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4章 炼假还真?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53
  第0824章 炼假还真?

    时间仿佛停止了流动。

    但是这又仿佛是错觉,那刹那而过的触感仿佛指尖流淌而过的碎雪,还没能细细品味,就已经消散,少女微微抬起头,嘴唇离开道人肩膀,下意识地呵出一口气,胸膛起伏。

    “这是……烙印。”

    原本俯身的天女珏站起来,脸颊醉醺醺的,西王母的权能,或者倒不如说是她原本就有的风的力量消散,道路上刚刚被推回去的水鬼和钱来山神晃晃悠悠,似乎还没有搞明白自己为什么一屁股坐在了街道上。

    少女看着白发道人。

    然后矜持平淡地点了点头,转身,迈步,走。

    一,

    二,

    一。

    拉开门,看到了外面的水鬼,看到那边的钱来山神。

    水鬼还晕晕乎乎的。

    钱来山神一个激灵,躬身道:“王母。”

    黑发少女平淡颔首,仍旧有些醉意似的,之前动用狂风之权,发绳断开来,现在自然是重新恢复,迈步走回花店,开门,蹬蹬蹬走上二楼,动作雍容优雅,然后晃了晃,醉醺醺地晕下去。

    双臂展开,啪一下摔在床上,陷入柔软的床铺上。

    水鬼疑惑走回去的时候,看到白发道人吓了一跳,完全没有想到卫渊会突然回来,而后看到白发道人似乎在出神,水鬼疑惑的视线扫过周围,挠着头走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脚下的酒瓶,一脚踩空,滑了一下。

    “嘶……好疼,总感觉昨天喝醉酒了吗?”

    水鬼捂着头,龇牙咧嘴:“简直像是被人拿着棍子打了脑袋一顿。”

    “嘶呼,头要炸了。”

    钱来山神大笑道:“哈哈哈哈,谁让你把好几种酒混在一起了?”

    “唔,不过拿着昆仑神酒和之前搞来的其他神代的酒,掺和在一起的味道其实不错,就是后劲儿太大了,那感觉,简直像是腹部遭遇了庚辰的一拳重击啊。”

    水鬼咕哝了几句,大概是什么果然还是快乐水是正确的道路。

    生命之水那种烈酒完全是异端。

    提起酒瓶,看到上面是伏特加娘娘画的钦原漫改图,那家伙深谙宣传的方法,漫改的元气少女笑容灿烂,水鬼脑袋一抽,似乎顿悟:“老大你……难道说,是珏姑娘刚刚给自己喝酒叠加buff做了什么?”

    水鬼一眼看到白发道人失神的样子,就有所猜测了。

    毕竟,当年少女一杯倒的样子他可是看到了的。

    卫渊下意识点头。

    而后动作顿了顿,正要开口反驳,把话题引开,水鬼沉思,然后道:“可是,这不可能啊,绝对不可能!”

    “嗯?什么?”

    醉酒状态的水鬼道:

    “可是,堂堂西王母,会被这三度的酒灌醉吗?”

    “这不可能啊。”

    “所以她那个时候肯定没有醉。”

    “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

    花店二楼,少女把脸埋在被子里,面容通红。

    “无比清醒的。”

    ……

    大荒,僧人捂着额头,被那种不受控制的,【炼假还真】的力量所笼罩,佛门修为,哪怕是算上曾经作为法海的那一世,都是转瞬被冲散,心神失守。

    恍惚之间,圆觉遗忘了自己是谁,忘记了佛法。

    仿佛踏入了并不存在的六道轮回,重新投胎转世。

    变成了一个国家的王子。

    哇哇坠地的时候,便可以下地行走,往前踏出数步,步步生莲花,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道一句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而后作为王子长大,这几乎是人间界不可能出现的国度。

    直到某一日,在传说中释迦摩尼,也就是悉达多见到外面生老病死,故而顿悟佛法之前,一场大婚的时候,圆觉心中才猛地惊醒,看到背后的宫殿当中,似乎打算要给自己娶亲,或者说,已经到了娶亲的婚礼。

    “这,这是……”

    大和尚倒抽了一口冷气,知道了发生了什么。

    那老爷子似乎掌握有【炼假还真】这个大神通,而自己之前给他念诵了些佛经卷宗,结果能力失去掌控,爆发开来,创造出了一个这样一个似乎真似乎假,非真非假的幻觉之境界。

    但是,再不管的话,就这么继续下去,恐怕是会真的化作真实。

    假的也成为真的。

    连自我的心境都要就此崩溃,化作【释迦摩尼】。

    对于修行佛法的佛门弟子来说,化作了被众生崇拜的【佛祖】,背离修行自我的【觉者】之路,那几乎和死去没有区别,而且圆觉只要一想到,化作了净土宗典籍当中【如来】的自己,会做出些什么。

    净土宗那些,只需要念佛就可以往生极乐,得到功德的如来,只是一个寻常的神通广大的神灵,而圆觉这些人追寻的如来是觉者的境界——

    尘世如苦海,众生皆过客。

    无所从来,无所从去,故名如来。

    圆觉宣了一声佛号,开始寻找那位老伯,陷落于这样危险的情况,此刻僧人仍旧维持住佛心如铁,任由那金银美玉在前,看着那之前的所谓父母,王位,以及千娇百媚的未婚妻子,不为所动,端坐莲台。

    最终寻找到了忽帝。

    在一处骚乱处,他看到那老伯穿着很有神话佛国风格的服饰,在那里大吃大喝,吃得肚皮鼓起,仍旧不曾停止,周围那些美人和贵族看到了他过来,都恭敬地道一声王子殿下,

    “老伯,你清醒点……”

    “老伯?”

    “忽老爷子……”

    圆觉连连呼唤,老爷子只是大笑着吃喝,看到他还说王子殿下今天大婚之后可不能像是以前那样了云云,圆觉额头渗出细汗,感觉到了周围这个世界越发真实,越发诡异,仿佛要真的创造出这个历史。

    “得罪了。”

    僧人最后双手合十对那还在对他劝酒的老爷子一礼。

    然后抬起手,五指握合,猛地一巴掌扇下去。

    这个【历史】当中,他被虚构出了释迦摩尼的肉身,按照佛门典籍,单手抛掷龙象,那龙象足足飞了三天三夜才落地,是所谓释迦掷象的典故,狂风暴虐,直接砸在了老爷子身上。

    圆觉双手结大无畏金刚印,行明王忿怒相,呵道:

    “醒来!!!”

    佛陀说法,声如雷震。

    但是忽帝仍旧是没有反应。

    圆觉嘴角抽了抽,吐出一口浊气,神色郑重,全力出手。

    “抱歉了,老伯。”

    “若是不把你弄醒的话,不单单你我得困死在这里,怕不是会创造出什么了不得的妖孽……”

    真·大慈大悲千叶手千二百式·释迦嫡传!

    我打!

    一瞬间圆觉背后仿佛出现了一座巨大无比的忿怒明王相,背后千手,靠着这个世界对他本身的构筑,直接展现出了只在传说中存在的千手如来法身,狂暴无比的一下一下砸在老伯身上。

    声如雷震。

    当头棒喝!

    “醒来!”

    “给贫僧醒过来啊!”

    “醒!”

    “啊,好酒,好……嘶呼!好疼!!!”

    也不知道多久,忽帝一个激灵,硬生生被佛门之力强行唤醒,看着周围,老爷子满脸呆滞,道:“这是哪儿啊?!还有小光头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善哉善哉,老爷子你终于是醒了。”

    圆觉双手合十,心中感慨。

    忽帝道:“奇怪,奇怪,我怎么感觉舒服了很多。”

    “可是照理说这个时候应该恢复过来了啊,为何如此地臃肿?”

    老爷子看向旁边一面铜镜,看到里面一个肥肿的老者,吓了一跳,道:“啊呀阿呀,这这这,这是谁啊,怎么这么吓人,又胖又肿还矮了吧唧的,这么吓人就不要出来了啊?!”

    圆觉咳嗽一声,道:“是你。”

    即答。

    老爷子:“……”

    谁?!!

    微笑凝固。

    “啊,啊啊哈哈哈,原来是我啊!”

    “难怪,难怪,难怪如此地威武不凡,丰神俊朗啊,啊,哈哈哈……”

    “老伯,此刻不是玩笑的时候了,而今局势……”圆觉语气平静安宁,将大概的事情说了一遍,忽帝瞠目结舌,无奈苦笑不已,僧人道:“以我所见,此刻局面,皆是老伯你自身的权能失控说导致,不知道你到底是虚构了什么?”

    忽帝神色尴尬。

    我该怎么说……

    老夫就是编了个比较有位格的名号啊,我就这样啊!

    谁知道卫渊那小子搞出了什么,不行,从这小和尚的表层记忆里面,似乎是认识卫渊那小子的,绝不能够把这个时期说出来。

    老伯视线偏移,道:“是,是元始。”

    元始天尊?

    圆觉眉头舒展开,道:“历史上并无此人,若是老伯你说的是太上,那倒是有原型的,而元始只是虚构的,恐怕是因为您的力量,出现了这个存在,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们需要联系到他。”

    忽帝:“???”

    你要我把这么惨的情况说出去?还是告诉老不周的徒弟?!

    编了一本黑历史的山海经,三界八荒的仇恨值排名只在白泽下面的那个?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老伯干笑着视线偏移,开始装傻,仿佛重新被这个虚构的世界干扰,仿佛重新迷失,圆觉眼眸澄澈安宁,未曾开口,双手合十,念诵一声佛号,于是背后出现了巨大无比的佛门金身。

    金身双手握持,握着一根几百上千丈的佛门金刚杵。

    这般神话级别的实力,毕竟是在【炼假还真】的状态。

    “阿弥陀佛,此刻情况紧急。”

    “贫僧恐怕,只好行禅门大德,当头棒喝之举!”

    那巨大无比的佛陀金身双手握着金刚杵,缓缓砸落,云气崩散,天地震动,狂风几乎要把脸皮的皱纹都给吹开,忽帝头皮发麻,抬头看着那差不多把自己打成鸡蛋烙饼般的巨大金刚杵,猛地抬手,拼尽全力喊道:“停!!!!”

    “老伯醒过来了?”

    僧人语气温和。

    忽帝擦着冷汗:“醒过来了,醒过来了了……”

    再不醒过来,搞不好会比老不周还惨。

    老不周好歹是被共工给创到腰子上的,自己再不动的话,怕不是会被自己的神话概念给直接创死,老伯道:“可是,玉虚元始本来就是虚构的啊,怎么可能有法子联系到祂?”

    僧人憨厚道:“老伯您不是会炼假还真吗?”

    忽帝面色微凝。

    你小子……为什么,你会在这个时候这么鸡贼?

    而后僧人双手合十,低声诵念:

    “此非真,此非假,真非真,假非假,真假虚空,不过一念之间。”

    而后在圆觉的注视下,忽帝不情不愿地调动了自身的神话概念,创造了本不存在的东西。

    一枚玄奇的古玉浮现在掌心中——

    【联系到元始天尊的玉符】。

    这是炼假还真出现的。

    而后直接把这玉符捏碎。

    “元始天尊……”

    ……

    人间界。

    卫渊回到人间的几日时间里面,过得倒是很清闲随意,天庭的符箓大阵,他只是找到了节点,而阵法的详细化,还需要阿亮帮忙,白天在博物馆里看门,偶尔翻看点书。

    昨日还去了一趟青丘国,看望了女娇。

    明明打算稍微暗中的问问看,看女娇对于女希娇女这个名字有没有感觉,最终被白发女子优雅从容地扯开了话题,并且靠着脖子上留下的烙印反杀了一次,按在地上被摩擦了起码十几二十次。

    卫渊,堂堂出阵。

    然后掩面而逃。

    差一点被戏弄地泪奔。

    回到博物馆里面,白天看书,偶尔上天庭符箓阵法,调整情况,闲散的时候,就回到了那三个点亮的时间节点里蹲守开明,被女娇戏弄之后就尝试钓开明的分身泄愤。

    最好活捉一两只。

    最终还是失败,那家伙简直是跟被噶了蛋的野猫一样警惕。

    还不够啊……真是在走出这一步之后,卫渊知道十大巅峰和十大巅峰之下的差距有多巨大,面临现在的局势,归墟,开明,以及暗中涌动的风波,去拯救后土,还需要更强。

    然后才能大婚。

    嗯,给【后】也得留下请帖,还是亲自去找?

    不过话说原本的西王母也失踪了……她们会不会在一块儿?

    感觉她们关系还不错?

    就在卫渊走神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不对,眉心跳了跳。

    一道本来不该出现的联系,本来不存在于真实的锚点,突然出现。

    然后直接指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