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3章 忽帝的证道之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813
  第0793章 忽帝的证道之路

    苍古悠远。

    同时存在于过去和现在。

    又仿佛位于一切法则和概念的起点。

    白发道袍,只是一个侧影,已经足够震撼,足以撬动窥探这一幅画面之人的内心,让他们的心中掀起了无尽的波涛,玄武结束了天机衍算,心中的波涛汹涌之处几乎不能简单地说出。

    【玉虚元始】

    这个名字,过去从来没有听说过。

    但是对方既然能够说得出顶尖神灵陨落之秘,又借此点拨自己,让自己寻找到确定自己的诸多锚点,想来位格应该极高,否则的话,绝不可能知道这些只是,这必然是只属于十大巅峰才知道的知识。

    是哪位十大巅峰的化身?

    还是说,是正在冲击十大巅峰的隐秘强者?

    玄武安心宁神,尝试将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联系起来——首先是北帝娶亲的事情被打破,而后北帝受伤,自己被哪位【玉虚元始】假借归墟之名拉入,给予新的身份和锚点,而禺强因此而死。

    玄武陷入沉默。

    心中浮现波涛汹涌。

    纵然有再多的不敢相信。

    纵然不愿意如此去想。

    但是,从最后的结局逆推。

    竟然仿佛哪位玉虚元始似乎是为了让自己挣脱出禺强的分身,为了让自己化身真武才一手引导了如此的北海巨变之局,但是,这怎么可能,绝无可能……

    玄武定神。

    隐隐沟通北海天地,却突然心中灵机微动。

    抬起头,感知到有两道玄奇气机奔走离去,以堂皇速度自北海之上掠去,几如挟山超海之急速,亦或者倏忽而过的岁月流转,苍老的声音放声大笑,隐隐然壮阔无边——

    “群魔肆虐。”

    “引渡真武啊哈哈哈哈。”

    !!!

    玄武自真灵定性之中被震醒。

    只觉得原本浑然如一的心境四分五裂,波涛汹涌。

    猛然起身,气机的溢散引得原本为北帝禺强守灵的那些北海强者齐齐奔入,手持兵刃,道:“是谁?!嗯?!!帝君……?!”那几位强者目瞪口呆地看着气息和北帝禺强一模一样,面容都相同的男子。

    那种真灵的熟悉感,这毫无疑问就是北帝禺强曾使用的玄武形态。

    “这,这是……”

    两名忠心耿耿的北海战将彼此对视,都不知该说什么了。

    玄武敛了敛眸,指了指背后的禺强,道:“祂即是我,我即是祂。”

    “而今日之后,祂不再是我。”

    “我也,不再是祂了。”

    身材高大的那位战将道:“您是说,这是您的分身?”

    玄武沉默了下,缓声道:“不错,北帝禺强。”

    “是我的分身。”

    “只是我的身外化身。”

    五指微张,那死去的北帝禺强身上,作为北海之帝统帅之力的印玺鸣啸飞舞,在同血同源的玄武身边盘旋呼啸,极为欣喜,见此情况,其余的北海战将都放下心来,齐齐行礼,道:“见过北帝。”

    玄武心潮起伏,仍旧维持着北帝过去的模样,颔首道:“起身罢。”

    随手一拂,印玺化作流光,飞入了真武剑上,道:

    “但是,此次我假死一次,不必对外宣告,且看有谁人出头。”

    北帝禺强去世,北海之大,也是占据了神代外海四分之一的辽阔区域,辽阔到足以让禺强称帝,这样巨大的地方,失去了主宰者,必然会出现大量的豪强,打算要争夺北海的权位。

    但是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挡在玄武面前。

    他屏退了其余所有人,一缕真灵直接逆着沟通,以归墟的令牌联系到了戴修能,戴修能此刻正在兴高采烈地尝试从归墟的兑换体系里面寻找自己能修行的东西。

    哎呀,这一次的任务真的是发达了发达了。

    来,让我们先把之前卖出去的老婆本,啊不,是天下第一美人写真集买回来,嘿嘿……

    真的是抱着大腿有肉吃。

    吃一次就吃饱了。

    不过戴修能对于自己的老家现在感情还真的是复杂无比了,你说说我还没走你前,你是能多普通就有多普通,现在呢,先是先秦讨伐大荒,然后现在好了,北极荡魔真武大帝都出来了。

    哎呀,不过也好,也好。

    这下子我就不用担心往后会被吓住了。

    哼哼,我什么没见过?这见识过……等我把功勋兑换成想要的功法,那我就功法大进,就如同那句话,大丈夫岂可郁郁久居人下,等我神功大成,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得?

    嗯?

    戴修能感觉到玉佩亮起流光,意识到是自己的那位临时队友,北极真武大帝在联络自己,于是非常热情地秒回道:“哎呀,原来是北帝冕下,不知道您有什么吩咐?小戴随时为你服务。”

    北极真武沉默了下。

    此人是那位牵引祂进入归墟时候给予的指引者。

    故而,虽然说实力低微。

    但是或许知道些情报。

    于是玄武询问:“可知道……玉虚?”

    戴修能的笑容呆滞,下意识回答:

    “什么玩意儿?”

    “玉虚宫?!”

    “你果然知道。”

    玄武沉吟了下,一字一顿打出文字,回答:

    “你可知近日三界八荒之事?”

    “北海原本的北帝禺强被杀,不周山神重现于世,在北海之上曾经爆发出了一场巨大的战斗,牵扯到了十大巅峰,岁月之主,大荒,北海,甚至于归墟的鏖战,你可知此事……”

    卧了个大槽,我怎么可能会知道?!

    戴修能的笑容微凝。

    你是不是太高看我了?

    十大巅峰,不周山神?!

    岁月之主。

    北海之帝都被杀了?!

    这什么啊这,拜托我只是一个才修行到第二阶位的人好吗,真武大帝你不要这样,我害怕,戴修能脑袋里转了好一会儿,僵硬回答:“所以,这件事情……”

    玄武回答:“关于此事,吾有一个猜测。”

    “但是我并不清楚,他是否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沉默了下,他缓缓将猜测打出,传输。

    戴修能下意识低头,看到自己的玉符上出现了一行文字。

    闭着眼睛,深深吸了口气,整理思绪。

    北海波涛,涉及十大巅峰之战的理由,令一方霸者陨落的原因。

    真正的幕后黑手。

    牵涉到四灵,大荒,归墟,岁月之主,不周山神,北极真武背后的持棋人。

    他睁开眼睛。

    看到了那一行字。

    “玉虚元始斩杀北帝禺强,以令吾回归北极真武荡魔之位。”

    戴修能闭上眼睛。

    觉得心底竟然再没有丝毫质疑。

    “没有问题。”

    他回答。

    ……

    一日后。

    戴修能坐在浩瀚大荒,神代外海北海之地的大殿。

    兀自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看着前方的玄武,他觉得自己整个人的人生简直像是蹦极的时候发现绳索给断开了似的,完全不受自我控制了,这还是第一次被反向从归墟拉到另一个世界。

    而面对着玄武的疑惑,他也给不出什么解答,我确实是可以给你讲述一下小说设定里面的两位,理论上来说,这位玉虚元始存在有两个层次,在基于封神演义演变的小说洪荒流设定里面的更广为人知。

    但是事实上,道藏里的这位的设定才更离谱,更恐怖。

    道藏原典的这位能把封神演义设定的这位当皮球打。

    飞个三五十天不落地的那种。

    不过,在最初知道这四个字的时候,戴修能差那么一点就被吓了一条,下意识就要问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两个老家伙,只要遇到他们就会特别特别倒霉,哪怕是他们本身没这个意思,尽管他们本身是好意。

    但是也容易让你陨落的?

    一个叫做,此人和我有缘。

    一个叫做,道友请留步的?

    旋即还是觉得,这个世界上应该不会有这么样的乐子人。

    脑子里思绪转动,最后还是道:“这,我其实也不确定……不如我们问问归墟……”戴修能心里想着,如果说,真的是传说中那个级别的玉虚,封神演义版本的估计是会被原原本本地把资料展现出来。

    可要是展现不出来的话……

    那大概,有可能,搞不好,是道藏版的。

    借助归墟体系的反应,来推测出隐藏的情报,这也算是戴修能在人间那一世的所得,神州被动技能——我虽然不懂这道题,但是我知道怎么样作对,知道怎么拿分。

    要感谢语文老师数学老师所有老师。

    戴修能心中苦笑,给出功勋,寻找玉虚的情报。

    毫无疑问的结果,或者说,是在预料当中的结果——已经不是警告了,归墟这号称三界八荒一切皆可查探到的天机大阵,完全找不到相关于这个概念的所有情报。

    戴修能放下手掌,不知该说什么。

    而在这个时候,整片归墟突然晃动,玄武伸出手,直接拉住了戴修能的肩膀,身子一晃,直接出现在了北海上空,戴修能面色煞白,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

    前方一道虚幻墨色残影,掀起滔天的力量波涛,猛地砸落。

    玄武单手在后,右手一揽,天地流转。

    那巨大的攻势,居然直接被消散,黑袍道人神色漠然:“归墟……”

    “哈哈哈哈,我道是谁,敢于窥探玉虚!”

    “果然是你!”

    归墟镇守死死盯着玄武,在之前天机算出玉虚这个结果之后,他就直接将玉虚设定为最高级别的情报,等待那位出关之后再做决断,结果转眼就有人借助归墟之力来查探这名字。

    “归墟果然知道,玉虚宫的所在?”

    玄武语气平静,右手缓缓握住了真武剑。

    ???

    玉虚宫?

    原来如此,玉虚二字并非称号,而是一处秘境世界?!

    归墟镇守心中震动,而后瞬间意识到,自己都不知道玉虚宫之所在,而现在的玄武知道玉虚宫,再联系到了玄武进入归墟之事,归墟镇守缓缓道:“呵,知道又如何?”

    “看来,玄武你也果然和那玉虚宫有关。”

    祂诈了一手。

    玄武回忆自己所知道的那可能,缓声道:“是又如何。”

    “哼!不如何,既入了我归墟,自然也要遵守归墟的规矩,我归墟包涵无数小世界,自然也有容纳你个四灵化身之躯的度量!”归墟镇守扫了一眼辽阔北海,嘿然笑道:“假死而脱,你所图不小!”

    “今日就先不斗了!”

    归墟镇守放声大笑,身躯一晃,消失不见。

    回到了归墟所在,那边的天机阵法真灵少女询问:“怎么回事?”

    归墟镇守道:“我知道了玉虚宫的部分真相。”

    他回忆之前窥测到的交流,落笔一挥,将如此的记录留在了归墟体系的文件库最深的地方:

    “玉虚宫,元始。”

    “麾下疑似和玄武相关。”

    “玄武在这体系里,号为北极真武荡魔大帝。”

    “玉虚,是真实存在的!”

    北海之上,玄武缓缓收剑,看向那边的戴修能,道:

    “我要去寻找玉虚宫的所在,何处可得?”

    戴修能愣了愣,道:“大概是……人间界。”

    “好。”

    玄武回答:“那就去一次人间。”

    “玉虚宫,是真实存在的。”

    戴修能:“……哦嚯,原来如此啊。”

    微笑着。

    伸出手——

    归墟,兑换!

    速效救心丸一瓶!

    ……

    此刻,神代外海——外侧。

    正在飞快飞行的倏忽二帝几乎是在空中打瞌睡,矮胖的忽帝突然一个激灵,猛地抬头,周围气息猛地暴烈起来,把倏帝都吓了一跳,后者道:“我去,老忽你怎么了?”

    “突破了?”

    忽帝呆滞:“我,我也不知道啊……”

    “我的【炼假还真】多少年没进步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

    “等等,难道和在渊小子的玉佩上刻下的名号有关?”

    祂呆滞了一会儿,而后疯狂地转过身,在空中开始尝试自由泳的姿势抵抗老不周大逼兜带来的加速度,倏帝疑惑道:“你怎么了?”忽帝咬牙切齿:“渊小子!”

    “不,那就是个小骗子!”

    “我证道的可能性,那契机,好像就在他身上啊!”

    “老不周,我求你,把徒弟给我吧!!!”

    ……

    人间界。

    在几乎要立刻消失的山海裂隙当中,一道身影直接出现,黑衣长发的饕餮,肩膀上趴着自己的妖兽属下,头上窝着一只青鸟,青鸟欢喜道:“我感觉到了,感觉到了西王母娘娘的气息!”

    她欣喜不尽,几乎要开心地原地转圈圈,带着信笺打算送去。

    天空出现一名白发老道人。

    灰色道袍,面容上有皱纹,但是双目安宁平静,苍茫浩瀚。

    “缙云,还有这位小友……”

    “呵,看来,卫渊的目的成功了。”

    “他人呢?”

    张若素微笑询问,饕餮和这个老道士打了个招呼,大声笑道:“张老头你心情不错啊!”

    当然,卫渊那小子又不在。

    老天师微笑颔首道:“心念于空,于是无论如何,所见清净。”

    “所感清静,自然心情愉快。”

    “你心情好啊,那实在是太好了。”

    饕餮爽朗大笑,然后伸出手掏出一封信,递过去:

    “给你,卫渊的信!”

    “专门给你写的啊,一定要好好看!”

    老天师:“……”

    低下头,看着手中那一封信,笑容一点一点消失,青鸟眼睁睁看着刚刚还很有高人风范的老脸一下变得燃尽了般的失去颜色。

    卫渊的信。

    看,还是不看。

    这是个问题。

    最后老道士迟疑了半点,还是伸出手,打开了信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