模一样地看起来温和实际上不讲道理的家伙啊……

    卫渊吐槽,而耗费了这个碎片小世界的好几天时间,终于找到了人,那是一个商队,仍旧还穿戴者古代风格的服饰,腰间佩戴着锋利的石斧,上古的青钢岩,内部蕴含灵气结构,自然成阵,锋利度直接可以撕裂岩石,斩碎钢铁。

    不过也就只有在这种级别的灵气环境会诞生。

    卫渊主动放出一丝丝气息。

    队伍的领袖直接猛地起身,眼睛明亮,手中多出一柄沉重的战斧,道:“是谁?!哪个部族的?”

    他看着从丛林中走出的那白发道人,带着一些警惕。

    卫渊摸了摸下巴,道:“部族的话……嗯,涂山部的。”

    “涂山……?”

    那领袖嘴角似乎抽了抽,看了看白发道人的模样,尤其是那白发青年的样子,赞同地点了点头,道:“确实是,那涂山部的狐狸样,小兄弟是白毛狐狸精吧?有几只尾巴了?”

    卫渊:“……”

    “嗯,大概是……七只?”

    九只那肯定不行,不可能的。

    我不可能那么屑。

    “哦……”领袖上上下下打量了下,口中道出一句古朴有节奏韵律的声音,卫渊在涂山部生活过,知道这是涂山部的口令之一,微笑地用相应的口诀回应,那首领才点了点头,道:“是真的,既然是涂山部,可要和我们同行?”

    “不过涂山部不在这个方向,你怎么会从这儿出来?”

    因为我是从外面来的。

    卫渊面不改色地回应道:“因为有事外出,故而绕了点路,不知道诸位这是要去……”

    “哦?那还用说吗?”

    领袖爽朗笑道:“当然是去有熊部,轩辕丘!”

    “轩辕黄帝要在那里,选拔下一代的人皇。”

    “而这一次的参选者,一方乃是那位共工,另外一方可是颛顼!”

    “这样的大事,我们当然要去了!”

    谁???!

    轩辕,颛顼和共工竞争人皇?!

    卫渊的笑容微有凝固,突然想起了之前献在进入这天之碎片说的话——

    ‘远古天道的碎片,演化出了一个小世界。’

    ‘里面,恐怕是过去的倒影……’

    “过去的,倒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