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7章 不做佛陀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86
  第0817章 不做佛陀

    一片苍茫当中,混混沌沌,先天乃生。

    忽帝仿佛看到了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看到后者正是自己的好友浑沌,正自神色出神,不知道是在想什么,而后那灰衣男子抬起眸子,朝着忽帝伸出手。

    ‘吾友,你来了。’

    ‘我带你走……’

    带我走?

    等等……我要死了?

    忽帝呆滞,手都伸出去了,突然开始剧烈地反抗,在剧烈的反抗中,老爷子一记大脚丫子直接踹在了那浑沌的脸上,将混沌的脸踹地扭曲,变形,连带着身躯都往后仰起。

    “你你你……给爷死!!”

    然后这梦境哗啦一下破碎。

    忽帝猛地睁开眼睛,一下坐起。

    “呼……我没事啊……”

    “没事,没事,太好了。”

    老爷子呢喃了几声,啪地一下又躺倒在下面,面色苍白,环顾周围,这里不知道是哪里的一座山洞,还能隐隐闻得到些许异味,恐怕原本是一只山海猛兽的居所,此刻铺着干草,倒是还算是舒坦。

    似乎下雨了,雨势很大,哗啦哗啦下得不停,然后他发现了救了自己的人,那是一位高大的男子,穿着灰色破旧的僧袍,旁边放着一个斗笠,巨大的禅杖倒插在一侧,坐于青石之上,旁边一只巨大的狮子。

    那狮子似乎就是这里的主人。

    散发出暴戾的气息。

    却被僧人单手按住首级,无法施暴。

    最后反抗无果,也慢慢地安定下来,雨声淅沥,僧人单手竖立胸前,默念佛经,右手抚摸巨大地如同怪物的凶兽,身躯予人极致的强悍,气息却安宁柔和,道:“老丈醒了?”

    忽帝读取过卫渊的表层意识,知道这语言。

    “醒了……”

    老爷子拍着肚皮,叹息道:

    “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怕不是要躺在外面等死。”

    圆觉摇了摇头,道:“贫僧也只是把老丈带到这里,您体内的气机过于雄浑,浩瀚无穷,以贫僧的修为,只能稍微引导,其实是老伯你自身的力量把这些力量压下来的。”

    “老伯你怎么会……汇聚如此浩瀚无穷之力?”

    老爷子嘴角抽了抽。

    这需要问某个博物馆主了。

    他仰头道:“这,我也……”

    正打算要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这自己不小心玩脱了结果被后辈反手一张王炸坑得差一点点因为突破失败直接跪了这种事情,说出去的话,就完全可以和老不周山竞争下三界八荒四方内外的第一怨种了。

    不行!

    完全不行!

    可尚未开口,那种剧烈的变化就又开始了,也不知道卫渊到底整了个什么大的,忽帝完全没有准备,突破境界这也是得要有底蕴的,不能就这么硬来,强行突破,就相当于往一个水缸里一次性灌入超过极限的水。

    只会被撑爆。

    忽帝突然觉得头皮发麻。

    该死,这小子……

    为什么,为什么【玉虚】那个练假成真的名号。

    会突然开始和其他十大展开联系?

    【后土】?

    等等,不对头,还有其他的?

    【淮水祸君】?!是无支祁?!

    【玉帝】又是哪儿出来的?

    【北极真武荡魔大帝是】?!

    卧槽要死要死要死要死!

    卧槽那小子做什么了?!

    一个未曾突破的忽帝,接收到了炼假还真即将带来的,和一位在位十大巅峰的联系,外加一大票的其余存在,顺便还有符箓大阵本身数千年的底蕴,那已经不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草,而是压死草的最后一头骆驼。

    忽帝惨叫不已,圆觉心中一惊,立时出现在老者身边。

    右手按下,直接落在老者肩膀上,一身醇厚至极的佛门修为缓缓度过去,但是他哪怕就是有前世的积累,可相比起和浑沌相交的忽帝,也是远远不足,如同杯水车薪。

    就在忽帝觉得自己会不会被撑爆的时候,觉得自己似乎又要看到浑沌了,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解决的法子——既然说是这反馈过于强大,修为被迫提升,那不如把这些力量消耗除去。

    既然水缸里面水都积满了。

    那也只能够想办法一边把水往外面放了。

    祂看着旁边的僧人,伸出手死死拉住和尚的袖袍,大声道:“小家伙,你知不知道有什么特别能吹牛逼的东西?快,快点告诉我!”

    圆觉正要回答,出家人不打诳语,就看到老者痛苦得厉害。

    思绪一转,微有凝固,若有所思道:

    “若是这样的话,倒是也还有……”

    僧人沉吟了下,回忆那些净土宗宣扬西天极乐之地的经文,缓声道:“佛告长老舍利弗,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其土有佛,号阿弥陀,今现在说法。舍利弗,彼土何故名为极乐?”

    “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名极乐。”

    “又舍利弗。极乐国土,七重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皆是四宝,周匝围绕,是故彼国名为极乐。”

    僧人的声音醇厚温和,忽帝也来不及思索,【炼假还真】的神话概念顺势而动,感觉到自身的力量被迅速地抽离,迅速的舒服了不少,而圆觉的神色缓缓凝固,看到了一座被簇拥在了金色佛光当中的宫殿,隐隐约约出现在了自己的感知当中。

    甚至于隐隐有此宫殿和人间界产生了联系的可能。

    !!!

    僧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掌中的佛门禅杖猛地砸落,轰然佛门钟声暴响。

    竟然是以一己之力,将这雏形的极乐世界和人间的联系斩断,镇压,未曾让这走偏了的只需要念佛便有功德,甚至于宣扬买僧人开光之物便可得到大功德的最终造物真的出现在人间,他僵硬看向那边的老者。

    “……老伯,你……”

    忽帝突然听不到诵经声,下意识道:

    “啊,不要停,不要停啊!”

    “你念啊!”

    僧人看着那极乐世界未曾真实创造而出,未曾彻底稳固,稍微松了口气的时候,缓声道:“老伯,还请您说实话……您到底是谁,为何,会让本不会存在于世的东西,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忽帝挠了挠头,看着那僧人眼底神色无比认真,只好老老实实说出真相的一部分,而只是这一部分,便已经让圆觉心中震撼无比,呢喃道:

    “炼假还真?这,何等的……不可思议,何等无上神通。”

    忽帝催促道:“你也是佛门弟子吧?”

    “快点快点,接着念下去啊,念下去。”

    “我觉得把这个东西造出来,我至少不至于被撑死,到时候给给你个佛陀果位坐坐。”老爷子心中愉快至极,总算是找到了自己现在的问题所在和解决之道,松了口气,非常地大方。

    “那可不是假的哦,是真的可以给你力量的。”

    却没有想到僧人稍有些意动,有些心动,而后就摇头,道:

    “不,不可。”

    “贫僧万不可让所谓西天极乐和佛陀菩萨出现在世上。”

    “若如此,便是罪人!”

    忽帝呆滞:“等下,罪人,你不是佛门弟子吗?”

    “我要你成为佛陀啊!”

    圆觉回答:“贫僧是佛门弟子,却并非是佛教教徒。”

    “啊?有什么不一样?”忽帝茫然不解。

    僧人盘腿而坐,道:“大大不同,门乃门户,推开门来,明悟佛法,践行真知,以修自身,乃是佛家弟子;而教派之说,不过是以佛法为核心,以私欲为资粮所成的庞大的人类组织。”

    “既然是人,那便有善恶诸般,难得上下一心,所以个人便会被裹挟。佛法乃出世入世,唯愿众生解脱,顿悟,自救,自救;而教派乃上下结构,唯愿众生叩拜,跪服,供养,供养。”

    “贫僧乃修心弘法僧,便是一行者,而不是教派的主持。”

    “释迦,玄奘,都是以心为法,从来没有说过有什么极乐世界,他们都认为修行自己才能顿悟,最高的境界是觉者,佛是未来人,便是说任何众生都可以走到觉悟的境界,但是,觉悟,可是跪拜念佛得来的?”

    “还是说,老伯你可以给我【觉者】的智慧吗?”

    老人张了张口。

    这个……

    僧人道:“而若是你可以给我,那么你便也可以取走,那与我而言,并无价值。”

    “创造出了极乐世界,只是会毁灭人间的未来。”

    “人人都希望吃斋念佛,便可死后享乐,还有谁有斗战之心,还有谁有不灭之志?炎黄的脊梁又有谁来支撑?当死亡不再恐惧,那么生存将失去其尊严。生死失其序,人间失其常,而佛教大兴。”

    “此乃劫数!劫数!”

    忽帝张了张口,看到那僧人最终拎起禅杖,神色原本安宁,竟然又显露出了原本的怒目之相,看到那僧人看着前的极乐世界,眼底自然有些许的犹豫和执念,最后呢喃自语:“佛陀,佛陀……”

    最后执念消散,抬手拍在额头上,喝一声:“和尚!”

    甩手一抖:“出来!”

    继而放声大笑:“打碎这佛陀!”

    “打破这世界!”

    手腕一动,随着他的修为提升,越发沉重的禅杖早已经不止八百斤,猛地砸落,将那大雄宝殿的牌匾砸落,而后顺势横着挥舞,佛门弟子,踏步徐行。

    硬生生将这佛陀极乐世界的雏形给以禅杖砸碎,灰袍僧人,步步他来,横推极乐,于是楼宇跌倒,宫殿粉碎,无边佛陀,菩萨,善男信女的虚幻之相伸出手,似乎要让他踏上紫金莲花座,手持青莲灯。

    玉净瓶,降魔金剑,金刚杵,诸多法宝流光溢彩,贵不可言。

    而僧人一身打满了补丁的破旧僧袍,双脚草鞋,手中的禅杖重重劈落。僧人面色微白,盘坐于肮脏的泥土地上,垂眸往下,汗水打湿衣服,肮脏丑陋,只是双手靠拢,温和自语:

    “一切有为法,皆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阿弥陀佛。”

    “贫僧今日,超度极乐。”

    双手合十。

    最后三声佛钟悲鸣,轰然砸落在僧人背后。

    极乐崩溃。

    画面极具冲击,创造了这个极乐世界的忽帝都被震动,人间,竟然还有如此心性坚定之人……

    ……

    “可恶啊!可恶啊!”

    “我为什么能说出这样的事情!”

    “让我死!让我死!”

    卫渊抱着一根电线杆,额头撞击在这跟已经被废弃的电线杆上,哪怕没有用力,都撞击出一个个裂缝,撞出了大片大片的齑粉,下山之后,那种羞耻感就出现了,卫馆主现在回忆刚刚自己说的那些话,‘贫道,元始’,‘张道友,我没有说谎……’

    想到自己脸上所谓的高深莫测的,‘淡然一笑’。

    就有一种用脚指头扣出三室一厅。

    然后把自己埋了的冲动。

    羞耻,太羞耻了!

    羞耻到恨不得掐死自己。

    还好还好没有被谁记录下来,没有被其他人看到。

    如果女娇在,哪怕不是做了至少几百个备份了,到时候往手机里一发,卫渊怕不是当场跳河。

    卫渊叹了口气,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此刻他已经来到了淮水,己方阵营,实力足够,还能够承担一海气运流转的,也就无支祁了,祂看着波涛汹涌的淮水,准备思考如何让水猴子跳坑。

    让祂主持东海或者西海的阵眼,祂铁定不愿意加班。

    白发道人沉思。

    若有所思。

    顿悟。

    掏出手机,噼里啪啦——

    “水猴……”

    啪啪啪,把字删除,重新打字。

    “不,水君,有兴趣来一次传统的角色扮演RPG游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