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7章 欢迎回来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162
  第0807章 欢迎回来

    巨大的鸣啸,代表着灵气的剧烈冲撞,翻滚着的波涛朝着四面八方涌动着,这是足以令大地开裂,让河川逆流,让山脉粉碎的力量,但是前面乌龟壳一样的小世界障壁却是晃都没有晃。

    衍庚咬牙,胸膛中的愤怒几乎在升腾着。

    背后,西海之帝蓐收和东海之帝句芒只是坐在以龙兽和虎兽拉动着的巨大行宫之上,饮酒闲谈,这一次的小世界外侧,两位大帝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只是当做了一次历练属下的机会。

    也是,这样地处偏僻,又灵气极为稀薄到几乎于无的破败世界。

    恐怕只是玉虚宫这个势力一处边陲之地。

    两位大帝抵达此处之后就失望了,将这任务交给了他们。

    但是,但是居然足足三天时间都没能攻破!

    之所以两位大帝还没有出手。

    一方面是已经慢条斯理地当做赌这个小世界究竟是谁的部属先打破,一方面也是不屑于出手,就当做两位外出闲聊,而现在,现在!区区一介没有多少灵气的小世界,居然让他们花费了如此巨大的功夫!

    其实,并非是没有被打破——

    以他们的目力,以他们对于灵气的掌控。

    以他们的身份很权能。

    清晰地感知到,那小世界外层的阵法就如同泡沫一般地破碎掉,而且不是一层层的破碎,而是一次性崩碎了十层,一百层,但是,但是当打破一层就会立刻出现一百层,打破一百层就会出现五百层!

    无穷无尽,无穷无尽!

    完全是以数量死死抗住了诸神的火力冲击。

    衍庚几乎要疯了。

    哪怕是你再熟练,再熟练,哪怕这里显而易见是有被布下的阵盘基石,但是你开辟一个简单的阵法至少也需要五六天的时间,这里有多少?有他妈的多少?

    他一拳能让山脉崩裂,拂袖能让江河倒卷。

    他是战神,是武神!

    这种低劣,无效,只靠着苦哈哈基本的五行循环的阵法。

    他一拳就能砸破十层,几十层。

    但是这里根本就不是几十层那么点。

    这里有他妈的几百万层同类阵法。

    几百万层!

    然后几百万层的同类阵法疯狂共鸣,以最为愚蠢的方式,耗费了至少万年的光阴,创造了即便是神灵都无法立刻击穿的,一个无与伦比毫无破绽的阵法防御层。

    最弱,也是最强。

    最弱,因为根本没有效率可言的愚蠢。

    而最强,因为不知道如何布下有效率的阵法,所以就只好耗费时间完成最扎实的阵法,五行相生,循环不息,而后足足数百万层的五行相生,彼此之间产生了连创造者都无法控制无法预料的共鸣。

    “可恶啊!!!”

    “给我破!”

    “为什么还不破!为什么还不破!”

    衍庚怒吼,抬手握拳,磅礴浩瀚的金属灵气爆发,化作了一座长达数千米的巨大苍龙之形,而后轰然砸落,强悍的冲击力,撕裂了一层层的阵法,但是几乎是瞬间就有更多阵法填补出来。

    衍庚身躯颤抖,那种怒意冲天而起。

    却又无可奈何。

    “呵……看来,还是有几分手段的,虽然愚笨了些,但是以漫长的时间靠着最基础的阵法原理,居然也创造出了这样的防御层次……虽然说也不值一提,但是至少也是有点看头。”

    句芒点评。

    蓐收饮酒,而后皱眉,道:“算了,不等了。”

    祂有些觉得烦闷了,随手将美酒的酒杯抛掷,屈指一弹,其中一滴酒液飞出,在飞射而出的时候逐渐拉长,逐渐沾染了奇异和凌厉,逐渐沾染了斩破概念,撕扯因果的无比凌厉。

    只是一刹。

    那足以阻拦寻常神灵漫长时间的,堪称无懈可击的阵法就破碎了。

    天地被分开。

    小世界的内部清晰无比地展露在了蓐收,展现在了句芒,以及其余的战将们的眼前,蓐收不可遏制地稍微怔了下,脸上浮现出讶异的神色,回过头对着坐在苍龙拖动的行宫之中的句芒道:

    “看来,果然比我们想的要好一些。”

    “难怪会有之前出现的那个级别的阵法。”

    蓐收落座,端起美酒,道:“去拿下,布置了这一份阵法的,是情报里面所说的那个机关傀儡吗?衍庚,将它拿下,本座对它有点兴趣,西海的藏书地恰好还缺少一个看守大门的。”

    句芒道:“那么,彼端似乎有不少的灵材,就归属于我了。”

    蓐收道:“呵……可以,那么,那边似乎还有些书卷,其中我要七成。”

    句芒摇了摇头:“不,你最多拿六成。”

    两位大帝平淡地思考着这一个小世界的归属。

    衍庚心中激荡波涛,觉得如此轻描淡写地便决定了一个世界的走向,如此方才属于是真正大神通者的力量和觉悟,于是他领命,率领着西海和东海的精锐,撕裂了阵法剩下的部分,踏入了这一处灵气稀薄的地方。

    这一个阵法的难以破解之处在于那数量恐怖到让人头皮发麻的五行相生,循环不息,而一旦打破,其本身内部就会开始自我坍塌,自我湮灭,衍庚顺势一枪直接凿穿了这里的防御,抬眸横扫,微感讶异。

    情报上说,这里的机关傀儡,至少已经等待了万年的岁月。

    但是这里却仍旧,仍旧过于地整洁。

    灵草的长势很好,可以看得出来,仍旧是有人在认真照料这些灵草,地面被打扫地很干净,空气中弥漫着药材的香气,收获的新鲜蔬果放在屋子里面,一切就好像,主人只是出门散步。

    很快就会回来了。

    “哼!装神弄鬼!”

    衍庚顺势一枪砸出。

    将那些盛放果实的篮子砸碎,将本身没有多少根性,并非是灵材的那些田地扫平,其余的成员早已经四下分开,奔向了藏经阁,奔向了山峦处真正难得的灵材,衍庚长枪一摆,则是开始寻找那机关傀儡的踪迹。

    突然,天空出现了一阵异常的涟漪和波动。

    衍庚面色微变,手中的长枪一摆,化作苍龙,勾动磅礴大势,直接搅碎前方袭来的剑气,那剑气似乎颇有根底,但是在技艺的道路上,不是单纯的时间可以磨砺出的。

    “哼,雕虫小技!”

    衍庚抬起头,看到剑气纵横,看到了其余的,来自于东海和西海的年轻将官们都陷入了攻击,有的还颇为狼狈,空气中有癫怒的声音回荡不休:“滚出去!”

    “滚出去!”

    “你们不是客人,你们滚出去!”

    衍庚长啸声中,单手握持神兵,轻描淡写地将一道道袭来的剑气抽碎,尽管说这声音的主人已经尝试遮掩自己的方位,但是这样简单的手段,怎么可能瞒得过这四海诸神。

    “哼,客人!恶客,也是客!”

    衍庚大笑:“本将军今日就告诉你,什么叫做待客的法度!”

    “给我过来!”

    招式凌冽霸道,庚金之气锐不可当,大有一招破万法的气魄,直接将前方的隐藏阵法撕裂,但是旋即一股极为不稳定的气息就豁然暴烈,以大地之气,化作了的五行生克阵法,直接引爆了这一个地方。

    衍庚不在意,但是大意之下,却被这一股强烈的冲击力打在身上。

    狼狈不堪,连连后退。

    就连手掌都被剧烈震颤冲击得微微颤抖。

    面容更是被那一股烈焰之气烧灼地焦黑,放下手掌,俊美战将的神色变得有些扭曲:“……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要打断你的腿!”

    但是他们的进展根本没有那么轻易。

    那记录里面的机关傀儡,给他们带来了极为巨大的麻烦。

    剑气!

    阵法!

    最基础的剑术,最简单的阵法,如同愚公一般愚蠢的方式,但是最简单的剑术劈斩万年,最寻常的五行相生的阵法,却也层层相叠,总会从奇妙的地方出现爆破和冲击的力量。

    这根本不是一个傀儡!

    MD归墟,居然卖假情报!

    衍庚吐了口浊气,心中已经郑重起来——

    这并非是一个傀儡,这是一个强敌!

    狡诈!

    奸猾!

    擅长剑术!

    懂得阵法!

    在他的心中,这样一个强大莫测的敌人已经被树立起来,可尽管如此,敌人毕竟只有一个,当越来越多的神代军队冲杀进入的时候,手段也逐渐技穷。

    最终他们踏破了最内侧的防御层,终于找到那家伙在哪里的时候,却一时间微微失神,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打破的废墟当中,关节结构转动发出的声音僵硬而刺耳。

    傀儡坐在原地,身躯已经有超过八成失去灵气溃散流沙化。

    没有什么敌得过岁月。

    钢铁会腐蚀,灵气会逐渐消失,即便是号称为神灵不灭者,在万年,数万年的岁月下也会逐渐消亡,衍庚皱了皱眉,看着那个四肢几乎全部碎裂,身上出现密密麻麻裂痕的机关人。

    “就只是这样吗?”

    “罢了罢了,既然是大帝需要,自然是我的战功!”

    只是,那不惜一切代价,狠辣霸道的设计,居然是这样一个失去灵性的机关傀儡做到的吗?机关傀儡仍旧在运转,缓缓抬起头,看向周围的敌人,身上枯败的气息,道:“你们,不是客人。”

    “你们没有得道邀请。”

    “请离开。”

    傀儡回答:“这里的主人很快就会回来了。”

    “等到他回来,你们可以来拜访。”

    衍庚放声大笑:“你的主人,当然不可能再回来了,啊,可惜啊,这机关恐怕要碎了吧?”傀儡的身躯无法再继续支撑活动,只能靠着意念驱动此地的阵法,但是却被随意抽碎。

    机关傀儡身上残留的灵性开始剧烈的波动。

    打算直接破碎自身,引爆这里的全部阵法。

    “哼,想得美!”

    衍庚大喝一声,手中兵器猛地撕扯出耀眼的金芒。

    突然,空间出现了罕见的法则乱流。

    这种会随机出现空间裂隙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出现在这样灵气稀薄的地方的,会有概率,但是会无限趋近于零,可是这件事情就这样不讲道理的发生了。

    碎裂的空间裂隙恰好将招式攻击吞没。

    而后下一刻,身穿青衫的白发道人迈步走出。

    机关傀儡的动作停止。

    ‘我是不会迟的。’

    这是,【言出法随】!

    卫渊单手握住了那柄神代的兵器,垂眸看着那边破碎的傀儡人,看着自己当年画的纹路已经消失不见,甲一两个文字也已经模糊不再,真的是,非常非常漫长的岁月啊……

    机关人重新坐倒,道:“……您回来了。”

    “嗯,回来了。”

    破碎的傀儡用僵硬的语调道:

    “回报工作,【后】曾经来过好多次。”

    “不过,很久没有再来了。”

    “嗯……”

    “【浑天】一直没有再来。”

    “是这样啊。”

    傀儡道:“是我哪里没有做好吗?”

    “他们会为什么不来了呢?”

    “不,你做的很好。”

    “是吗?我每天都有扫地,灵材都有收割,这些时间里收获了很多的食物,如果【后】和【浑天】再来的话,可以吃很多时间了。”机关傀儡僵硬起身,迈出几步,然后右脚风化破碎,像是第一次诞生时候那样倒下去,只是没法再起来。

    傀儡的脸上一点一点浮现出最初的表情,用滑稽的语气道: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欢迎光临!”

    眼前出现的是白发的道人,是中年温和的男子,是温和柔美的女子。

    月色之下,是谈天论地。

    岩石是会风化的,沧海桑田,灵材也会逐渐湮灭。

    一切都有终点。

    “啧,灵性丧失了……”衍庚遗憾地道。

    “那你是谁……最后用幻术让它看到了最想看到的东西,真是可笑。”

    祂桀骜的注视着眼前的白发男子,掌中的枪剧烈鸣啸,发出撕裂山川的暴烈气息,但是却无法撕裂那男子的右手,而后,伴随着咔嚓声,在衍庚惊愕的注视下,那柄长枪破碎。

    “你们不是一直在找我吗?”

    白发道人俯身,将傀儡机关人的核心握在手中。

    那里,尚存一丝丝的温度。

    不会迟,但是,他也无法跨越过去的漫长岁月,所以,也不能更早。

    “找你?你是玉虚元始?!!这里的主人?!”

    “……是吗?玉虚元始,你们觉得这个名字就是这里的主人?”

    无边的剑气开始撕裂,远远超过了之前阵法的力量规模开始爆发,而后,一瞬间,扫过了整个小世界,下一刻,两位大帝猛地起身,看到剑气的风暴扫过,瞳孔收缩。

    所有踏入那小世界的战将,全部化作了齑粉!

    一瞬间,剑气从所有神灵的窍穴飞入,自魂魄层次的诛杀。

    这里是卫渊心中最后,也是唯一,安静平和的地方和岁月。

    “你是谁?!!”

    蓐收缓声道:“敢杀我战将!”

    “杀你战将?”

    卫渊知道祂接下来会说各种各样的道理会彼此扯皮,道人眼底始终压抑的情绪涌动,周围的行宫遭遇到了一定的破坏,而自己的实力,未必能速胜,何况一个擅长攻杀一个擅长恢复。

    并指为剑。

    ‘天道为何,浑盖万物’

    ‘地道为何,德厚苍生’

    【浑天】的气息,【后】的气息,留存在这里的烙印被引动。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

    以人道为开始,引动此地烙印,数次流转,每一转动剑气便浑厚一次,最后一剑直接引动此地的气息,人行走于大地之上,大地被苍穹浑天覆盖,而先天地生者为道。

    玄而又玄,众妙之门,以人之身,持道为剑,域中四大,流转不息。

    一剑阐道。

    此地曾经的论道气息终究消耗一空。

    而平静的剑气直接洞穿蓐收的眉心。

    曾经和西王母角逐庚金之主身份的金正神色凝固。

    而后带着不甘,带着绝学还没能施展的屈辱,就此气绝。

    “杀了,便杀了。”

    平淡的声音此刻才落下。

    !!!

    句芒瞳孔收缩,感觉到了那一瞬间的诛杀,头皮发麻,立刻开启神话概念,怒道:

    “你到底是谁?!!”

    并指为剑,右手剑指缓缓背负身后,白发青衫的道人抬眸:“如你们所愿。”

    也回应你的守候……

    轰隆!!!

    小世界的天地浩荡,云气流转,行宫之处,遍地狼藉,却自有灵性滋生出来,道人立足其中,神代战将的身躯碎裂,灵气反哺天地,整个世界开始发出轰隆隆的大道之音,开始开辟自身,而金正之躯同样坠落。

    大道之音压不住平淡的漠然——

    “玉虚。”

    “元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