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6章 关于被烙印在DNA里的那几件小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819
  第0796章 关于被烙印在DNA里的那几件小事

    周围混沌一片,卫渊鼓起气力,猛地爆发,但是这一层像是气机的东西要远比他预料的更为有韧性,他的魂魄真灵历经转世,又被雷火淬炼,居然没有办法撑开。

    隐隐感知到了真灵当中的一抹锐气。

    卫渊尝试数次,吐气开声,道:“长安!”

    锐气猛烈地爆发。

    但是这足以对三界八荒一线强者们产生致命级别威胁的剑气剑意,面对着这混沌一片的薄膜,就仿佛是用一把美工刀刺入坚韧无比的犀牛皮里面,然后还要尝试用这小刀把这犀牛皮割裂开来。

    肉身不在,唯独真灵,以及几件留存在真灵里面的法宝。

    速度缓慢而痛苦,卫渊只能咬紧牙关,纯粹靠着自我的意志一点一点催动着化作一团庚金之气的长安剑缓缓地将这混沌一片的鸡蛋壳给凿穿了一个窟窿。

    这个过程不知道持续了几年,十几年,还是更长。

    但是终于,还是被凿穿了一个空洞。

    刹那之间,仿佛先天之气和后天之气的交换。

    卫渊长呼口气。

    长安剑刺穿了原本的混沌一片。

    下一刻,一只手掌猛地凿穿出去,伴随着一声憋屈了很久之后终于得以酣畅淋漓的长啸声,卫渊猛地将这一片混沌之气给左右撕裂开来,轰然气浪不断溢散,五行相生相克瞬间变化。

    卫渊最后只来得及朝着天空猛地竖起一根中指。

    就被这股狂暴的五行生克之气牵扯其中。

    ……

    “啊,不知道那小子怎么样。”

    “真是让人担心啊。”

    这样说着的伏羲脸上完全没有一丁点担心的表情,满脸的愉悦。

    青衫女子献慢悠悠喝了口茶,道:“你把他放哪儿去了?”

    伏羲懒洋洋道:“很久很久之前,一个偏僻到几乎没人会注意的小世界诞生之前,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完成隔着岁月落子这一步……”

    “完成?”

    献挑了挑眉。

    伏羲随手一拉,无数的流光汇聚化作了一条河流,他屈指叹了下,一滴水流便直接逆着奔涌的江流飞向了最早之前,嗓音苍茫道:“无数生灵的命运,选择,汇聚成了所谓的天命,他只能去偏僻的地方。”

    “如果去了万古之前,那些大事发生的时期。”

    “他会主动或者被动地牵扯其中,就仿佛一条游鱼,逆着往上游本来就是危险的事情,偏要去奔涌向河流最湍急的地方,那就只有被这猛烈无比的漩涡和水流直接一口气冲回来。”

    “而其中撞击到礁石,尖锐的岩石边缘,也是常有的事情。”

    “若是去了时代大幕的核心,不必说他,更强的存在都会在其中不乏强者的亿万众生编织出的命运面前,被冲刷成粉碎,魂魄都化作齑粉,不复存在。”

    “而相对应的,远离河流湍急处的,偏僻到无人所知的地方。”

    “甚至于说是河流绕开的岩石洼地,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伏羲懒洋洋道:“举个例子的话,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去了古代乱世,在大势漩涡的中间就会被乱世的风暴席卷起来,身不由己,往往死的不能再死,但是如果扔到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安安心心地活着的话,反倒是安全。”

    “因为不会和其他生灵产生命运和因果上的联系。”

    “所以,自然不会遇到什么反噬。”

    “命运无法改变,如同波涛汹涌的河流始终向前,但是在这命运长河边缘,不会有人在意一个角落里面是长了一根草,还是一朵花,亦或者一颗果实,因为这些都不会改变命运的轨迹。”

    青衫女子献道:“你是说,远离那个时代的核心,相当于偷渡?”

    “那为什么不让他去找过去的你?”

    “那不可能。”

    伏羲干脆利落理所当然地回答:

    “如果让他去找过去的我的话。”

    “过去的我一定会察觉到这家伙身上现在的我的气息。”

    “那个时代的我会以为,这是未来的我派回去抢夺小时候的阿娲的凶徒,然后怒而出手把他轰杀至渣。”

    自信即答。

    献沉默了下,道:“你为什么会对这种事情这么有自信呢?”

    “自信到好像你曾经在脑子里预演过这样做的后果,然后无奈放弃了一样。”

    “怎么说呢,就好像是,你一边想着怎么把过去的你身边的妹妹抢过来,一边防备着未来的你也这样做,对每种情况都准备了非常多的预案,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有着丰富经验一样。”

    青衫黑发的俊美青年沉默。

    “呵,啊哈哈啊,你在说什么嘛!”

    “我怎么都听不懂呢?”

    伏羲挠头,爽朗笑着。

    女子深深看着他,最后道:

    “伏羲,你总是让人讶异啊。”

    青衫女子献感慨道:“每了解你深一点。”

    “我就会对你是个无可救药的人渣这个事实,产生更深层次的认知。”

    伏羲不好意思道:

    “那什么,你这样夸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的啊。”

    我不是在夸你。

    青衫女子献心里想,然后思考,那帮后世的文官们之所以会装傻,是不是也是从这个家伙这里学来的,只是伏羲其实是切开来全部都是黑的,他是装傻,结果到了后世就成了真莽夫。

    “所以,同等时间线的过去,卫渊在做什么?”

    “看不到,这怎么可能知道?”

    伏羲摸了摸下巴,脸上浮现出愉快的微笑:

    “至于他在做什么,嗯,大概是在中指指天,无能狂怒吧。”

    “希望他能好好地顿悟吧,在那种地方,他也只能够老老实实地自己给自己撑天,强迫,啊不,我是说,寓教于乐。”

    青衫女子献道:“寓教于乐的意思是。”

    “强迫别人受苦加班学习,会让你感觉到快乐的意思吗?”

    “难道不是吗?”伏羲疑惑。

    青衫女子道:“你说是的话,那就是吧。”

    “但是,我劝你最好不要觉得那家伙会按照你的想法来。”

    “哈哈哈哈,在什么都没有的过去,他还能做什么呢?”

    伏羲不以为意地大笑。

    青衫女子献眸光微转,道:“要不然,我们打个赌?”

    “赌什么?”伏羲一只手趁着下巴,懒洋洋地道。

    献道:“你之前偷拍的那张留影。”

    伏羲疑惑,而后道:“那东西啊,好啊,要是他能给我整出什么花活儿的话,这东西我会销毁的。”

    “不不不,不是销毁。”

    青衫女子献露出微笑:“是我要。”

    伏羲道:“好啊……”

    “我倒也看看,那小子还能搞出什么事情。”

    ……

    “咳咳,呸呸呸!”

    完全不知道伏羲和青衫女子献的赌约。

    卫渊现在从那种倒霉的鸡蛋壳里挣脱出来。

    然后那一片混沌的天空就狠狠地砸下来,尽管那只是初生的天空,尽管那只是小世界的上空概念,但是被这玩意儿砸一下的话,现在只是真灵的卫渊也不会好受。

    所以只能双手支撑着天空。

    双脚踏着大地。

    而这个时候,卫渊终于从那种时空传说的负面感觉里出现,他并不知道伏羲把自己扔到了哪里,但是这不妨碍他通过伏羲之前说的话里猜测出结果,这家伙在把自己丢出来的时候问了句,你知道盘古吗?

    这是把自己扔到某个边陲还没有开辟的小世界里做类似盘古的职责?

    撑天拄地撑上个几百几千几万年,还有掌握不了概念的?

    卫渊的脸色都有些发黑。

    盘古这个神话人物是复合型的,但是故事里面盘古是神州神话里,唯一一个开天辟地以后死了的,身体化作了山川河流,这也很好理解,高位存在死去之后,蕴含庞大能量的尸体化作了一个新的生态圈。

    就和鲸落生态圈一样。

    所以盘古的故事就是,一位可怜的社畜撑天拄地加班了一辈子。

    然后挂了以后变成了其他生灵养分的故事。

    要加班?

    珏还在人间你让我在这里加班?

    卫渊深深吸了口气,撑天拄地这活儿不是人干的,要么就会过劳死,身体灵气溢散归入天地,要么就会和老伯,和重那样,太久无聊憋得荒,最后变成了大荒乐子人。

    哪个都很惨。

    卫渊只能够尽力地去看着撑天拄地的概念变化,去琢磨流转的气息。

    但是这样的事情是很枯燥乏味的。

    毫无疑问,这绝对是伏羲那家伙故意的,帮你和坑你这两件事情,完全是可以共存的,尤其是在那个人渣和蛇渣混合体的眼里,否则的话,他就会把自己放到一个更适合观测的地方,而不是来这里打苦工。

    这家伙,好像很记仇……

    卫渊觉得有些疲惫了,连带着感悟撑天拄地都有些有心无力。

    得找个地方支撑一下……

    卫渊环顾左右,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伏羲把自己扔到了哪里,不过,毕竟是刚刚诞生的小世界,自然是荒僻的,伴随着撑天拄地的进程,这个小世界会逐渐稳定下来,五行之气相生相克,世界的边界会扩大。

    这需要过程。

    卫渊只想要尽快地完成,然后赶回人间。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在过去。

    找东西支撑一下……不行了,太累了得缓缓,长安剑?不行不行。

    现在的天空还没能彻底稳定下来,长安剑不得戳出个窟窿?

    卫渊左思右想,终于眼前微亮,找到了地下,他微微屈膝,吐气开声,一声暴喝,将孕育而出,尚且没能稳定下来的天空直接朝着上面撑起,趁着天空落下的一瞬间,猛地拂袖。

    袖里乾坤——瑶池!

    轰然巨响。

    巨大的瑶池宫殿出现在这里。

    这是和卫渊自我灵性绑定的法术,是禹王借助诸神之力将共工封印之后,修建的行宫,比起这个小世界的位格只高不低,一瞬间,滚滚清气溢散而出,直接把这个世界撑开来。

    卫渊死死盯着这个世界的变化。

    剧烈的世界法则变更,天空和大地飞快地稳定下来。

    而后被这一座瑶池行宫支撑着。

    很好……

    这样就轻松多了。

    卫渊松了口气,只是低下头,看到那个倏忽二帝之前给自己准备的归墟令牌摔了下去,这东西和长安剑一样是绑定真灵的,被伏羲一起送了回来,刚刚落下去,镶嵌在了一块石头上。

    结果因为刚刚世界骤然扩大,这块石头也变化做了山脉。

    因为原本的石头,只是因为世界还没有稳定下来。

    元气都是浓缩着的。

    就被这玉牌给砸扁了。

    现在世界被扩大,那石头也旋即变化,整体性地扩大了千百万倍,化作了一座山脉,只是这山脉连绵,气势恢宏,大有世界之脊的模样,就是一侧被压扁如同岩壁。

    卫渊也不在意,直接将这瑶池行宫放在岩壁下面。

    遮风挡雨。

    以瑶池行宫之上溢散出的恢弘元气支撑天地,他就在这里盯着天地法则的变化,然后再尝试自己去支撑天地,在精气神和真灵最好的状态去感悟撑天拄地之概念,等到有所感悟的时候,就再换瑶池行宫支撑,自己再思考反思。

    只是这样的事情总归是很无聊的。

    卫渊闲得无聊在后面开垦了大片大片的菜园子。

    想着等到领悟撑天拄地之后自己肯定要回人间,但是这边也不能荒废了。

    到时再过来收菜也好。

    嗯,从这里去人间似乎需要点时间,一来一回普通菜搞不好烂了。

    种下点灵药好了。

    年份多点无所谓。

    这瑶池行宫原来是那驳龙住着的,卫渊在里面发现的许许多多的菜谱,还有些奇怪的书籍,看到日记里写着驳龙如何如何努力学习厨艺,如何如何去偷偷用电脑报网课,如何成为新东方厨师学校第一名。

    去蜀地学习火锅技巧,去中原学了鲁菜。

    甚至于还跑到东北学了烧烤。

    变化形态,藏了蹄子去当了好长一段时间的主厨,努力攒钱。

    其努力和奋发向上,简直让人读了落泪。

    卫渊都觉得有些感慨,在搬走这些的时候,看到下面一封日记,想了想,打开来看看,这日记里又是写着什么:“啊,后来者,在你看到我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变成了一顿小烧烤……”

    驳龙的日记语气唏嘘而沧桑:

    “可惜啊,我一路谨慎,持如履薄冰心,行勇猛精进事。”

    “终究还是陨落。”

    “但是,你可知道,本座当年,可是一角捅死人族战神的存在啊。”

    “后来者,我把我的宝藏都留下来了,去吧!”

    “去追寻我的收藏!”

    “那是最具价值的东西!”

    卫渊心中升起好奇之心。

    这家伙……

    什么宝藏?

    是菜谱还是调味品?

    卫渊疑惑,神识一扫,最后在床底下搬出来一堆的书籍,似乎被极为珍惜地保护好,眼神扫了一眼——

    《粘稠の触手,人马娘·镇魂曲!!!》

    《十八の禁制,赛马娘的……》

    啪!

    卫渊面无表情把书合上,扫了一眼。

    看到了足足差不多一卡车那么多量的书卷。

    明白了。

    驱使着那头驳龙马努力学习的原因不是恐惧,是色欲。

    五指一握,直接烧了个干净。

    接下来的时间里面,卫渊的日子逐渐变得无聊起来,看支撑天地,到处探索,回来搬东西,种菜,最后甚至于沦落到了把好吃的物种养起来,撑天上班,下班打卡,种菜,而在卫渊百无聊赖地在自己都不知道的上古时代种田发育的时候。

    遥远的未来,在伏羲观测的岁月之中。

    玄武找到了前往人间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