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9章 可能性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195
  第0789章 可能性

    老不周,不周山老伯要来了。

    卫渊,倏帝,忽帝三人以三才的姿势蹲着面面相觑,额头的冷汗往外飙,卫渊嘴角抽了抽,问,一个被你盗号了之后到处去装逼的帐号被朋友找回了,而现在那个朋友正在拎着一块板砖顺着网线来打你,该怎么办?

    挺急的。

    卫渊语气僵硬道:“老伯他脾气应该……挺好的吧?”

    倏帝幽幽道:“是挺好的,也就天天拄着天做锻炼而已。”

    卫渊吐出一口浊气:“但是不至于动怒吧。”

    “一般来说,不会。”

    忽帝挺起胸膛,骄傲道:“但是咱们是谁?”

    “你觉得他挟山超海的神话概念。”

    “为什么每次来神代海外都要拎一座山?!”

    “还不是因为咱们?”

    卫渊:“……”

    大概懂了。

    您为什么这么骄傲?

    倏帝叹了口气,伸出手拍了拍卫渊的肩膀,感慨道:“此事因缘,归根结底也是和我等有关,故而我等也绝不会袖手旁观,彼时小子你在旁看着便是,我们两个,自将此事,一力承当。”

    “前辈……”

    卫渊心中感动。

    “不周山老伯的速度的话,此刻约莫还有多远?”

    倏帝叹了口气,伸出一只手,露出五个指头,道:“五。”

    卫渊道:“是尚且还有五方世界之远吗?”

    倏帝收回一根手指,道:“四。”

    “嗯??”

    “三……”

    “二。”

    卫渊反应过来:“卧槽?”

    猛地转头,明明远处什么都没有,但是几乎是在他转头的一瞬间,一个残影以超凡脱俗之速,那甚至于不能说是速度,而是从认知当中的【无】,直接切换成【有】这个级别。

    是直接抵达概念的速度。

    狂暴的风浪直接将天空撕裂出星海,不周山老伯的身影瞬间出现,愤怒至极,天空云层层层翻滚,压迫十足,也不知道是把什么山给搬了过来,速度强大得离谱。

    卫渊头皮发麻。

    下意识想到了如何解决此事。

    老伯性格还是不错的,可以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不周老……”

    “啊呀老不周啊,我们可是多少万年的朋友了啊,哈哈哈哈,一个玩笑一个玩笑,不要这么在意嘛!反正这件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的咯……”

    卫渊还没有开口,倏帝就爽朗笑着过去。

    卫渊:“???”

    等等,说好的一力承当呢?

    可恶,居然用了我的法子。

    还没有开口,不周山神大笑一声,拎着那座不知道多高的山,直接将概念抽取,以山之重,山之势的概念汇聚于手,一只手拎着倏帝的衣领子,另一只手,一巴掌直接糊了倏的一脸。

    卫渊和忽帝的眼力,清晰无比地看到了倏帝的脸皮子一阵剧烈颤抖。

    愉快的微笑凝固

    而后嗖一下直接飞远。

    飞到天空,消失不见。

    隐隐有反射流光的光芒缓缓消散。

    还能听得到惨叫声。

    咕嘟。

    卫渊和忽帝齐齐咽了口唾沫。

    看起来,打感情牌没用,会激怒不周老伯,啊这,只好尝试晓之以理了,这一次毕竟是有苦衷的,是为了拯救娲皇,所以才如此如此……

    卫渊心中念头飞速转动,开口道:“这次实在是……”

    “冤枉啊!”

    “老不周,我冤枉啊!”

    矮胖的忽帝一下抱住不周山老伯的大腿,嚎啕大哭:“这一次实在是有难言之隐,我心里也不好受啊,呜呜呜呜,你相信我,我们这一次是绝对有正当理由的啊,你相信……”

    “是吗?正当理由?”

    不周山老伯笑容爽朗。

    左手拎起矮胖的忽帝,右手一个大逼兜直接糊在忽帝屁股上。

    怒声咆哮道:

    “走你大爷的!”

    感受天柱崩塌的力量吧!

    伴随着惨叫声音,忽帝在空中以极高的速度内旋,牵扯了一道巨大的龙卷风,飞到了天边的尽头,巨大的旋转离心力撕扯灵气风暴,诞生了完全不逊色于大当量爆破的恐怖力量,让卫渊的头发都被拉动,头皮发麻。

    不周山火箭发射第二发。

    走你!

    各种意义上的头皮发麻。

    包括被劲风扯头发导致的。

    一声声脚步声。

    不周山老伯出现在卫渊面前,身材高大,仿佛天渊,面容仿佛笼罩在一片无法堪破的黑暗当中,伸出手,再度像是伏羲拎猫一样把卫馆主提溜起来,蒲扇版大小的手掌抬起,笑容爽朗道:“哟,小子。”

    “来,我送你一程。”

    卫渊僵硬看了看那边逐渐变成星星的两位,道:

    “停手!”

    巨大的蒲扇版的手掌轰然砸落。

    “我把不周负子山给你背回去按上啊老伯!”

    巴掌上的力量越发浑厚。

    劲风扑面。

    阿渊却突然感觉到了母亲怀抱版的温暖,仿佛重新回到了最初的涂山,看到了禹王,女娇,看到了老师张角,看到了夫子,然后看到夫子说你怎么也来了,最后看到了笑意盈盈的青衫女子献直接把自己扛起来就跑。

    卫渊一个激灵醒过来。

    终于明白伏羲说起不周山神的力量时候那种便秘的表情是什么鬼。

    福至心灵,用尽全身力气道:“我管饭!!!”

    而后吐气开声:“三百年!”

    巨大无比的手掌猛地砸落,和卫渊手掌握住,然后重重一摇——

    “成交!”

    卫渊:“……”

    转头看到那边化作星星的两位老爷子,嘴角抽了抽:

    “他们……”

    “哦,他们没事的。”

    不周山老伯笑容憨厚:“约莫飞个三五十天左右也就落地了。”

    “……”

    卫馆主笑容僵硬。

    “飞个三五十天?”

    “大概就失速了吧,哈哈哈……”

    “不不不,是三五十天之后,大概就会撞到外海诸界的山上,然后镶嵌在里面被人挖出来。”

    卫渊:“……”

    好生不讲道理的力量啊……

    不周山老伯摇了摇头:“算了,抽了这两个混蛋一顿,老夫的心情也舒服了不少,说吧,你小子应该不是他们那样胡闹的性格,到底是什么事情,居然能把你逼迫到去和北帝对战。”

    老者神色从容温和,卫渊吐气开声,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慢慢的,不周山老伯的脸色缓缓难看下来。

    祂拍了拍卫渊肩膀,缓声道:

    “你做的对,没有给老头子丢脸。”

    “走,去见见娲皇。”

    卫渊带着老伯前往白衣少女所在之处,昭阳看到了老者神色微微讶异,而后起身行礼,被老伯示意止住,老者看着仍旧沉睡的白衣少女,叹息一声,道:“当年老夫被共工那后生给撞了,若非是娲皇奔波,早已经倒了大霉了啊。”

    昭阳看了一眼卫渊,噙着微笑道:

    “此次小白她遇到劫难,却也是您的弟子一力将其化解。”

    “更是以不周之名。”

    “也算是一因一果,一饮一啄。”

    “世事万分,果然奇妙。”

    “啊哈哈哈哈哈哈,确实确实,这小子咳咳,也是奉了老夫之命,前去相助,嗯,对,没错,就是这样。”

    不周山老伯哈哈大笑,“要不然他怎么能运用老夫之力!”

    昭阳讶异道:“原来如此呢。”

    “这可是要好生感谢老先生了。”

    “啊哈哈哈哈,哪里哪里,客气啦。”

    老伯抚须大笑。

    卫渊嘴角抽了抽。

    您刚刚打算出手的时候,可不是这么开心啊。

    心底腹诽的时候,那边昭阳朝着卫渊眨了眨眼,嘴角笑意玩味。

    ‘小家伙,欠着姐姐一次了哦。’

    卫渊叹气。

    自己果然不擅长对付这样的女子。

    而后心悦诚服拱了拱手。

    做了一顿饭菜,就当做是欢迎老伯过来一趟了,当然,因为某两位老爷子还处于惯性加持下的高速运动,这一次卫渊反倒是轻松些,酒足饭饱,昭阳给睡着的白衣少女编发,卫渊盘膝而坐,由老伯指点了下功体精要,却总是有种忽略了什么的感觉,本能觉得不对劲。

    这样的感觉,刚刚就已经有了。

    “呀,会想到这里,看起来,你也不是太蠢嘛。”

    耳畔传来了含笑玩味的声音。

    卫渊松了口气,“烛九……不,青衫献,你来了。”

    隐隐有困倦之意,清醒之梦当中,青衫女子从容地坐在烛九阴原本在的位置上,端着茶慢悠悠地喝茶,只是原本的椅子被女子自顾自地改造成为了那种底部是弧度的类型,在哪里晃啊晃的。

    “这里往日似乎是那边我坐着的啊。”

    “现在我坐在这里,和你交流,虽然我也是我,可是某种意义上,这是否也是人间界所说的那个什么呢,对,这又何尝不是另外一种精神上的NTR?!”

    卫渊嘴角一抽,看到青衫女子随手取出一本书。

    是博物馆伏特加娘娘的著作。

    下意识去夺,女子抬手,轻而易举避开了卫渊的抓取,手掌一晃,漫画书抵着剑仙的额头。

    卫渊嘴角抽了抽:“你就不能看点稍微正常点的么?”

    青衫女子献微笑道:“什么是有营养的?你到现在才察觉到不对,居然也好意思说我?”

    卫渊皱眉:“不对的地方……”

    青衫女子自语道:“是啊,斩杀北帝,带走娲皇。”

    “做得足够利索,但是却没能更进一步下去啊,不知道是可惜,还是幸好,可惜的是缺失了机会,幸好的是,或许你这样,反倒是避免了杀身之祸。”

    “你仔细想想;北帝是从何处得来了娲皇位置?为何在那一日出巡,北帝又为何,居然敢于妄想自娲皇处得到补全自身,补全北海天道?”

    “吞十大巅峰之一的气运,化用于己身。”

    “这样的手段,绝非寻常可见。”

    “而北帝又是从而处得了这手段?”

    “这个世界上从来不存在机缘巧合,必然是【外力】让北帝得到了这一门功法和手段,而祂居然也相信了,这手段足以让祂掠夺娲皇之力,相信这手段足以让祂弥补自身,自天道和天机概念上抵达十大巅峰。”

    “北帝盘踞北海数万年,从不轻信他人,为何此次相信了?”

    “以及,最重要的一点。”

    青衫龙女道:“世人皆知伏羲对娲皇爱护之强。”

    “也知道,伏羲只弱于不周和帝俊。”

    “而若是让伏羲做好准备,那么某种程度上,祂是最难缠的。”

    “北帝禺强,哪里来得胆量,居然敢于对娲皇出手?”

    “是谁,给了祂这样的勇气?”

    卫渊瞳孔收缩。

    那种疑惑终于被打破。

    一个个情报翻滚着浮现,最终指向了真相。

    什么样的保证,能够让北帝禺强彻底放下心来,对娲皇出手?

    什么位格的存在开口,足以让北帝禺强相信,得到的法门真的可以对娲皇产生效果?

    帝俊?

    不周山?

    都不是。

    是伏羲!

    只有伏羲!

    唯独‘伏羲’的承诺,能够让北帝禺强彻底放心,唯独‘伏羲’保证不会因为娲皇之事对祂出手,禺强才会堂而皇之地强娶娲皇,否则作为北帝,自古谨慎,不可能如此地愚钝。

    而后卫渊意识了另一点——

    历史上有某个存在化身为‘伏羲’,踏入了大荒。

    几乎是一手导演出了‘十日横空’,‘羿射九日’这些事件。

    也是足以彻底杀死金乌的射日箭铸造者。

    一真一假,两个伏羲。

    青衫龙女道:“是,伏羲,唯独伏羲亲自承诺,甚至于允诺,禺强才会觉得自己师出有名地放心去迎娶娲皇,而那个告诉他秘法,以及于承诺伏羲不会对他出手的,必然也是之前所出现的,虚假的【伏羲】。”

    “但是你还是错了一步。”

    “北帝是足够聪明的,他必然堪破了这虚假。”

    “那么这虚假的伏羲,恐怕会告诉禺强,真正的伏羲此刻元气大伤,难以脱困,否则这假伏羲自己怎么可以如此堂而皇之地活动,于是假伏羲就可以顺势提出和禺强联手,拿出法门,一者吞噬娲皇,一者抢占伏羲。”

    “合则两利。”

    卫渊瞳孔收缩,彻底明悟道:“而真正的伏羲其实还有动手之力。”

    “哪怕没有我,禺强动了娲皇后,伏羲也会察觉到,而后暴怒出手,会暴露伏羲本身的位置!”

    这次的目标,并非娲皇,而是伏羲。

    是本身就陷入困境的伏羲。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是连环计!”

    卫渊猛地抬头看向前面的献,后者意会,伸出手拉住卫渊,干脆利落道:

    “不周不擅真灵战斗,何况还有娲皇,让祂在外比较好。”

    “此次我先带你过去看看……希望伏羲没事。”

    青衫女子献,嗓音柔和,道:

    “跨越此地界限,于我而言也颇为吃力,你稍微靠近些。”

    卫渊进了一步。

    青衫女子献皱了皱眉,一把拉住卫渊领口,喝道:“再近些!”

    “此刻时机,怎还如此婆婆妈妈?”

    卫渊朝前踉跄半步,青衫女子身高一米七有余,而后伸手直接揽住剑仙的腰,一下拉近了些,微微仰头,道:“现在就差不多了。”

    “走!”

    一步踏出,抵达了那万法终末之地。

    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而后是战斗声音,惨烈的叫声。

    两人神色一沉,而后循着声音奔去,看到了伏羲正在那边热火朝天地殴打着从历史残影里拉出来的禺强,后者正在愉快地连缓冲拳,感觉到不对,动作顿了顿,僵硬地转头,看着卫馆主,气氛一时沉默,卫渊看着伏羲,脱口而出道:“你……没事?!”

    伏羲把打成烂泥的禺强丢下,知道了两人来历后,沉默,看了眼卫渊,斟酌语言道:

    “你是怎么觉得,我会中这计的?”

    “我又不是你。”

    顺手抬起手,咔嚓一声,把搂着剑仙腰的青衫女子画面照下来,化作留影。

    心满意足地收集起来。

    “!!!”

    伏羲看着闪电般分开的青衫女子和白发剑仙,愉快道:

    “能来这里,看来你还是猜到了什么的。”

    “本来是不打算要让你参与这件事情的。”

    “毕竟你的底蕴还是稍微弱了些。”

    伏羲摸了摸下巴:“毕竟你感觉确实是我阿妹捏出来的那种,就,太单纯了点。”

    伏羲用了一个比较美好的词语,然后道:“不过,既然你已经来了这里,也猜到了些什么,嗯,我猜是这家伙告诉你的,否则你肯定想不明白,算了,不如你也来加入我接下来的计划好了,作为报酬……”

    青衫黑发的青年微微后仰,手掌摊开,笑容灿烂:

    “晋升十大级别的可能性。”

    “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