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4章 所谓不周山一脉的宿命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80
  第0804章 所谓不周山一脉的宿命

    万法终末,青衫白发,这里是法则和概念最终流向的地方,而这白发道人的存在自然而然地勾勒其中代表着某些特殊概念的法则线,气质幽深苍远,不似寻常。

    而后——

    啪!

    伏羲反手一个脑瓜崩直接揍在卫渊的头顶。

    单手沟通【天】【地】【风】【雷】【山】【泽】【水】【火】八类概念,以周天阴阳之势,化作三界八荒第一舅父爱的铁拳,袭天冠地,直接砸在天灵盖上,就差一点把卫渊打出两大包眼泪。

    转眼就把这种幽深的气机给打散。

    反手两巴掌就把汇聚而来的法则线给砸碎,渣蛇双手拎着卫渊的衣领,蛇躯都气得邦邦挺直,站起来足足有三米多高,像是拎着外出鬼混的猫崽子一样,剧烈地前后摇晃着,震声怒吼道:“你还知道回来?!”

    “你塔喵的还知道回来!!!”

    “妈耶,你知道我拉着你小子有多辛苦吗?”

    “你在外面浪了那么久,浪里个浪的,都是我在拉着啊!”

    “倒霉的人是我,是我啊!!!”

    “你还给我装,给我装。”

    青衫女子献看着卫馆主被蹂躏,白皙手掌五指微张,浮现出了一道留影记录,默默记录下来,嘴角噙着愉快满足的微笑,注意到卫渊的眼神示意,美艳女子微笑着道:“放心,我没有偷看哦。”

    但是你在偷拍啊!

    卫渊嘴角抽了抽。

    虽然从两位好友那边看到了天地之间的道路,但是这领悟不是说你听了就懂得了的,若是自身内里空虚,也一无所得,而学我者生,像我者死,卫渊被夫子教导,自然不是取死之徒。

    他靠着当年老子的推断,走出了超过那位老人的更遥远的道路。

    如果说当年的老者,是靠着对天地的领悟和惊人的判断,给出了一个方向,那卫渊就是靠着这样简单的指引,一步步摸索着,找到了这大道的所在,虽然其中有诸多的弯路,有诸多的困顿。

    但是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然而,很遗憾,伏羲这一条渣蛇用自己的拳头和震声告诉卫馆主,这玩意儿早八百年前就已经在道路的终点开始喝茶了,现在的他就好像当时以一缕真灵进入此地,实力不在巅峰的陆吾一样地倒霉。

    但是卫渊发现了,伏羲本身给自己的感觉,很奇怪。

    在去修行试炼之前,娲皇进来那一次,卫渊和伏羲在这里打,他只觉得对方的手段诡异莫测,自己就是被按着蹂躏,但是多少有反抗之力,但是现在,自己明明已经借助它山之石,以两位好友的道路,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进一步熟练掌握不周山功体撑天拄地的部分概念。

    但是来到这里的时候,却感觉到,伏羲反倒越发恐怖。

    抬起头,祂站着的位置,仿佛更加遥远……

    就仿佛,自身的道行越高。

    就能感觉到伏羲距离自己越发遥远。

    初始觉得,不周山老伯和帝俊,都绝对凌驾于伏羲之上,现在却完全无法做出这样的判断,隐隐觉得这三者似乎在同一个层次上,看着眼前这个拎着自己的衣领,满脸悲愤,一副更年期颓废大叔表情的伏羲。

    卫馆主努力反抗,发现自己完全揍不过这玩意儿。

    好吧,毕竟是可以和巅峰期老不周正面玩肉搏还没死的怪物。

    相当于全服第一占卜师跑去和力量速度体质全服历史第一的狂战士肉搏死磕吃了一整套技能居然没死一样离谱,自己现在肯定搞不过这个怪物……

    但是,就这样放弃了吗!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献看着卫渊被拎着衣领晃啊晃,伸出手拍了拍伏羲的手腕,道:“说实话……你这样的实力,当初和我打的时候却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结果被娲皇看到你打算穿女装的样子……”

    “你丫根本就是个故意想要让妹妹看到自己穿女装,被打击到之后反而会觉得暗爽的变态吧……”

    卫渊努力地竖起两根中指,满脸挑衅。

    献:“……”

    青衫女子默默后退了几步。

    不愧是你!

    自杀性攻击。

    但是预料中的暴击没有出现。

    伏羲沉思:“……嗯?好像,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满脸挑衅的卫渊:“……”

    献:“……”

    卫渊脸上的挑衅化作了呆滞:“啊这,是这样啊,嗯,这样啊。”

    卫渊,自杀性攻击。

    无效。

    只要接受了我是个变态,那我就是无敌的——伏羲。

    伏羲得意一笑,反手把卫渊抛下,三类法则自然流转,卫渊稳稳地站在万法终末之地,看到周围的流转的规则,伏羲懒洋洋地坐下,一只手撑着下巴,道:“还不错吧,在这里,可以看得到所有的法则变化。”

    “除了没有办法离开之外,是一个很不错的闭关之地。”

    “你最好不要看,对这里的法则变化了解的越深,你和这里的关联也就越是深,到时候的话,你也会在无法察觉的,理所当然的情况下,自然而然地来到这里,而后被困死在生死和时间之外,再也出不去。”

    伏羲的警告让卫渊心底悚然一惊。

    前者那张懒洋洋的脸上没有半点的玩笑。

    在回归之后,卫渊和伏羲,和献交谈了片刻后,稍微聊了下自己在试炼之处的地方,而后就离开了这里,真灵重新回到了肉身当中,第一时间出现在耳畔的,是涛涛的海浪声。

    卫渊缓缓睁开眼睛。

    看到天空和大地,下意识伸出手,不周山功体的特性在肉身,撑天拄地,可以直接以肉身接触概念规则,五指微微握合,这一片海域的天道仿佛被握住,而后他松开手。

    奇怪……

    为什么,感觉似乎比起之前那里要【轻】了好多……

    好像失去了很多东西。

    卫渊心底闪过疑惑。

    【地】为什么会变得【浑浊】……

    奇怪,难道说是因为大荒和昆仑的争斗,是因为大荒之中的杀戮和变化,导致了天地都发生了这样的概念吗?嗯,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当年共工给老不周后腰子上那一下狠的,支撑着的天地都歪了也正常。

    “小子醒了?”

    “你可睡了有些时候……”

    不周山老伯抱怨了两句,“都没有做饭。”

    “啊呀,老伯是不喜欢我的饭菜吗?”昭阳笑眯眯道。

    老不周理所当然道:“那废话,你肯定做的不如这小子好啊。”

    昭阳直接被噎了一下,没好气地瞪了老不周一眼。

    才不过一个多月而已。

    这老不修就已经吃腻了她的饭菜。

    卫渊想着,确实是啊,他在那个边陲小世界都不知道呆了多久,翻身坐起,伸了个懒腰,看着天空大地,神色安宁,“我睡了很久么……”

    白衣少女摇了摇头:“没有多久的。”

    “是吗……”

    对于您来说,那么漫长的岁月,确实是不值一提的罢。

    卫渊感慨,在不周山老伯的催促下,还是立刻做了一顿饭菜,看着老伯狼吞虎咽,就好像是几辈子没吃过了一样,卫渊揉了揉眉心,缓缓整理内心,做饭的时候,并指三山决,而后化作剑诀。

    域中有四大。

    天道恒常,地载万物,人行其中,先天地生者,为道。

    隐隐然,仿佛勾勒天地,似乎随时能爆发全力。

    !!!

    老伯瞳孔收缩,猛地抬头,左右环顾,又似乎只是自己的错觉。

    奇怪……

    哪里来的古怪气机。

    这个强度……

    老伯没有察觉到这气息的来历,他未曾全盛,本身也不擅长察觉气机和天机,否则的话,当年也不会看戏的时候就给撞了一次,要是伏羲在那个位置上,共工搞不好会一头撞到那种神代概念的坚硬材料上,而且以那条渣蛇的秉性。

    那材料恐怕得是一座山那么厚,直接就把共工的脖子给崴了。

    卫渊做好饭菜。

    在难得吃到鱼的时候,自己那破烂小世界里面,连个鱼塘都没有,突然想起来两位好友,笑着道:“我在梦中去了一个地方历练,呵,还认识了两个很好的朋友。”

    在卫渊漫长的转世之中,几乎全部都是乱世。

    向那样闲时看花开花落,偶尔好友相聚的平淡日子,是他度过的,最平静美好的时光,他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你们,你们两位,应该会和他们两个,很合得来吧……”

    不周山老伯运筷如飞:“那你倒是把他们带来啊。”

    白衣少女也点了点头。

    卫渊脸上浮现微笑:“嗯,会见面的。”

    “当年我们约定过的。”

    “所以一定还会再见……”

    等到【浑天】踏破死关,等到【后】周游各界回来。

    我们一定会重逢。

    甲一还在那道场里好好等着呢。

    ……

    因为实在是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那个小世界里面呆了多久,卫渊暂时离开了这里,前往城池,白衣少女和他同行,只要弄清楚现在大荒和昆仑的情况,询问发生的事情,就可以借此推断出到底过去了多长时间。

    “这就相当于是坐标回溯法。”

    “通过大事件的时间节点,进而能够了解到大概的变化,我也很想要知道,最近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卫渊给白衣少女讲述自己这样做的远离。

    “哦哦!”

    少女点头,而后疑惑道:“为什么不直接用天机术呢?”

    卫渊脸上微笑凝固了下:“……”

    “咳嗯,不能相信天机术。”

    “为什么?”

    卫渊语重心长道:“因为天机术的源头,那是个绝世大变态,说真的,你不要害怕啊,我怀疑那个家伙明明掌握的力量是创世造化和毁灭这两类,却偏要鼓弄出天机术,就是为了确定自己妹妹在哪里。”

    否则的话,斡旋造化,创生万物。

    颠倒阴阳则是令万物失序,神牢天劫。

    掌握造化和毁灭的大神,居然会编撰出《先天八卦》这教材?

    我呸!大变态!

    而且,先天八卦,推衍是为了找人,遮掩天机是为了隐藏秘密。

    找谁?

    藏谁?

    那还用说?

    卫渊甚至于怀疑,这渣蛇编撰出先天八卦的推演能力,是为了找到其他时间线的娲皇,而之所以又搞出来遮蔽天机的能力,就是防止未来的自己跑来找自己妹妹。

    我自己和我自己斗智斗勇,虽然很离谱,但是很可能。

    就是你编出这东西来,才让我后世不及格啊渣蛇!

    卫渊嘴角抽了抽,要了两碗大荒的面,是用大荒的凶兽肉细细切做臊子,完全靠着食材本身的鲜美味道,技巧上,根本没什么技巧,那边正好有谁在说书,据说是最新的情报。

    卫渊眸子亮起。

    而最近的消息,莫过于北海设下陷阱,竟然有人强行控制全部北海兵将,另有一人和西海之帝战成一招换一招的级别,北海禺强,更是强势出现!

    所谓玉虚之名,便自名动三界八荒

    “三界八荒,唯我玉虚!”

    看着旁边喊着这样口号,把那北海一战说得口水四溅,唾沫横飞的说书人,某白发青衫的道人面容呆滞,筷子都就手里滑落,僵硬看着周围的人齐齐高呼,陷入了茫然懵逼。

    等会儿?!

    啥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