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8章 非真武不足以当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456
  第0788章 非真武不足以当之

    啥玩意儿?

    嘛玩意儿了呢就天下第一了我去?

    身材高大,一身麻衣草鞋的不周山老伯呆滞,他老爷子好不容易换了点这个城市的通行货币,这边割了两块瘦肉,那边来一碗热气腾腾的清汤面,听到这消息只觉得眼前一黑。

    谁?

    不周山神天下第一?

    等等等等,你这消息,这有问题吧?

    老伯呆滞,想了想,扒拉了下面,想要扔开,但是又有点舍不得,端着面,靠着对于大瓜的本能敏感度凑过去,肩膀撞了撞一人,道:“唉,小哥儿,这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人回答道:“这还有什么,天字第一号地大消息啊!”

    “北帝禺强你知道吗?大人物!”

    我知道,我不喜欢那老乌龟。

    我只想听不周山的消息。

    老伯还是点了点头,道:“禺强啊,不差,怎么了?”

    那人打量了下眼前身材高大衣着破烂的老者,嘿然一笑:“哦嚯,北帝,不差,这句话,倒是也有了几分那传说中不周山神的口吻气度了啊,哈哈。”

    哈???!

    老伯一呆,等下,自己这身份就暴露了?

    我就这么,咳咳,也就五千年没出来,现在人都这么猛吗?

    可那人却根本是个没什么修为的人啊。

    老伯越发疑惑不解。

    难道说,老伯我这么有名气了吗?

    随便一个人都知道我啥样子?

    那人接着道:

    “你知道北帝,那就好说了,可知道那万法不破之躯?”

    “知道。”

    老伯点了点头,那老乌龟嘛,和玄武化身合一的时候,就连他都会觉得离谱,分开的话实力会降低一个层次,但是也不差了,不过虽然和石夷并列大荒最难缠的对手,但是毫无疑问石夷更恶心人一点。

    无法突破的防御层。

    和你怎么打这家伙都能恢复原样的回血速度来说。

    还是后面恶心点。

    尤其是石夷那小子心态稳得一批。

    北方帝者还有雍容自傲,石夷那家伙,前两日老伯曾见了一面,比起之前的时期更稳了,不知道是在人间看了什么玩意儿,总感觉比原来再度有所成长,已经不是稳得一批,几乎是稳得批爆。

    “北帝,禺强,万法不破,然后呢?”

    老伯有了点兴趣。

    “这万法不破之体,给一剑凿穿了!”

    “哦嚯,厉害,厉害!”

    老伯的眼里亮起,鼓了鼓掌,这下子彻底把自己的事情抛在了脑后,天下第一防御居然被打破了?这可是个千古无二的大瓜了,新鲜热辣,不可不尝!

    “然后呢?”

    “然后,嘿嘿,精彩得来了,明明只是受了一剑,按着北海之帝的实力,这伤势也不算什么,可当晚所有人只听到一声惨叫,又有一声长叹,说道死而无憾死而无憾。”

    “嘿,老爷子您猜怎着,等到那些北帝属下进去的时候,北帝已经死了,跪在地上,头朝西北,这手段,绝是不绝!”

    “简直是绝了!”

    不周山神老伯几乎要给他拍掌了,最后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大腿上,连连赞叹道:“真是个大消息啊,一剑破不坏,一剑诛北帝,洒脱而去,这三界八荒,又要多出一位顶尖的高手了,不知道是谁的手笔?”

    说话的人道:“那还是谁,当然是不周山神!”

    不周山老伯脸上的微笑凝固。

    哈?!

    啥玩意儿?!

    谁?!

    老伯反应过来,嘴角抽搐:“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那说书人皱眉道:

    “这有什么不可能?!这消息都传出来了,非但是杀死了北帝,还是在北帝大婚之日,从容而来延长而去,杀北帝,抢帝妃,单手撑天拄地,而后随手地裂天崩,一剑诛帝,这不知道多少神亲眼所见!”

    ???!

    “抢帝妃?!”不周山老伯风评被害,目瞪口呆。

    “是啊是啊,那位不周山神,据传说长身而立,白发垂落,一身白色长袍,气质苍古悠远,绝世无双啊,也不知道和那位原本要作为北帝帝妃的美人是什么关系。”

    “不错不错,天,奈我何!”

    “哈哈哈哈,不破之体?”

    一众修者兴致勃勃,不周山老伯头皮发麻。

    白衣白发,衣冠如雪,手持长剑,杀入北帝大婚之处。

    诛杀北帝,撑天拄地。

    而后携美同游而去?

    这谁?

    这TM谁?

    他是谁?谁是我!?

    我,又是谁!

    老伯脑子抽抽,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不周山神,不是这样的性格。”

    那说书人都有些不耐,这老爷子身材虽然高大,但是白发乱糟糟如同北地狂风席卷的枯草,手脚粗糙,草鞋上绳子都开了,不屑轻蔑地道:

    “你个老不修,真不知羞愧。”

    “你算是什么,懂个屁的不周山神!”

    不周山老伯:“……”

    片刻后,没有和凡人们一般见识的老伯狼狈不堪,已经受不了那边天下最强,唯我不周的欢呼声,几乎是逃命一般地跑出来,明明不是自己做的事情,但是那种难以言喻的黑历史被公之于众的社死感却强得离谱。

    “我倒要看看,谁搞得鬼……”

    老伯咬牙切齿,强行沟通天机。

    然后眼前由无数天机纹路化作了一幅幅画面。

    最终凝固在了高瘦的倏和矮胖的忽一个手持凿子,一个手持锤子,在不周负子山比了个耶的姿势,不周负子山上多出了一个卫渊的雕刻,老伯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地凝固:“你他女娲的……”

    “倏,忽,狐狸崽……”

    最后,整条街都听到了一声怒吼。

    “坏老夫的名头。”

    “老夫弄死你们!!!!!”

    ……

    完全不知道某位老伯终于意识到自己晚节不保。

    正在随手拎起一座山来以挟山超海之急速追杀过来。

    卫渊和倏忽二帝还在海外飘着,卫渊恍惚了下,耳畔有伏羲的声音懒洋洋地说,道:“放心,禺强的事情已经处理了。”

    “小子安心便是。”

    卫渊松了口气。

    总算是稍微安心了些。

    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东西,但是隐隐有种感觉,这位看上去温和儒雅可亲的老祖宗,似乎是一个非常彻头彻尾的烂人,但是即便如此,说的话至少可信,他说禺强解决了。

    那事情自然是没问题了。

    至少,那位北帝是没有心思和力量来找自己的麻烦了。

    而是夜,卫渊用饕餮抓回来的海兽做了饭菜,那白衣少女还在昏睡当中,仍旧没有苏醒,唯独倏忽二帝吃得酣畅淋漓,卫渊询问昭阳,昭阳只是说,耗力甚巨,可能需要多睡一段时间。

    卫渊却不知为何,想到了之前伏羲要他前往外海终末之地寻找伏羲的理由,是担心娲皇彻底消失,心中笼罩了一层阴云,而现在,整个人间的局势也是一片不明朗。

    相较于昆仑,大荒,归墟,人间底蕴太差了。

    而且已经在和共工一战的时候耗去了七七八八,始皇帝的实力大损,彻底失去了帝陵加持,人间最大的防御性仪仗符箓大阵天庭也耗去七层底蕴,再有类似于被封印的共工这个级数的战斗。

    人间就会必败无疑。

    说到底,也只有在人间气运加持的情况下,他们联手,才有弱于十大巅峰级别的战力,这属于一个种族漫长历史的底蕴,需要的,是将这样的底蕴拉高,而现在除去了希望接下来的科研计划成果。

    还要期望符箓天庭的完成,玄武,四灵级别战力。

    如果让玄武和人族交善的话,真正拥有了北极真武荡魔大帝镇守的人间,再和神代外海北海区域的天道糅合,人间就能有更多的实力了……而自己,自己也需要再进一步提高底蕴和实力。

    现在的伤势还没能痊愈,虽然说不周山功体万劫不坏。

    但是回血速度还是慢,没法和石夷比。

    在思考着这些的时候,腰间的归墟玉佩微微亮起。

    这代表任务完成了,在某个任务小世界里,玄武握着手中的的太极拳剑秘籍,神色漠然,并不觉得自己找到了需要的东西,自我意识身高,直接锁定了拉他来此地的那道意识。

    “这就是,你所谓的自我?”

    漠然的声音,隐隐的震怒。

    失去了不周山神加持的卫渊,失去了女娲之力无形帮助的饕餮。

    其实和玄武相比,甚至于落于下风。

    玄武若是不将北帝禺强的召唤列为第一任务目标,而是一开始就全力和饕餮战斗,不给后者吞噬自己血液的机会,失去神话概念,本体实力降低一个层次的饕餮绝不是玄武对手。

    卫渊眼前一花,看到了玄武。

    作为四灵,北极支柱这个概念,归墟的体系完全无法束缚玄武,玄武震怒之下,直接将卫渊的一缕意识反向拉过来,毕竟归墟的原理就像是钓鱼,在诸天万界里寻找天才。

    但是鱼太凶悍的时候,自然可以反向把钓鱼客拉下水。

    身穿黑色道袍的男子面容冰冷,右手握着那太极拳剑,而此刻,戴修能等四人的意识仿佛凝固,完全没能感知到外面发生的事情,完全不知道此刻的玄武,以及前方出现于此的白发男子。

    果然……

    卫渊心中叹了口气,对现在的情况,早已经有所预料。

    或者说,如果玄武就这么轻易地认可了这潜移默化说出的北极真武。

    反倒是一种可笑的事情。

    四灵的意志也绝不可能如此地孱弱。

    今日可以轻易认可北极真武之名,明日当然可以转而觉得其他更好。

    卫渊早已有所准备,玄武神色冰冷注视着这个青年,因为卫渊此刻没有使用倏忽二帝之前给的面具,而是换了一个新的气机面具,玄武没能察觉到此人就是不周山神,心中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卫渊平淡回答道:“你所要的东西,我已经给你了。”

    “给我了?”

    “自然。”

    玄武大怒而笑:“给我什么?生命的意义,还是真正的活着?!”

    “就只是一介北极真武的名号?!可笑!”

    “并非名号,而是一个选择。”

    “选择?”

    玄武的怒意稍有收敛,卫渊道:“是,选择……”

    他想到了之前伏羲和他说的隐秘,声音顿了顿,道:“这个选择牵涉的隐秘,我也可以告诉你。”语气低沉苍远:

    “神的万劫不坏和精神永存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以各种各样的东西作为锚点,拉扯住自我。”

    “不周山撑天拄地,帝俊的诸天星辰,共工四海之主,都是如此。”

    “和天地建立联系,以这些联系固定自我,这是世界的意义。”

    “当无法确定自己的我,正因为神过于强大,其所掌握的无数可能性会让祂们逐渐变成其他模样,会失去【我】,而若是在绝对死寂,失去全部其余概念的地方,时间和空间没有意义,哪怕是最强的神灵,都会在这无边无际的绝望当中缓缓湮灭。”

    “那么,玄武,你的锚点,又在何处?”

    这白发道人直接说出了湮灭顶尖神灵真灵的方法,这不是简单的秘密,这是涉及到了诸神之死的绝对秘密,甚至于,是可以囚禁十大巅峰级别的方式原理,玄武心中惊涛骇浪,被问了这样一句,思绪微顿。

    【玄武】和这个世界最大的联系是什么?

    是北帝禺强!

    以北帝的思维确定玄武的边界。

    以北帝的命令确定玄武的命格。

    以北帝的需求,决定了玄武的一切。

    在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哪怕是玄武都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迷惘和痛苦,以及一种不甘心,卫渊道:“所以,这就是我给你的选择……”

    “一种摆脱自我过去,走向新的未来的选择。”

    玄武痛苦道:“没有用……”

    “这种微弱的锚点,在真正的北帝面前,一瞬间就会消失。”

    “是吗?”

    他听到那白发男子笑了一声,而后右手背负身后,语气平淡漠然:

    “若是我说,禺强已死呢?”

    “!!!”

    玄武面色骤变,猛地抬头。

    仿佛有风让那白发道人鬓角的发丝微微扬起,让他的气机越发苍茫遥远,如同不存于此,如同所见皆是虚假,嗓音平淡:“禺强已死,你终是自由之躯。”

    “往日你是玄冥的下属,便是玄武。”

    “而今禺强已死,玄冥不存,舍去一个玄字,所求者无非真我,故而名之曰,【真武】。”

    白发道人语气温和:“一个新的锚点,这个锚点原本并无主人,但是却有无数人的思维无数人的信仰所化,它可以完全属于你,故而,贫道想着,应该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你可以接受吗?”

    玄武有剧烈的挣扎。

    而那白发道人微笑着道:“北帝已死,北海必然大乱。”

    “而一方天域,无尽众生,如此重则。”

    “非真武不足以当之。”

    玄武终于动容,沉默许久后,抬起头,看到那道人手中一柄真武剑,抬手递来,温和微笑道:“那么,就抛弃过往,开启新的未来……”

    玄武沉默,黑发道人扫过了太极拳剑,将太极拳剑经震碎成齑粉。

    接过了剑,道:“万物都有名字。”

    白发道人笑着指了指外面,这里是一处山谷,往外看去可以看到天地广阔,山峰凌厉,心中一动,温和道:“此处走出便是天地开阔,随君遨游,既然得见三峰挺秀,卓立云海,不如便叫做张三丰,如何?”

    最终,白发道人的一缕真影大笑散去。

    玄武默然。

    而戴修能等人完全无法把握这个级别的交流,也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只是看到那黑袍道人手中的太极拳剑散为齑粉,不由得心疼道:“啊这,可惜了……”

    “可惜什么。”

    “这还没能看啊。”

    “呵……”

    黑袍道人摇了摇头,抬手握拳,太极拳剑的功法缓缓施展出来。

    玄武之名,四灵之位,人间太极拳,当然不过尔尔。

    第一遍的时候,只是寻常武功模样。

    第二遍的时候,急速,第三次,极为缓慢。

    等到再一遍的时候,姿态早已不拘泥于所谓的拳招剑法,最后迈步踏前,便是天地阴阳变化,气机流转,引动天地变化,最终似终于想通,忽放声大笑,一招揽雀尾,云气于天地交错,竟然在天穹之上化作了巨大无比覆盖天地的阴阳图,缓缓流转的阴阳图,令狂风四起,而那黑袍道人正自最后一招收势,令天地变色,与天地合。

    气势磅礴恐怖。

    道袍扬起,却又多出了一丝真实感,浩瀚磅礴,真武之意。

    戴修能心脏疯狂跳动,口干舌燥,道:“还没问过,前辈是……”

    道人像是要找到新的锚点,像是和过去的分身做一个了断,大笑声罢,于斯回答:

    “非真武不足以当之。”

    “北极真武。”

    “张三丰!”

    戴修能大脑轰然雷震,一片空白。

    ……

    卫渊有惊无险地完成了最重要的一步,真心地希望让玄武加入阵营。

    好在,做得似乎不错。

    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到了两个老爷子面容僵硬,脸上表情似乎有点古怪,疑惑的时候,倏忽二帝转过头来,道:“那个,不好意思啊,小子……”

    “事儿发了。”

    “嗯?什么意思……”

    倏忽呢喃道:“老不周,快打过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