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5章 悲莫悲兮生别离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81
  第0805章 悲莫悲兮生别离

    啥啊!

    这啥玩意儿啊!

    就玉虚宫了?!

    卫渊嘴角抽了下,脸上神色茫然,是,北帝玄武那边是他做的,但是怎么就出现了玉虚这个名号了?这个名号不是道藏里面的名词吗?现在连大荒这边都开始读道藏了?

    卫渊手里的面都不香了。

    端着面凑过来听那边的说书人,这说书的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了这样的故事,居然直接从玉虚元始开天辟地的道门传说讲述,内容详实,文采飞扬,卫渊都忍不住想要鼓掌。

    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故事。

    这文风总觉得有点耳熟。

    只是这故事让卫渊已经完全没法追溯这一点点文风上的不同,听着这些故事的文字,拼凑出事情的真相,卫渊只觉得脑袋瓜子嗡嗡的,那说书的人义正言辞滔滔不绝地说着如下的故事——

    北海之帝禺强死去,原来只是个局。

    禺强原来是玉虚宫的属下!

    北海一直以来只是伪装着的玉虚势力!

    不周山也是玉虚宫的前辈。

    不周杀北帝,只是一个诱饵,最终北海的诸多存在不臣之心的实力出现,甚至于连西海之帝和东海之帝都被引动,投身入局,却被兵家煞气所伤,而后被北帝真武阻拦,以一敌二,搏杀外海三万里。

    那说书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种族,那是一个滔滔不绝,语气真实。

    仿佛隐藏在这三界八荒四海之外的幽灵般的存在。

    一个强大的幕后黑手,易如反掌般撬动了整个外海的局势,让原本四海势力之中平常的北海异军突起,大有统帅四海的气魄,而如此,玉虚宫只出现了两位弟子,仅此而已!

    而北帝禺强玄冥,只是一个岁月前的落子。

    所谓寂絶乘丹气,玄冥上玉虚。

    这是何其地恐怖!

    何其地高深莫测!

    伟哉,玉虚!

    壮哉,玉虚!

    卫渊:“我尼玛……”

    当听到那两位战将的战斗风格的时候,卫渊就已经有所猜测。

    听到那句人间的诗的时候,就已经有十成的把握。

    确实是有谁能做出这样的高深莫测让人看了心惊胆战的局势变化,而其中一个现在就在博物馆里,而以他的性格,再加上自己传回去,‘尝试和玄武联手,让北海天道和人间天庭体系联系起来’的那封信。

    和现在的情况一模一样。

    但是,我没让你这么搞啊!

    我是说和北海天道联系起来,没让你把北海拿了啊!

    阿亮……

    卫渊额头青筋贲起,有一股立刻冲出去,反手拎起一座山,然后立刻狂奔会人间,给阿亮来一次兄长爱的铁拳的冲动。

    而后感觉到袖口被拉了拉,心里一百万头水鬼跳着沙滩草裙舞狂奔而过的卫渊下意识回头,看到白衣少女神色疑惑,袖口有些大,露出的手指白皙如玉,拉扯了下卫渊的袖口,紧张地压低声音道:

    “……也就是说,禺强对我出手,是玉虚宫做的吗?”

    ??!

    这又黑又大的锅,是从何而来……

    “不,当然不是。”

    卫渊吐出一口气,双手按着少女肩膀,认真道:

    “玉虚宫,一定会保护你的。”

    “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否则的话,不说自己这一关。

    伏羲那条渣蛇怕不是能直接从万法终末之地杀出来,嗷嗷叫着把阿亮在的博物馆给拆了,在人间的各种小说总是说某某大能演化天地,说未卜先知,卜算天机,完全忽略了某个原因和某个家伙的存在——

    天机这个概念从哪儿来的?

    无论是史实还是神话,都是那条渣蛇啊!

    衍化天机和先天八卦的起源。

    小说里的洪荒圣人掐指一算,一下多少多少年,逼格高吗?这算法都是伏羲编的,重演地水风火创造世界,厉害吗?这个创生概念也是伏羲那边的,四剑灭世之阵狠不狠,颠倒阴阳的神牢天劫就是这玩意儿。

    真出了明目张胆对娲皇出手的,死得不能再死的禺强就是下场,卫渊甚至于怀疑,玄武之所以能够成功地说禺强只是自己的分身,而其余的北帝心腹没有怀疑,没有暗中调查,而是理所当然地接受。

    是因为【禺强】的概念性被抹去了。

    对祂的认知几乎只剩下了最浅薄的地方,所以,哪怕是玄武那样的说法,都会被追溯禺强千百年的战将理所当然地同意和认可,而伴随着时间,最终祂们或许会遗忘禺强,会认为北帝自始至终就是玄武。

    何等恐怖的概念性死亡。

    伏羲那渣蛇……

    卫渊安抚了白衣少女,而后上前接着听,只是接下来那说书的妖兽化形就已经开始说其他的事情了,卫渊最后询问道:“那西海之帝和东海之帝,两位吃了这么大的亏,就这么算了?”

    “这怎么可能?”

    那位说书者道:“据说前几日的时候,约莫三五日前,有人得见两位大帝率领大军离开了各自的海域,浩浩荡荡也不知道去了何处,据说是找到了玉虚宫,打算要找玉虚宫去复仇呢。”

    “似乎是西南位置方向。”

    “算算时间,真要找到了的话,也该到了。”

    玉虚宫,怎么可能找到?

    这地方就不存在啊。

    卫渊心中道了一句,不过心中松了口气,他始终担心,担心自己在伏羲扔过去的世界待得太久了,等到回来的时候事情都已经天翻地覆了,嗯,现在看来,阿亮还活着,应该没有过了太长的时间。

    他下意识问道:“说起来,北帝之事不是都已经过去很久了吗?”

    “什么很久?”

    说书者古怪地看了他一眼:“那只是两个多月前的事情啊。”

    “两个多月……”

    卫渊疑惑自语,而后脸上的神色缓缓凝固。

    等等!

    ……

    像是这样的说书者,以惊人的速度在向着外面扩张,暗中确实是有一个看不清的手掌在拨动着,白泽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敛着眸子,感知到了传播度,点了点头。

    祂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咸鱼躺的。

    万万没想到啊,居然被武侯开发出了新的用法。

    祂现在只管讲故事,然后创造了一个非常非常松散的阻止,就是花钱讲故事还有提成,而作为白泽的权能,轻而易举地把握到了这样的【故事】传播了多远的距离,清楚地把握到【玉虚】这个名号被多少人所知。

    然后根据这样数据进行接下来的调整。

    当然,白泽现在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深深地吸了口草莓牛奶,顶着一双死鱼眼,作为先天神圣之一,权能强行持续开展,就跟让一个人每天狂奔不带停的,对于精神上有很大的损耗,而让这一条死咸鱼都没办法摸鱼的原因是——

    冠军侯,失踪了。

    在韩信自信无比地告诉他你随便跑,有事儿我担着之后。

    冠军侯用行动告诉了韩信。

    术业有专攻这五个字怎么写。

    老家伙,论撒手没的功力,你弱得离谱啊!

    “第三遍了,还是没找到……”

    白泽双手挠着自己的卷发,咬牙切齿:“这家伙,到底是跑到什么遮蔽天机的地方去了?啊啊啊啊啊,还要加班,这小子,真的是不安生啊!”

    白泽无可奈何,继续第四次寻找冠军侯的信息。

    理论上,他可以直接调取天道概念里的情报。

    但是冠军侯百分百去了某个特殊的,遮蔽天机的地方。

    现在白泽只能手动挡慢慢找。

    ……

    卫渊带着白衣少女回到了之前离开的地方,不周山神还有些好奇他们说是打探情报,可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的时候,卫渊只是强笑了下,道:“我睡过去,只是过去了一个多月吗?”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

    卫渊摇了摇头,闭上眼睛,真灵直接循着联系找到了万法终末之地。

    他心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压抑的感觉。

    【浑天】,【后】的身影在眼前不断地变化。

    往日的经历真实不虚。

    而时间却对不上。

    这代表着……

    “你到底,把我送到了哪里?”

    卫渊盯着伏羲,语气沉凝,青衫的俊美青年看着眼前白发的道人,挠了挠头,干笑道:“啊呀终于意识到不对了?看来比我想象的聪明……”

    “没错,是过去。”

    伏羲的蛇瞳带着些尴尬:“是很遥远的过去哦。”

    “过去的偏僻之地。”

    果然……

    卫渊缓声道:“那么,【浑天】,【后】……”

    伏羲蛇躯游动,有种想要跑路想要避开这个问题的感觉,但是眼前白发道人现在给他一种很不对劲的感觉,道:“你说他们啊,我确实是非常感谢他们,把你教导的如此地出色,远比我预料的快,也比我预料的好。”

    “哈哈哈,不错不错,我还以为你要更长时间才能悟透呢。”

    “哎呀真的是给我省去了很多时间呢。”

    伏羲挠头装傻笑着。

    卫渊道:“……祂们现在在哪里?”

    “祂们……”

    “死了啊。”

    伏羲最后沉默了下,道:“浑天,就是混沌,不顾一切,毅然死关,而后得偿所愿地死了,至于后?那就是后土啊,应该也是出什么意外了,不过放心,和神州没什么关系,不过这些和你无关啦。”

    “总之你能得到好处不就对了?”

    “你也应该习惯这些东西了吧,离别啊,失去啊什么的,哎呀,也就是两个本来注定就一个要死一个重伤昏迷的人罢了,哈哈哈,能换取这么大的大道收获,真的是实在是赚大了。”

    “开,开心点嘛。”

    “时间岁月这个东西,很残忍的啊,再说了你继承了老不周的道路,那么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的……”

    伏羲面色僵硬,尝试去安慰着眼前的白发道人。

    卫渊闭着眼睛。

    好友的脸庞在眼前闪过。

    五指微微握合。

    天者,至高无上者,最大。

    地者,厚德载物者,至厚。

    五指握合,仿佛撑天拄地,卫渊沉默着,看着那边的伏羲,脸上浮现出一种微笑的表情,五指松开,道:“不用担心我,你送我回去感悟是好心,我也知道,知道浑天他本身就怀揣了死志,我知道后也有自己的追求,他们都有自己的大道。”

    “他们都比所有人都坚定,也比所有人都崇高。”

    “对于浑天来说,死在自己的道路上是所追求的吧。”

    “对于后来说,一定会追寻自己的道路吧。”

    白发道人神色变得安静寂寥下来:“只是,我还想着。”

    “我还以为,我真的可以有和朋友一起论道喝茶的日子。”

    “只是可惜啊,我买了礼物的,很多礼物。”

    道人双手摊开,脸上的微笑一点一点盛放,最后也只是安静道:

    “浪费了啊。”

    ……

    卫渊离开了万法终末之地,伸出手掌,天地乾坤,演变天机。

    或者说,只是在确定离开时候留下的坐标,确定,当年小世界的位置——至少,回去看看。

    很快他得到了方向位置——

    西南方向。

    西海之帝和东海之帝复仇玉虚的方向。

    卫渊的神色凝固了。

    “怎么了,小子?”

    老不周山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压抑着的气机,现在祂只是不周负子山级别的功体,被惊了一下,卫渊道:“没什么。”

    “老伯,能麻烦你暂时保护下她吗?”

    白发道人示意那边的少女,道:

    “我有一点事情,需要出去一次,不……”

    他声音顿了顿,然后道:

    “回去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