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6章 你到底是不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10
  第0806章 你到底是不是……

    “回去?去人间界吗?”

    老不周山疑惑道:“可是这个可是老远啊,你连饕餮都不如,那家伙貌似都有跨越空间的法术神通,你虽然打得过他,但是你可没有破界来去的本事啊。”

    “不是人间……”

    卫渊摇了摇头,嘴角抽了抽:“我另一个家可能被人给爆了。”

    “啊这,有谁抄你家了?!”

    不周山老伯震惊。

    有谁敢抄你家?!

    “你家里还有谁吗?”

    “……没了。”

    卫渊沉默了下,然后回答:“大概还有一个最初我创造出来,用来看门的机关傀儡,但是当时用的灵物和材料,水平都比较低,我自己会的也就是剑术,创生之法这种东西只能说稍微懂一点。”

    “但是我至少懂得铸剑,所以那些灵材,已经有八成以上都化作渣滓了,它的灵性也不能支撑这么久,那只是一个很弱小的灵性而已。”

    不周老伯点头:“……确实,肉体的衰败还有救。”

    “其实灵性在时间冲刷之下的损失才是最恐怖的。”

    卫渊道:“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家被强盗打坏了。”

    不想要和朋友一起聊天,论道,开心的地方都被破坏。

    老不周若有所思,扶了抚须,道:“保护那小女娃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过老夫还是有一个问题的,你那个家,再加上外面传得风风火火的消息,加上玄武和你的关系,你莫不就是那个什么玉虚宫……”

    那边白衣少女警惕地竖起耳朵。

    卫渊头皮一麻。

    直接一把薅住了不周老伯,啪一下捂住老伯的嘴,道:“嘘!”

    “你小点声,小点声!”

    “我小点声,你说!”

    不周山老伯点头。

    眼睛精光冒出,认真点了点头,和卫渊一起蹲在一边儿,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就出现了类似于爆米花之类的神代小吃,道:“说,说啊!”

    卫渊:“……”

    劈手夺过老不周手里不知道哪里来的吃的,卫渊把自己的猜测说了一遍,于是很快的,那边传来了不周山老伯愉悦地欢快的大笑声音,手掌啪啪啪地砸在卫渊的肩膀上,道:“好啊,好啊!”

    “你小子也有今天,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

    “吾道不孤,吾道不孤!”

    您没发现您把自己都骂进去了吗?

    卫渊叹了口气,气得牙痒痒,道:

    “还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行,我得给那小子一下。”

    “哦?那个叫做阿亮的,可是你在这里这么远,怎么打?”

    卫渊下意识道:“大概,天机术?”

    老伯讶异地看着眼前的卫渊,道:“你不是不懂天机术吗?再说了,天机术这种东西能够做到这一步?”

    白发道人道:“因为现在所谓的天机术,只是那条渣蛇的风格。”

    “而不能称之为是真正的天机。”

    “何是天?是其大无有二也,故从一大……而所谓的天机术,不过是在浩浩浑天之下,苍生的命运而已,并非是天之机,所以,只需要找到对应众生的那一条线……”

    他下意识伸出手,下意识学着浑天的风格,五指握合。

    于是万般法门在眼前展开道路,尽管无法去看到拨弄眼前老伯的命格线条,即便无法去干扰旁边白衣少女的命运,或者说他们的命运如同巨大的黑色漩涡,但是他自己也能够看到了。

    “所以……何为法,何为道……”

    “如果说对苍天之下的命格施加干扰的话,大概可以做到这样。”

    “呵,本来是不可能做到的,可是不周功体不是能双手直接触碰法则吗?我就想着,比法则第一个层次的众生的命运轨迹肯定也能用手扒拉一下。”

    卫渊并起手掌,虚砍了一下。

    人间界——

    少年武侯这几天缓过劲来,但是还在每天去思考接下来的布局,现在圆觉和尚离开人间界,他反倒更加舒缓下来,至少没有谁强迫他按照旁人的生活作息健康生活。

    呵……也不知道阿渊回来知道玉虚的时候,会不会吓一跳。

    少年武侯嘴角带着愉快的微笑。

    似乎是太过于出神,没有注意到前面的道路,一不小心砰的一下撞击在了书架子上,往日都有圆觉收拾这些东西,现在书架没人收拾,晃动了下,上面的书居然砸了下来。

    砰!砰!砰!

    一连三下,厚厚的书砸在了少年武侯额头上。

    就好像是被人在头顶手刀劈了三下一样。

    散开的书卷有小说,有记录,其中散落的书页彼此遮掩,又被其余东西盖住,旁边放着一个花瓶,里面的水洒落沾染了书卷,少年谋主捂着被砸出小包的头收拾书的时候,看到被水沾湿凸显出的文字,动作缓缓凝固。

    那些文字能拼出两行字。

    【阿亮。】

    【勿要如此玩笑】

    少年武侯感觉到屋子突然变得幽深,仿佛能看到熟悉的身影。

    一时失言。

    ……

    遥远大荒,卫渊点了点头。

    嗯,很好。

    在论道的时候琢磨出来的这一招确实是能够用,第一次用阿亮的头试试,看来感觉还不错,正想着,卫渊突然觉得自身的精力得到了一定的消耗,只是靠着天机命格传递消息,对他的损耗大到了比拿剑劈开一座山都巨大。

    明白了,根据浑天的风格所开辟的神通,消耗大地离谱。

    算了,和浑沌比内息法力的浑厚也太离谱了。

    不周山老伯看着眼前的白发道人,道:“……你还要做什么?”

    卫渊理所当然回答道:“联系盟友啊,我一个人肯定打不过那边的两个大帝,你又必须要保护好这边的娲皇,能够找人一起打肯定要比自己上好得多了。”

    “能够动手就不多说。”

    “能够围殴就不要单打独斗。”

    卫渊随手取出一张纸,在上面写出文字,然后抖手一散,白纸上的文字就如同云烟一般地消散掉了,消散无形,道人拂袖起身,道:“这样的话,噎鸣就能够收到消息了,以祂和【后】的联系,应该会去。”

    “老伯你顺便去一趟玄武那边,让他们顺便包了那两个家伙的老家,当然,不用告诉他们立刻去做多狠,这一次那两位大帝肯定没那么容易陨落,祂们可不弱,稍微做做样子,在东海西海率军防守一下就好。”

    不周山老伯看得一愣一愣,道:“这就告诉噎鸣了?”

    卫渊道:“当然不是直接告诉他。”

    “这样他可不会相信。”

    “但是,祂会在之后必然,注定看到我给他的消息……”

    “嗯,大概就是我虽然无法对噎鸣的命运加以干扰,但是想办法让另外一条短暂的命格之线和他的命运交错是没问题的,也就是说,我可以让他一定遇到某件事情。”

    !!!

    不周山缓声道:“卫渊,玉虚是不是你?”

    “不是啊。”

    卫渊按着眉心道:“老伯你都知道了这就是他们搞出来的事情啊,再说了你不要提玉虚这事情,娲皇正心里怀疑就是玉虚宫让禺强绑架祂的,我已经背了一口锅了,我不想要再背上第二口。”

    “我背自己给的黑锅已经很惨了。”

    “请你不要给我新的锅了。”

    卫渊拂袖起身,看了看那边的风雨,道:“那我就先去了,很快就回来了……其实,我现在的法术和神通,大部分都已经忘了怎么用,连三十六天罡都忘记得差不多了。”

    “但是我还记得一些。”

    “我记得,大荒外海有奔涌的概念风暴,速度之快的时候,遁术根本无法匹敌。”不周山还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看到前面的白发道人走出半步,踏在水面上。

    袖袍微微扬起。

    而后恰到好处地,脚下的法则出现了一股微弱的乱流。

    法则之海和天之概念,以及地脉产生了一次非常巧合的,仿佛不可能出现的,无规则的变化,而这一变化导致了形成了一种急速的推动力,而更为巧合的是,这样的变化居然会是笔直朝着北海去的方向。

    昭阳讶异道:“欸?已经走了吗?”

    “这也太好运气了吧?”

    “居然就恰好让他打了顺风车。”

    “不是好运,是必然。”

    不周山老伯缓缓摇头,神色凝滞,他在这手段里看到了和自己的好友浑沌类似的部分,但是却发现了更多更多截然不同的方向,就仿佛是同一类食材,化作了完全不同的两种运用的风格。

    ‘拨动苍天之下的诸多命运’

    ‘在不涉及强大神灵的情况下,让万物随心流转’

    ‘已经遗忘了太多的法术……’

    不周山缓缓抬眸,道:

    “……言出法随。”

    “哪里还需要什么神通。”

    祂感慨叹息,低下头打算拿着自己的零食定定神,而后恰好一个空间乱流,直接出现在老伯旁边,老伯反手一巴掌把这个乱流打散,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一阵流风导致手里的吃的都散出去,而后直接被收走。

    不周山老伯神色凝固:“……!!”

    言出法随是这么用的?!

    用来打小孩的头。

    用来暗中通知别人去打群架。

    用来抢老人的点心?

    怎么会有你这么屑的混蛋?!

    老伯悲愤怒吼:

    “孽徒啊啊啊啊!”

    ……

    噎鸣把那画像卷轴取出,而后将剑术精要放了回去。

    然后把匣子重新放入了屋子里,准备将画卷带去,询问帝俊这是怎么回事,他走出了屋子,而后在离开此地,前往天帝所在之处的时候,微微一怔,本能的心血来潮让他脚步顿住。

    而后下意识抬头。

    ‘看’向一侧的岩石,看到那嶙峋的山岩之上出现了一个个文字,上面写着【后土】过去曾经的道场之所在,而此地荒无人烟,天高地阔,文字清晰无比,隐隐空旷悠远之意。

    仿佛命中注定,仿佛见到这些文字,乃是必然。

    噎鸣背后发寒,头皮发麻。

    “……是谁!!!”

    噎鸣素来镇定冷静。

    这个时候本来该立刻离开,需要冷静思索,当涉及到【后土】的时候,祂的判断力瞬间会被这个名字占据最大的分量,理智会被某种冲动破坏。

    沉默了下。

    噎鸣转而奔走离开,直奔那坐标方位之处。

    离开之时反手一剑。

    将这山岩劈碎,化作齑粉。

    ……

    在西南方位,某个小世界外侧。

    巨大的灵气波动汹涌磅礴。

    对于此地阵法的破解,已然持续了足足三日时间。

    仍旧,不曾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