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5章 卫渊:伏羲你是不是吧我塞鸡蛋里去了?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69
  第0795章 卫渊:伏羲你是不是吧我塞鸡蛋里去了?

    武当山。

    “哈哈哈哈哈,稀客,当真是稀客啊。”

    “张天师不在龙虎山上清修,竟然有空来我这武当山,不知道有何见教啊,是否是要把我们那柄真武剑还回来了?!”

    一位身材高大的道人大笑着迎出来。

    道袍都无法遮掩那一身健硕的身材,黑发白发交错,武当山赵通玄,人间界难得一见的武道大宗师,武当丹剑,太极钓蟾劲,尽数贯通,几乎已经抵达百年难得一见的境界。

    又因为人间灵气恢复的大势,早已以武入道。

    口气颇为不小,隐隐然有号称一身武道绝学已超越祖师的口气,气焰决然,我辈武者若不能拼尽一生智勇踏破祖师的高度岂非这数百年的武道传承,尽数虚妄?

    “赵通玄,可惜啊,你这武当真武剑,怕是要不回来了。”

    老道士笑容平和。

    端起茶吹了口气,道:“说起来,我这里有三茅上清派的救心保命天王丹,童叟无欺,三本武道典籍的手抄本,要有武道意志传承的那种,借我十年,我就卖给你。”

    赵通玄愣了下,而后哈哈大笑:“老天师你脑子是不是被打坏了?”

    张若素不以为意,转而道:“你觉得,卫馆主如何?”

    “剑术通玄,一身纯阳横练功法,可惜啊可惜,不入我武当山。”

    “否则的话,武当纯阳功,恐怕能修持到真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一提起卫渊,赵通玄就变了一副脸面,满脸的痛惜,道:“你把他诓骗,啊不,我是说,引渡我武当山。”

    “藏书楼的典籍你自己搬去!”

    这老小子,还真是馋卫渊那家伙的身子……

    老道士心底下意识浮现出这个想法。

    然后觉得这句话似乎有点不对,但是仔细想想,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是馋那一身的纯阳真气。

    “那你觉得此人性格如何?”

    赵通玄道:“自然不错,坦坦荡荡,为人刚正,可惜不曾见面。”

    张若素笑眯眯地把一封信递过去,道:“那好咯,这封信是他自大荒之地拿回来的,里面可是有大荒隐秘,咱们两个几十年的交情,我当然要给你看看了。”

    赵通玄看了一眼张若素:“一本武道典籍?”

    “不不不,咱们什么关系。”

    “这当然是免费的了。”

    “免费?”赵通玄疑惑。

    “你会有这么好心?”

    张若素笑眯眯道:“那还有假?”

    赵通玄狐疑地打开信笺,慢慢看下来,觉得没什么问题,逐渐看得入神,直到翻到了最后一页,看到那一行北极真武荡魔大帝,这武人脸上的神色缓缓凝固,身子一震。

    片刻死寂后,外面的弟子便听得了一声大吼。

    而后似乎是桌椅被磅礴的内家罡气直接震碎的声音。

    “掌门师兄!”

    “您怎么了?!”

    武当松鹤长老推门匆匆而进,看到自家掌门死死捂着胸口,满脸涨红,不只是受到巨大的惊吓冲击还是说过于兴奋,屋子里似乎是被台风扫过,一片狼藉,掌门半跪在地,胸膛剧烈起伏。

    然后那位道门天师蹲在前面,手里慢悠悠掏出一瓶丹药。

    拎着丹药瓶晃了晃:

    “三茅上清派的救心保命天王丹哟。”

    “抢手货哦。”

    “三十本武道典籍的手抄本,怎么样?”

    “要吗?要吗?要吗?!”

    ……

    伴随着叮铃铃的声音,小学下课了。

    唐暖暖认真地把手上的书本合上,把笔记和作业收好,放在了书包里面,背在背后,和老师道别后,混合在同学们里往外面走,爸爸这段时间又很忙,妈妈也很忙,没办法来接她。

    她已经习惯了自己上小学。

    自己回家。

    “暖暖,你还是一个人吗?”

    一个小姑娘问道:“要不要过来一起回家?”

    “哟,又是一个人啊,爸爸妈妈不要你了!”

    一个小男孩做了鬼脸。

    孩子们的玩笑总是没有度的。

    “对啊对啊,一个人回家,你爸爸妈妈呢?”

    “不要你了,你爸爸妈妈不要你咯!”

    “没人要,没人要!”

    上下学的孩子们声音喊起来,嘈嘈杂杂的,外面围绕了一大堆的家长,但是就是没有来接她的那个,一位看上去三十余岁,戴着眼镜的男性扶了扶眼镜,从公文包里面抽出一卷文件卷起来。

    黑着脸,打算给自己儿子头上来一发人格修整铁拳。

    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阵骚乱的,惊呼的声音。

    “让一下,让一下!”

    伴随着孩子们最惊呼的声音,一辆小推车以气破万军般的气势,一口气哗啦下地推到了学校门口,那是任何一个学校门口都一定会围绕着大部分孩子的地方,上面有扎满了糖葫芦的稻草人,有各种各样的小点心,小玩具,还有游戏漫画。

    这是足以满足小学孩子们最羡慕的东西。

    似乎是因为他的气势实在是太强烈自信了,简直像是撕裂黑云的骑士一样风卷残云气吞万里,虽然这个骑士骑着的是学校前面的小吃摊的车,身上挂着各种玩具,但是那种自信的气势完全没有谁能说他不对似的。

    青年伸了个懒腰,反手从背后拿出一个巨大的糖果花束,各种口味的糖果堆积成一束花,俯身,递出好多糖果:

    “怎么样,小家伙?”

    缙云氏笑容灿烂:“准备好逃课了吗?”

    唐暖暖瞪大眼睛,满脸兴奋:“可,可是已经下学了啊。”

    “啧,失误了。”

    缙云氏摸了摸下巴,道:“不行,可我是四凶,我不能做好事啊。”

    “那么,准备好翘掉兴趣班了吗?”

    唐暖暖用力点头:“嗯!!”

    “很好,小家伙,我认可你是我饕餮的从犯了。”

    缙云把唐暖暖抱起来,放在小吃车推车上,然后捏了捏推手旁边的一个玩具,发出叭叭叭的声音,准备出发,然后突然记起来什么似的,道:“对了,还有件事情。”

    他转过身,走到那个刚刚嘲笑唐暖暖的男孩面前。

    缙云氏身材高大而健硕,有一种野性的健美感觉,予人强大的压迫。

    那男孩子结结巴巴道:“我,对不……”

    啪!

    饕餮反手一巴掌拍在这男孩的头顶,收敛了力量。

    那男孩直接被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嚎啕大哭。

    “你,你怎么能这样,他还是个孩子……啊!!”

    啪!

    “这位先生,你怎么打我的学生,我觉得你应该……啊!”

    啪!

    “不是,我觉得你一个大人怎么能和小孩子一般见……”

    啪!

    “你有没有公德心,再这样我报……”

    啪!

    最后饕餮走到那边的三十余岁父亲,和第一个开口戏弄唐暖暖的男孩面前,男孩拉着自己的父亲瑟瑟发抖,那男子推了推金框眼镜,和饕餮对视,沉默了下,反手一巴掌拍下去。

    啪!

    男孩被自己的父亲直接打蒙,这一下比饕餮打得都狠。

    饕餮赞许地点了点头,递给他一根棒棒糖。

    周围那些可能没有坏心,但是确实是戏弄了小女孩的,无论大小男女全部被饕餮打得坐倒在地,就像是个恶棍,然后,他的神态确实便像是得胜归来的骑士,像是英雄一样得意洋洋,推起小吃车,特别行动组的喊声传来,饕餮吐气开声,迈步狂奔,放声大笑:

    “啊哈哈哈哈哈,今日又是缙云氏的胜利!”

    “来啊,你们倒是捉住我啊,哈哈哈!”

    “老爹,我是不可能做好事的!”

    “溜了溜了!”

    ……

    博物馆里面,青鸟化形成了一米四几,穿青衫裙的小女孩,捧着一杯花茶,看着周围的环境,还没有从刚刚感知到西王母位格,推开门后居然是珏的震动里挣脱出来。

    现在心里面简直是有无数个疑惑在转啊转啊转的。

    可就是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来。

    聊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小脑袋瓜都有些理解不能。

    珏把给女娇和亮的信笺送过去之后,才慢慢拿起自己的这封信。

    动作顿了顿,拆开来,展开信笺,上面是熟悉的文字——

    “珏,离开许久,你现在如何。”

    “我现在在大荒外海,情况大体算是平稳,路过大荒,现在在外海,和女娲十人,还有一位可能是娲皇转世体的姑娘在一起,不周老伯也在,所以你不用担心我。”

    “也不知道博物馆里面现在如何,人间界怎么样……”

    “女娇的话性格有些恶劣,说起来啊,我好像知道她的血脉源头了。”

    “博物馆还要你看顾着些,兵魂还好,水鬼白泽是不管不行的,还有阿亮,我不在的时候,你也要看着他,不要让他挑食,啊说起来我在这里找到了几种食材,准备带回去多尝试尝试,也许珏你会喜欢……”

    语气平和,想到哪里写到哪里,闲散随意。

    这段时间在做向导培训的钦原进来的时候,珏都没有发现,钦原和青鸟对视了一眼,某种程度上算是青鸟下位体的钦原挪移开视线,看向信笺,只是看到上面的文字。

    好俗气啊。

    不是希望珏看顾着些博物馆,便是随意说些游记。

    要么就是说阿亮女娇的事情,说珏若有闲暇的话也看望一下。

    好无聊啊,为什么能看得那么入神?

    钦原看不大懂。

    写到最后,信笺的尾端语气温和:

    ‘此世相遇的时候,来到老街,记得街道两边的花树都开了,浅紫色的话看着很好看,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少女起身去取纸笔,蓝色的衬衫,浅色的长裙,黑发垂落在肩,踏着白色的运动鞋,手腕如霜雪,垂笔回应,说会好好看顾博物馆,明日便会去拜访青丘国,说人间山水地脉联系逐渐加强,西王母位格提升。

    说会看顾好阿亮。

    也会看顾好自己。

    最后笔锋顿了顿,想要说些什么直白点的话,落笔写下。

    ‘你什么时候回来?’

    想了想,太过直接了,手掌拂过,字迹消失,重新写下。

    “不知道你有没有想我,我倒是很想你。”

    面容躁红,一下又拂袖让这文字消失。

    最后视线扫过那一本《十国春秋》,看着外面的老街,心情慢慢安静下来,相对于这个发展的时代有些矮旧的屋子上,天被电线切割成了大片大片的蓝色,鸟儿掠过天空,阳光温暖,微风和煦,两侧花树很粗,投下大片大片的树荫。

    吴越王钱穆典故刚刚才看过。

    少女的文字落下最后一笔。

    ‘陌上花开,君可缓缓归矣。’

    你问老街的花树,那我回答,这里的花树已经开放了啊。

    你如果完成目标的话,可以慢慢回来了吗。

    折好,递给了那边的青鸟。

    小姑娘咕哝着道:

    “不明白啊,明明最后一句话,你们为什么都要改好几次呢?是不懂该怎么写吗?”

    她看向那边气息悠远,精神强大,已经有了西王母气韵的天女,疑惑不解:

    “不是越强大就会知道更多的事情吗?”

    “可是能够一手撑天的不周和昆仑的西王母。”

    “也有弄不清楚的事情吗?”

    ……

    与此同时,卫渊‘睁开’眼睛。

    他觉得,自己好像被伏羲那渣蛇给算计了。

    四肢混沌,有种被压缩压制的感觉,眼前更是漆黑一片。

    这个感觉……

    TNND!

    卫渊嘴角抽了抽。

    伏羲这家伙,难道把他塞到一个‘鸡蛋’里面了吗?

    一片漆黑,四下憋屈得很,被夫子强化过的的南山之竹特性上来,咬紧牙关。

    区区一个鸡蛋,怎么可能困住我?!

    看我把这玩意儿撑爆给你看!

    撑!

    撑!!

    淦他妈地撑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