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2章 玉虚之名!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10
  第0802章 玉虚之名!

    北海区域,这段时间可以说是风起云涌,北帝禺强,巡视海域,而后竟然要娶亲大婚,这本来只是宣告自己统治权力的又一次行动,只是没有想到,这位统治了北海不知道多久的大帝,居然在自己大婚之前被杀。

    【不周山神】出山,强势诛杀北帝禺强。

    而后直接带着北帝打算迎娶的帝妃,扬长而去。

    北帝的去世,让整个北海区域陷入了一种表面上平静,但是内里却波涛汹涌终日不休的局面,失去了北帝禺强的强势管控,北海各大部族,诸多神灵血裔的城池,乃至于不知道多少的水下种族都开始觊觎浩瀚北海。

    开始渴求能够让自己的族裔,在北海之上,掠去最大的利益。

    “于是,波涛汹涌的大航海时代开始了。”

    “所有的人都开始追寻着那个传说中的秘宝,传说中,北帝禺强在死之前曾经这样对祂的部下说,去吧,去追寻我的权利和财……”伴随着啪的一声轻响,正在声情并茂地讲述着故事的白泽被打断了。

    少年武侯揉着眉心,黑眼圈很明显,道:“别扯了。”

    白泽翻了白眼:“不是你让我编的吗?”

    武侯道:“我让你编的是希望能够在大荒广而言之传播,让大荒各族对于玉虚宫这个概念有所认知的故事,不是让你在那边开轻小说和漫画店。”

    “其实啊,要我说,这故事太老套了。”

    伏特加娘娘举起手,嘴角微微勾起,用画笔推了推眼镜:

    “比如说,在帝妃,北帝,那位不周山神之间的三角恋,加婚宴抢夺的当面ntr……”

    啪!

    武侯打了个响指,道:“谢谢,你的XP我们都已经了解了。”

    “水鬼麻烦你把她叉出去。”

    “为什么啊啊啊!!!”

    少年武侯按了按眉心,仍旧思考着局势的变化,只是现在却感觉到了剧烈的疲惫,尝试在北海,归墟,昆仑,大荒之间的空隙里周旋,从无到有创造出玉虚宫,对于心力是巨大无比的消耗。

    以小搏大,至少手中需要有牌。

    这段时间,他几乎都没有怎么合眼。

    只是在僧人的强迫下才会偶尔闭着眼睛休息一下。

    “白泽,大荒北海的战斗发生了吗?”

    白泽狂翻白眼:“我不是开明,只有这件事情确切地发生了,然后对天地万物产生了概念上的影响和烙印,我才能够从天地规则的本身上读取出这样的变化好吗?!”

    “武侯你是不是把我当做无线电通讯了?!”

    白泽终于反应过来。

    少年武侯笑道:“嗯,解读天地规则,然后得到反馈真相。”

    “你的权能居然是涉及到天机概念的吗?”

    “看来,居然和伏羲有关系啊……厉害,厉害。”

    “那是自然,我是谁啊!”

    白泽很快地被引开了注意力,得意洋洋,而在此刻,人间之外,遥远的战场上,在数次的明争暗斗之中,超凡世界的争斗终究还是要以刀剑和实力来决定的。

    博物馆里的插科打诨,终究难以掩盖那种压抑的氛围。

    白泽这样懒散的性格,居然会多次地尝试沟通整个的大道规则,尝试解读遥远彼方发生的事情,最终当夜幕低垂再天色微亮的时候,白泽闭着眼睛,道:

    “兵仙韩信先头部队和北海冥狱神系交锋……”

    “韩信溃败。”

    “后撤千里之地。”

    “冥狱之主是具备神血的巨大凶兽,化形之后也是远超人族的巨汉,手持一柄以小世界熔炉化作的长矛,正面冲锋,打算以北海之帝心腹的身份,掠夺北海三分之一的权能。”

    白泽的声音有些颤抖:“祂往前冲锋了。”

    “成功突破了王城的封锁。”

    “前进八百里。”

    “九百里!”

    “他拿到了代表着北海杀戮之权的剑……”

    “祂赢了。”

    白泽的声音低沉下来,祂是真的亲眼看到那位强大无比的神灵,以仿佛掀起无尽波涛的怒意一路横冲直撞,踏入北海宫殿,最终占领了这代表着北海权位的宫殿,得到了代表着力量的剑。

    而后放声大笑。

    那种威势,还有什么能阻止……

    嗯?!

    等等……

    白泽猛地起身,脸上浮现出凝滞呆滞的神色。

    身躯都在颤抖,呢喃道:“……疯子,这就是个疯子!”

    “怎么会有这样的疯子!”

    “怎么了,你倒是说啊,你怎么不说啊!”画师和水鬼一左一右拉着白泽死死晃动,才把祂给晃醒过来,白泽看着表面上仍旧沉静的少年武侯,有些艰难地道:“……韩信,焚城了……”

    “堆满了宝物的宫殿,根本就不是宝物,而是死局。”

    “这,他什么时候解锁了这样的兵法?”

    “北海之帝的宫殿,北海的气运烘炉,把那位北海冥狱之神彻底困死了……他的伏兵出现了,这是什么阵法?!”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兵阵的?”

    “不可能!”

    “靠着水族的流转,强行分担了地煞之气的压力,靠着兵家煞气引爆了地脉气运?卧槽这家伙是疯子吗?!”

    “卧槽这家伙居然成功了!?”

    “卧槽这不可能,这不讲道理!”

    全知的白泽目瞪口呆,最后终究失语,呢喃道:

    “北海冥狱……没了……”

    北海。

    无边的烈焰,以兵阵沟通了地面煞气,狂暴的烈焰,彻底将那巍峨的北帝行宫焚烧而起,即便是神代的海水也无法熄灭如此汹涌的烈焰,周围各族的伏兵已经将敌人驱逐。

    顶着黑眼圈的青年游侠走到了烈焰中唯一的道路。

    巨大到如同一座山脉的冥狱神尸体倒在其中,死不瞑目。

    韩信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叼在嘴上。

    这段时间的巨大压力和临战的准备让他胡子拉碴,看上去越发颓唐。

    是被北海诸多神族看不起的家伙。

    啪。

    取出了铁质的打火机,已经坏了。

    “去他妈的……”

    韩信骂了一句,挠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烟瘾上来挡不住,而后附身,手中的香烟,以北海大神冥狱残留的魂魄之火点燃了烟支,叼在嘴上,深深吸了口气,懒洋洋地转过身。

    波涛汹涌的水域,彻底燃尽的宫殿,看上去颓废的青年叼着烟。

    轰然的波涛之中,他的军队里甚至于还有水族的巨兽,破海而出,万军林立,颓唐的青年坐在神灵的尸体旁边,巨大的冲击力让人一时失去语言的能力。

    靠着白泽牌传呼机知道了这一切的武侯松了口气:

    “接下来,还有……”

    闭着眼,眼前一道道奔走的命运交错,无数的争锋仿佛就在眼前化作棋盘,消耗巨大心力的推演,曾经前世之所以早亡的原因之一,此刻正在不惜一切代价的重新运用。

    他心中自语。

    北海的纷争,导致内部无数的大族不断争锋相斗,近在眼前的利益,会让人的眼睛被遮掩,无法看得更远,着眼于北海争斗的,绝不仅仅与北海的大族。

    而就如同少年所说的那样。

    就在内部的争锋抵达了一个极限的时候,来自于大荒外域,神代南海和西海的力量,强势插入占据,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样简单的道理,是谁都知道的。

    白泽闭着眼睛,却又开启了心眼,看着万物的变化。

    “卧槽?真的有伏兵……”

    “这是,东海之帝木神句芒,西海之地金正蓐收?!!”

    “怎么会是他们?!”

    “嗯?!!这特么又是啥?!”

    白泽的观测之中,就只是看到了那两位大帝以盖世无敌之姿横空而降,手持磅礴力量,十大不出,他们就是天下第一流的神灵,威压众生,傲慢无比。

    结果两位还没有来得及放完狠话,还没有来得及彼此忌惮。

    巨大的阵法直接将他们两个一下都兜住了。

    “别你的我的了,都他妈给我进来!”

    韩信闭着眼睛,嘴角渗出鲜血,嘴里叼着烟。

    黑发当中出现了白色的头发。

    消耗巨大心力,这一刻,靠着军阵的磅礴加持,强行以兵家煞气这个诸子百家里第一的刺头儿,谁沾谁倒霉的玩意儿拉扯住了两位大帝的脚步,而下一刻,巨大森然的枪芒破空而来。

    蓐收和句芒瞳孔收缩。

    枪芒轰然砸落。

    于是巨大的波涛仿佛是被直接掀起。

    高大的男人握着墨色的长枪,骑乘神代的战马,缓步走出。

    气焰升腾。

    以神代军队全部加持之下,汇聚万军之力于我一人之身,

    兵形势第一人。

    远超历史版本的神代核弹头,霸王!

    “……乱了,全部乱了……”

    白泽呢喃,北海神代军队和气运被兵仙韩信不计一切代价的同时掌握,而后直接转给了楚霸王,后者的统帅驾驭这一股煞气,本身的破坏力在战场之上被不断拔高,真成为了神代核弹头。

    惨烈的战场。

    厮杀的战场。

    韩信在帮助霸王的同时,仍旧操控地煞和北海气运为兵压制两位大帝,甚至于还能分心他用,以寻常兵马化作阵法,以做迷惑之用,而这一场本来应该是两位大帝堂皇登场的好戏,成了瓮中捉鳖的戏码。

    最后霸王和蓐收一招换一招。

    霸王重伤,西海之帝蓐收同样被凿穿了肩膀。

    战场之上,句芒看着那闭目而坐的游侠,缓声道:“……这是什么阵法,本座往日从不曾听闻,你们,到底是谁?!”

    “过去没有。”

    韩信平淡回答:“那你现在看到了。”

    “至于是谁……”

    他想到过去的自己和项羽,想到那种荒唐却又豪迈的过去。

    游侠儿懒洋洋地道:

    “不过是玉虚门下,两个不成器的家伙罢了。”

    “玉虚……”

    句芒自语,缓声道:“好!好一个玉虚!”

    “我记住你们两个了!”

    “走!”

    句芒和蓐收急速离开。

    一路上原本想的是风风光光地来,然后咱们兄弟两个先把北海给拿下来,再说分配的问题,笑话,禺强都死了,就这北海的好处,那就是伸伸手就有的,谁能想到会有这样的下场。

    作为西王母之下,庚金杀伐之道最强的蓐收。

    居然被一个凡人的兵戈煞气给伤到了。

    “玉虚……你以前听过这个名字吗?”

    “没有……”

    蓐收捂着肩膀,咬牙切齿:“但是,此仇必报!”

    “回去,便要寻找典籍,无论怎么都要找到这该死的玉虚!”

    “嗯。”

    只是祂们没能想到。

    才遁去北海之后,看到了一道身影,身穿墨色道袍,神色漠然,手持一柄名为真武的长剑,木簪束发,神色漠然,平淡道:“两位既已来了,怎可如此便走?”

    蓐收和句芒神色骤变,道:

    “!!!玄武?禺强!!!”

    “错了……”

    黑袍道人踏前半步。

    天地流转,化作了遮天覆地的阴阳鱼,缓缓旋转。

    平淡回答:

    “是玉虚宫下。”

    “北极真武。”

    蓐收句芒,面色骤变:

    “玉虚?!!!”

    ……

    数日之后。

    “是么……句芒和蓐收,两个大帝级别,居然被着了道,最后全部都负伤之后付出一定代价才从本来就是擅长防御的玄武那里离开,真的是……他们一个擅长生机,一个擅长攻杀,居然在玄武那里着了道。”

    归墟镇守叹息。

    “玉虚,玉虚啊……”

    “这个名字,算是彻底地响彻四海了。”

    “是,另外,镇守尊者,传来了情报,您之前就吩咐我们寻找的玉虚,在我们数量庞大的执行者的支撑下,可能有所发现了……”归墟的高手回答。

    在第一次知道玉虚的时候,归墟镇守就立刻靠着庞大无比的归墟势力搜索万界当中有关于这个小世界的情报,闻言神色微凛,道:“说!”

    “是!”

    那位一身气机,约莫是泰器山神这一个档次的归墟高手道:

    “在极为遥远极为遥远的世界边陲。”

    “在两千年前其实就被归墟镇守们发现了的坐标。”

    “那是一个破败的小世界。”

    归墟镇守愕然:“小世界?”

    “是的,小世界。”

    “里面有一个因为时间漫长而逐渐破败失去灵性的机关傀儡……说起来,很不可思议啊,镇守尊者。”

    那位归墟高手感慨着道:

    “在最初的记录里就已经能推测出来。”

    “那个机关人。”

    “已经独自守望了万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