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2章 倏忽二帝的赠予往往代表着麻烦——混沌贴心提醒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43
  第0792章 倏忽二帝的赠予往往代表着麻烦——混沌贴心提醒

    “你给我穿!”

    “我不穿!”

    青衫古神怒喝:“你为什么不穿,穿啊你,你穿啊!”

    白发剑仙大怒:“我是男的,穿不了!”

    青衫男子越发大怒:

    “胡扯,谁说男的就穿不了的,我给你示范一次你给我看好了!”

    当白衣少女的一缕神识靠着特殊的牵引抵达这里的时候,看到白发青年被揍翻在地,抱着剑咬牙切齿,像是炸了毛的猫一样死死盯着前面,隐隐似乎正在对抗某种将他外貌变化为少女状态的法则。

    一个面容俊美万分,黑发蛇尾的青年正在把一件裙子往身上套。

    她失去记忆,不懂得隐藏气息。

    而在场另外两位都是某个领域的最强。

    盯——

    明明没有回头,白发剑仙和青衫男子还是感觉到了好奇的目光。

    两个人的脸上同时变得缓缓凝固,陷入沉默。

    身上动作停止,缓缓转过头去,看到了满脸好奇,不解的少女。

    一片尴尬的沉默。

    死寂,堪称绝望的死寂。

    卫渊和伏羲脸上同时出现了‘世界,毁灭吧’的燃尽了一样的表情。

    动作凝固。

    最后,少女疑惑道:“你们是在……”

    “嗯,我打扰你们了吗?”

    哗啦,伏羲扭过头去,猛地握拳,万法之地的波动涟漪直接将少女的一缕神识给柔和地送了回去,白衣少女只是恍惚了下,就又回到了现实,关于这一段的记忆,被伏羲小心翼翼地保护起来。

    和对卫渊那种暴力清洗,简直是标准地不能在标准的双标。

    最后,万法终末之地。

    当青衫女子献懒洋洋散步过来的时候。

    看到两个遭遇巨大打击进入贤者模式的男人坐在那边仰望星空喝茶,满脸都是看破一切,麻了,快毁灭吧的表情。

    “啊,这挺无聊的吧。”

    “是啊,太无聊了。”

    “呵,呵呵……”

    “哈,哈哈……”

    “无聊你还要逼我变化形态?!”卫渊勃然大怒。

    “你就不能不反抗吗?!”伏羲大怒。

    “你的神魂是怎么搞的,为什么那么硬,居然对胎化易形有这么强的抗性,你的脑袋是铁捏的吗?”一阵愤怒的争斗,但是又因为被那少女看到了最社死的场面,两人又都颓废下去。

    青衫女子献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但是不喜欢这样的颓废气息,觉得自家厨子正在逐渐被这个颓废大叔的气息感染变化,打断道:“所以呢,你们对于之后的,尝试,有了什么想法了吗?”

    “还能有什么想法?”

    伏羲懒洋洋道:“世上并无捷径,这是唯一的定理。”

    “想要掌握力量就要去尝试,练剑需要握剑,力量需要锻炼。”

    “既然想要掌握类概念的【撑天拄地】,那么结论就很简单了。”

    “简单?”

    “天嘛,撑着撑着也就习惯了。”

    “啊对了,小家伙你听说过人间创造的那个叫盘古的故事吗?”

    “什么?”

    卫渊还没有反应过来,伏羲直接一下推在卫渊肩膀上,卫渊神色惊愕了下,往前一步,而后原本坚实的土地直接崩碎消失,化作虚无,卫渊朝着一个世界的标点坠落下去。

    你个渣蛇!

    算计我!?

    凌空而立,靠着对于空间的控制,以及不周山功体的能力,卫渊反手一抓,就打算要抓住伏羲的腿一起拉下来,却触手滑腻的蛇鳞,那边的伏羲指着他的鼻子放声大笑:“啊哈哈哈哈哈,爷没腿,傻了吧!”

    卫渊最后伸出中指,比了个人间通用的手势。

    轰然坠下。

    伏羲的恶劣笑容在卫渊离开的时候逐渐收敛,黑发微扬,只是那脸上的笑意和洒脱的味道也离开,变化成了虽然苍白,但是过分淡漠的表情,一双金色竖瞳没有丝毫的感情,俯瞰着这万千法则变化。

    “……这里是万法汇聚之地,理论上而言,归墟万界的坐标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你把卫渊的真灵送到一个还没有开辟的世界核心,让他尝试撑天拄地的经历,不会有这么大的损伤消耗。”

    “你的伤势比我想象中的要重。”

    青衫女子献的声音平淡。

    伏羲笑了笑,道:“就当做是我在逞强好了。”

    “哎呀,和年轻人接触一下,心情都变好了。”

    青衫女子献问道:“你把他送到哪个小世界了?”

    伏羲耸了耸肩道:“是一个很普通的外海小世界,那个世界的实力上限容纳应该是他大唐时期剑圣那一世的水准,超过这个级别,天地元气无法支撑个人的进一步提升。”

    “……中等神秘度的世界?”

    “不可能让你变成这样。”

    伏羲回答:“是,但是,如果说我把他送到了那个世界的过去呢?”

    青衫女子献瞳孔收缩。

    背对着她的伏羲咳嗽了数声,黑发微扬,似乎还是刚刚那个不着正形的蠢货,但是却让青衫女子献的身躯隐隐僵硬,有种自身龙鳞都竖起的感觉,伏羲测过眸子,金瞳冰冷,笑容温暖道:

    “我自己被盯住,无法跨越时间,而时间不过是一种观测的维度。”

    “跨越岁月落子,是这样形容的对吗?”

    青衫女子献道:“……你打算,让他改变过去?”

    伏羲笑着摇头,语气平淡从容:“过去无法改变,无数人的选择,无数生灵的命运,无数生灵在自我性格的趋势下做出的选择,这会汇聚成为汹涌磅礴的河流,这样巨大的河流,一滴水,能够逆转星河吗?”

    “一个生灵,想要对十方世界,三千大道做出干扰。”

    “这是何等自傲和愚钝的想法,竟然想要以一己之力改变三千世界无数众生的自我意识。”

    “犹如一滴水,却想要让整个宇宙逆转,我只是希望他在尽可能不被察觉到的情况下,掌握到撑天拄地的可能性,现在这个时代的话,太过危险。”

    “再说,漫长岁月,我也期待他能够给我些许意料外的惊喜。”

    伏羲蛇躯盘起,手中多出青色钓竿。

    于是垂钓三千大道,万古岁月,道:

    “能够让禺强不惜一切的诱惑,可能让阿娲彻底陨落的危机。”

    “阿娲的创生传说是炎黄的基石,而她若离去,相当于彻底将人族最初的源头毁去了,人族天然便是最佳的盟友,而那小子已经是人族最强,手中执掌炎黄剑。”

    “所以,为了娲,我也愿意给他这样的机会。”

    “我也只能给出这样的帮助了。”

    “一个机会。”

    青衫女子献询问:“要是他无法一次领悟呢?”

    伏羲回答:“他不行,自然还有下一个。”

    “人族浩瀚,天才总是不少的。”

    “一次不够,便两次,两次不够,就三次。”

    伏羲的语气平淡:

    “最多不过是一亿年的旅行。”

    “本座等得起。”

    青衫女子献看着背对三千世界,敛眸平淡的伏羲,看着他鬓角黑发微扬,端坐于岁月之上,气息苍茫遥远,终于明白了伏羲为何要来到这里,这里属于时间之外,也就是说,这里有足够多尝试的机会。

    伏羲本性漠然冰冷,如同先天八卦大道。

    而只有娲皇的存在能撬动祂内心柔软的地方。

    这个时候,两人却都感知到了某种窥测的视线。

    “看来,小家伙之前惹来些麻烦。”

    “不过这一次,我也用不着出手了。”

    伏羲自言,青衫女子献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伏羲此刻伤势到了什么程度,也不知道后者将卫渊送入了过去某个世界创生之时,是否能够让后者在娲皇之劫,人族之劫抵达的时候,拥有得到力量的机会。

    不过,只要拥有能保护娲皇的可能,伏羲就会全力以赴。

    比如说,天下最强的肉盾……

    嗯?等等……

    青衫女子献视线抬起,越过伏羲,看到真灵崩散,却还被留在了这万法终末之地的禺强,又看了看神色从容平淡,垂钓大千的伏羲,心中隐隐波澜,隐隐惊骇。

    这个疯子,打算做什么……

    嗯,下次单独见他,还是把娲皇一起带上吧。

    此刻,窥伺的气机落在此地。

    ……

    大荒·西极。

    噎鸣回忆,心中始终是有一团阴云笼罩着,祂是见过现在的不周山神的,虽然神灵外表不算是什么,而那一日在北海之处见到的不周山神,同样气息相同,无有破绽,但是表现出的性格实在是相差太大了。

    祂思索此事,觉得自己似乎是被牵着鼻子走。

    是因为对于后土娘娘的关心而失去了一贯的冷静。

    此刻冷静下来,思考那隐藏于背后的存在,心中自然隐隐忌惮。

    拨动风云,搅动三界八荒。

    一手操控了北帝禺强之死。

    而且,从未出世,一出世就如此惊天动地。

    此人,究竟是谁……

    祂立刻想到了那个把情报给自己的归墟存在。

    若有所思,旋即便以此人为卜算天机的目标。

    噎鸣天机之术流转。

    ……

    玄武本体就在北海,心中对于禺强之死,波涛汹涌。

    一路上的传闻只是说,北帝禺强死于不周山神的一剑,但是他和北帝是分身和本体的区别,当时也隐隐能够感知到,那一剑只是打破了不破之体,没有将北帝杀死,北帝的死因,另有原因。

    在玄武离开归墟之后,归墟天机大阵终于彻底稳定下来。

    那位归墟镇守怒道:“查,给我查!”

    “给我好好地查!”

    “到底是谁,谁他奶哔哔哔——,把禺强老家给偷了的!”

    “我你哔哔哔——,你奶奶个哔哔哔……麻了的,这也是攻击性语言?!草你哔哔哔——,啊啊啊,你这破阵法!!!”归墟镇守放声咆哮:

    “总有一天,爷爷我要拆了你!”

    天机阵法流转,少女阵灵不屑道:

    “说着要拆了我。”

    “结果遇到有人差点伤害了我又比谁都着急。”

    “这就是传说中,人间界那个傲娇吗?”

    “啊呀呀,还真是可爱呢。”

    “??!你在耍我!!!”

    归墟镇守勃然大怒,又不能真的对这家伙出手,最后只好重重一拳砸在旁边的巨大天机柱上,怒道:

    “查!!!”

    “我要弄死他!”

    而玄武伸出手,缓缓扭转天机,寻找那个指引自己走向真武的存在。

    正在往后飞速飘飞的倏忽二帝有所感应。

    两个老爷子脸上浮现出爽朗的微笑。

    “啊呀呀,终于打开了吗,那小子可真是笨!”

    “就是就是,咱们可是好不容易给他选择了一个特别有逼格的名号。结果他居然不教咱们两个说那种有逼格的话。”

    “看错他了!”

    “他一定喜欢咱们给的名号。”

    “这可是从他意识表层里读取的,听起来最帅的了,而且他符合传说,毕竟他和那老子是有关系的,哈哈哈。”

    “对的,这次可不能说咱们的赠予都是麻烦了!”

    “一雪前耻!”

    “对对,一雪前耻!”

    两个大荒乐子人心情愉快,想到卫渊说的话,心里痒痒,朗声道:

    “群魔肆虐。”

    “引渡真武啊哈哈哈哈。”

    无数的天机,自三个方向汇聚,最终落入卫渊肉身,牵扯向了万法终末之地的真灵,而这一次伏羲没有出手拦截,任由这三道天机落在卫渊身上,而后因为三者卜算的方向,都是那归墟,最终落在玉佩上。

    此地乃是万法终末之地,是因果同在之处。

    卫渊的真灵在过去,肉身又在现在。

    呈现出一种极端复杂的情况,也是伏羲懒得出手的原因。

    噎鸣闭着眸子,心中沉郁:

    是谁搅动了大荒,引导了北帝之死……

    玄武思考那说出十大巅峰级别言语的背影。

    是谁引导自己。

    是谁诛杀禺强。

    归墟则是震怒与居然有谁的胆量如此之大,居然让玄武成为归墟轮回之人,倏忽二帝改过的玉佩微微扬起,将天机收纳,他们眼前一花,感知到了一道身影。

    白发道人似乎负手而立。

    同时存在于过去现在,处于万法汇聚之地。

    苍茫悠远。

    施加了封印的玉佩之上,纹路构建,正反两面各自化作了两个苍茫大字。

    【玉虚】

    【元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