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0章 伏羲:我很好,真的很好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92
  第0800章 伏羲:我很好,真的很好

    “【元】……”

    浑沌闻言若有所思,而后似乎把握到了什么,摇头笑道:

    “原来如此。”

    “既然是和你有了善缘,再加上那【元】也有自知之明,自封于边陲之地,不入大世因果,没有搅乱时代的轨迹,那么,我也就不管他了,这一次,就和你走上一遭。”

    “否则,当直接‘拉’下来,将他们两个一齐拍死在这里。”

    “做一对同命舅甥。”

    “两个?”

    【后】疑惑。

    却没有听到回答。

    天地浑沌一片,走出一名身穿黑色外衣,内里浅灰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双目炯炯有神,神色温和庄严,正是浑沌的显化之体,原本的祂并无五官七窍,就算是显化而出也是虚幻。

    此刻却已经开了六窍。

    只剩下嘴还未曾开。

    南海显明之方的帝倏,北海幽暗之域的帝忽。

    花费了六日时间所成。

    这所谓的一日,可不是寻常生物概念的一日,而是天地的一次阴阳变化,后土看到眼前的浑沌天帝,迟疑了下,生性温和,不喜欢和人争论,哪怕是如今的天地,是大荒和昆仑争锋的时代,她都不愿参与其中。

    只是远离因果,也因此才和大帝浑沌相识。

    此刻迟疑了下,还是违逆天性,道:“前辈,倏忽二位大帝,为您开辟七窍,以突破如今的境地,未免,还是太过于危险了……”

    她是知道些隐秘的。

    南海是显明之方,故以倏为【有】。

    北海是幽暗之域,故以忽为【无】。

    中央既非北非南,故以浑沌为非无非有者也。

    倏,喻有象也;忽:喻无形也。

    倏帝之名,为万物有象,诸天百态。

    忽帝之名,乃天地无形,故无禁忌。

    二者联手,就是被称之为【岁月】的权能概念,为神速,正因为二者代表着天地之间有和无这两类大道,所以才有可能在作为浑沌的中央之帝身上加持规则,助力其踏破极限,抵达最强,凌驾于十大巅峰之上。

    但是此举,未免过于冒险,现在的浑沌气势极强,比起过去的祂还要强许多……

    【后】道:“这样做,您有几分把握……”

    浑沌道:“约莫十成把握。”

    看到柔美女子松了口气。

    浑沌笑道:“十成把握会死。”

    !!!

    【后】被震动了下,脱口而出道:“那您为什么……”

    浑沌平淡道:“大道在此,焉可故步自封?”

    “不过一死而已。”

    “走罢。”

    “最后这一步走出之前,再随我看看这世界。”

    【后】无言以对,只好点头。

    ……

    “我是一个小木匠,粉刷本领强……刷了这里刷那里……”

    卫渊只是自己哼着歌,一边哼歌一边修建这里的房子,可惜,极为可惜的是,并没能成功,这一片小世界实在是太苦败太寻常了,垃圾到了这里地植物无法汲取灵气,这里的材料不能孕育灵材。

    垃圾到了连【后】去寻找不同世界地脉的轨迹。

    都懒得过来这个小世界。

    如果不是那一段时间他长啸出声,恐怕都不会来看一眼。

    这就导致了一个很尴尬的问题。

    本世界的材料完全无法修补瑶池宫殿的破败之处,修好了过不了两天就会被自然而然散发出的气息撕裂成粉碎,而这里的植物种十年百年千年,连基础的灵性都无法孕育,只有一点。

    菜变得又韧又老。

    植物纤维太粗大,完全咽不下去。

    味道变差了。

    这就是个鸟不拉屎的荒地。

    卫渊这样想着的时候,本地一只飞鸟很配合的给拉了一坨。

    卫渊嘴角抽了抽,汇出一道气息将那飞鸟打落下来,打算中午就把这鸟给炖了,正当他愉快地拔毛洗肉的时候,隐隐听到了后面笑声,讶异之时,回头看到身穿长裙的柔美女子抿唇笑着。

    卫渊愣了下,大喜笑道:“哈哈哈哈,【后】,你出关了?”

    女子笑盈盈道:

    “非也非也,我只是为你找来了能指点你困惑的前辈。”

    “前辈?”

    卫渊竟然到此刻才注意到旁边这位微笑着的中年男子,讶异之余,连忙上前见礼,男子笑着颔首,注意到了卫渊身上,有一枚玉佩,上面居然有倏忽二帝的气息,祂没有询问,更不曾问这后世之人自己寻求大道是否成功。

    那只会削弱自我的内心。

    让自我产生不必要的动摇而已。

    “【后】让我来看看你,说是解答你的困惑,不过,就我看来,你的困惑,其实过不了一段时间,便可自己解答了。”中年男子看着卫渊,笑着道:“但是有所积累,倒也有谈论一番的基础。”

    “否则我便是说得再多,你也无法理解啊,哈哈。”

    中年男子盘腿而坐,也不计较这和大荒昆仑神域相比,不过是荒郊野外般的地方,更是不介意那修修补补破破烂烂的瑶池,正欲开口,卫渊突然抬了下手:“那个,不好意思啊,道友,可以稍微等等吗?”

    卫渊尴尬地提了提手上的肉:“我得先把这肉处理下。”

    “然后再和菜稍微炖一炖,要不然有点浪费。”

    他笑着道:“也当做是待客了。”

    中年男子笑着摇头:“君可随意。”

    卫渊大喜:“那就最好了,哈哈哈,甲一,还不出来倒茶!”

    他喊了一声,而后那边吱吱呀呀地走出一个人影来,卫渊转过头得意道:“【后】,我已经创造出了我这边的创生之物啊,额……虽然说我的手段和你的不大一样,但是多少能动了。”

    “从无到有,点化赋灵。”

    “若是没有和【后】你之前的谈论,我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卫渊神色坦然。

    【后】面露惊讶:“从无到有,创生之术?”

    这可不是寻常的手段,已经颇为厉害了,但是当她和浑沌看去的时候,却止不住哑然失笑,却见那根本就是类似于傀儡的造物,动作僵硬,面容滑稽,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有两杯酒,步步往前。

    卫渊满脸满意。

    咔嚓。

    这个甲一直接不小心踩空,直接平地摔绊倒。

    然后两条腿咔嚓咔嚓地在空中乱蹬,机关的脸上是滑稽好笑的表情: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后】:“……”

    浑沌:“……”

    卫渊:“……”

    卫馆主脸色的笑容僵硬,他就是想要在好友面前装一下,没有想到,谁能想到,好友来的时候居然又带了个客人,这简直就像是你一边推门一边和朋友说‘卧槽你看我这个牛逼不牛逼!’结果发现屋子里有客人。

    社死!

    社死来得太快,就像是暴风雨。

    那柔美女子肩膀抖动,卫渊叹息道:“算啦,想笑就笑,不要憋着。”

    于是那女子便忍不住轻笑起来,笑容温柔。

    连中年男子都摇头失笑。

    气氛融洽,就只有那卫渊的所谓创造的机关人还在那里晃动着脚,发出滑稽的欢迎光临声音,直到卫渊右手并起,直接在后脑勺打了一手刀,才老实下来。

    然后他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

    “两位稍等。”

    卫渊举了举手中的食材,笑道:“待客之道,还是要有的。”

    或许是因为被叠加了社死的buff,卫渊这一次做饭带着一雪前耻的决心,做了满满一桌子,那位中年男子尝了口,笑着感慨道:“都是很好的饭菜啊,颜色,香气,还有其中蕴含的神魂,都让吾觉得满足。”

    奇怪,一般夸奖饭菜会从这几个方面夸却不从味道上夸奖吗?

    卫渊心中闪过一缕想法,只是好奇。

    而那男子放下了食材,微笑着道:“听闻,你欲要寻求天的解读?”

    卫渊看了一眼旁边眼神鼓励他的柔美女子,同样放下了食物,端坐于此,正对着这男子,沉静道:“是,还请先生教我。”

    “哦?那么,你所以为的天,是什么?”

    中年男子带着一丝微笑询问。

    “是命运,还是群星万象”

    卫渊沉思许久,道:“天行健,以自强不息……”

    “天地不仁,亦以万物为刍狗,此不仁乃是至公,平等看待一切。”

    他缓缓将自己的领悟,将这段时间自己所见所知,以及不断轮回,对于天命无情的认知说出。

    中年男子略有讶异,而后笑着道:“不错,尚可,但是还不够。”

    祂洒脱笑道:“天行健,是要以生灵之心体悟天的运转吗?所谓自强不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又是奇怪了,你所说的仁,根据你的解释,也是只有生灵具备的感情,天地怎么会有?”

    “你所说的,究竟是天,还是你所谓的人?”

    “而你之后所言,天道是万物规则的汇聚……这又是何处见到的?简直是荒谬啊。”

    他神色平淡下来,伸出手指指着卫渊的心口,道:“皆错,皆错。”

    “天者,颠也。”

    中年男子气机幽深,语气平静:

    “至高无上,大无有二者。”

    “为天。”

    ……

    后世观测之地,万法终末之所。

    卫渊其实是被扔到了过去,所以说,可能下一刻就会出现在这里,也有可能,会在其他什么时间节点突然回来,对于青衫女子献来说可能就只有一瞬间,但是对他来说已经是过去了漫长的岁月了。

    时间上的长度委实是玄妙。

    因为不确定卫渊何时归来,她便时常来这里,此次过来。

    看到那青衫黑发的神灵背对着苍生万法而坐,气息从容温和,垂钓万古,倒是难得的有了正形,闲聊数句,献道:“奇怪,伏羲,你今日怎么突然安静下来了?”

    “这不像你。”

    “无所谓像或者不像,苍生万法,众生百态,千人千面,一人千面,如是而已。”

    “???”

    “你今天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了?”

    青衫女子献疑惑道:“改性子了?”

    “无所谓改或者不改,不过是天道恒常,运转不……”

    献敏锐察觉到这条渣蛇的问题,直接擒住他肩膀,猛地往后一拉,伏羲顶着一双黑眼圈,鼻子往外冒血,把青衫女子都吓了一跳,惊疑不定,道:“你这是……”

    “我很好!”

    伏羲笑容灿烂开口,然后直接咳出大口的鲜血。

    一边擦血一边面不改色,

    竖起大拇指,爽朗笑着回答。

    “非常好哟……噗啊啊啊!!”

    伏羲,出血量巨大。

    扑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