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9章 后土的消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02
  第0809章 后土的消息

    噎鸣最终还是收起了剑。

    祂的冷静,理智,克制以及判断,在涉及到【后土】的时候。

    就和听到娲皇被逼婚时候的卫渊一样。

    根本就不能够说是存在。

    噎鸣提着白驹剑,迈步跟上了前面的青衫道人,这里的小世界正在吞噬着神灵死去之后残躯爆发的灵气,让原本是那种灵气极为稀薄的世界开始了剧烈的扩张。

    神灵死后,权能归于天地,自身之灵散尽。

    而起本身作为具备有极高元气级别的存在,会反哺天地万物。

    噎鸣看到了简单朴素却又隐隐苍茫大气的道场,看到了一颗颗灵植构筑的花园,看到那白发道人脚步止住,似在出神,而后伸出手指了指前面残留的桌子,语气平淡道:“坐吧。”

    闭着双目的儒雅青年沉吟了下,坦然落座。

    卫渊走到了原本存放茶壶茶杯的地方。

    已经过去了太过漫长的时间,本来应该用神识扫过此地寻找一下,可是等到他下意识打开柜子,却看到了茶壶仍旧在原本的位置,就连茶叶所在的地方都没有区别,动作还是微微顿了顿。

    甲一……

    卫渊敛了敛眸子,取出了茶器,亲自沏了一壶茶。

    是这个小世界生长的茶叶和泉水,给噎鸣倒了一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叶在清澈的茶汤里面上下起伏,白发道人端着茶,无言许久之后,开口问道:“【后】,也就是后土,她是怎么失踪的?”

    噎鸣沉默了下,道:“我也不知道原因,那个时候我还很小,也很弱,娘娘她应该也不想要让我知道这件事情吧……我曾经觉得,是她不理解我,是她抛弃了我,现在想想,或许正是因为她太了解我了。”

    鬓角白发的岁月之主道:“她知道,那时的我若是明了她的目的,一定会选择与她同行,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寻找她的方位,而彼时的我,尚且不懂得何为累赘……”

    祂此刻已能够平淡地说出这些话。

    证明这漫长的岁月也并非是虚度。

    卫渊道:“大概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噎鸣皱眉思考,许久后,道:“应该是在混沌被凿开七窍死去,到娲皇第一次失踪的时间之间,那一日娘娘神色隐隐有些不对,她带着我周游了大荒之后,将我留在了西极的行宫道场,而后就离开了。”

    “再也不曾回来。”

    娲皇曾经失踪过一次,按照之前青衫女子献的说法,娲皇第一次失踪已经是七千多年前的事情了,而后也只是在不周山被共工撞塌的时候出现过一次,匆匆补天,而后又很快消失。

    在娲皇消失之后三百年左右,伏羲离开了这里,前往神代外海的最深处,按照青衫女子献当时的说法,是去了古帝浑沌曾经所在的中央之地。

    而在娲皇消失之后,大荒出现了女娲十肠之神和那白衣少女。

    【后】,究竟是得知了什么,到底是去了哪里?

    甲一说过,后曾经来过很多次,会不会在这里留下些线索信息……

    卫渊心中思索,看到前面的岁月之主噎鸣端起茶喝了口,而后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白发道人道:“哦?看来这茶不是很合你的口味。”

    噎鸣沉吟了下,这茶只是寻常偏僻的小世界里生长出来的。

    并没有经历过选拔育种,更不会有灵性法术的灌溉,根本算不上什么好茶,对于大荒的副君而言,那些天地滋养的灵种也已经品尝过许多,似乎这一类苦涩干涩的茶,祂实在是不喜欢。

    娘娘喜欢的……是这样的茶吗?

    祂道:“……抱歉,只是有些讶异。”

    “后土娘娘性格虽然柔和,但是在饮食上很坚持,也曾经亲自做过些菜肴,对于她来说,我很难想象她会喜欢这一类味道干涩的茶汤。”

    嗯?后土也会做饭吗?

    她明明是连重组机关都会把机关拆了的手艺啊。

    ……不过,以她的神性级别,想要学习任何东西都可以轻易完成。

    只需要在认知之后一瞬间就可以抵达凡人一生追求的大宗师境界。

    所谓厚德载物,土演万法。

    学会我的厨艺也很简单……

    不过,她居然把噎鸣的胃口养得这么刁钻吗,明明我记得当时这茶很好喝啊,真的是,居然把我们都喜欢的茶说成入口干涩一无是处,这小子的性格……

    卫渊喝了口茶,思绪微怔,入口苦涩干涩,非常难喝。

    白发道人看着茶汤里面自己的倒影。

    可是明明当年觉得简直是天下最好,入口清香,酣畅淋漓。

    和好友共饮的茶终究还是变了味道。

    一时间怔怔失神。

    噎鸣也知道自己刚刚的话是有些冒犯了,道:“后土娘娘经常来这里吗……”白发道人随意闲谈些【后】和【浑天】来到这里时候的往事,许久之后,噎鸣叹息道:“……原来如此。”

    祂逐渐真实相信,这里真的就是过去的后土曾在的地方。

    噎鸣转移话题,道:“我来这里的时候,从归墟那里得到了傀儡的消息,怎么没有看到?”

    卫渊道:“它睡着了。”

    肉体的破碎并非是无法拯救的,无法弥补的只有灵性在岁月之下的冲刷,英雄豪杰之所以有资格转世,就是因为他们足以抗衡最为无情的岁月,曾经构想的只靠着大脑,靠着灵魂永生的方式是不可能存续的。

    因为魂魄同样有寿命的极限。

    故而各家各派对于真灵和魂魄的修行都看得重中之重。

    道门有阳神之法,至纯至阳,佛门有舍弃皮囊横渡彼岸的境界。

    因为魂魄不灭的话,肉身破碎是完全可以修复的。

    而甲一的真灵,已经快要抵达终点。

    在终点之前,看到了当年的道人。

    噎鸣沉默了下,祂敏锐地察觉到了卫渊话里的意思,语气温和道:“前辈,节哀,哪怕是神灵的魂魄,也会在时间之下逐渐迷失,作为傀儡,初生的灵性,能够支撑了如此久的时间,也值得尊重。”

    卫渊道:“你确实是应该尊重他。”

    “嗯?”

    “因为他是我和后土一起完成的最初的创生之物,而【后土】,也是在此之后进行过更多的尝试,才会在之后神通大成之后,创造了你,噎鸣……”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应该叫他兄长,而非傀儡。”

    噎鸣微惊:“……你到底是谁?”

    白发道人独自饮茶,平淡道:“你手中应该有一本剑术精要。”

    “那是我写的。”

    噎鸣神色凝固,豁然起身。

    !!!

    ……

    在这之前,韩信在北海之处,也得到了老不周顺便传递回去的消息。

    颓废大叔坐在王座上,背后非常奢靡地有两位美人按揉肩膀,以及帮他点烟,和自我克制,全心全意只想要和虞姬相守,尤其是转世之后几乎有苦修者气度的霸王项羽相比。

    这家伙简直就像是一个百分之百的街溜子。

    纯度,纯度简直高得太离谱了。

    韩信抚摸着胡子拉碴的下巴,若有所思。

    ‘唔唔,在东海西海演武,同时给出即将进攻的打算。’

    打算给西海之帝和东海之帝暗中施压。

    为卫渊牵制住这两个。

    另外眼前这位来告知情报的老伯也提到,卫渊担心此刻他们已经占据北海,要是再动东海西海,恐怕会引来巨大的注意力,会迎来东海和西海的反扑,会引来帝俊大荒的反应,这是巨大的压迫力。

    所以此刻虽然要给两位大帝施压,但是也不能真来,防守一波儿就可以。

    “唔唔,原来如此……”

    韩信挥手驱散了美人,笑容灿烂道:

    “我明白了,您老放心,给几位准备了休息的地方。”

    在老伯,白衣少女,还有昭阳离开的时候。

    霸王项羽走来,看着那边白衣少女,下意识脚步驻足,不知为何,感觉到自己的伤势居然隐隐恢复,仿佛不算什么,而且平复的战意居然再度有沸腾而起的感觉,就好像当年单人持剑,破了城主百名精锐,一人得一城后,要向叔父炫耀功绩般的幼稚心态。

    “怎么了?”

    他问向韩信。

    颓废游侠咬着烟,道:“哦,就卫渊的消息。”

    “嗯。”

    项羽驱散了正在服饰韩信的数名美人,让她们外出关门,看着微微松了口气的韩信,道:“故意展现出自己贪财好色的弱点,是打算要给谁挖坑么?”

    “是那位武侯的计策。”

    韩信嘴角抽了抽:“我都觉得心里膈应着。”

    项鸿羽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笑意。

    眼前的家伙,当年死在宫女拎着竹竿子之下,因为当年刘季和韩信约定,不会死于日光之下,不会死于刀兵之下,好像还有不会死于壮士之下,结果就在深宫之中盖着幕布,让女子以削尖的竹枪刺杀。

    以弱击强,寻隙而破。

    本来是兵仙的拿手好戏,却也是他死亡的原因。

    嗯,按照现代人间的游戏,这样的背景至少要多出好几个背景专长,比如说对刀兵防御,和被女性特攻之类的,大概职业是复仇者之类的?兵法最高等级EX,反正韩信现在对于穿宫装的女性简直是有本能的抵抗。

    心理阴影比较大。

    是当和尚的好苗子。

    看着他不痛快,我就痛快了。

    项羽道:“所以,他要做什么?”

    游侠儿吐出一口烟气,道:“嗯,他让我们……”

    韩信回忆刚刚老伯说的话,防守一波?

    不不不……

    打仗这事儿听我的。

    游侠儿深深吸了口烟,神色诚挚:

    “放手一搏……”

    ……

    噎鸣最终在剧烈的冲击之下,连这里小世界都没有来得及探查,就选择先离开,先回去大荒——两位大帝的死去,先于自己的,娘娘的创生之物,以及那本第一次被打开的《剑术精要》。

    连番数次的冲击几乎要将祂的心神冲击地粉碎。

    “我之后还能够再来吗?”

    “既是后土之子,那么随意吧。”

    白发道人目送着心神不定的噎鸣离开,青衫踱步,走向了道场的深处——如果说后土真的数次来过这里,如果说后土要留下什么东西告诉他的话,那么,必然在那个地方。

    在最初相遇的位置。

    卫渊推开了一座静室宫殿的大门,看到了里面的一座座石刻,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娟秀纹路,不通于文字,却能够直接传递出意思,正是【后】所擅长的手法。

    ‘好友【元】,敬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