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7章 忽:我在哭,我在哭啊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93
  第0827章 忽:我在哭,我在哭啊

    天庭符箓体系的名号,不过只是阵法节点的称呼。

    在三清这个层次的节点上,替换出一个虽然道德上很渣但是实力上很猛的渣蛇,毫无疑问可以直接拔高整个阵法的位格,卫渊嘴角微微勾起,满脸诱惑道:“你看,自由就在眼前哦,签了这两份协议。”

    “你就拥有自由了。”

    “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划算的买卖了吗?”

    “没有了!”

    “就按个手印,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走过路过,蛇渣不要错过啊!”

    伏羲额头青筋贲起。

    有种眼前这个白毛背后尾巴摇嘚飞快,仿佛对方手里拿着一沓钞票一下一下在自己的脸色拍打的幻觉,那脸上的微笑不知为何让他觉得熟悉地简直讨厌。

    谁特么教出来的?!

    是谁!

    是我啊可恶!!!

    但是想到能够从这个暗无天日没有时间流动的憋屈地方离开,伏羲还是心动了下,重点是能够有了见到阿娲的机会,伏羲道:“拿下烙印,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可是,你确定要我出去?”

    伏羲挑了挑眉,双手微摊,笑容诚挚道:“我的仇人可不少。”

    “你不怕惹来麻烦吗?”

    卫渊从袖口掏出一张面具,笑容灿烂道:“没问题哦。”

    “考虑到这个问题,刚刚在构筑三十六天的时候。”

    “我顺便用忽帝炼假还真的权能淬炼出了足够多的面具。”

    “来,这个青年的是灵宝天尊面具,这个老爷子的样子是道德天尊面具,炼假还真,你只要戴上面具,连气息都会被遮住,只要不全力出手,绝对不会被发现。”

    伏羲看着白发道人。

    白发道人笑眯眯看着伏羲。

    笑话。

    早就知道你这渣蛇的理由足够多,足够离谱。

    所有理由都有了。

    伏羲道:“其实我今天心脏不大好……”

    啪!

    上清宗天王保命护心丹!

    伏羲:“……”

    “我觉得今天的衣服不好……”

    白发道人打了个响指,身后出现了一排一排的女装,暂时有炼假还真之力,你要什么都可以满足你,道人微笑着伸出手,温和道:“来,选吧……”

    伏羲眼眸微敛:“真的要这么绝吗?”

    白发道人道:“以前你没得选,现在你有两个选啊。”

    伏羲嘴角抽了抽:“道德天尊。”

    但是你没有道德。

    卫渊腹诽一句,随手把之前准备的烙印,以及炼假还真的面具人过去,伏羲随手把烙印收入手中,化作了一名白发老翁,但是仔细看的时候,却能看出其面容并非是固定于老者。

    人间符箓大阵的底蕴会因为其存在而不断提升。

    “好了,让我过去!”

    伏羲骂骂咧咧。

    卫渊收回了阻拦的腿,噙着微笑道:“道友,请了。”

    在伏羲踏足了第三十六天之后,天庭大阵终于有了镇压气运的玩意儿,卫渊思考过了,反正得有个镇住气运的,既然没有像是其余体系的至宝,其实为什么需要至宝呢?

    还有什么镇压天机气运的宝物效果比这个蛇渣都强的吗?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在踏足三十六天之后的瞬间,伏羲突然身子一晃,从白发老者重新化作了蛇躯天神,蛇躯游动,嗖一下地就直接跨越过了天庭符箓大阵的巨大范围,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卫渊,你真的是太天真了!”

    “居然以为我会听你的话!”

    “可笑,可笑啊,啊哈哈哈哈,我可是你的老祖宗,我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傻逼了吧,啊哈哈哈哈,这就是我的计策啊,阿娲,兄长来……”

    啪叽!

    仿佛撞到了无形的障壁。

    跑得飞快的伏羲一头撞击在了万法终末之地的边缘。

    蛇躯都像是弹簧一样。

    白发道人慢条斯理地蹲下,手中多出一根树枝,在那蛇躯上戳啊戳,道:“死了没?嗯,万法终末之地的边缘禁制效果这么强啊,难怪你都出不来,还是说,是对于执掌诸多规则的你,效果特别强?”

    嗯,万法终末之地,代表着一切规则的终点。

    也就是说,掌握规则越多的,越会被克制。

    越强越惨。

    这地方,好特么邪门儿啊。

    伏羲呆滞抬起头,道:“这,什么情况……”

    明明拿脸撞了天下最危险的险境之一,居然连脸皮都没破。

    卫渊认真道:“嗯,对应这个终末之地的地方,只是三十六天体系的第三十六天,大罗天,也就是说,我只是开了个门,让大罗天也变成万法终末之地的一部分,所以你能过来。”

    伏羲面容呆滞:“也就是说……”

    卫渊点头道:“也就是说,你能出来。”

    “但是下不去。”

    “哦,另外补充一点,三十六天大罗天下面那层,叫做玉清境清微天,可以看做是我的办公室。”

    白发道人脸上浮现出温和礼貌的微笑。

    伏羲面容凝固:

    “你算计我!!!”

    伏羲一下双手抓住卫渊的衣领剧烈摇晃:“你不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他咬牙切齿,震声怒道:“我明明给你下了加护,让你保护好阿娲的啊,难道还有比我过去更好的保护吗?”

    “天机……嗯?!!”

    伏羲蛇瞳呆滞,看着卫渊身上加护明明还在运转。

    而且因为血脉的原因,这些加护的效果极强,灵光晃瞎蛇眼的那种。

    白发道人狞笑着反向拎起伏羲的衣领,道:“SUPRISE!”

    “对我而言,你才是最大的危险源头!”

    “防止你过去,就是对娲皇最大的保护!”

    “你!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了!我,我可是阿娲的兄长啊!”

    “麻蛋死妹控给爷滚啊!”

    “我好歹是涂山氏的源头,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本座削死你!”

    三十六天大罗天上,白发道人大怒,伏羲大怒,开始互殴。

    ……

    人间界,感受到了天庭符箓大阵变化的林守颐第一时间抵达龙虎山,而张若素同样神色郑重,道:“天庭之变,贫道先上去一观,劳烦道友护持贫道肉身了。”

    旋即一点真灵飞起,化作【玉帝】,直往天穹飞去。

    眼看着浑厚的黄色祥云翻滚不休,而天地一片流转,原本的天庭符箓大阵之上竟然又多出了一层一层的新的阵法,越是往上,老道人心中越是震动,明白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三十六天。

    但是,为何竟像是已经存在了千年,乃至于两千年那么漫长的时间?

    居然如此地真实。

    是卫渊?!

    老道人第一时间想到了那卫馆主,一路往上,靠着在天庭符箓大阵当中的玉帝位格,老道直接飞过了正常的三十二天,而后是三清天,也靠着自身的道行一一闯过,看到那雄浑的,幽远的,仿佛存在于过去现在未来的最后一天,心中波涛汹涌。

    传说中的大罗天!

    大罗神仙的所在,无量为大,包罗诸法!

    修行者的极致,最为接近道的状态,神通广大,无所不能!

    张若素怀揣着修道者的诚心,踏上了这一层天穹。

    然后……

    【玉帝】,看到了【元始天尊】和【道德天尊】在大罗天上互殴。

    这一天,【玉帝】,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

    龙虎山上,张若素的肉身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睛。

    剧烈喘息着。

    林守颐急急地凑过去,道:“张道友,你看到了什么?!”

    张若素怔了好一会儿,梦呓般道:“我看到了道门天庭体系发生了变化,在原来的符箓大阵上出现了三十二天,出现了三清天……”

    “三清天……难道说,真的是元始天尊?”

    林守颐呢喃,而后带着两份急促道:

    “那道友,你可曾见到大罗天?”

    “大罗天……”

    张若素嘴角抽了抽,茫然道:“我忘了。”

    “只是不知道,为何心中,一股强烈的冲动。”

    小阿玄抱着一堆药跑过来,道:“师兄,师兄,护心丹!”

    “不,不是护心丹,给我拿眼药水来。”

    被某条渣蛇一瞬间洗了一百多次记忆的倒霉道人嘴角抽了抽:“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忘了很多,但是我现在特别特别想要洗洗眼睛……”

    “感觉看了什么恨不得失忆的玩意儿。”

    ……

    “是不是下手太狠了?”

    卫渊嘴角抽了抽,看着刚刚反手把老道人直接洗得失忆的伏羲,这渣蛇下手好狠啊,不要说老道人只是庚辰的转世身,而且还主动和庚辰断绝联系的那种,就算是庚辰本体,伏羲都能给他洗了个干净。

    “你为什么不给我洗?”

    卫渊下意识道。

    伏羲嘴角抽了下,面无表情道:“我特么当然想要给你洗!”

    “可是……洗不动啊!”

    伏羲难得出现了挫败的表情。

    不要说现在,以前都很难洗掉记忆,现在有了岁月道标,洗了一个记忆,和岁月长河一联系直接恢复记忆,伏羲躺平摆烂,直接抱着蛇躯在大罗天上滚来滚去:“不要啊啊,我要去见阿娲,放我出去!”

    “放我出去啊!”

    “我要见阿娲!”

    白发道人嘴角抽了抽,冷酷道:“放弃吧。”

    伏羲摆烂。

    卫渊从袖口里掏出那一副卷轴,把浑天的信笺收回来,递过去道:“你没事的话,就可以在岁月幻境里面看看,也可以往下面看看人间,说实话,就算是我想要帮你,这也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伏羲狂翻白眼,还是接过了卷轴。

    不知道为什么,卫渊有种给屑的要死的某孤寡老人递过去报纸,递过去泡沫板,让他没事儿撕报纸按泡沫纸玩的既视感。

    把伏羲从那种险境捞出来,以免伏羲继续处于危机当中。

    也可以顺势让人间拥有镇压气运的存在。

    嗯,是不是可以回去万法终末之地一次,去找天道聊聊把暴揍他解闷的伏羲弄出来应该给什么报酬?欸?似乎可行啊……

    卫渊以一种和某条渣蛇类似的逻辑开始思考。

    之后,将天庭符箓大阵蔓延到四海,在四海阵法笼罩下,自己的实力就能得到进一步提升,而指向道德天尊的所有法术,都会得到极为大的加持,择日不如撞日,不过今天就去一趟东海。

    卫渊五指微微张开,一张【齐天大圣】的炼假还真面具浮现。

    心中微笑自语一声:‘无支祁,我将以齐天大圣的姿态出击’

    也只有借助忽帝的力量淬炼的,炼假还真级别的面具可以做到这一点,嗯?面具……

    旋即卫渊微微一怔,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遗落了什么。

    糟糕!

    忽老爷子!

    卫渊并指为剑,一下切断了联系。

    低下头看去……

    ……

    大荒,看到周围的环境安定下来,那种危险的,炼假还真之气息逐渐消失不见,僧人圆觉总算是松了口气,环顾周围,却是微微一怔,疑惑不解:“老伯!”

    “老伯你去哪里了?!”

    “老伯!”

    僧人动作顿了顿,缓缓转过头,看向一个身材清瘦矮小的老者。

    “老丈,不知道你可曾经见过一位身材颇胖,面容和蔼的老者?”

    “先前就在此地,只是贫僧一个回头,他就消失不见了。”

    那身材清瘦,眼眶发紫的老者嘴角抽了抽。

    “我就是啊……”

    圆觉怔住:“什么??!”

    老者脸上露出不比哭好看多少的笑容。

    我在哭,我在哭啊!

    一只小渊渊能搞出什么问题来啊?!

    我为什么会这样想?!我为什么会让他随便来?

    “我就是……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