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1章 青鸟殷勤为探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95
  第0791章 青鸟殷勤为探看

    卫渊过去看望,白衣少女坐在青石上,神色安静悠远,捧着卫渊之前做好的热汤,卫渊都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慢慢走过去,可哪怕是他已经尽力放轻脚步,仍旧让那位少女有所察觉。

    “你过来了。”

    白衣少女神色澄澈,伸出手拍了拍旁边的石头:“坐。”

    卫渊老老实实坐下。

    环顾周围的环境,微笑道:“您……你好些了吗?”

    “好多了。”

    白衣少女将手中的东西交给昭阳,语气温和,和她处于更早些的失忆状态时又不同,然后伸出手捏了下卫渊的脸。

    “谢谢你。”

    “啊,你是喜欢这样的报酬是吗?”

    少女神色温和澄澈,尚未恢复记忆。

    而只是简单的动作,卫渊却感觉到自己的伤势好像稍微恢复了一些,不,与其说是伤势恢复,不如说是作为人的概念本身得到了短时间的强化,心灵安宁下来。

    “您找我来是……”

    “只是看看你的伤势而已。”

    白衣少女回答:“看你没事。”

    “便也放心了。”

    “……多谢。”

    卫渊内心安宁下来,果然,相比起那个烂得浑身发黑的屑蛇,娲皇才是真正让人内心治愈的存在啊,不,那蛇渣和人渣的混合体就算是被烧成粉碎都比不上娲皇的一根头发丝。

    他和失忆的娲皇安静坐了一会儿,想到了青衫女子献给自己的提议。

    想要参与伏羲所谓的‘修行’,最好从娲皇这里拿一张保命符。

    相当于做一个约定,这样的话,哪怕是伏羲那个家伙也不会让他陷入那种如果通过一定会很有好处,但是一个不好就会特别倒霉,九死一生的事情里,似乎是卫渊的目光注视引起了少女的感应。

    白衣少女转过头,视线落在卫渊脸上:“嗯?”

    “怎么了吗?”

    卫渊早就准备好的说辞突然没办法开口。

    作为最初传说之后,蔓延至今诞生的果之一,面对着眼前娲皇的注视,他似乎完全没有办法做出类似于欺骗,利用之类的行为,哪怕是人间界最糟糕的恶棍,在此刻都只会被彻底洗礼内心的污浊。

    “没什么事情……”

    卫渊吐出口气,回答。

    白衣少女好笑道:“是需要我的帮忙吗?”

    卫渊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说话,道:“没有。”

    少女想了想,站起来,轻快走到了剑仙的面前,蹲下来,双手伸出,白皙手掌远不如卫渊握剑的手掌宽厚,却将其包拢起来,双瞳澄澈安静,注视着卫渊,微笑道:

    “这样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也就都只是我的自作主张了,好吗。”

    “如果需要祝福的话,那么我给你一万次的祝福。”

    “如果需要约定的话。”

    “那么,即便是我需要一刻不停地在大荒上行走,但是我也希望,能够在你的伤势痊愈之后才离开,希望明天的早上能和你相见,然后能和你问好,希望你每一天都过得愉快开心,希望你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希望你永远不要放弃。”

    “要好好生活。”

    伸出手,给卫渊的头发稍微整理了下。

    然后拍了拍。

    “所以,请遵守和我的约定吧。”

    白衣少女笑容温暖。

    卫渊神色安静下来,点头。

    有触碰人生最纯粹美好之物时的安静。

    像是懒散高中岁月的时候,慵懒午后在桌子上趴着睡觉,听着外面声音,蓝天白云,威风吹动窗帘时候的感觉,是那最重要也是最容易离去的细微感动。

    比这样的感觉更澄澈,比亲情还要温暖。

    要保护好她啊……

    卫渊心中想着。

    从伏羲那个死人渣目光里。

    ……

    最终北海上钓上来的乌龟都被饕餮当脆饼干一口一个嘎嘣脆地吃掉了,卫渊还是否决掉了之前,想要让娲皇回到人间界的想法,一方面,人间界太小了,娲皇没有恢复记忆的情况下,搞不好会因为本能的能力弄出些乱子。

    另一方面——

    危险。

    大荒还好些,大荒帝俊,老不周,伏羲这些十大巅峰。

    即便是彼此的立场各有不同,甚至于有互相地对者如陆吾和帝俊。

    对于娲皇的态度都是极为和善。

    在这里,哪怕是那个暗中伪装伏羲,引动上古大劫的那个,也不敢轻举妄动,否则的话,就很容易迎来复数位十大巅峰的群殴,人间可没有这个机会,卫渊也不可能允许十大巅峰的某位进入人间界。

    不周老伯都不行。

    这家伙真打起来的时候,把人间界的腰子撞烂掉都有可能。

    而且要是和共工对上眼,两个人红了眼睛怎么办?

    但是卫渊还是决定尝试和人间界做一次联系,一方面是告知此刻大荒遇到的威胁,一方面是必须要将人间符箓大阵的新变化告知于老天师,卫渊看向那边百无聊赖钓乌龟的饕餮,迈步走去。

    片刻后——

    “回人间?”

    饕餮连连摇头,“我不回去,为什么要回去?!”

    “这儿这么多吃的!”

    饕餮看了看展露真实厨艺的卫渊,看了看那边的娲皇,语气坚定强硬,重重摇头,道:“不回去!”

    “不要这么果断嘛,回去也是有回去的好处的。”

    卫渊搭着饕餮的肩膀,和他一起坐在那边钓乌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北海第一大乌龟因为卫渊而死,这帮乌龟忙不跌地跑路,似乎怕被拉回去做乌龟汤,卫渊语气温和道:“你看,在这里就算是再怎么物产丰富,那也就只有鱼肉啊,乌龟肉啊,能比得上人间?”

    “你忘记当时吃的牛肉火锅和羊肉火锅了吗?”

    卫渊语气蛊惑道:“来,我把这个阴阳大交汇天地熔炉烈焰锅子的秘方告诉你,然后你再回去,给我向老天师传一封信,下面的牛肉火锅羊肉火锅,包你吃的满意!”

    卫某人心中默默向地狱的魔神们打了个抱歉。

    饕餮脸上浮现出迟疑之色。

    卫渊趁热打铁:“而且,你还可以去上面。”

    “有双翼的,有十二翼的,上头那什么堂里面的,烤翅膀也很多。”

    “这不是那个牛头魔神告诉你的吗?”

    “这样,你把信带回去找龙虎山,老道士肯定帮你去下面找火锅,然后你吃饱了吃腻了,你再和地狱魔神说,你想要吃烤翅膀,祂们肯定铁了心帮你的,怎么样?”

    真·恶魔的低语。

    卫馆主嘴角微微勾起,脸上浮现出和伏羲极为相似的蛊惑神色。

    饕餮脸上浮现出迟疑的神色。

    最终想到了那个和自己约定好,要再去一次游乐园的小家伙,还是咕哝着道:“……好吧,反正还有些其他事情,不过,我可能不大容易辨别出位置来……”

    “这个好办。”

    卫渊打算去借来三青鸟的一只,青鸟本来就是西王母的御使,承载着传信诸神的职责,想了想,他自袖里乾坤取出了纸笔,第一封给女娇和阿亮的信笺很快写完。

    顿了顿,是给老天师的信笺。

    ‘张道友,见字如面。’

    ‘而今已经离开人间颇有一段时间,也不知道人间此刻局势如何,是否一切都好,我在外面,倒是颇有一些经历,见到了一些事情……’

    卫渊将外海的局势,北海风光,诸多景致都一一讲述了一遍。

    语气和措辞类似于徐霞客游记。

    但是是交流信笺的题材。

    写了足足两页。

    在最后一行,用平淡到简单交接工作的语气补充道:

    ‘另外,已经寻找北极真武荡魔大帝。’

    ‘可能不日会想办法让他去人间界,勾连气运阵法,望周知。’

    ‘接待准备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将这一封信件折叠好。

    又准备好了给珏的信笺,最后好好叠好,递给了青鸟。

    面对着不愿意出门的青鸟,卫渊想了想,道:

    “人间界已经出现西王母。”

    “你不想要去看看嘛?”

    “欸欸欸?!!”

    “西,西王母娘娘?!”

    青鸟面色微凝,而后急切道:“你,你没说谎吗?!”

    “当然没有。”

    虽然说是第二任西王母……

    卫渊心中默默补充。

    青鸟最后好好地咬住了信笺,化作了小鸟的心态,落在了饕餮的左肩上,满脸兴奋:“走走走,我们快走啊大个子!”

    饕餮叹息一声,手中的钓鱼竿猛地一甩,豁然钓起一只巨大到超越人间界蓝鲸极限大小的海兽,浪涛涌动,直冲天际,一身黑衣,长发垂落在后,自有一翻垂钓东海的气度,直接坐在那海兽背上。

    海兽被吓得飞快跑路。

    远远穿回来青鸟的疑问:“大个子,为什么要做这个?”

    饕餮理所当然回答:

    “因为方便待会儿吃。”

    海兽被吓得半死,更是飞快地离开。

    ……

    饕餮去后,数日时间,倏忽而过。

    卫渊在不周山老伯的指点下修行不周山功体,当他询问自己何时能够真正掌握类似于概念一样的手段【撑天拄地】的时候,老伯哈哈大笑,道:“这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你小子,至少得要再等个几百上千年,才有可能悟透吧。”

    “哈哈哈。”

    果然……

    数百上千年。

    看来,只能希望伏羲的帮忙了。

    嗯,先去问问看大概是什么风格的训练,需要多久时间。

    不能轻易相信,轻易行动。

    卫渊吐出一口浊气,隐隐勾勒住了清醒之梦当中的痕迹,眼前一个恍惚,真灵就已经出现在了伏羲所在的,万法终末之地,后者一只手撑着下巴,懒洋洋道:“看来,你已经准备好了,还是说是来和我讨论情况的?”

    “嗯,献不在,看来你是想先弄清楚我给你准备的训练是什么内容。”

    “再做决定吗?”

    卫渊看着眼前的伏羲,很想说一声你妹妹已经和我做了约定还给了祝福,但是不周山神的灵性本能提醒他,这么说的话,大概率会被这看上去温和的青年愤怒地欧拉欧拉足足一百年然后从过去把自己还没被欧拉的身体拉回来。

    嘴角抽了抽,忍住了挑衅的话语,道:

    “是,你打算要我怎么修行?”

    心中安慰自己,还好自己不是刑天,否则的话,此刻已经分头行动了。

    要冷静,镇定。

    自己不是十大巅峰的对手。

    切不可如刑天那般,出了篓子,需要镇定,慢一点,不要莽。

    “当然自有妙法。”

    伏羲洒脱一笑,沉默了下,突然凑近,伸出手按了按卫渊的眉心,感知到上面属于娲皇的祝福陷入沉思,气氛逐渐变得压抑下来,正当卫渊觉得,伏羲是否会迁怒自己的时候,伏羲突然斟酌着道:

    “我帮你,但是有个条件。”

    卫渊心中叹息一声,道一句果然。

    伏羲突然伸出手指,激发了娲皇气息,震声道:

    “你要变化成她。”

    “然后喊一声,兄长大人,拜托了!”

    ???!

    伏羲蛇尾游动,哗啦一下撕开了虚空,空间被他收拾成了一个巨大的储物间,然后满脸献宝般的表情,道:“来,这里是哥哥给你准备了一整个世界的,放满诸天万界一切小裙子的地方哦。”

    他拿出一件白色连衣裙:“这白裙子不错,换上换上。”

    ??!

    卫渊:“……草”

    人渣!!!

    剑仙气得额头狂跳,狞笑着抽出剑来。

    老子今天跟你拼了!

    哈?十大?

    莽就对了!

    今天不和你在这里做过一场,你就不知道正月里剃头死得是哪个。

    不晓得连环十七段蛇肉羹的做法是谁写的!

    此刻·外界。

    白衣少女察觉到了自己留下的祝福被拨动了,讶异抬眸看向那边盘坐的卫渊,想了想,伸出手指抵在卫渊眉心,疑惑道:“嗯?这是……”

    “奇怪的地方。”

    白衣少女疑惑,好奇地把意识探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