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0章 所谓人渣和蛇渣的究极混合体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774
  第0790章 所谓人渣和蛇渣的究极混合体

    晋升为十大巅峰的可能性?

    也是禺强可望而不可求的最强秘法。

    但凡是修行之人,很难抵御这样的巨大诱惑,即便是卫渊,一时间都有些许的迟疑,身穿青衣的伏羲微笑着道:“你看,这个可是天下最大的隐秘了哦,如何,想知道为什么十大巅峰永远是十大巅峰吗?”

    “你看,你只要抵达这个境界,就可以和那位西王母长相厮守了哦,否则的话,哪怕是你强大到了禺强这个境界,也是会死的。”

    伏羲顺手用幻化出的脚把禺强的残影踩在下面。

    带着微笑碾了碾。

    一鞋底板的血。

    “怎么样?”

    “你本身如果不借助不周山神的力量,对上禺强,十死无生。”

    “而强如禺强,现在不也死得彻底了?”

    “多少万年的苦修,都化作了乌龟汤和龟苓膏,岂不是让人可惜?”

    本来唏嘘悠远的气氛一下子被打破,氛围一下就从那种涉及到最古隐秘的事情,变得像是一个无药可救烂得发脓的卑劣的成年人在蛊惑一个无知少年般的画面。

    卫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忘了些什么。

    可是总觉得不能相信伏羲,满脸警惕:

    “你不会坑我吧?”

    伏羲微笑微凝。

    深深看了一眼陷入沉思的卫渊,也陷入沉思。

    不对啊,之前祂自己的黑历史的原因,外加陆吾那小猫咪的诽谤,祂可是顺手给这小子相关记忆给洗了个一百来遍的,这都有印象?这人的头铁程度是直接写到神魂里头去的吗?

    伏羲笑容灿烂,一只手搭着卫渊的肩膀,亲热道:

    “啊哈哈哈哈,你瞧瞧你说的,你这孩子,就爱开玩笑。”

    “天地良心,我怎么会坑你呢?”

    伏羲震声道:“我可是你至亲至爱但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亲舅舅啊!”

    卫渊:“……”

    扭头看向旁边的青衫女子献:“啊,不好意思啊,献。”

    “能帮忙把这个大叔做成蛇羹吗?”

    卫渊指了指伏羲,嘴角抽了抽。

    伏羲挠头大笑着道:“哈哈哈,你这个孩子啊,就爱开玩笑,我虽然说给别人做了些陷阱,但是那也都是他们自己打上来的,天地见证,是他们先动手的。”

    “这一次,我可没坑你。”

    伏羲懒洋洋地坐在虚空,道:“算了,这样吧。”

    “我可以先回答你几个关于十大巅峰这个隐秘的问题。”

    “珍惜吧小家伙,这个可是放在外面,足以让北帝噎鸣这个级数的神灵都掀起一场场争斗的绝对隐秘,你可是赚大了,呵,在这一个领域上,十大巅峰之中,也只有帝俊的认知层次可以和我相比了。”

    卫渊看了一眼旁边的青衫女子献。

    后者微微颔首,证明伏羲所说不虚。

    卫渊沉吟,思索了好一会儿,询问道:

    “十大巅峰和十大巅峰之下的差别,在哪里?”

    “好问题,那你觉得呢?”

    卫渊:“……”

    请不要用问题来回答问题,大舅……

    卫渊嘴角抽了抽,认真思考,道:“难道说是概念吗?神话概念是某一条道路的巅峰,是否跨越这个巅峰,就可以抵达传说中的十大之境;亦或者,执掌有复数位的神话概念。”

    “比如开明的坐见十方,恐怕就代表着复数位的神话概念组合。”

    “而伏羲你的先天八卦,其中也涉及到了八类概念的道路。”

    卫渊缓缓说出自己的猜测。

    伏羲放声大笑,道:“猜得不错,但是可惜啊,可惜。”

    祂笑道:“全错。”

    “第二种道路走到极限,或许能够和如同被封印复苏后的共工,或者没有战意的祝融交手几招吧,人间界时期的共工,实在是太弱了,祂也没有打算彻底毁灭人间,以及,祂战意不强,否则也不至于被你们击溃。”

    “至于第一种……概念的极限?”

    伏羲摸了摸下巴:“根据对上的十大不同。”

    “最惨大概会被秒杀吧?”

    “不值一提。”

    “连交手的资格都没有。”

    卫渊的神色微凝。

    伏羲双手微摊,微笑道:“小家伙,你似乎弄错了一点,你只是将十大巅峰当做了比寻常执掌概念级别的神灵强大一些的力量,但是很遗憾,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境界。”

    “唯一能够在我等面前站住的非十大巅峰,只有石夷。”

    “而哪怕是祂那样特殊的概念,我也可以直接将其流放,让祂彻底远离三界八荒,永世不得出来,和死亡无异。”

    伏羲声音顿了顿,语气悠然道:

    “那么,本座就当你已经答应交易了,毕竟你们以后肯定还是会对上十大巅峰这个级别的对手,譬如虽然放过人间界,但是未必会不找你麻烦的共工,譬如大意之下成了笑话的开明,譬如帝俊。”

    “你说概念,那么概念是什么?”

    卫渊压住心中震动汹涌的情绪,缓声道:“是某一条道路走到了极致,做到了天下最强。”伏羲一只手支撑下巴,点了点头,慢悠悠道:“那么,这被无数人尊崇的道路,从何而来?”

    “从……”

    卫渊瞳孔收缩。

    伏羲微笑一点一点缓缓收敛,金色的竖瞳平静注视着卫渊:

    “本座之前,可有先天八卦?”

    “帝俊之前,可有群星命数?”

    “阿娲的传说之前,可有创生之法,可有,你人族万千道路?”

    !!!

    伏羲坐于高处,神色平淡苍茫,金色瞳孔映照万物苍生:

    “尔等遵循之道,不过是果。”

    伏羲五指张开,丝丝光芒汇聚,最终不断蔓延,那是代表着某一个道路重点的概念,而后概念化作了一点流光,豁然展开,猛地蔓延开来,光芒大亮。

    眼前无数的概念法则汇聚,最初的弱小的枝节不断往上蔓延,最终不断汇聚,如同树木一般,而最终,三千大道,无数法门在卫渊面前化作了一颗浩瀚万千的光芒巨树,每个光点都代表着某一条道路的终点可能性。

    这里每一个光芒,都在不同世界有不同的称呼——权能,概念,道果,神格,权柄,物理法则,最终都不过是殊途同归。

    而这些无数的法则汇聚入了那十类。

    其中卫渊一眼扫过可见的便已经有——

    创生,大地,时间,星空,天机,命格。

    青袍微卷,黑发垂落背后,眼底漠然苍茫。

    伏羲负手而立,神色漠然。

    “区区枝节末梢。”

    “掌间生灭。”

    “安敢窥视,诸果之因?”

    !!!!!

    无声无息,背后的苍茫法则之树无声蔓延,生灭不止,震撼人心,如此的巨大压迫力,却远不如伏羲金色的竖瞳,令人思绪凝固,神魂停止转动,万物万法,归于寂灭,而后这俊美青年突然得意笑起来:“你看,这样说起来是不是很有那个什么,对,人间说的那个。”

    “逼格!”

    伏羲竖起大拇指,笑容爽朗,放声大笑。

    “哎呀,终于舒服了舒服了了。”

    “哈哈哈,说实话我很早就想要和人说说看这种很有逼格感觉的台词了,被困在这里这么多年,差不多都快要憋疯了,哈哈哈!”他拍着卫渊肩膀,满脸便秘之后释放的舒服感觉。

    而卫渊的身躯隐隐僵硬,完全无法将对方刚刚的话当做玩笑。

    这是玩笑话吗?

    不过是枝节末梢,转眼生灭。

    安敢窥伺诸果之因。

    也终于明白了,并不擅长攻击的石夷,为什么会变成浩浩大荒唯一一个有资格看守西北天域,不周负子山的西北天支柱,是因为,一旦不周山神复苏,而后因为共工之事震怒发狂,石夷是唯一在能力和心性上能拖住祂的。

    也终于知道,为何谨慎的北帝禺强,为什么会不顾一切的尝试踏出这一步,在知道这一扇门后的风景之后,又有哪个在巅峰困顿了万年的神灵不想要一看那最为壮阔的风光?

    契,阿亮,涂山,一起付出那么多代价,也只是诛除了开明的一首。

    所以,珏有朝一日,也有机会走到这一条道路后吗?

    卫渊心潮起伏,隐隐失落,下意识道:“要怎么做?”

    伏羲笑呵呵道:“想知道啊,放心放心,咱们自己人啊。”

    “我肯定帮你的对吧?”

    “毕竟,一开始不可能就有十大巅峰,十这个数字也是一个个增加的,未来增加你的位置也不是不可能嘛,后生仔你要努力,至于如何做……”

    伏羲非常业务娴熟地画了个大饼,然后摸了摸下巴,光棍道:

    “我也不知道!”

    卫渊:“??!”

    “你说可能性……”

    “一丝可能性难道就不是可能性了吗?!”

    伏羲手中多出一份卷轴,作为先天八卦之始,天机流转之初,在卫渊动念的时候,祂就做好了契约,随手抛了抛,道:“但是,勉勉强强可以分为几个境界,第一境,就是诸界的求道者。”

    “无论是法门,修行,神通,气运,修持到概念之下就是这个境界,第二,就是抵达神话概念的级别,而第三步,则是开始增加锚点了……”伏羲道:

    “锚点只是让你方便理解,确定的说是留下自我的印记。”

    “第三步,是让你的概念,变成广为人知的传说和神话。”

    “凝聚具现为传说,初步具备神话特性,闭门造车,不可抵达最强的……而之后的步骤……”

    伏羲挠了挠头,笑着道:“我忘了。”

    卫渊:“……”

    这大叔还是做成蛇肉羹吧。

    伏羲伸出手按在卫渊肩膀上,亲热道:

    “不过嘛,好高骛远没什么用,未来的道路,必须你自己走,不要问有没有谁走成功过,当然没有,每一条路都是独一无二的,但是我至少有某个法子可以让你掌握进一步掌握神话概念。”

    “进一步?”

    伏羲语气温和道:“你现在的神话概念不过是两个。”

    “第一个是人道分类的【炎黄】,但是这个概念你没法修行。”

    “那是基于阿娲的权能之下诞生的的力量,是炎黄五千年底蕴的具现之一,伴随着人间的自我强大,这一道力量权能本身就会不断地变强,直到最后抵达某个极致。”

    “这东西你不能修行。”

    “而另一类的,是不周山神一脉的撑天拄地之力。”

    “类似的东西,虽然无法和不周山神比拟,但是你多少可以修行掌握,发挥出不逊色于寻常神话概念的力量,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概念了,毕竟,力量一类的概念都是自不周山神那边发源而出。”

    “而这一类【撑天拄地】的类概念,你现在还差得远。”

    “我可以找个地方让你彻底掌握。”

    “怎么样?成不成?”

    卫渊警惕地看着伏羲:“……就这样?”

    “没什么要求?”

    伏羲爽朗热情道:“当然咯,我都说了,我们是亲人啊!”

    青衫女子献懒洋洋道:“假话。”

    伏羲笑容一僵,而后大笑道:“其实是我看你天赋不错,根骨超凡,简直是万中无一的奇才,就这么浪费了实在是太可惜了啊。”

    献悠然道:“也是假话。”

    卫渊:“……”

    伏羲:“……”

    白发剑仙,青衫古神对视,面面相觑,一阵沉默。

    叮,伏羲正在尝试修改你的意识。

    你现在开始觉得伏羲太特么可靠了,简直是你可亲可爱的没有血缘关系的亲舅舅!

    卫渊突然觉得伏羲简直是越看越顺眼。

    越来越可靠。

    越来越……

    越来越帅?

    越来越……美?

    “咳嗯。”

    青衫女子献的声音悠然在卫渊耳边响起。

    卫渊才从那种恍惚里挣脱出来,直接麻了,伏羲笑呵呵伸出手狂撸剑仙的一头白毛,乖啊乖……卫渊努力挣扎反抗,想到刚刚差点被篡改自己审美,被对面作弊把好感度拉满,心中大怒,咆哮:

    “滚!”

    “伏羲,你就是烂人和烂蛇的混合体!”

    “可惜,觉得,手感不如陆吾。”

    伏羲遗憾。

    看来不能把这小家伙当做陆吾的代替品。

    伏羲挠了挠头,然后满脸热情爽朗道:“啊,确实是老不周不靠谱,阿娲现在状态不对,我得要她身边有一个足够可靠的肉盾和炮灰啊,哈哈哈哈……”

    卫渊:“……”

    青衫女子献慢悠悠喝了口茶,道:“是真话。”

    卫渊嘴角抽了抽。

    我可以揍他吗?

    这家伙是怎么这么爽快的说出这样的话的?

    这玩意儿是人渣和蛇渣的混合体对吧?

    腹黑,隐藏妹控,烂人,心机。

    而且具备非常灵活的道德观和底线。

    但是强得一批的混蛋。

    青衫女子献慢悠悠道:“嗯,这样。”

    “你可以回去肉身,和娲皇做个约定。”

    “那么,伏羲就会保证你不会死。”

    伏羲脸上微笑凝固。

    ……

    最终,决定了还是稍微信任下伏羲的卫渊回到肉身。

    思考一个问题。

    如果说大荒危险的话,那为什么不把娲皇带回人间?

    正在此刻,那边传来欣喜之音,卫渊和不周山神讶异,而后看到女娲十人之一的昭阳掠身而来,脸上神色有难以遏制的欣喜,眸子扫过这里正在比试钓乌龟的不周山神和饕餮缙云,落在了卫渊的身上,吐出一口气,道:

    “她,醒了。”

    她,娲皇?!

    卫渊微怔,而后脸上浮现欣喜。

    昭阳看向他,一字一顿道:

    “她,要见你。”

    “单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