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2章 伏羲:这外甥不能要了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911
  第0812章 伏羲:这外甥不能要了

    清晰无比的天机线,就这么明晃晃直勾勾地迅速蔓延到白发道人之前,其中所携带的恨意和恼怒,就连河图洛书都感知地清晰无比,躺倒在地的河图洛书都震惊了——

    我本来以为我已经够惨了。

    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比我还要莽!

    这到底是谁,竟然如此勇猛!

    不知道这白毛已经彻底变化了吗……

    眼睁睁看着那白发道人右手伸出,轻描淡写地把指向自己的天机线夹住,河图洛书心知肚明这是独属于不周功体一脉的特性,能够以双手直接接触如同天机,概念,法则这一类虚幻的东西。

    这是哪怕天帝帝俊,哪怕是伏羲都无法做到的,独一份的手段。

    至于另外那位老不周山神……

    嗯,那位比较豪迈,比较不拘一格,比较疏于天机这一类手段的掌握,对于未卜先知,心血来潮之类的法门不大擅长,另外,腰杆子也比较脆……

    所以搞不好伸手抓天机线这种粗暴的手段,只有眼前这白发道人做得出来,虽然他仍旧不擅长天机卜算,但是也直接免疫了相当程度针对他自己的卜算推占,除非是那位伏羲亲自动手。

    河图洛书循着这气息的所在,下意识地探索过去。

    然后祂的幸灾乐祸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

    ……

    东海·木神句芒宫殿。

    这位神灵的宫殿,整体具备有乙木气机,而且非常浓郁,作为四海神灵当中排名最差的一个,却仍旧拥有远远凌驾于其余众生的位格,这宫殿具备有磅礴无比的东海海域大多珍宝。

    此刻宫殿当中的战将们面色都极为难看。

    因为就在刚刚,祂们失去了对于东海大帝的感应,就仿佛那位大帝彻底失踪了一样,而去联系了西海的时候,西海那边同样失去了对于金正蓐收的联络。

    这让东海西海的诸神都陷入一种担忧和隐隐恐慌之中。

    尤其是在北海之前发生了巨大变故的时候,更是如此。

    说实话,祂们的心底真的有些担心。

    担心自己睡一觉,就被告知,原本的句芒,蓐收其实只是分神,东海和西海各自都有原本的主尊这样离谱的事情,至于两位大帝的安危,祂们的心中有些许的担心,但是不是太大。

    蓐收那是谁?

    庚金之道的造诣仅次于西皇。

    在那遥远的岁月之前,若非是那位少女异军突起,如同一颗灿烂恒星般照耀大荒之上,靠着一柄长枪打下了无可比拟的战绩,那么庚金之主的身份本来应该是蓐收的,而非仅仅是一个金正。

    更进一步的十大巅峰,也未必不可以踏足。

    这样的擅长攻伐的大神,再加上擅长生机疗愈的木神句芒。

    已经是足以纵横十大之下的组合。

    即便是十大巅峰级别当中,那几位并不擅长于攻伐和战斗的神灵,也未必就能够轻易地将这两位给击败,而如今这个世道,十大巅峰各自坐于最高之处,或者主宰一方,或者避世修行,并不出世。

    这两位已经是天下第一流的层次。

    他们当然不必担忧其安危。

    只是希望弄清楚两位大帝齐齐失踪的理由。

    “即便是立于无数生灵之上的大帝,本身强大无比,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找到方式联系的,天下奇珍异宝,何其之多,我们恰好有这样的东西,但是需要联手。”

    东海的战将缓声开口,然后手腕微翻,手中便浮现出一物。

    散发出了磅礴的灵气波动。

    那是一座石碑,上面有着无比繁复的纹路在流动着,展现出天机变化,诡秘莫测的奇异之力,而西海的丞相也同样神色郑重,取出了一面类似的石碑,两座石碑都是河图洛书的一部分,彼此连锁。

    “尊敬的河图洛书,请问,东海之帝,西海之帝,两位大帝此刻所在……”

    他们将手中的宝物,灵材一一放上去作为献祭。

    两座河图洛书隐隐有气息相连的感觉。

    最终化作了一道虚幻的身体,最终汲取了那些高级灵材的灵性,灵纹组合化作了一幅一幅的画面,是无数战将,是龙兽和虎兽拉动的,巨大而恢弘的行宫,两位大帝饮酒。

    下一幕画面。

    无边的剑气溢散,瞬间那巍峨战将就化作齑粉。

    纯粹的剑气直接洞穿了那位西海之帝蓐收的眉心。

    而后画面一转,那壮丽的行宫坍塌毁灭,白发青衫的道人迈步走出,右手五指翻覆,随意按在了句芒的头顶,一瞬间将这位东海之帝的气机全部打散,真灵崩殂而亡。

    一瞬死寂……

    东海的战将首领和西海的丞相在巨大的震惊之后,心中的悲怆都剧烈无比,在那种死寂之后,手掌颤抖,道:“……究竟,是谁?!这道士是谁?!”

    河图洛书的分身没有自我的意识,画面再度流转。

    天机直接指向了那白发青衫的道人本身。

    ……

    在边陲的小世界之地,卫渊夹住了那一道天机线。

    河图洛书循着天机的感应,弄清楚了到底是那个傻逼居然豪迈到了来占卜现在的这道士,然后心底的那种幸灾乐祸一点一点地消失不见。

    啊,哈哈哈哈,到底是谁这么傻逼居然敢算这个家伙?

    啊,是我!

    是我啊呜呜呜呜!

    卫渊夹着这一缕天机,道:“河图洛书。”

    “在!在!”

    悲愤欲绝的河图洛书一个激灵,道:“您卑微的小洛永远在为您服务!”

    “若是你的分身再多两个,能否帮忙寻找过去的真相?”

    “啊这,应该没有问题……”

    “好。”

    白发道人点头,双目微闭,五指握合,将那一缕指向自己的天机直接握住,而后主动打开防御,让那边的河图洛书来推占自己,顺便反向加强联系,尝试拨动这边和那边的感应。

    只是这距离有点远,中间多有波涛汹涌的海域,远不如指向人间的时候那样风平浪静,卫渊尝试数次,都没能够成功地把握住想要的天机,没有办法让自己想要的那种特殊情况出现。

    嗯,看来所谓的镇压天机的阵法,宝物都是有存在必要的。

    自己的手段会被这些东西克制住。

    东海和西海这两个地方,被句芒蓐收经营万年,乃至于更加漫长的时间,已经相当稳定,没有办法轻易地干扰,而就在这个时候,卫渊隐隐‘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而后东海西海的稳定瞬间被打破。

    那种平衡出现错漏,出现了破绽。

    卫渊瞬间做出反应,伸出手去,主动拨动命运,让那边出现了一次空间裂隙,而后想了想,觉得这样子似乎直接伸手捞就可以了,顺势伸出手去。

    ……

    东海之处,在经历过了漫长到让人屏住呼吸,心中紧张的时间后。

    河图洛书之上终于显化出了新的画面。

    那时候,西海之帝蓐收已经死去,而句芒仍旧还活着,似乎极为震怒,怒声询问:“你到底是谁?!!”

    画面当中的白发青衫的道人迈出半步,语气平淡回答:

    “玉虚……”

    撕拉!

    空间破碎的声音陡然清晰无比。

    在场诸神猛地抬头,瞳孔收缩,看到那画面当中的白发道人伸出手,明明只是虚幻的,明明只是推演出的天机画面,却真切无比的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掌,五指微翻,握住虚空。

    两座河图洛书化作流光,被握在手掌,飞入袖袍。

    真实不虚。

    苍茫空旷,冰冷漠然的气息溢散而出。

    下一刻,空间重新闭合。

    手掌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消失不见的,还有两座河图洛书的石碑。

    一片死寂当中,唯独平淡的声音落下。

    “元始。”

    东海西海此刻的两位最强身躯冰冷,瞳孔收缩,冷汗不断地流淌下来,心潮涌动,无边恐惧,认出了这样的手段,在发现被天机窥测的时候,反手从容出手,直接跨越千万里漫长距离,直接反击。

    无上大神通!

    这样的手段。

    瞬杀两位大帝的战力……

    玉虚元始……

    难道说,难道说……

    就在一片死寂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惊呼的声音,数道身影惊慌失措地飞了进来,道:“大事不好!大事不好啊!”

    “有何事情,如此慌张!”东海之神怒而询问。

    那名汇报的修士跪倒在地,面色煞白:

    “东海之外,玉虚宫弟子率领北海大军抵达了……”

    旋即又有仓惶的身影奔入,失声道:

    “不好!”

    “那名和大帝交手过的玉虚弟子,手持一把长枪率领三千卫队凿穿了西海的防御,怎么办!”

    一片死寂当中。

    名为玉虚的阴影笼罩于了四海之上。

    彻底的,以无比强势的姿态,烙印在了他们的心底。

    真实不虚。

    ……

    小世界当中,卫渊看着三座河图洛书瞬间合一,整体似乎完整了许多,为了防止这家伙又飘了,卫馆主右手扣着那柄长安剑,嗯,沾染了两位大帝鲜血的长剑。

    禺强的不破之体,蓐收的庚金杀伐,全部都是被这剑破了的。

    只有句芒。

    死在了卫渊的掌法下。

    严格意义上来说,可以认为是不周山神一脉的大逼兜。

    “哈哈哈哈,恢复了,恢复了!”

    “这就是更强的我,更加完整,更加真实!”

    河图洛书吸收了那两片碎片,放声狂笑,而后看了看那边饮茶的白发道人,斟酌了下,还是追从心的想法,老老实实地走过去,然后在卫渊的示意下,由卫渊亲自寻找到相关的天机线,而后河图洛书解读。

    卫渊眼前,之前见到的画面,终于又重新地出现了。

    那一座座未曾解读的石碑清晰无比,上面的文字,哪怕是阔别漫长岁月的现在也能够看得清楚——

    ‘【元】,阿娲失踪了!’

    ‘伏羲很着急,或者说祂几乎要发疯了,居然跑去和帝俊还有不周山打了一架,我也在尝试找他,如果你有时间回来了的话,可以麻烦你帮一下忙吗?’

    ‘阿娲太容易相信他人,容易被骗了。’

    卫渊瞳孔收缩。

    感觉到自己终究还是和更大的事件擦肩而过。

    而后接下来几座石碑,都是【后】前来看【元】归来与否的情况。

    直到最后几座石碑‘【元】,阿娲失踪了,我作为朋友想要去找到她,我多少知道了一点痕迹和线索,但是我终究还是不擅长战斗,所以,抱歉……【元】,我可以依靠你的力量吗?’

    ‘如果你回来的话,希望你能尽快联系我,我需要你的帮忙……’

    ……

    ‘还是没能回来吗……’

    ‘【元】,我现在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忙……’

    ……

    ‘已经,不能再继续等待下去了,如果再等待的话,可能会出现更多的变化,【元】,我还是决定,要自己去了,我不能够眼睁睁看着阿娲陷入危险,也不要小看我,我虽然不是那么地擅长战斗,但是防御还是很在行的……’

    身穿长裙的柔美女子落笔写下了这些东西。

    而后沉默,非常决绝地将这几座石碑全部地摧毁,而且是自己摧毁,甲一捧着茶,不解的询问:“您为什么,要把这些石碑都毁掉呢?这是很长时间才积累下来的……”

    柔美女子温和回答:‘因为我要出去冒险了啊。’

    甲一不明白:‘可是你要冒险的话,为什么要把石碑毁掉呢?’

    ‘意思是,如果我能够顺利回来的话,那么这些石碑就没什么用,而如果我没能……’柔美女子敛了敛眸子,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微笑答道:‘那么,至少【元】不会陷于我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不在旁边的自责当中。’

    ‘作为朋友,我不能让他落于自责的境地。’

    柔美女子最后端起茶喝了口,道:

    ‘奇怪啊,当年和元还有浑天共饮的茶,味道却似乎没有当初那么好了。’

    ‘放心吧,甲一,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我应该很快会回来。’

    ‘到时候再喝你的茶。’

    柔美女子微笑着俯身摸了摸甲一的头,转身离去。

    画面消失不见。

    这就是最后石碑的下落。

    而后土,也再不曾归来。

    甲一年年收获新茶,再也没能等到客人。

    河图洛书松了口气,而后洋洋得意起来,自己居然能够真的完成了对于十大巅峰之一的后土情报的探测,哎呀哎呀真不愧是我!祂转过头,想要带着得意地和卫渊炫耀一翻,而后思绪微微凝滞。

    看到那边白发道人独坐,束发的木簪不知为何,竟然缓缓化作齑粉。

    青衫垂落,白发散落垂在地上。

    眼眸微敛,一声死寂冰冷的煞气涌动着。

    河图洛书思绪凝滞。

    许久后才颤抖着道:

    “你……您,您怎么了……”

    “没什么……”

    白发道人沙哑回答,心口有绵长的刺痛。

    【浑天】闭关而去,没能见到自己最后一面。

    最不擅长战斗的【后】没能等到自己的剑,不得不独自冒险,生死不知。

    甲一孤守万年。

    自己都不在。

    后土还活着,她只是沉睡,否则噎鸣会有所感觉。

    她去了哪里?对,是救娲皇。

    伏羲,伏羲肯定知道【后】去了哪里……

    卫渊缓缓起身,尝试寻找伏羲那边的通道,而后发现那边居然死死封闭,简直就像是关了门一样,不单单是关了门,还心虚无比地从里面反锁了,卫渊缓缓吐出一口气,口中有血腥味道。

    “伏羲……开门。”

    白发道人缓缓开口。

    毫无反应。

    “我只和你说一次。”

    ‘门’动了,哗啦哗啦,就好像是从里面加了十几层锁链。

    卫渊想要拔剑,而后又将剑收回。

    白发道人吐出一口气。

    全部权能全部爆发到了极致,右脚抬起,朝着前面狠狠地一踹。

    空间剧烈震荡。

    “你他妈的,给老子,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