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4章 卫渊你不要过来啊啊啊!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98
  第0814章 卫渊你不要过来啊啊啊!

    浑沌的居所?!

    也就是说,四海当中,最为【中心】的部分。

    因为诸多法则汇聚在这里,呈现出了一种先法则之前的浑沌状态,所以以肉眼观测的话,就会是墨色的,【后】逃进了这里……卫渊的神色下意识地放松,紧绷的精神下意识地变得缓和下来。

    那是【浑天】的道场。

    是【浑天】的故居。

    哪怕是【浑天】已经辞别天地,从容离去,哪怕是此刻那里已经隐遁,可是以【后】和【浑天】的关系,那个地方也会本能地庇护那个时候重伤的【后】,至少保护好她。

    “【后】的对手是谁,你应该也知道吧?她是为了调查娲皇失踪才外出的,这个敌人应该也是祂们吧。”白发道人回过神来,看向旁边吹口哨视线乱飘的伏羲。

    “我?你不要看我啊,我不知道。”

    看着卫渊的注视,伏羲头铁特性强化,就是不松口,道:“反正你再怎么看,我都不会说的,你有本事就把我杀了。”

    白发道人吐出一口气,道:“我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呢?”

    伏羲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

    道人诚恳道:“我也就出去的时候告诉娲皇你想要把每一个时间线的她都搜集起来放在屋子里凑一起而已,顺便告诉她,她的很多经历背后都有你的踪影,以及先天八卦的创造初衷到底是什么。”

    “最多最多顺便不小心恰好提了一句捏人的时候,是你故意误导了她,目的是为了看她喊着两大包眼泪喊兄长的样子。”

    “嗯,仅此而已哦。”

    啪!

    伏羲双手重重按在卫馆主肩膀上,笑容灿烂:“啊哈哈哈哈。”

    拉近距离,脸色发黑,压低声音,咬牙切齿:

    “你个混小子。”

    “信不信我把你的记忆洗成一团大叔穿了三十年的烂内裤啊魂淡?”

    白发道人双手反架在伏羲的肩膀上,笑容灿烂:

    “我啊!不周山功体大成啊!我怕这个?”

    “你倒是洗洗看?!”

    “顺便一提,我已经在外面做好备份了。”

    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一百份!”

    白发道人和青衫古神彼此对视。

    伏羲有种颓败的感觉,一下松开对面,咬牙切齿:

    “你特么……你到底是哪儿教出来的?!”

    白发道人整理了下自己的衣领,而后右手按胸微微一礼,嘴角露出一丝丝矜持客气的微笑:“涂山氏哦。”

    “就是你当年用自己的血和娲皇替换了之后创造的那个氏族。”

    “啊,对了,这件事情也要告诉她才行。”

    伏羲嘴角抽了抽。

    是谁!

    是谁搞出来这个破性格?

    啊,是我!

    是我啊呜呜呜!

    青衫神灵仰天长叹,只恨自己没法子回到过去,把自己的这一个动作拦下,这样的话,眼前的这家伙就不会是像是自己的性格,而是如同阿娲那样的单纯了,无可奈何,道:“好吧,好吧,我服了。”

    伏羲叹气:“可是,我是真的不知道,后土当时遇到了什么。”

    “你如果想要知道的话,可以自己去浑沌所在的海域看看。”

    “但是我并不建议你立刻那么做。”

    伏羲的蛇躯盘旋,懒洋洋道:“因为现在的你,还远不是当年【后土】的对手,而现在,就连【后土】都落入了无边的险地,更何况是你呢?”

    “卫渊,亦或者说【元始】。”

    伏羲道:“你到底是有多傲慢,觉得自己可以拯救了她?”

    “现在的你,几乎全部都是攻杀的手段。”

    “不周功体的撑天拄地翻天印,域中四大的剑气流转,遇到强敌消耗对手的概念炎黄,这三个没有一个是用来防御的。”

    “也就和当年的不周山一样,你的剑术如果没有办法瞬间击溃敌人的话,那么,同等级的对手也可以轻易地凿穿你的防御,你可以一剑杀死蓐收,而蓐收的庚金杀伐,同样可以瞬间取了你的性命。”

    “庚金带煞,魂飞魄散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说到底,不周功体,你也只是取了其双手接触概念的特性,你的攻击有余,而防御不足,镇守自身天机命格的手段,更是一点没有,简直就是十门功课,一门夺魁,剩下九门全部都是不及格的极端偏科。”

    “到底是谁教你的?”

    “我是涂山氏的。”

    即答!

    伏羲面容僵硬。

    最后蹲在一边,手里多出一根木头树枝开始画圈圈,满脸黯淡燃尽了的表情,呢喃挫败,满脸这小子居然是我搞出来的?世界上怎么可以有这样不讲道理的事情?

    伏羲,被击沉。

    “总之,你的攻击未必能够强于后土多少级别,而你的防御,镇压命格,速度,再生,全方位地弱于那个时间段位于十大巅峰的【后土】,现在【后土】都陷落在那里,你绝对不能去。”

    “再说,你还是阿娲的保镖。”

    伏羲补充。

    卫渊嘴角抽了抽。

    这才是你的真实想法吧?

    伏羲挠了挠头,黑发垂落在后面,无奈笑了一声,笑起来的时候双眼眯着,温和而俊美,轻声道:“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也只能把你的腿打断,魂魄分一半禁锢在这里了啊,断了腿,比丢了命好。”

    卫渊瞳孔收缩。

    感觉到周围的空间,那无数法则以充斥着冰冷恶意的方式流动着,让他的神经下意识紧绷,垂眸的时候,看到了周围的法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化作了一座巨大无比繁复到看一眼神魂都被吸走的阵法。

    什么时候布下的?

    这家伙……

    好像是认真的。

    伏羲,强大,莫测,脾气古怪,妹控。

    以及,三界八荒最危险的人渣蛇渣混合体。

    切开来纯黑的。

    卫渊看着那一双眸子,看到是蛇类的冰冷竖瞳,然后伏羲抬手挠头,爽朗大笑着道:“哎呀哎呀,就只是开个玩笑嘛,不要那么紧张啊小渊渊。”

    卫渊道:“本来我也没有打算直接去。”

    “但是现在我不去的话,就好像我怕了你一样。”

    伏羲的笑容凝固。

    啪!

    双手握住卫渊的手,满脸诚恳道:“那什么,要不然我们再来一次?你要是不去的话,我就打断你的腿,把你丢到浑沌之海,然后你逆反心理上来,说自己就是不去?”

    卫渊:“……”

    “算了。”

    他看着自己的手,自嘲道:“你说的,也没有错,连番的胜利会让心性出现自傲的情绪,但是现在我和十大巅峰的差距还是很明显……不过,你至少告诉我,怎么样才能去浑沌之海。”

    “那里,我似乎从来没有听说过神代外海有这样特殊的海域。”

    “因为那里已经被封禁了。”

    伏羲理所当然道:“那个地方是浑沌所居住的,原本各类法则混合在一起,在浑沌还在的时候还好,浑沌去了,那么那些没有拘束的混沌之海自然而然地会向外界扩张,如果不去管的话,终有一日,整个神代外海都会化作一片浑沌。”

    “四海之帝当然无法接受这一点。”

    “所以祂们联手将浑沌之海暂时封禁入了另外的区域。”

    “想要进入的话,需要四海之帝的权能联手,哈哈哈哈,这个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够搞定的事情啊,小子,你还是……”伏羲的声音原本还极为嚣张,得意洋洋,然后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低。

    最后他看着那边的白发道人,嘴角抽了抽。

    道人冷静道:“嗯,四海之帝。”

    “然后呢?”

    然后呢……

    伏羲张了张口,发现眼前这小子的战绩,四海之帝,北帝禺强没了,这老小子活该;但是西方之帝蓐收也被这家伙爆头了,嗯,除此之外,东海之帝,木神句芒,等等……也被爆头了?

    这家伙是爆头狂魔吗?

    这才多久,四海之帝就只剩下一个了?

    卫渊道:“聚集四海之力,才有可能进入浑沌之海,那么,我现在不去浑沌之海,我先想办法把这个【钥匙】拿到手,总没有问题了吧?顺便,也可以带着娲皇外出游览……”

    伏羲道:“没问题,当然是没有问题。”

    “只是,唯独是这南海之帝,或许才是你面前最大的问题。”

    卫渊怔了下:“嗯?祂是……”

    伏羲噙着微笑看着他,道:“火神祝融,南明离火,代表着【寂灭】的未来,具备有踏足十大巅峰第一阶梯的资质,若是【后土】的厚德载物,是森罗万象之基,那么【祝融】未曾抵达的全盛。”

    “就是万物的劫灭。”

    “当然,你也可以试着拜访一下祂,看是否能够得到祂的同意。”

    卫渊敛了敛眸。

    火神,祝融。

    他下意识想到了另外一个人——

    阿玄。

    太子长琴转世。

    卫渊吐出一口浊气,道:“或许,可以一试。”

    ……

    卫渊离开了伏羲那里,来到了小世界。

    这里的巨大变化,仍旧还需要一段时间,卫渊沉吟,想要去找祝融的话,一方面最好把自己的实力再往上提一提,嗯,可以借助一下所谓的外力,比如说,如果说可以把人间天庭体系和四海天道联系起来。

    自己应该也可以在这里得到天庭符箓大阵的加持。

    嗯,先回人间一次,看看张道友这件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顺便看能不能从阿玄那里得到一缕气息,用来和祝融交流,祂似乎不像是伏羲所说的,代表着劫灭和毁灭的神那么暴戾啊。

    卫渊想着自己之前和祝融的短暂交流。

    找到了人间和这里的联系,然后一脚前踹。

    不周山神一脉的神通——不周山神的大脚丫子直踹。

    一道裂隙出现,而后在对于天道和大地之道的精准掌控下,直接连接到了人间的地脉,寻找到了龙虎山,卫渊踏步进去,心里思索着该要怎么样和老道士说一下这件事情。

    而祝融……

    不知道他的伤势有没有恢复。

    嗯,都已经是四海之帝了,还要得到四方诸神的位格,外加四极之神的能力,恐怕是打算给自己叠buff,真正踏足十大巅峰,结果反倒是各种buff把自己给弄倒了,也是倒霉……

    眼前一花,卫渊提着河图洛书,已经抵达人间。

    抬起头,看到恰好来到了三清殿里。

    这代表着老道士会跑到这里来。

    卫渊随手把河图洛书放下,看着三清这道门典籍里虚构的神灵,伸出手取了三根香,随手一震就已经点燃,香气袅袅升起,远处听得了外面的声音传来,是老道士和小阿玄。

    “师兄!!你不能喝酒了!”

    “你不但喝酒,你还藏在了祖师堂!”

    “你你你,类,你也骂骂他啊!”

    “喵喵喵!喵!”

    一阵吵杂的声音过后,老道士成功甩开了阿玄和类,来到了三清殿外,伸手推开大殿的门,嘿然笑道:“就喝点酒咯,还什么吃药不能喝酒,我可不信,有……”

    老道士突然感觉到不对,看到了本来无人的三清殿中多出香火。

    !!!

    瞳孔收缩,猛地抬头。

    才一抬头看到三清殿中,一名气机陌生的白发道人正在上香,背对着门口,最中间的泥塑神像正是元始天尊,那道人上香的动作很随意,气息自然,而张若素已经提高戒备,缓声道:

    “阁下是谁……”

    “……呵。”

    白发道人转眸,背后白色的烟气袅袅升起,这种道门大殿本来就极为空旷幽深,烟气上升,令泥塑的三清不知为何变得极为高大,和这白发道人一前一后,大小,虚实,真假,形成了强烈无比的对比,颜色都变得鲜明,三清殿也变得越发空旷苍远,仿佛复苏。

    至道弘深,混成无际;体包空有,理极幽玄。

    白发道人嘴角勾了勾,微一拱手。

    平淡回答:

    “贫道。”

    “元始。”

    张若素的神色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