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4章 家书一封抵万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91
  第0794章 家书一封抵万金

    信笺缓缓打开,老道士看到了上面熟悉的字迹。

    ‘张道友,见字如面。’

    ‘而今已经离开人间颇有一段时间,也不知道人间此刻局势如何,是否一切都好,我在外面,倒是颇有一些经历,见到了一些事情……’

    语言平和,就像是远行之人给朋友报平安时所写的家书,简单介绍了在大荒的所见所知,一连看了半页,都没有什么问题,老道人这才稍微松了口气,看着这游记还有不少,足足三页。

    这小子,也不是只会找麻烦啊……

    也会写点让人轻松些的东西。

    张老道松了口气,暂且将信笺收起来,现在饕餮和青鸟在,他总不能够在这里读下去,这样的话未免有些失礼之嫌,笑着道:“缙云氏,还有这位,青鸟小姑娘,可要下去吃点东西?”

    吓!小姑娘?

    青鸟被吓了一跳,狐疑地看着眼前的老道人。

    老者抚须,自袖袍当中取出了蟹黄花生和杏仁,笑容温和。

    自从凤祀羽没事就来这里闲逛。

    老道士的零食种类也随之上升了。

    青鸟欢呼一声,用爪子抓起糖果和杏仁,至于那些有包装的东西,则是藏在了饕餮的头发里,饕餮龇牙咧嘴,也没有说什么,老道人抚须微笑,突然想到,或许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饕餮的身上,是最适合藏匿零食的地方?

    以及,最好的守护兽。

    毕竟,了解神话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想要尝试从饕餮身边抢走零食。

    “呵,两位,可要去我龙虎山上坐坐?”

    老人挽留。

    饕餮连连摇头,道:“你先去看信吧,我还要去找一个小家伙,这个小家伙……”他伸出手指拨了拨青鸟的嘴,被青鸟狠狠地啄了一口,当然,一个是神话里面大神的信使,一个是传说中的四凶神之一。

    这一下连皮都没破,饕餮道:“有给西王母的信。”

    “我们就不在这多留了。”

    “不够,过一段时间可能还得你帮我找找牛肉火锅。”

    牛肉火锅……

    张若素嘴角抽了抽,回忆起之前那惨绝人寰的魔神惨叫,惨烈到不知道谁才是魔鬼的程度,笑容僵了下,旋即微微颔首,道:“老道……知道了,那么,我们会准备好仪式需要的东西……在这里等你。”

    比如说,辣椒油,麻酱碟子,香菜碎,葱末,花生仁之类的……

    饕餮觉得老道士相处起来很舒服,竖起大拇指。

    而后在青鸟用爪子拉动头发的刺痛里不情不愿地飞起来。

    “嘶……别拉了行不行?”

    “你没有头发吗?啊对,你确实没有……喂喂,越说越来劲儿了是吧?”

    “你信不信我抢你零食?”

    张若素看着那边饕餮和青鸟离开,袖袍一拂,回到了龙虎山上,小道士阿玄迎上前来,道:“师兄,这是……”

    “缙云,看来卫渊的行动成功了。”

    “那卫馆主怎么还没有回来啊……”

    “呵……这个问题的话,你就得要问问这封信了。”

    老道士从袖袍里面取出信笺抖了抖,示意这是卫渊送回来的,阿玄和赵公明齐齐倒抽一口冷气,然后整齐划一后退一步,赵公明警惕地四下看着,道:“等等,让我做好准备,这一次,这次又把谁拐回来了?!”

    “谁?!”

    阿玄满脸担忧地看着老道士,然后转头跑出去,道:“师兄。”

    “我去吧三茅上清派给你炼制的特殊救心丸拿回来!”

    “你等等啊!”

    张若素笑着摇头,道:“唉,你们啊,也实在是见风就是雨了。”

    “卫渊这一次只是传递回来些消息,我已经看了半页了。”

    “你们也不要把人想得那么坏啊,呵呵……”

    他坐下来,手腕一抖,抖开了信笺,然后端着茶看下去,神色若有所思,道:“原来如此,神代大荒,四海之外,居然还有更为深邃幽深的地方,叫做外海,嗯,卫馆主他们这一次是去了北海。”

    “呵,真的是,原来找到的时候饕餮那家伙居然在参与小世界的大胃王比赛,倒是把卫馆主给气得不轻了啊,哈哈哈,不过,确实是饕餮会做出来的事情啊。”

    毕竟是经历过夫子教导的,卫渊的记录颇为灵动活泼,活灵活现。

    仿佛将大荒的经历都展现出来。

    而后又提及了一次归墟的运转方式。

    老道人神色缓缓凝重下来,看完了第二页内容,道:“原来如此,神代四海之外,无数规则在流往东海之壑的时候,创造出了无数的世界,而归墟势力就是从这无数世界当中,筛选出各自的天才之辈。”

    “然后将这些天资纵横之辈送到不同的地方历练。”

    “借此牟利的同时,搜集情报,并且将这些本身天赋不错的各族菁英变化成了自己的雇佣兵……哼,这样的行为,和那绑架诱拐,又有什么不同!”

    “哪怕是卫渊,都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阿玄:“……”

    赵公明:“……”

    “那什么,天师,我得提醒一下。”

    赵公明斟酌了下语言,道:“其实吧,卫馆主他也会做类似的事情,你看那老街,那么多人,总不至于是自己跑过去住的吧……”

    张若素嘴角抽了抽,道:“那也不至于在其他世界拐回来。”

    “这,这最多也只是让老祖宗们重现于世而已。”

    老道人揉了揉眉心,看到还有最后一页,靠在椅子上,喝了口茶,被归墟和大荒的精彩绝伦而颇为心驰神往,道:“阿玄,最后一页写了什么?”

    小道士看了看,脸上神色缓缓凝固。

    然后把信笺递给赵公明。

    赵公明:“……”

    心脏骤停!

    “怎么了?”

    “说话啊,你们倒是说话啊……嗨,难道是给这大荒景致吓住了?”

    “真是年轻啊。”

    老道士打了个哈欠,伸出手主动拿来了最后的一封信,这一封信倒是简单直接,只有那三行字,老道士随便看了一眼,而后脸上的轻松,愉快,一点一点地消失,凝固。

    最后一页上的语气轻松而愉快。

    ‘另外,已经寻找北极真武荡魔大帝。’

    ‘可能不日会想办法让他去人间界,勾连气运阵法,望周知。’

    ‘接待准备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死寂当中,一阵哐啷哐啷的声音,老道士差点坐倒在地,旋即传出小道士阿玄的声音:“师兄,师兄,来,救心丸在这里。”

    “上清派专门炼制的护心保命天王丹,来,吃下去!”

    片刻后,老道士,阿玄,赵公明分成三方向坐着。

    双手十指交叉,抵着下巴。

    沉默无言。

    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去了公共厕所发现没有隔板。

    然后三个人尴尬中带着沉默,沉默中带着凝重,说一句。

    啊,真巧啊。

    你也痔疮?(你也来拉屎?)

    实在是刚刚老天师反应太尴尬了。

    “照理说,天师,你不该这么惊讶……”

    沉默当中,赵公明发表意见。

    “是啊是啊,都说了要保命护心丸了。”

    阿玄同志表示赞同。

    “老夫可不是因为这一句话而震动的。”

    “一看你们就不了解那混小子啊。”

    天师嘴角抽了抽,道:“什么叫做找到了北极真武荡魔大帝,北帝,我从庚辰那里得到的知识里,北帝明明是叫做禺强玄冥的……”

    “现在他说找到了北极真武大帝,我只能想到两个可能性。”

    “第一,禺强被他忽悠瘸了。”

    “但是这不可能。”

    “第二……”

    老者神色缓缓凝重,道:“他把禺强剁了。”

    “然后另外找到了玄武作为北帝。”

    “北海恐怕有变。”

    赵公明和阿玄都茫然了下。

    赵财神迟疑道:“……卫渊馆主的威力应该没这么大吧……”

    “而且,他不像是会做这样的事情啊。”

    “不,他们这一脉对这事情有很丰富的前科,平时只是没有显露出来而已,一旦北帝禺强做了什么刺激到他的事情,他绝对能轻而易举地做出这事情。”

    “不要被那狐狸骗了。”

    老道士语气冷静,道:“他是太平道,太平道是什么?太平道就是造反出家的。”

    “他是涂山氏的。”

    “全天下的狐狸叫起来都是嘤嘤嘤。”

    “就涂山氏那帮子狐狸叫起来的时候,是‘大楚兴,陈胜王’”

    “他徒弟是一州之力按着九州打的诸葛。”

    老道人恨不得仰天长啸。

    这小子看上去温温和和,但是真正意义上的家学渊源。

    家世,学派,都不是省油的灯。

    阿玄和赵公明看到老道士咬牙切齿了好一会儿,突然桀桀地笑起来,然后一把抓住信笺,转身就走,阿玄道:“师兄你做什么?”老道士吐出一口浊气,负手而立,一派宗师气度,不答反问,道:

    “阿玄啊,你知道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的痛苦缓解吗?”

    “啊?”

    老道士转身露出一脸爽朗的微笑:

    “只需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更为不幸的人就可以了!”

    “啊哈哈哈哈,老夫去一此武当山真武殿!”

    “赵老道,你完了,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老天师长笑武当山掌教的名号,直接驾驭遁光直奔武当山。

    ……

    老街——博物馆。

    换上了春装的少女安静看着外面的风景,黑发垂落,神色温软,不管世界经过了多么巨大的变化,这一条老街似乎还是初遇时的样子,始终都被时代抛在了后面似的,安安静静,平平淡淡。

    少女坐在藤椅上,双手握着一本封装古色古香的书卷翻看。

    这段时间作为西王母的她自然也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做,闲散下来的时候,隐隐又有些回到原本那种性格平淡,闲来读书看花的性格。

    书卷放在长裙上。

    这是一卷史书《十国春秋》。

    看得倦了,便自想着,回忆起这一世被鬼王以阵法封锁的经历,此刻回看,已经知道,当初的鬼王也不过只是棋子,真正的是站在其背后的四凶混沌,是混沌背后的归墟,但是当年那虽然弱小却出现在面前的剑客。

    此刻想来,还是会有一丝心动。

    危急时刻,仗剑而来的仗剑少年,本来就是如同阳光那样让人心动的存在。

    她微敛眸,百无聊赖闲翻书,想着那剑客此刻会在哪里,是在外海,是在大荒,亦或者会冒险,又遇到些什么样的人呢,这样的经历是属于他的,而她却无法进入其中。

    那么,他现在也会想着我吗?

    不,大概危险繁忙,无心他顾才是……

    少女敛眸的时候,感觉到了气机的变化。

    一阵风声,而后是熟悉而又些许生疏的声音:

    “西王母娘娘,信,你的信啊!”

    “你在这里吗?”

    青鸟化作的小姑娘在花店外面敲门,阳光灿烂温暖,手中握着一封信:

    “一个家伙,有信从大荒外面的神代外海。”

    “要我送过来啊!”

    “他叫卫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