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3章 玉虚是真实存在的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15
  第0803章 玉虚是真实存在的

    “内部发现一个破败但是还在运转的傀儡机关人?还守望万年。”

    归墟镇守讶异:“那样偏僻的地方,居然也有机关傀儡吗?”

    那位来报的归墟高手回答:“是啊,那卷宗也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了,而当时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那个小世界的灵气浓度极微弱,照理说,这样的情况,是绝对不可能诞生灵性的。”

    “灵草会长成杂草,有资格修行入道的,也只会留在低层次,而后随着时间的流逝死去,这样的环境里面,会诞生灵性实在是不可思议。”

    归墟镇守感慨道:“确实是奇妙。”

    “那曾经有谁进入了吗?”

    “不知道,属下没有资格查阅更高级别的典籍。”

    “只是当时那位发现这个边陲小世界的归墟强者也没能进入其中,而后逍遥千年之后,不敌寿数,已经死了。”

    “那么,先退下吧。”

    归墟镇守遣散了属下,而后亲自前往典藏去寻找这个特殊的,附带有玉虚可能性的地方,还真的被他找到了记录,是当年那个发现此地的高手相关的,戴着苍龙面具的镇守缓声念出来——“……察觉此地之后,颇为讶异,隔着天地障壁,察觉到内部有颇多珍惜灵材。”

    “故而心生贪欲之念,尝试劈开此地的世界外侧。”

    “这只是个低层次的世界,但是居然难得坚韧,那名傀儡操控着阵法和我对抗,我发现了,这傀儡的创造者手法极为低劣,灵材的质量有好有坏,这导致了,在漫长的时间里面,好的灵材将普通的材料腐蚀,逐渐崩碎。”

    “但是很奇怪,区区的傀儡,本该被求生之欲控制逃亡。”

    “它竟然尝试反抗……”

    “我当时在想,它难道不知道我远比他这样的蝼蚁强大吗?”

    “难道不知道我一招就可以碾碎它吗?”

    “竟然像是疯了一样地要阻止我。”

    “可是,在我要击穿这个世界的外侧障壁的时候,我见到了【后土】娘娘,只是一瞬间我就被重伤,根基都破碎了,我不知道,素来温和的【后土】娘娘为何会如此地震怒。”

    “若非是归墟之主和天帝,西王母论道归来察觉到【后土】娘娘的气息,好奇前来阻拦,我恐怕已经和这个隐秘,一并被埋藏起来了,我在恐惧昏迷之前,听到了关于这个小世界的隐秘。”

    “这曾经是【后土娘娘】得道之前,好友的道场。”

    “那位好友的名号里,有【元】这个字,可惜其他的,我没有听到……”

    归墟镇守苍龙若有所思:“……名号里,有【元】,曾经和未曾得到的后土娘娘相识,看来,确实是这里了,【玉虚宫】。”祂感慨道:“难怪一直以来,居然没有什么踪迹。”

    “谁能想到呢,【元始】的道场,居然在灵气微弱的边陲。”

    也是因为涉及到了归墟之主,涉及到了十大之一,涉及到了归墟之主和后土娘娘的一次交锋,这一卷记录笔记才会被放在这里,才会有了极为高的规格,不被普通的成员去阅览。

    这一方面是因为,涉及归墟之主和十大巅峰之一。

    一方面则是因为,这是一位古代存在的【道场】,至少是十大巅峰之下第一层次的,若是实力不足的成员前去探索的话,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死亡。

    而这个时候,归墟镇守微微一怔,有属下禀报。

    “镇守尊者,西海之帝,东海之帝都要求归墟寻找玉虚情报。”

    “而且,他们被暗算,吃了暗亏,语气颇为愤恨……”

    “而北海之帝真武也传来了讯息,要这一坐标的情报。”

    归墟镇守摇了摇头,看着手中刚刚才整理而出的玉虚宫位置,现在归墟执掌者闭关突破,祂自己的话,实力只是周旋于十大巅峰第一阶梯,不惧四海之帝,但是以他的立场,也绝无道理和他们交锋。

    再说,低他一个层次的两个副手被那开明借走然后就无了。

    他现在没有那么多的闲暇。

    归墟始终是以中立的,至少表面上如此。

    他看了一眼情报,随手放在了归墟的天机阵中。

    然后标出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但是四海之帝绝对拿得出来的代价,最后看了一眼那情报所在的位置,心中只是想着那本来就在岁月之下,逐渐枯败逐渐失去灵性的傀儡木人。

    玉虚名震四海八荒。

    而东海之帝和西海之帝的震怒。

    会想要寻玉虚的特性,一方面寻找玉虚的情报,一方面复仇。

    那一座道场,那一个枯守的木人。

    大概,会化作废墟吧。

    “随他们自己换取情报,此次,归墟中立,两不相帮。”

    苍龙拂袖离去。

    “是!”

    ……

    “终于赢了,赢了哈哈哈哈!”

    人间界,在从白泽处得到了大战的成果之后,整个博物馆都终于大大地放松下来,而老天师也终于能够得到松了口气,不用把速效救心丸当做是黄豆一样嗑。

    这件事情关系到人间天庭网络能不能和北海天道体系联系起来,借此恢复底蕴的超级大事情,老道士当然紧张得要死,少年武侯看着博物馆成员沸腾的样子,神色仍旧温和从容,道:“一切皆如亮所料。”

    “诸位,且先休息罢。”

    神色从容不迫的少年武侯走回自己的房间。

    顺手关上了门,徐徐吐出一口气。

    “……赢了。”

    他呢喃。

    扇子一抛,一个起跳把自己扔到了柔软的床铺上。

    脸和身子都陷进去,而后满足地闭上眼睛,长呼口气,就这样地睡了过去,这一睡便是整整地三天三夜,睡得精神疲惫不堪,但是却让照顾他的僧人松了口气,亢龙冲天,盈不可久,必然悔之。

    少年武侯之前的情况,简直像是要将自己彻底燃烧起来一般。

    此刻虽然气息萎靡不振,老老实实在哪里端着碗吃小米粥。

    但是却像是激荡的水流重新滑落入了河道,水位虽低,却不至于彻底干涸,反倒是好事,而白泽很快就要出发前往大荒继续当自己的说书人了,大和尚圆觉想了想,道:“武侯,我也和白泽一起去大荒吧。”

    “嗯??”

    少年武侯抬眸。

    僧人憨厚道:“您的身体,我想,交给白素贞姑娘和珏姑娘更好些,我做的只是大锅饭,没办法真的调养好你的身子,而贫僧,也有需要去走的事情。”

    “是什么?”

    僧人温和道:“当年我和卫馆主说的时候,便是只在这里留一段时间,而现在,我已经在此逗留了太久太久,我见到了许许多多的东西,但是,我是个和尚,是行者,僧人是不能停住在一个地方的。”

    “内观自我,外览世界。”

    “佛门修行的,有渐修和顿悟两种,渐修,便是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而顿悟便是那众所周知的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了。”

    “和尚渐修已驻,该寻机缘了。”

    僧人带着斗笠,穿着来时的僧袍,提起浑厚的禅杖,迈步离去。

    “渐修,雨润梵中宝树。”

    “顿悟,雷行海上扁舟。”

    “和尚来也,和尚去矣。”

    大笑声中,僧人脚步逐渐变快,往日所见的憨厚,寻常,那种玩笑和煦之意逐渐消失,最终脚步越快,直至狂奔而去,人间佛陀,陆地金刚,化作一道佛光而去。

    白泽摇摇头,也随之离去,离开的时候,随手一算,叹道:“果然还是假的,玉虚宫啊玉虚宫,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

    “得到玉虚宫的情报了吗?!”

    “好!”

    “很好!”

    东海之帝,金正蓐收起身,握剑而出,祂联系了南海之帝,祂们本就是四海之帝当中的强者,之前只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是即便如此,也只是稍微受伤,回到驻地之后,在天材地宝的滋补下,很快就恢复。

    “好!好!”

    蓐收捏碎了情报,拂袖起身,道:“这一次,便不再小觑。”

    “好生准备,率领大军,好好拜访拜访,这所谓的玉虚宫!”

    而同样的情报也摆放在了噎鸣的面前。

    这位天帝的副手,在【后土】失踪之后,就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到了巅峰的岁月之主闭着眼睛,神识扫过了从归墟处得到的情报之后,那始终温和的面容终于泛起涟漪。

    “是娘娘……的好友道场?”

    “【元始】,应该只是人间的传说才对……”

    他沉默许久,突然想到了什么,前往了最初自己在的地方,在那已经被岁月冲刷过的屋子里,祂度过了自己最初的岁月,里面也有后土娘娘在失踪之前留下的各种东西。

    噎鸣寻找了好一会儿,找到了一个匣子。

    伸出手抚摸匣子,咔嚓一声,将匣子打开,里面是一本尘封的《剑术精要》,因为后土娘娘的突然离别,几如抛弃,年少的噎鸣起誓,绝不会按照【后土娘娘】的期许去成长。

    后土希望他远离大荒昆仑的争锋。

    祂就要一步步走到大荒的最强。

    非但如此,祂还要靠着自己,走到剑术的巅峰。

    证明没有【后土】,祂仍旧可以是大荒的副君,是剑术的魁首。

    但是此刻,祂回忆过往,却发现了许多不曾发现的问题,沉默许久,第一次打开了这一本《剑术精要》,看到上面有文字——

    “好友【元】所写。”

    “我把这本书留给你,噎鸣,希望你能走得更安稳些,我因为有些事情,不得不离开这里,我给你留下了些许的后手准备,你往后可以去寻找……”

    噎鸣张了张口。

    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当年的年少倔强,不肯打开这本书,却最终遗憾地和这一封信笺错失,这样的阴差阳错,哪怕是祂都神色复杂至极,许久之后,把这书卷放下。

    在这本书的下面,还藏着一卷泛黄的卷轴。

    噎鸣缓缓打开了卷轴。

    卷轴上以简单朴素的笔触绘画。

    那是一座造型古朴简单的道场行宫,一座石桌,神色温和沉静的中年男子看着风景,身穿长裙的柔美女子安静微笑,两人视线之余,白发青衫的道人负手而立,一侧写着三个名字。

    【浑天】

    【后】

    【元】

    !!!

    噎鸣思绪凝滞。

    心中陡然掀起无尽的波涛汹涌。

    “玉虚……元始。”

    “此人,真的存在吗?”

    万法终末之地,伏羲和青衫女子献都因为所谓玉虚宫此刻的名声沸腾而觉得有点觉得棘手,他们是知道卫渊身上的玉牌上的文字的,正在他们困惑的时候,伏羲突然感觉到了手中钓鱼竿剧烈震动。

    转瞬之间,【钓鱼线】寸寸崩碎。

    在伏羲和献惊愕的时候。

    哗啦声中,青袍广袖散开,白发垂落,【天】【地】【人】三类大道自然而然汇聚牵引,化作了发丝周围的丝线,将白发编织,化作了袖袍之上自然而然的纹路,剑气微扬,白发道人长袍广袖,拱手一礼,洒然而笑:

    “两位。”

    “许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