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8章 玉虚宫正在稳步前进,以及,卫渊的客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029
  第0798章 玉虚宫正在稳步前进,以及,卫渊的客人

    玄武最终还是将信将疑地点头同意了眼前少年谋主的要求,其实这几乎都不算是什么要求——用行动去证明玉虚宫的存在,自然是比起空口白牙,更为让人信任。

    而玄武付出的,也只是稍微等待一段时间而已。

    这件事情,对他有利。

    玄武无比确信这一点。

    等到玄武离开之后,少年谋主似乎是松了口气,然后看着项羽和韩信,微笑道:“二位的实力远在亮之上。”

    “亮就不多说了。”

    项鸿羽点头平静道:“武侯客气。”

    韩信一只手掏耳朵,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客气话就免了。”

    “诸葛武侯的夸奖,绝对就代表着利用。”

    “你这个人实在是太会利用一切了。”

    武侯微笑不答,然后亲自上前,给少年冠军侯整理衣领,缓声道:

    “你的经验虽然留存,但是本身的性格和记忆,毕竟都留在了十七岁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年轻气盛,你和那两个不一样,秦末,是神代最后的疯狂,所以你还是第一次踏入神代的战场,要小心。”

    “之前的经验,还有对你的教导都记得。”

    “不可以轻易被敌诱导,但是却也不能不在意,只要记住兵者诡道就足以……”

    少年霍去病都有些受宠若惊。

    谋主的手掌按在他肩膀上,霍去病感觉到了那种分量。

    而后,武侯的微笑温和道:“你如果没能掠得战果的话。”

    “也是我教导不周,所以我会十倍百倍地帮你补课的。”

    “另外苏玉儿姑娘也会被我送回青丘国。”

    冠军侯身躯僵硬。

    仿佛看到武侯那张温和微笑着的脸上冒出了的黑色煞气。

    这一瞬间。

    少年名将的心底充斥着无畏的勇气,充斥着对战场的渴望,但是却绝不是对于战场的狂热,现在在他背后赶着他的,是武侯那仿佛补课恶鬼一样恐怖的温和微笑,还有被三个怪物围绕在一起加班补习的‘恐惧’。

    他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没能拿下战果的时候,眼前三个家伙的表情了。

    哈?!

    这样都能输?

    不能够啊。

    看来平时操练的不够啊,先去和霸王打三个小时。

    打完之后和韩信演武布阵一百次,再和武侯谋略手谈三个小时。

    会死的。

    绝对会死的……

    被累死。

    少年的心中,一瞬间充满了战斗的勇气,这勇气一点都不少年,一点都不澄澈,里面塞满了三个肮脏成年人的恶趣味。

    韩信翻了个白眼。

    看着浑身战意蹭蹭蹭往上冒,握紧长枪咬牙切齿的少年冠军侯。

    激将法?

    对霸王用虞姬,对我用刘季,对这小子则是温和藏刀子。

    啧,这家伙把激将法的技能点点满了吧?

    要是没有人护着,出门一定会被套麻袋揍一顿的……

    韩信转身,两个黑眼圈重得要死,项鸿羽和他一起走出来,哪怕是他们看着那武侯强行给少年冠军侯叠buff,都有些于心不忍,项鸿羽沉思,道:“你刚刚说,武侯的夸赞是有代价的。”

    “那么,他的冷嘲热讽……才算是正常吗?”

    “当然也不是。”

    韩信回答:“我看过他的兵书,他要求自己无论喜怒都有战略目标,不以无物之喜,无物之怒,喜怒都是他达成目标的时段而已,这样的人,已经将一切都利用到极致。”

    “那什么才代表着他的真正帮忙?”

    “诸葛武侯的真心实意,呵,两个名字。”

    “一个卫渊,一个刘玄德。”

    韩信回答。

    项鸿羽道:“没有刘禅吗?”

    “哈哈哈哈,刘禅?”

    顶着黑眼圈的韩信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笑得前俯后仰,最后道:“你不看看那句话,那什么来着,‘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

    “这句话也就是他的文笔好点,换成刘季那小子,就得这么写了,咳咳,你个小瘪三别以为我们真愿意跟着你,要不是当年你老子对我特别好,现在他还早早就没了,老子才懒得理你好吧?”

    “这家伙,写这个东西的时候都老了吧?”

    “这张嘴可真是厉害,牢骚也发了,还让人觉得特别感动……”

    韩信感慨着往嘴里扔了根烟,叼着烟啪一下点燃。

    比起转世之后的项鸿羽,这个来人间几个月的家伙更像是个现代人。

    抽烟喝酒熬夜蹦迪。

    整日里不见人影。

    简直就是个强化版本的街溜子。

    啊不,相比起项羽的贵族子弟,刘邦的小地方官吏,韩信是连饭都吃不起的游侠,而秦末的游侠,就是古代街溜子,他和刘邦之间的缘分,简直就是神代最强的两个街溜子的惺惺相惜。

    至少前期是这样的。

    所以当后面,韩信仍旧秉性不变,觉得大家兄弟你的天下有我一份。

    刘邦却已经蜕变成了神州历史上第一阶梯的君王。

    所以韩信必死。

    项羽看着那个仍旧不曾变化过的游侠,道:

    “你这段时间在做什么?”

    韩信叼着烟,道:“看书啊,兵书,战例,我们死后神州内外发生了这么多的战争,也出现了太多太多稀奇古怪的经典战法,果然,这种战争艺术还是需要时间成长的。”

    “看了多少了?”

    “多少?”

    韩信笑了下。

    他掐灭了烟,指了指自己的头:“全部。”

    游侠回答,天色渐晚,这个颓废青年的眼睛比天空都要幽深,让项羽想到过去的历史当中,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以及和最后全天下兵法最强的两个人的绝世一战,而此刻的韩信眼底,是他第三次见到这样的光芒。

    游侠回答:

    “人族数千年的所有战场,一切的兵法战阵。”

    “皆在于此了。”

    ……

    数日之后,人间的所谓玉虚宫门人抵达了滔滔北海。

    本来这应该是漫长到需要以十年二十年乃至于百年跨越的距离。

    但是这种距离在北极真武大帝的力量面前并不算什么,直接就回去了,这一种能力被韩信记了下来,项鸿羽是最不感兴趣的,而少年冠军侯是对这样的能力最感兴趣的。

    戴修能嘴里哼着愉快的小调,在自己的归墟房间里面打开了买回来的特产,好几箱泡面,哎呀,在归墟诸天万界里面闯荡的时候,最想念老家的东西就是这玩意儿了。

    有时候在鸟不拉屎的地方看天修行,要是来碗泡面,那可得劲儿。

    撕拉……

    并指一划,直接把箱子打开。

    戴修能愣住,“这怎么回事?!”

    “怎么明明是红烧牛肉面,箱子里装着的就是老坛酸菜牛肉面?”

    “离谱?”

    他撕开其他的箱子,其他都是这样,里面慢慢的都是老坛酸菜。

    “???”

    离开人间许久的戴修能疑惑地给自己泡了一碗老坛酸菜,拿了一份方便卤鸡蛋,然后还有王中王淀粉肠,泡面三合一王炸组合,还给自己的队友强推这样的搭配:“吃啊!你们吃啊!”

    “这面都泡好了,我告诉你们啊,我那时候,认知的人常这样吃。”

    “我觉得不对劲……”

    青衣少女咕哝着。

    戴修能大怒:“怎么得?我还能给你下毒了?!”

    青衣少女冲他吐了下舌头,这是玩闹的,但是当阿柳用归墟的检测功能一扫的时候,声音回答:“具备一定毒性,请勿使用。”

    戴修能:“……”

    青衣少女:“……”

    少女双手抱胸,蹬蹬蹬后退,满脸警惕:

    “队长,你终于要暴露你的禽兽面貌了吗?”

    “不行行不行,虽然你对我很好,但是我现在还不能接受,请你能在我突破境界之后再暴露你的禽兽面貌吗?那个时候我可能不会跑,但是也不一定,也可能那个时候我也有其他的理由总之现在不可以。”

    戴修能嘴角抽了抽,反手一掌将老家特产拍碎,满脸茫然道:

    “……我离开人间的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那位看上去像是海王的青年嘴角抽了抽:

    “您二位能别喂狗了吗?”

    “队长,出大事了!”

    “怎么了?”

    “演武场,那几位客人已经去了演武场了!”

    演武场汇聚了北海水族,神族,以及妖族,今日是为了见见玉虚宫的三人,见见这三个从天而降的统帅,祂们眼中满是不屑,毕竟来到这里的只是三名看上去寻常不过的青年,一个随身带着一堆的画卷,上面画美人和一种虞美人的花。

    一个懒洋洋的像是十天十夜没睡觉。

    另一个完全还是个少年崽,似乎是害怕上战场,浑身颤抖。

    来之前三人已经开始了争斗。

    韩信打了个哈欠,提起精神,道:“虽然说,我们之前的立场是彼此敌对的,但是吧,现在和那时候不同,你不是楚王,我也不是王侯,小家伙你也不是汉室大将,这一次,我等就以炎黄玉虚的名义参战……”

    “你们之间,其实是一个阵营吧?”

    项鸿羽认真道:“毕竟你是刘三儿的马仔。”

    韩信面容僵硬了下,道:“项鸿羽,你是我的副将。”

    “是,没关系,毕竟你曾经当过刘三儿的马仔。”

    韩信深深吸了口气,道:“这一次,做我的将领感觉如何?”

    “那你当刘三儿马仔的时候,感觉如何?”

    “……”

    韩信咬牙切齿怒道:“你好?你不是死在那个刘三儿手下了?!”

    项鸿羽冷静而理智:“可你是死在刘三儿的女人手里了?”

    “我死在万军中,你是被宫女用竹竿子戳死的。”

    韩信:“……”

    猛地转头,看向汉室名将霍去病,道:“小家伙你说说?!”

    霍去病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两位对于汉代的名将们来说,简直就属于传说当中的传说,和高祖争锋天下的传奇,而他现在还在处于被武侯威胁之后的紧张当中。

    下意识开口道:“霸王您当年是楚王……”

    “而兵仙您当年先是齐王,后来也被封为楚王。”

    他思绪逐渐清晰,下意识想到了那位叫做伏特加娘娘的小姐姐说的话,下意识脱口而出道:“兵仙您先是霸王的执戟郎,后来却也抢了霸王的楚王封号,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下克上的NT……”

    啪!

    啪!

    楚霸王和淮阴侯的手同时按在了少年的肩膀上。

    少年霍去病感觉到了头皮发麻,一左一右两个男人散发出仿佛恶鬼一样的眼神,背后仿佛有少年武侯微笑着的眼神:“你这一次,拿不到勇冠三军的功劳,你就完了。”

    韩信幽幽地回答。

    然后转身看向被汇聚来此的诸多北海军队的将领,道:“那个什么,麻烦大家过来一下,写一下表格。”

    没有人回答。

    韩信挠了挠乱糟糟的黑发,道:“没有人嘛?”

    “来填一下表格好吗?”

    当戴修能奔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韩信第三次要人填表格,这一次终于迎来了哄堂大笑,一名高大无比,具备有远超过韩信修为的神灵血裔伸出手指指着韩信,不屑道:“你个凡人,有什么资格对我们下命令?”

    “我好像是你们现在最高统帅啊。”

    “最高统帅,哈哈哈哈哈哈哈!”

    巨大的演武场哄然大笑,所谓的北海军队,只是各族汇聚在了禺强麾下的仪仗,都是些贵胄子弟,桀骜不驯,有权有势,戴修能只觉得头皮发麻,他可是好不容易才稍微能和这些大族弟子说上话的。

    再说了,这帮家伙作威作福了几百年,突然来了顶头上司。

    谁也不乐意啊。

    这时候戴修能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缓解这样的局势。

    那名神灵血裔伸出手指戳了戳韩信心口,冷笑数声,道:“老子可不在意你!走,喝酒去!”他转身,得意大笑,挤眉弄眼,而其余的统帅们也都敬佩他这样的胆量,这样的下马威。

    才走半步。

    铮然的鸣啸声音陡然在此地炸开。

    肃杀,冰冷,霸道至极的气焰暴虐而起。

    故意给了下马威的神灵血裔身躯僵硬。

    两柄剑交错着锁住了他的脖颈。

    项鸿羽,霍去病神色漠然。

    下一刻,剑锋几乎毫不犹豫地斩过,一颗硕大首级被鲜血冲起,鲜血的味道豁然逸散开来,那些北海将领瞬间鸦雀无声,韩信往后坐下,抬起头,道:“我说,我是最高统帅,你们应该知道。”

    一身肃杀,猛烈,以及,堪称传说当中都无法形容的统帅率。

    如同狂风一般席卷了整个北海的军部。

    以北海兵符为令,直接能够尝试和整个北海神代军队全部共鸣。

    他似乎能直接统帅整个北海的大军,甚至于,还不止……

    那种游刃有余的恐怖统帅率,以及粘稠仿佛实质的杀戮血腥气息冲天而起,毫无疑问,这是那种万年的岁月里才会诞生一个的绝代名将,刚刚的画家反手将剑扔下,手中的墨色长枪暴虐鸣啸。

    就连那稚气未脱的少年,身上都爆发出了北海诸将无法匹敌的锐气。

    一左一右,齐齐踏前半步。

    于是气焰瞬间冲天而起。

    这是绝世的名将!

    而且是三个!

    三个完全是不同类别的,统帅,冲锋,强攻,三类顶尖的名将!

    居然是一个地方出来的?

    整个演武场陷入死寂和恐怖。

    韩信往后一坐,懒洋洋道:“全部过来领表格,其中擅长正面强攻的跟着这个大个子,跑得快还认路的,跟着这小家伙,剩下的全部给我填表格,把擅长的法术类别,种类,种族,全部给我写在上面。”

    韩信看向那边呆滞的戴修能,看着那边赶来的北帝心腹。

    知道北帝心腹其实也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他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劳烦诸位了,但是我也全部解决了。”

    韩信懒洋洋地敛眸,看着霸王离去,拍了拍霍去病的肩膀:

    “这一次,小家伙。”

    “别跑太近了。”

    “……诺!”

    ……

    完全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的卫馆主愉快地种田。

    而后,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迎来了第一位客人。

    一位身穿鹅黄色长裙,神色温柔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