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7章 十绝灭禁,万法同归,天下最强,唯我不周!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200
  第0787章 十绝灭禁,万法同归,天下最强,唯我不周!

    温柔的语调,磅礴的杀意。

    伏羲那张在男性神灵当中压倒性完美的容貌上浮现出来的是恨不得直接把前面的乌龟剁吧剁吧碎尸万段的意蕴,北帝禺强心中一悸,旋即就注意到了此刻伏羲的状态,怒声大笑:

    “不过是本身受损,残缺之躯,伏羲,你还当你全盛吗?!”

    “那假的【不周山神】是否也是你安排的?”

    “欺辱我北海无人否?!”

    禺强一瞬挣脱开了伏羲束缚,而后五指猛地一握,言语之上,多有轻慢,其反应迅捷,却绝毫无半点的疏忽大意,长啸道:“玄武之躯!!!”

    面对伏羲,自当全力以赴。

    而后,玄武之躯,第二次的没有回应祂的呼唤。

    明明这一次没有敌人,没有饕餮,玄武仍旧处于失联。

    禺强直到此刻方才终于再度记忆起来,自己来此就是因为,玄武之躯突然消失,神色微有凝固,面前,伏羲已经凑上前来,笑容温和,右手五指张开,直接扣住了禺强的头颅。

    嗓音温柔:“第一下,你居然敢拦她?”

    暴烈的力量,足以硬抗不周山数招不死的力量,猛地爆发。

    完全不在借助不周负子山的虚假不周山之下。

    禺强只觉得神色一恍惚,直接被重重碾压,面庞直接砸在了万法终末之地无数法则概念碎片之上,剧烈的痛楚直入魂魄,即便是祂都忍不住发出一声饱含有痛苦的怒号:“玄武!!!”

    ……

    此刻·某小世界。

    玄武之灵睁开眼睛,此刻,祂化作了一名男子。

    其实归墟发展到现在,已经非常地人性化,外加流水线化,新人报道的第一个任务都非常简单,基本就是有点可取之处都能通过,玄武此刻浑身赤裸,环顾周围。

    一张白纸浮现桌子上,让他选择一身衣服。

    玄武的瞳孔漠然,没有半点情绪波动,看到柜子上已经准备好了衣物,作为原本根本没有自我认知和自我意识的身外化身,玄武理所当然选择了跟随引导。

    一身白色里衣。

    外罩墨色道袍,木簪束发,眼神漠然。

    一举一动,仿佛早已经被设定好的程序。

    ……

    此刻外面,戴修能看着自己玉佩上浮现的任务要求,陷入了深深的茫然和沉思,等会儿,个十百千万十万,这个是十万丙等功勋,也就是一千的乙等功勋。

    之前戴修能拿出来的全身家当,也就是一张黄巾力士护身咒。

    外加三百丙等功勋。

    理论上来说,接应新人的任务,不可能会这么高啊。

    最多有一百点丙等功勋啊。

    卫渊是出于这次任务颇为重要,不是很懂得归墟的操作,就直接把归墟的庚字号使者,之前喂饱了饕餮那位攒下来的私房钱全部都拿来做了任务奖励。

    这令戴修能四人小团队陷入了沉思当中。

    “不对啊,队长……”有浪漫气质喜欢抒情的剑客嘴角抽了抽。

    “你接了个什么任务?”

    绿衣少女阿柳茫然道:“一个零,两个零,三个零。”

    “哇啊,好多功勋啊,老大我们发财了!”

    擅长符箓的修士周福呢喃道:“不,不是的,阿柳,是咱们事儿大了。”

    “事儿大了?”

    “是……”戴修能抽烟的手掌微微颤抖。

    他刚刚还想要装逼一拨儿,说什么这次的新人,心理素质不错云云。

    结果一下就看到这么大的功勋值,整个人都懵了。

    “归墟界的任务功勋,基本是和任务难度成正比的,我的意思是,越难的任务,功勋值越高,特殊任务还会有灵材奖励,比如我的黄巾力士护身咒。”

    “而这个难度也和危险挂钩。”

    “归墟简直是最大的资本主义封建团伙儿……充满了荼毒。”

    戴修能补充了一句,微微吸了口气,道:“这一次的功勋,是正常任务的一百倍以上,才有可能让归墟这个混蛋给这么丰厚的奖励……”

    阿柳呢喃:“一百倍……”

    戴修能补充道:

    “如果普通任务是出去喝酒,吃饭的话。”

    “那这一次,大概就是你去走路会滑到然后正好被一辆泥头车创死,考试的时候正好没你的卷子导致出去拿卷子的时候被砸死,或者说吃个饭就噎死。”

    “房事的时候直接马上风抽死。”

    “守个墓就有鬼野坟蹦迪,喝个酒都能撞破黑道交易马上枪战的级别。”

    青衣少女的脸色一点一点变得苍白。

    “那,那怎么办?”

    戴修能沉思,道:

    “很重要的问题,你们买归墟的死亡受益保险了吗?”

    “如果买了的话,受益人可以写成我吗?”

    三位队友面色凝固,同时出手揍在了戴修能的脸上,其中那位看上去是海王风流倜傥的剑客直接一脚撩阴,把戴修能吓个半死,干笑道:“玩笑,玩笑话,不要太紧张……”

    “或许就是一次普通任务,不要太紧张。”

    三位队友看到队长神色从容,终于还是稍微安定下来。

    心中多少也佩服戴修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平心静气,果然可靠。

    戴修能心中多少有点底气。

    能问出那三个问题,大概率是和人间有关的。

    我人间,果然有大能!

    他心中满足,而后想着,既然是老乡,多少给点好处,宗不至于不打麻药剐腰子吧?这一次搞不好是老乡给的好处呢?他也只能这样想着,伴随着脚步声,前面的任务新人终于走出。

    并无其余奇异之处,众人松了口气。

    戴修能神色缓缓凝固。

    黑袍白衣,道袍芒鞋,木簪。

    以及,衣摆处那一个刺眼到极致的太极图。

    戴修能低下头,看着自己变化出的任务目标。

    “在此界当中寻找关键任务物品。”

    “任务解锁”

    “寻找目标——《太极拳剑》”

    “真武剑。”

    “隐藏任务,帮助■■■■■■■■寻找自我。”

    任务功勋,十万丙等功勋。

    寻找自我,十万功勋,接引任务。

    以及,太极图,黑色道袍。

    真武剑?

    戴修能面色呆滞,然后下意识转头,看到其他队友没有看到这奇异之处,默默数了数这几个无法显示出来的文字,缓缓抬头,看着前面那气质卓然,漠然如同深渊大道的黑袍道人,道:

    “……不知道,道长怎么称呼?”

    玄武摇头:“我没有名字。”

    祂此刻是自我内心最为挣扎痛苦的时候,神色却仍旧沉默,漠然道:

    “我没有过去,不知来者之来,亦不知去者之去。”

    “生死之事,亦如朝露,或许,很快亦会死去。”

    作为玄武的自我意识,就此溃散。

    而戴修能微抽了口冷气,头皮发麻,感觉自己明白了一切。

    失忆的绝世强者?

    难道说,这是人间界的超级强者,失去记忆,重入万界寻找自己?那些问题,是为了筛选出人间界的轮回者来帮忙吗?这难道说,就是这一次任务的真正目的?

    我想想看,太极图,道门,黑色道袍。

    名剑真武,太极拳剑。

    绝代强者。

    人间界。

    身份昭然若揭,让戴修能心脏怦怦怦直跳,但是却也不敢直接说出来,咽了口唾沫,玄武漠然看着他,道:“有人让我来此,说能找到真正的我,你可知道?”

    戴修能深深吸了口气。

    道:“这……若我所料不差,您虽然没有过去。”

    “可还记得,自己和北方的关系?”

    北极真武荡魔大帝!

    戴修能心中高呼。

    玄武微怔,未曾想到一介修为低微的凡人,居然会有这样的见识,自己确实是北极大帝禺强的分身玄武,看来,拉自己进入归墟的家伙,确实是有手段,于是缓缓点了点头。

    果然如此!

    戴修能心中激动,而后神色变得郑重,让他心中浮现出一种使命感,我的穿越和重生,就是为了此刻吗?为了让我人间的四方大帝重新回归?啊,我果然就是天命之子!

    “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找回自我的!”

    戴修能缓声道。

    “我发誓!”

    北极真武荡魔大帝!

    “首先,我们先来找你以前创造,啊不,我是说,找一些任务目标。”

    ……

    卫渊靠着玉佩看到事情进展,松了口气,太极拳剑,真武剑,自然都是人间的东西,事实上,之前为了铸剑,真武剑也曾经交给他使用,而太极拳剑,现在道门典籍互通,只要不是核心的部分,太极拳剑这种流通度的武功根本藏不住。

    但是核心的钓蟾劲气,缠丝望月劲。

    还有武当丹剑,武当纯阳功都不外传的。

    虽然武当掌教很遗憾,觉得卫馆主如果专修武当纯阳功,或可抵达前所未有之境界,却被卫馆主以你在侮辱我的理由严词拒绝,卫渊吐出一口浊气,只希望能够靠着一丝丝线索的指引,让玄武能够慢慢认知北极真武这个概念的存在。

    而此刻,在万法终末之地。

    暴烈的交手,最终以北帝禺强的败退为终点,禺强捂着伤口步步后退,嘴角鲜血,而对面伏羲却也未曾展现出绝对的压迫感,北帝擦过鲜血,气魄仍旧熊烈,道:“这就是伏羲吗?!”

    “却也不过如此!”

    “错了。”

    伏羲向前,蛇尾化作青衫。

    俊美面容嘴角些许淤青:“只是因为,如此打得,更为痛快。”

    “但是,我也倦了。”

    抬手,五指缓缓握合,虚空之中,无数的概念汇聚,化作锁链,禺强没有丝毫放松,强行挣脱之时,却突然惊觉,在刚刚交手的时候,周围竟然已经被布下了无数的锁链暗线。

    伴随着鸣啸声,北帝禺强的四肢首级全部被概念级别锁链捆缚。

    伏羲落座于不知何时出现的高大座椅之上,神色漠然,随意拂袖,在这时间都不存在价值的区域,强行自过去带来了一道道身影,天地变得极为幽深恐怖,而北帝被锁链锁住,猛地抬头,瞳孔收缩。

    他像是一个等待审判的罪人被锁在中间。

    周围十张高大的座椅。

    并非是真正的存在在此,而是一个个仿佛通天贯地般的人影漠然投下注视,禺强神色缓缓凝固,认出了这些人影都是十大巅峰,只是他们神色缺乏真实感,只是在这终末之地具现出的虚假。

    但是很快的,陆吾,共工,帝俊眼中都浮现出真实的神采。

    于是这三位直接由虚转实,其余仍旧虚假,只是无自我的过去投影。

    伏羲漠然道:“禺强当诛,自天机层次,否决其存在。”

    帝俊明白了发生了什么,回应:

    “自命格之上,否决其存在。”

    “自秩序之上,否决其存在。”

    共工语气带着丝丝暴虐杀机:

    “自万法之水,天地基础之上否决其存在。”

    “!!!”

    禺强终于明白这代表着什么,剧烈挣扎着,语气里终于出现了悲惨的怒吼:“本座是北海之帝,你们没有资格,没有资格,本座戴天而行,戴天而行……”

    伏羲平淡道:“好,天?”

    “那么,本座代天道杀你。”

    “同意吗?”

    禺强还要剧烈挣扎。

    虚空中出现第十一道座位,笼罩黑袍的声音回答:

    “娲皇于我有恩。”

    苍茫声音回答:

    “自天道层次,否决禺强行为正当性。”

    禺强的面容缓缓失去了全部的血色,周围的十道声音越发浩瀚苍远,仿佛来自于遥远的世界,光芒,色彩,身体的感觉,力量的充实感全部被剥离,最终只剩下了一道道漠然冰冷真实虚幻的声音。

    自天道,概念,天机,时间,命格,世界基石,过去,现在,未来,地,水,风,火,金,一切领域,否决其存在。

    是否同意。

    同意。

    可。

    诛。

    斩。

    一道道声音,最终北海之帝惨嚎声中,伏羲走下,一只手握住了北帝首级,在这万法终末拖行,叹息着呢喃道:“流放到时间的末尾,岁月的尽头,那只是欺骗小孩子的说法,卫渊啊,我可没有说谎。”

    “你不会真的觉得,我会是那么好心的人吧?”

    伏羲瞳孔落下看着北帝。

    “我要你,最痛苦的方式死去啊。”

    祂的笑容变得温柔灿烂,他的声音变得愤怒而张狂,最终一拳一拳将被否决一切的北海之帝,以最残忍直接的方式殴杀至齑粉,周围的十大巅峰虚影,以及那几位真实存在而来的巅峰离去,青衫男子浑身染红,立于血泊,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神血。

    一双金色的竖瞳冰冷无情。

    右手握拳,拳锋上金红色的鲜血以一种诡异的粘稠感落下。

    “……解决了。”

    陆吾声音漠然:

    “你这么来,代价太大,你的力量不足以支撑这样。”

    伏羲挠了挠头,满脸尴尬地笑着道:“啊这,小陆吾你看出来啦?”

    “啊哈哈哈,留点面子嘛。”

    “这一次胡来,代价确实是有点大了啊,但是……”

    “谁碰阿娲的话,我要谁死。”

    无人说话。

    陆吾看着死去的北帝,道:“祂现实中死去怎么办?”

    伏羲道:“该死者便死。”

    “这样的十大审判,虽然是有虚假的部分,但是也是千古无二了。”

    “死了也该满足。”

    “至于现实里的死法,呵……”

    “小家伙,就当做是给你的老师交学费好了。”

    祂脸上浮现出笑意。

    北帝居所之中,突然传来了巨大不甘的怒吼声。

    无数的卫队被惊动,在多次询问没有得到回应的情况下,最终撞开了北帝的阵法,而后所有的北海强者都陷入了无言的恐慌,北帝禺强跪倒在地,双目怒睁,满脸不甘,气息已绝,神魂俱散。

    胸口,一道剑痕散发出悠远的剑意。

    缓缓消散。

    满室死寂。

    “是,是之前不周山神那一剑……”

    北帝的心腹呢喃,面容仓惶,最终化作了悲号哭泣,持剑斩手,五指猛地一握,气势惨烈:

    “不周山,不周山,我北海一脉,和你势不两立,势不两立啊啊啊啊!!!!”

    这一日,有消息传出——

    不周山神,一剑破去不破之体。

    北帝禺强,伤势爆发,终死于北海。

    天下哗然,不周山神名声大噪,隐隐然,有问鼎帝俊三界最强之势。

    天下最强。

    唯我不周!

    在看着旁边喊着这样口号,把那终极一战说得口水四溅,唾沫横飞的说书人,某一只脚踩着凳子,拿着筷子狂吃清水面,头发乱糟糟的某高大老爷子面容呆滞,面条就从嘴边滑落,看着周围的人齐齐高呼,陷入了茫然懵逼。

    等会?!

    啥玩意儿??